[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民主化浪潮》(2)/贺伟华
(博讯2007年1月18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独立评论 民主的误区——去中国化、分裂民族、强制民主
     (博讯 boxun.com)

    作者:贺伟华
    任何能够上网的人、任何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只要在自由论坛与网站,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些信息与舆论:台湾民进党的去中国化与台独;把中国甚至汉族分裂成七八个小国。仿佛中共政权的罪恶,就是中华民族的罪恶、就是中国人的耻辱。那种恨不得改变自己的DNA、脱胎换骨沦为他族奴婢的渴望;那种不惜割断民族历史传承与文明精神纽带,而追求丧失民族定位与认同之抽象化地球人的冲动。都表现出一种误入歧途的对自由主义的荒谬理解,对自由主义同等宽容对待合理的民族主义、同等宽容各民族多元的传统文化的无视,无视自由主义之外的社群主义现实存在,无视个人自由理性追求之外民族情感、家族情感等感性存在,导致了顶礼膜拜于神权专制一般的排他性一元化理性专制。这是一种与普适价值马克思主义同等荒缪的一元专制思想,这种专制思想与文化的侵越必将导致世界各民族重压下民族精神的反弹。
    
    我们支持甚至同情新疆、内蒙、西藏人们的自治与自决愿望,但是不能够容忍他族消灭中华文化、分裂中华民族的野心,这正是民主的普世价值的精神所在;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存亡。
    
    消灭民族文化意味着彻底灭绝这个民族,这就是为什么犹太人历时千年、即使国破家亡、流落他乡,还代代相传的手捧犹太经书,为苦难中的同胞祈祷祷告的原因。犹太复国的奇迹与犹太文明的崛起恰恰是建立在民族文化的誓死捍卫、虔诚而根深蒂固的民族自豪感上的。
    
    台湾的去中国化意味着什么?台湾的命运难道只能由台湾人决定?台湾独立的后果又是什么?新疆、内蒙与西藏的独立不可怕,可怕者本民族的分裂甚至去中华文化。台湾的去中国化,意味着人人从此都可以去中国化,意味着民族文化的消亡、外来文化的专制,那么中华民族在劫难逃!
    
    可笑的是,当千千万万的海外赤子不忘故土、回归中国、投资大陆时;当这种非理性的民族情感与无私奉献精神创造中国经济崛起的奇迹时,我们大陆的某些学者却说什么从来就没有民族主义;更没有什么不证自明的民族情感、归宿与认同,只有那绝对理性的计算与抽象化的个人,请问离开了本民族的生活方式、没有了自己的文化与历史背景、没有了自己的语言、丧失了历史传承与民族自豪感,抽象化的个体究竟算个什么?他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与幸福吗?与外族通婚的男女尚且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而大多难于苟合,不得幸福,何况生活于异国他乡的孤寂者。这就是为什么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各国都有唐人街、华人区的原因。
    
    因此,我们认为,在自由主义之中,不仅有个人之私,还有家庭之私、家族之私、民族之私、国家之私,这是个人自由与权利高于一切的追求之外,国人应该均等惠顾的,具体则表现出一种公民的公共精神、表现为社群主义的群体精神认同、归宿与某种利他主义的无私奉献。这种民族归宿与认同的消亡、这种公共精神的丧失,就意味着民族的灭亡。
    
    上世纪末,西方学者曾经宣称人类的文明进化已经停止,民主的历史使命业已完成。然而,人们却惊讶的看到,狭隘的排他性理性并没有消灭国家形态、民族生态而形成所谓的一元化地球村。欧洲一体化进程受阻、各民族国家纷纷宣布独立而崛起、伊斯兰原教旨的反叛与伊拉克战争强制民主的受阻。全球的民主化进程遭遇到前所未有之崛起的民族精神的反抗。为什么?
    
    仔细分析,我们得以发现,如果把普世的民主价值作为一种排他性的意识形态强制输入的话,都将遭遇条件反射般的民族自尊性反抗!在全球的无政府状态情境下,强势文明与弱势文明之间的原本应有的平等对话与交流竟演变成野蛮原初社会的弱肉强食;演变成民族之间血与火的较量。由此,全球性的恐怖袭击、伊战后的频发突发爆炸性事件、伊朗与朝鲜的核试。都是一种民族精神的反弹与意识形态的野蛮对决。
    
    文明的交流是无法武力强制的,民主的进程有其自然的发展规律。要让野蛮落后民族知道这种民主文化与思想的优越性,就必须是平等的交流与文明对话,给人以了解你的机会,也就是让人们看到你的优越性所在。只有人民理解了民主核心价值观的真正意义所在,人们才可能心悦诚服的接受它。同时,在另一方面,民主的普世价值,与各民族的传统意识形态、文化传统,有一个逐步交流、耦合、交融的过程。民主的核心价值法治与宪政,都无一例外必须植根于各民族的传统与文化,是自生自发于民间社会的思想传统与民众业已接受普遍信仰的成文或不成文规则累积完善的。而不是想当然的理性构建。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如今中国已经有了宪法、也有了法律,然而,问题是这些法律不是产生于人们社会生活中所普遍习惯而自然遵循的不成文规则,仅仅是统治集团基于利益动机的理性计算与强制。结果,民众与官员都不遵守、不信仰,这是导致近些年司法维权受挫的根源。这里的原因不是人们没有法治信仰,而是谁也不信赖这样的法律是公正的。
    
