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陈光诚,请听我对你说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7年1月14日)
    [一]
     我和你不曾相识。我只知道,你居住在中国山东省一个叫临沂的地方,你出生在贫穷的农民家庭,你不满一岁就双目失明。
     (博讯 boxun.com)

     我还知道,你十八岁才上小学,但十年之后的2000年,你就从南京中医学大学毕业。你的聪明,你的天分,已跃然眼前。一位笔友告诉我他对你的印象:沉稳,自信,有主见。据说你能用英语交谈,会操作电脑、传真机、复印机。你甚至能分辨出院子里哪一株月季是黄的,哪一株是红的。
    
     就连你使用过的小电池,也不准妻子扔掉,说是会污染土地。一个玻璃瓶碎了,也不准妻子随便倒掉,怕顽皮的赤脚孩子会踩着伤了脚。
    
     本来你可以避免被投入黑牢。你的人生路可以既平坦又平稳:做一名中医师,为父老乡亲们切脉治病。但你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要为父老乡亲们争取权利。你是否意识到你生活在怎样一种制度下,你的做法必将得罪那些肆意侵权却又大权在握的层层官吏们。这是一条没有多少人敢想愿走的路:充满陷阱,甚至苦难。
    
     或许,你是被你的乐观天性、你的勇气和同情心,所驱使?还是因为你具有中国传统中对男人的格外要求:侠义柔肠?
    
    [二]
     当一场由政府导演的暴力行动狂卷临沂市的三区九县,当多达数十万你的父老乡亲惨遭蹂躏时,一直在自学法律,并为农民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的你,挺身而出,欲挡住这滔天恶浪。
    
     这是2005年初,临沂市委书记李群在上司指责他控制人口不力后,为了保住他的仕途前程,为了达到控制人口的目标,他下达指标,强令下层官吏必须完成。
    
     李群的做法代表了中共靠完成指标执政的特点。五十年代初的七十万“反革命”就是这样被枪决的,上百万“右派分子”就是这样被打出来的。毛泽东为了大量出口粮食换军工设备,制定了导致农民饿死的征粮指标,从1959年至1961年,中国农民饿死了三千八百万!
    
     中共什么时候善待过它治下的农民?在临沂,你看到的是指标重压下的血泪桩桩:强制堕胎、强制结扎、强闯民宅、违法拘押、酷刑逼供、人格侮辱、敲诈勒索、株连九族、篡改欺骗、恐吓威胁。据你的粗略统计,被强制结扎者约13万人。五、六十万受牵连的亲属和邻居,被关在条件恶劣的“学习班”里,受尽折磨:有挨警棍抽的,有被抠软肋、抽耳光、拔头发、踩脑袋的,还有被装进袋子里打的。受害者被迫交纳的学习费超过9300万元。
    
     挨打者不能申辩,越辩就打得更凶狠。打人者扬言,打死顶多赔偿埋葬费两万元。费县丰厚村的石老汉喝农药自杀了。苍山县吴官庄村的吴玉立被打死,扔到河边。
    
    费县探沂镇镇长在电视上称:“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一个镇长能出如此狂言,足见中共极权体制赋予它的大小官吏们何等可怕的权力,而且不担心会受任何惩罚。
    
     我从来不反对计划生育,也赞成在中国这样的条件下实行严格的生育政策和法律。但决不是施行暴力的行政命令。
    
     当你在电话里跟律师谈到这悲惨的一幕幕,你失声痛哭。你要为民请命。你和妻子拿着录音机,拿着笔记本,上路了。你们要记录罪恶,你们要起诉政府,你们要与父老乡亲们同担苦难。
    
     没有哪一级的法院接受你的申诉,没有哪一个官吏愿意理睬你。官吏们有的是需要忙活的:怎样把上千万的工程款,上亿万的保险基金搞到手。怎样拿贪污受贿得来的民脂民膏,去讨好成群结队的小蜜二奶。
    
     你决定把真相公诸于世,你到国内外的媒体那里去寻求支持。这下你戳到了中共执政的软肋——这是他们的最怕。
    
    [三]
     对你的报复是穷凶极恶的。
    
     毛泽东用暴力和谎言治国。那些官吏们也用这两手来对付你。
    
     从2005年8月中旬开始,每天24小时有人在你住地周围看守,严防外人进入你家。凡是赶来试图探望你的人,无论是律师还是记者,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遭到恐吓、跟踪甚至毒打。有的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
    
     2006年3月11日,在被软禁了189天后,你又被沂南县公安局抓走关押。没人知道你的下落,直到91天后的6月12日,他的妻子才收到你被刑事拘留的通知!
    
