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贺伟华
(博讯2007年1月18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公民维权运动面对的不仅政府的打压,其赖以存在的个人权益和自由经济的社会基础也面临威胁。 (博讯 boxun.com)

    
     一、2006年维权运动政治背景
    
    2006年,是"胡温当局"走出江泽民时代阴影,大展拳脚之际,同时也是国内暴力冲突、群体突发暴力事件频发、社会动荡的历史关键时刻。"胡温新政"向朝鲜学习、重温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历史岁月、严厉压制言论自由、打压网络异议人士、大规模逮捕参与公民维权的自由自主义知识分子、 颁布"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出台《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等等,这一系列行径,表现出其"重平等、轻自由、轻效益"的新左倾向。由此而掀起了全国性的否认二十多年来经济改革的浪潮,进而加大中央集权、国家计划,否认自由经济和公民权利。今后,公民维权运动面对的不仅政府的打压,其赖以存在的个人权益和自由经济的社会基础也面临威胁。
    
    在此历史的关键时刻,公民维权的使命不是掀起左派革命,否定改革和自由经济,而是肯定继承改革开放的成果,保护私人权益和自由经济,抵制权力侵吞,促进社会公正和法制的建立,促进宪政建设。
    
    公民维权可以动员社会的力量让侵害民生的高污染企业关停并或改造;可以联合劳工抵制血汗工厂,追求人性化的工资待遇和福利保障;可以团结市民和农民抵制官员的掠夺,抗争强制拆迁与征地。公民维权鼓励人们捍卫私权,号召人们维护社会公正,参与公共建设。其基于维护私人权益,面对社会的具体不合理问题,如圈地、强迁、失业、政策性通货膨胀、医疗腐败、教育商业化、司法不公正等等。
    
    在制度转型的历史关键时期,中国未来面临三种可能:1、坚持现在的权贵经济,继续掠夺国家和民众,最终导致暴力革命;2、否定改革和自由经济,回到
    毛时代;3、民众起来,参预社会,限制国家权力,完善市场经济,建立公正,的走向法制和宪政。显然,后者是我们的努力坐在。为此,公民维权承担着推进法制与宪政的历史使命。它的力量源泉不是知识精英,而是社会全体民众。只有民众起来,在维权的具体过程中,给权力足够的压力,促进中国制度和平转型才有希望。
    
     二、特殊历史时期的维权策略
    
    1、非政治策略:
    谁都知道维权本质的政治性,它在维护宪法给予的公民权利,其价值一方面在于建立公民的宪政信仰与法治共识;另一方面在逐步落实公民权利的过程中推进财产制度的建立和法治制度的形成,实现宪政转型。而且,维权运动还应该有它自己的理论与策略。在新左派民粹思潮彻底否认私有制、否认市场经济的背景下,维权运动面对的不仅仅是政府的暴力打压,还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被破坏的危险。坚持维权的非政治策略,既是面临政府镇压的自我保护,也是维护改革的成果私有制和自由经济。现阶段民众维权主要是经济性的,如果我们在经济上维护个人权益,这就是维护私有制和自由经济。
    
    2、今后将有所发展的维权方式——规模化群体非暴力施压、协商与妥协。
    中国改革已经步入歧途、社会矛盾激化,否认改革的舆论升高。中国好像又回到了民粹革命与文革的前夜,这是中共"胡温"新政所引导的。中国避免动荡的出路在哪里?革命与宪政民主之间是否具有必然因果关系?在这种状况下,民众维权是促进中国宪政民主的最好方式。其既可以避免社会大规模的暴乱,又可以抵制权力的胡作非为,促进社会公正和法制的建立。非暴力维权运动摒弃非理性对抗与仇恨行为,对大规模民粹复仇与暴暴力有至关重要的良性引导作用。用非敌对、非仇视的手段赢得自身的生存空间;用协商与妥协的方式实现官民互动。
    
     三、2006维权重大事件的回顾
    
    2006年的群体维权与突发事有:高志晟发起的全球绝食维权抗暴运动;《新京报》两千人罢工维权;大规模学生暴动与十校联动群体抗争维权;顺德三洲万人联动群体围剿扣押官员与外商索赔事件;四川广安学生与市民大规模抗议攻击缺德医院;浙江女教师离奇死亡导致的捣毁工厂、千人暴动;百万人签名支持人大提案,取消劳动仲裁处理费;蛇口员工发动万人签名上书中央要求清查社保基金事件; 广西桂林银海集团3000工人大罢工,等等,不胜枚举。
    