    另一个例子则是苏联崩溃后俄罗斯历时十年的一蹶不振,为什么?难道西方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理性移植与宏大构建不完美。不,问题出在民族传统与观念上,一个原始部落的人,给他再现代的打造与包装,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现代人。就像我当年对人们传播广义自利与天赋人权理论、宣扬市场经济与财产保障制度一样,有如对牛弹琴,不但不能理解,还把你当成神经病与另类而动员全社会围剿。一个从不知道自由为何物的人,你突然给他全部自由,他根本就不知道从何开始;一个从不理解自由为何物的民族,又怎么可能接受自由的文化?当年我学成毕业就个人自主创业,开始了一系列的科研开发、产品送货上门实践,我所遭遇最多的就是人们的嘲笑与作梗。为什么,人们还不能理解这是独立知识分子自由精神的展现,而把它看成一种不安分守己与自愿提篮子当乞丐、当小贩的私利行为。只是到了八十年代末,从商与自主创业才逐步成为时代的主流。没有观念与伦理的转换,又如何实现传统向现代的转型?
    
    而后来中国的不同恰恰就在这一点上,自由是慢慢给予的,自由的甜头也是慢慢尝到的,从强权统治艺术、斗争哲学到平等合作、妥协互助、契约伦理的转换,是逐步展开进行的,这里面包涵着文明之间的平等对话与交流,在逐步磨合交融中达到了中西合璧、美轮美奂的惊人效果。二十八年的改革开放,无论其导致了多么可怕的社会不公与贫富分化,都已经在个人自由的逐步扩展过程中彻底的改变了人们的思想观念,人们明白了自由的价值与权利的可贵,这才是超过一切物质文明的巨大收获与突破。当现代的人站立于神州大陆,即使面对的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与贫瘠,也会出人意料的创造出文明与昌盛来。关于这一点,二战战败的德国、日本与意大利就是一个鲜明的顺利实现民主转型的例子,因为它们早就有了现代的人,即使战败而面对一片荒芜,它同样可以迅速的崛起。因为人们已经理解的自由与权利的价值,发现了人的创造性潜能及导致这一潜能得以勃发的根源,从而解决了民主普世价值与民族文化、尊严的冲突问题。
    
    对于民主转型为什么在二战后的德国、意大利、日本取得成功,而在越南、伊拉克遭遇民族主义的反抗,在缺乏自由与自由市场传统的非洲、拉丁美洲的某些弱小国家受阻,我们也应该有所理性反思与思考。从十八世纪开始,德国、意大利及后来的日本,都先后经历过从传统到现代的工业革命、思想革命,有了局部自由获得后带来的人性解放、思想解放及人的创造性潜能的勃发。个人追求自由的渴望、契约伦理与法治思想深入人心,并形成了来自社会、发自人性本能的对抗落后专制政权的强大社会压力。具体则表现为产业革命后基于利益冲突的法律规则诉求对传统农业社会氏族家庭道德伦理的取代;表现为个人摆脱传统束缚追求更大自由发展的普遍诉求与垄断一切资源的王室与专制政权的尖锐矛盾;表现为资本原始积累的工业化带来的激烈利益冲突与阶层对抗。权贵资本主义的变态发展在完成了近代的工业革命、思想革命之后,却不能完成民主政治制度的革命性转型。这最终形成了转移国内矛盾与冲突的对外侵略,又为战败后的德、意、日三国现代民主政治制度得以顺利建立的工业基础、社会基础与现代的人文基础。今天的中国,在实现工业革命、思想革命之后,正处于传统制度与现代人尖锐冲突与对抗之中,这场对抗,要么演变为从下而上理性推进的制度变迁。要么在资本权贵的肆虐与狂妄下引发转嫁内在矛盾与冲突的对外侵略,在战乱后完成民主建政。
    
    最后,我要说,去中国化与台独,意在分裂民族、消灭中华文明,醉翁之意不在酒;强制民主之于中国,就像军事侵犯越南强制民主,不可能成功;民主之于中国,又如越南的自由化与市场化,还将和平演变成功;民主之于中国,还将在资本权贵的侵略战争与全球的反法西斯战争中取得成功。中国的民主化,正以其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动着历史的进程、时代的发展。我们需要的是稍安勿躁、冷静思考、洞察时代潮流与历史真相。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贺伟华
  •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贺伟华
  •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贺伟华
  •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贺伟华
  • 独立评论:铁窗民运的误区与王道政治的悲哀/贺伟华
  •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贺伟华
  •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贺伟华
  •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贺伟华(图)
  • 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贺伟华
  • 是市场决定论吗?写在中国人获得均等经济自由的前夜/贺伟华
  •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 ——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贺伟华
  •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贺伟华
  •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贺伟华
  • 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贺伟华
  •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贺伟华
  •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贺伟华(图)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