     你是个双目失明的残疾人,你手无寸铁,他们却能毫无怜悯之心地一次次毒打你,用脚踢,有拳头砸,用木棍子抽。打得你脸部肿胀,双腿青紫。古今中外,只有什么样的政权才可能容许对盲人下手如此恶狠?
    
     无法抵抗的你,甚至连暴徒们的长相都看不见。
    
     你犯了什么大罪?要受到这样的惩罚和折磨!只因为你想保护父老乡亲们的生命权,生存权,为了他们做人的权利不被剥夺。这就是你的“罪”:多么了不起的“罪”,千古流芳的“罪”!
    
     你的刚生了孩子不久的妻子,也多次遭到辱骂和殴打。据你的律师说,公安人员三天三夜不让你睡觉,你曾绝食绝水抗议。审讯人员对你漫骂侮辱,声称在看守所死一个人很正常,前几天才死了一个。你不老实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看守所。
    
     那些中共的大小官吏们斗不过你,你不光有敏锐的头脑,而且有讲究分寸的智慧。你是在用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来维护中国公民的权利。所以,他们不敢起诉你为农民维权,不敢指责你揭露了他们的黑幕。他们只敢拾起民族罪人秦桧的牙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们给你定的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还自称“事实清晰,证据充足”。我要请问中共官家,你们敢让中外媒体去采访报道,并在国内的媒体上登载出来吗?你们敢开放网站,让人民来讨论双方的证据吗?你们敢让证人出来谈他们在公安局受到的折磨和恐吓吗?你们敢让律师们在电视上谈他们在临沂所受到的围攻毒打吗?够了,什么叫强权?这就是强权。什么叫无耻?这就是无耻。什么叫流氓?这就是流氓。
    
     你的遭遇无可争辩地证明,在一个极权体制下,人民的权利不可能真正得到维护,法制也只是一纸空谈。
    
     这次你的上诉被驳回,在我看来,他们是在演戏。那些把你投入黑牢的人知道,只要现在放你出来,你就是胜利者。他们害怕了。他们虽然拥有三百万军队,一百万武警,再加上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的公安、国安、法官、检察官,但他们仍然很虚弱。
    
     他们的恐惧,正好说明了你是英雄。
    
     在中国这块几千年专养顺民、奴才的土地上,最不缺乏的是“识时务”的俊杰。而仗义执言,见义勇为,舍生取义的英雄,寥若晨星。
    
     南宋有丞相文天祥,忠臣不事二君,气节高扬,威武不屈。临刑前他写下了万古流传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清末有鉴湖女侠秋瑾,为中国的前途献身,面对晚清政权的屠刀,吟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诗章:“秋风秋雨愁煞人”。
    
     当代人中,有从中共内部产生出来的大将军彭德怀。五十年代末毛泽东为了实现他的军事大国梦,大量出口粮食换取军工设备,造成成千上万农民饿死。彭冒死上书,为民请命。在文革中他被打得昏过去,醒过来,至死不悔。他这样写道:“我仍然挺起胸脯,大喊百声,问心无愧!”
    
     英雄们横空出世,为的是他们深爱着的苍生百姓,你和他们的心是相同的,所以,你也是英雄中的一员,灿若晨星。
    
    [四]
     你和我都是男子汉,都有七尺身躯,我却愧为须眉!男儿有泪不轻弹,当我听到你坐牢的消息时,我流泪了,为我的无能为力。我只有一支能写字的笔,发出些微弱的呐喊声,却没法救你出黑牢。
    
     在我心中,你就像从古到今代代敬仰的壮士。士为知己者而死。你的知己,就是和你一样出生在这块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中国有个所谓著名人士说过一句臭名昭著的话:你该死,谁叫你活在中国。陈光诚,我要对你说的是:活在中国是你的荣耀,中国的老百姓需要你,你的父老乡亲需要你!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会复还!
    
    (写在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被枉法判处四年徒刑之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毛泽东的“登基之初”
  • 张朴:写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上市之际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 张朴:《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为何“突然夭折”
  • 张朴:红色间谍们为何让章立凡过敏
  • 张朴:我为什么说章立凡无知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张朴:当布什在德国女总理面前称赞张戎的新书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