    维权的方式也从过去的个体上访维权、行政维权、司法维权逐步转换为大规模的群体抗争维权;群体威慑下的协商维权;大规模罢工维权;大规模理性、自律上访维权。自政府为打击维权与群体事件,出台《军队应急预案》之后,民众自发抗争维权走向理性、自律与非暴力联动化。民众维权的素质在提高。在总结回顾 2006年的公民维权事件时,在十多起取得维权成功的案例研究当中,发现理性与非暴力的大规模罢工与上访维权成功率高;以群体非暴力威慑为后盾的协商维权成功率高;基于生命权利的人道主义声援与救济维权事件成功可能性大。最近我所总结汇编的2006年成功维权案例有:1、《新京报》记者罢工取得战果,原撤换的副总编孙雪冬、李多钰被留任——罢工维权;2、王家营村的成功维权——协商维权;3、金山电池厂工人集体索偿案出现转机——协商维权;4、三洲村民集体成功维权事件——集体抗争维权;5、随州民师维权出现重大转机——大规模上访维权;6、广西桂林银海集团3000工人大罢工成功,工人福利待遇提高!——罢工维权;7、江西十所职业学院万人联动抗议,数千警察围堵,校方做出保证——大规模抗争维权;8、浙江温岭市一家私营企业民告官胜诉——人情维权;9、被捕5人全部释放四川温江农民维权再获胜利——舍命维权;10、 首例六四死难者索赔成功——国际声援与道义维权。
    
     四、黄琦现象
    
    说到黄琦,对于维权的人,家喻户晓。2006年,其维权的成功案例有三、四起。然而,我对他的关注,还是今年八月份当局镇压维权绝食时期,我们曾经探讨维权的思想与方法。在他看来,持激进观念的维权者不可能理解他的工作方式。确实,我们之间很不相同,我的兴趣在维权理论研究与探讨,黄走的是维权实践之路;我支持的是群体维权、街头运动与临界暴力限制,黄倡导的是非政治与体制内互动。在2006年成功维权案例的研究分析中,我看到了黄琦的维权思路和方式。黄作为实践者,没有太多的理论兴趣,我不得不代劳,希望这种方法得到普及与推广。
    
    我们假设官民之间因为征地事件而发生冲突,双方已经敌对、互不信任,如何化解矛盾、成功维权?走上访的行政维权之路,官官相护、失地村民得不到支持与保护;走司法维权的道路,中国司法黑暗、无正义可言。由此农民群体抗争,却联合不了足够的社会力量支持,还可能导致武力镇压。怎么办?如果任由事件发展下去,互不信任的官民之间必然爆发更大的冲突。这时,较好的方法是:找到双方都比较信赖的中立方介入矛盾调解——非政府中立组织与公共知识分子的作用。这需要:
    
    1、 民间公共知识分子与NGO组织的责任:致力于探索社会稳定、推动社会安全转型、构建非暴力和谐社会的研究。研究讨论社会转型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关注公民维权、公民社会发育等问题,力图寻找一条对话谈判解决社会冲突与矛盾的机制。
    
    2、公共知识分子的调研工作:中立方通过对具体案情的深入调研,查明事实真相,并在调研过程中与所有相关方进行协商,加强理解,探讨理性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时进行各方的公民教育,用平等对话、理性协商、妥协、合作与共赢的思维取代传统根深蒂固的斗争、对抗思维与哲学。
    
    3、协商与对话:毕竟村民要将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投入到市场中,交给其他人开发,那对土地的感情是很难割舍的,那种依恋那种无奈,让所有具有人文关怀者感动;而政府也需要从领导一切,逐步接受政府、市场、社会共治的局面,那种转型也是痛苦的,毕竟在现阶段政府改革就意味着分权和制约;对开发商而言,开发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毕竟土地闲置不能开发的时间拖得太长了,那是3年多的时间啊。不过大家都在协商中得到了收益,村民得到了更多补偿也可以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有更多的参与;政府可以放下一个包袱为当地百姓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开发商则可以和和气气地与当地居民共谋发展了,他们知道和气才能生财。
    
    4、解决问题的方法:寻找利益交汇点——市场开发的多方共赢;改变传统的思维方式——取消斗争与对抗思维,追求平等对话、协商、妥协、合作与共赢;解决问题的原则——尊重历史、照顾现实;最终的目标——在共处、共荣、共赢的基础上使矛盾化解所有矛盾。
    
    总之,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社会冲突。各方不是以对抗,而是以理性、协商,相互妥协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无疑是维权运动中,一个建设性的积极的互赢的好方式,值得推广。
    转载自:《人与人权》2007年1期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贺伟华
  •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贺伟华
  •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贺伟华
  • 独立评论:铁窗民运的误区与王道政治的悲哀/贺伟华
  •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贺伟华
  •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贺伟华
  •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贺伟华(图)
  • 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贺伟华
  • 是市场决定论吗?写在中国人获得均等经济自由的前夜/贺伟华
  •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 ——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贺伟华
  •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贺伟华
  •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贺伟华
  • 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贺伟华
  •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贺伟华
  •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贺伟华(图)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