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贺伟华
(博讯2007年1月14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飞雄被捕已经三个多月了,人们似乎于岁月的流失与残忍之中把铁窗中的英雄淡忘,而我对飞雄的记忆不但没有由此尘封,而是逐日扩张,弥漫于整个脑海。情不自禁之下,不忍于人性的冷酷,而提笔纪录下曾经的相识、相知与相携。

飞雄进入我的视野,应该早在2005年太石村小丘上的村民民主选举;而与飞雄的相识,则在去年的七、八月份,至于什么时候开始,飞雄得以知道这世上,还有我的存在,则至今也不得而知。只是飞雄曾经说,我文笔的犀利震撼效果、我的离奇经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他由衷的希望我保持这种风格,成为抗拒专制暴政的正直文人与斗士。我惊异的发现,世上还有不像中共那般,把我当成“暴徒”者,礼貌的血性硬汉取而代之,这曾经让我惶恐不已。

也许是相似的经历,把我们之间的距离从遥远而迅速拉近,共同的哲学爱好,相似的学成毕业后自主创业经历;共同的自由主义独立知识分子价值追求与不惧强权自由精神的张显,让两个处境截然不同的人相见恨晚。他是众星捧月般璀璨的法律名流,而我则不过是特立独行、孤苦无告的一介普通文人;他凡事有轻有重深具理性思维;而我则浪荡无忌充满浪漫色彩。然而,我们之间的配合却超乎想象的如鱼得水。

记得为营救被捕的高律师,当时历来直觉敏锐的我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我们一拍即合,文稿由我来写,由他来修。这时我得以发现,飞雄严谨的法律思维,真是不可多得的奇才。由此,相互之间的配合渐入佳境。互相的了解日渐的深刻。

在飞雄入狱之前,他好像早有预感,把许多应该事先告诉我的事情,都反复的一一叮嘱过。而我却自知无能、难受重托,以致日益的担心他的意外。记得当初我曾经不解的问他:“为什么当局这些年不敢对我再暴力相向,也不绑架入狱,而对你却又是绑架、又是关押、又是殴打?”他回答说:“也许是你的过去太苦了,人还是有良心的。”后来我想,真的这样吗?由于天性的善良,飞雄总是把人想得很好,即使遭尽了罪、受尽了折磨。而我却认为,如果没有还手之力,我要么被骗到三峡工地给折磨死掉,要么就进了牢房。把我的家庭拆散时,当局早就背地里把我孩子的归属都安排好了。

◆从身份确认到契约伦理,飞雄的维权理念
说到飞雄,无论我们如何用传统的思维尊之为英雄、领袖,他却从不因此而迷失自我,一直保持着一个正直法律人的清醒头脑。从身份确认到契约伦理,他早就完成了一个中国传统人向现代人的转变。当人们还习惯于按照人的出生、家庭地位与处境、社会关系来定位一个人的社会角色与身份,然后决定他“应有的”的命运与未来时,我们看到飞雄却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尊严与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来取代这一切;用人本位取代家庭或集体主体地位;用个人的自由与尊严来对抗体制性的人为控制与人祸。这种革命性的思想与思维转变把人从人身依附的被践踏处境中解放出来,而赋予了人之神圣不可侵犯的主体地位,洞察了人的潜能与价值。

关于这一点,我从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维权事件中看出他的思想脉络。首先是守信的契约精神,因为信用所在,作为维权顾问,他可以为村民坐牢;其次,是超越于以往传统观念;超越于对权力的顶礼膜拜的思维惯式,他用基于利害冲突的法律规则取代基于血缘、亲缘或特权的道德礼教;用个人至上取代家庭至上、集体至上、政府至上。由此,在村民维权过程中,不再有人们习惯的看人说话做事的身份确认,不再有领导的指示与党的精神,只有法律的正义与维护;从此,不再有权力的主导、不再有政治的妥协,只有村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从身份到契约,其本质就是从人治到法治的过程,而法治的终极意义所在,就是个人自治,自己主宰自己、自己为自己立法、再自己为自己适法的过程。由此,我们可以洞察一个普通的村民维权事件,对现代民主建政所包含的重大现实意义,从传统落后到现代民主,就存在于这种个案中人们思维方式的转换过程。实现这种转换,我们就能够摆脱千年不变的基于权力目的的政治运动狂热而把中国的民主建政落实于公民的理性自决之上。在这一点上,飞雄敏锐的看到公民每一个人的独立与自决对民主建政的意义所在。

◆飞雄的平民形象与网刊创办
对人的潜能与价值的洞察,还表现在飞雄于平易近人中所展现出来的人文关怀与赤诚。许多年来,他是少有的几个不受统治性力量操控与外在舆论迷惑而真诚相待于我的人。唯有他,能够理解一个被践踏者深陷于这种奴役人的吃人的封建传统道德礼教的尴尬处境,洞察传统思想与现代观念之间的内在冲突。用平等对话与实事求是的肯定态度进行着交流。

飞雄的真诚,让人确实感动。与飞雄之间,虽然只有二十来天的网络交谈,他的坦诚相见与真诚相待,却记忆犹新:“以后谁也欺负不了你,我们才是真正的志趣相投,外面的一切非难,我出面给你摆平!”这些亲切之语,犹在耳边。记得,飞雄曾经不无自豪的对我说:“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理性思考的,不像你敢于骂江泽民。”这也许是命中注定他成为充满理性的法律人,而我却成为充满感性作者的原因。

由此,我们得以讨论交流法律、维权方面的问题,而他在办报与网络刊物方面的特长,成了我不可多得的宝贵学习资源。如何的撰写文章编者按;如何的删节文章编写导读;如何的编制文摘;如何的汇总资料编制网刊,他几乎就是这方面的专家。由此,我才得以承担起创办《维权风云网刊》的主要责任,开始了营救高律师、报道维权事件的工作。

对网刊的读者群定位,是国内的民众,因此他以法律人的公正态度,要求真实报道事实真相,避免意识形态的灌输,尤其是不赞成任何办报的政治化倾向。对于活摘、宣传暴力或退党等政治话语,有过尽量回避的提醒,这是他作为法律人的清醒,他曾经对我明确的表示过,对维权的政治化与运动化,他不赞成。对于已经政治化、运动化的局面,也有些无可奈何。

◆网刊的内幕
对于飞雄被捕后,网刊是如何的逐步背离这一精神,我真是有苦难言;对于这种不注重国内实际情况及读者群偏好的无形操控,我更感到一种无助。如果飞雄没有被捕的危险,如果飞雄后来没有被捕,问题都不大,一切都有个商量。如今被雄被捕了,营救飞雄就成了网刊的使命之一。却因为网刊政治化的原因,又可能让飞雄背上不该有的罪名,这究竟是救他,还是害他?我提出反对意见时,就变成了我没有政治勇气,我怕坐牢。这是多么荒滩的逻辑?

我现在天天都在“坐牢”,我还打算把这个牢坐到底。这是圈里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当局除了求我,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用得着怕吗?我怕就怕因为网刊的政治化倾向,把飞雄给重判坐牢。问题的真相是飞雄一天也没有编辑这份网刊,只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网刊编辑挂他的名,也只是为了提高网刊的知名度。如果由此而判刑。那真是冤枉!

此后,我不得不凡事小心,有关网刊工作,即使退出,或者停办,也比政治化后继续办下去好。从此,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头脑简单,而看清了任意的政治化,对维权人士的伤害。

飞雄的思路很清醒,用司法维权个案成功累积,一方面彻底转换了人们的思想观念,现代契约伦理代替了传统的身份认证,把人从人身依附的被剥夺与践踏境地解放出来,获得自治与自决的权利;另一方面揭露了制度问题、暴露了法律的缺陷,从而累积完善司法制度。这一切都可以在和平、理性中完成,没有任何政治化的必要和理由。在观念转换后,我们无需任何对抗性的政治运动,也可以完成制度的转型。这就是,用维权超越改革,实现宪政法治。在维权方面,飞雄的法律意识与理性思维是相当清晰的,他的被捕与判刑,将是维权事业的重大损失。因此,我认为营救飞雄,事关重大,人们切不可轻视之。

最后,我用飞雄的一句天真而真诚的话结束本文:“我不怕做牢,即使进去,也很快就会出来,却由此产生影响而获得社会的大力支持、得以为民族奉献自己的赤诚。”真相是否真是如此,我们拭目以待!(创作于2007年1月8日)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1/1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贺伟华
  •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贺伟华
  • 独立评论:铁窗民运的误区与王道政治的悲哀/贺伟华
  •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贺伟华
  •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贺伟华
  •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贺伟华(图)
  • 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贺伟华
  • 是市场决定论吗?写在中国人获得均等经济自由的前夜/贺伟华
  •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 ——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贺伟华
  •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贺伟华
  •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贺伟华
  • 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贺伟华
  •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贺伟华
  •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贺伟华(图)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贺伟华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