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维权与启蒙
(博讯2007年1月03日)
    
    无论何种维权,都无法超越至高无上的党权
     (博讯 boxun.com)

     由于中国是中共一党专制的,所以在中国维权,无论以何种形式的维权,都无法超越中共一党的绝对领导。虽然这种维权真正所维护的还依然是中共政府所制定法律、制度和政策,但是,如果这种维权一旦冲击或者触动了中共绝对领导的神经与法宝,即便再多么合法的维权,也被当权者当作非法维权行动,立刻进行打压或整肃,而彻底消灭于萌芽状态.但究竟怎样才能不冲击或者触动中共一党绝对领导的神经,祇要是浩浩荡荡的合法维权行动,也便没有丝毫空隙可乘。也就是说,在中共一党的绝对领导下,所谓的维权运动,实际也不伦不类,尤其是民主人士所推动的维权活动,其根本目的和基本任务还依然祇能是民主运动的一种比较策略的形式。当然,这对于中共党棍们来说,他们是再明白不过的,实际也根本骗不了他们。所以,凡是由民主人士所参与的维权行动,似乎都是行不通的,并且还成功率极低。
    
     当然,也许作为民主运动的一种形式,这种方法无疑是正确的,完全可以深入研究,并用实际行动来尝试。可是,仅仅为维权而维权,如果损失和成本太大,则应缓行,或者尽量悠着点,绝不应为此就把属于民主的血本全部豁出去。毕竟这种运动,对于高效推进民主进程来说,根据眼下实际效果反映,不但没有显著成效,实际还给民主事业酿成巨大灾难和痛苦。比如本来很大的空间,由于这种维权运动倒被无限缩小了,本来很雄厚的力量和人气,由于这种维权行动,很多中坚人士和骨干力量被当局关的关,押的押,判刑的判刑,致使他们这些人首先做不了任何事情,并且还为本来人气匮乏的民运行业减少了很多热闹,毕竟由于缺乏这类大英雄的带动,再没人能够继续开展比较轰轰烈烈的维权活动了。由于这种代价和成本付出太大,且极其昂贵,而得来成效又事半功倍,得不偿失。所以,对于当下的这种民主维权行动,我们还应该好好深思。
    
     当然,虽然通过这种维权尝试,更加把中共当局的黑恶本质和丑陋面貌全面揭示于世人面前了。尤其是长期以来中共所伪装的楚楚动人的和善面孔,在更多人民群众面前,就一定不再是那么可爱可亲了。这也许才是这类民主维权行动所创造最直接的效应与成果。否则,每次的维权行动,比如给当事人所带来好处和收益方面来说,几乎千篇一律都是微乎其微的。因为,凡是被维权的当事人,最终都还是被本质邪恶的当局判刑的判了刑,重罚的都被重重惩罚了。
    
    
    民主维权,应多采用四两拨千斤的高招
    
     据笔者观察,在眼下,凡是站出来的民主维权人士,似乎为数太少了。或者即便是民主人士,敢于公开表达自己观点和具体行动的人,则更少之又少。如果把境内外这类人士全部加起来,也不到1000人左右。虽然没有站出来的人更多,也许有数万人左右,甚至更多更无数。但由于当局对舆论管制太严实,所以,如果让凡是具有民主意识、基本思想或民主情节的人全部站出来,恐怕就比登天还难.固然,谁都知道,真理眼下就掌握在民主派手中,正被民主派人士灵活应用着。祇要中国的舆论一旦放开,这些真理、真相和事实,对于始终用谎言所维护的画皮政府来说,就一定是所向披靡,摧枯拉朽的。
    
     固然,届时,中共眼下所用无计其数的御用文人,即便是多么能干的,最终也会丧失一切战斗力。尤其当他们不再愿意说谎,甚至转身倒戈时,中共专制政权不立马崩溃,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正因为这样,中共当局眼下才不断强调并严加管制各种舆论以及所有宣传工具的。尤其对网络封锁的管制,据说每年耗资数百亿.虽然中共当局也明明知道这就是倒行逆施与祸国殃民,但还依然硬着头皮不得不继续如此长期且公然地作恶下去。当然,这种违反天理人心,真正伤天害理的罪恶行径,作为他们这些当事人来说,一定也是于心不忍的,其心底都是极为发虚的。也就是说,无论何种形式的专制政权,长期以来由于其作恶太多,凡是独裁者的内心永远都是空虚的。 何况中共政权在中国已持续半个多世纪.在历史上,无论何种形式的专制统治,由于其本身无法克服的劣根性所决定,比如其体制内根本无法优胜劣汰,而搞好必须具有的新陈代谢工作,便决定了其本质必须祇有在某一天里彻底崩溃和瓦解,这绝对是任何独裁专制政权无法避免的。即便根本就不是来自外部的,尤其是属于人民力量的强力推动,也一定会在内部黑恶势力的长期且有恃无恐,持续不断地腐蚀与蛀空下全面坍塌。
    
     实际上,今日中共政权,何尝不正是这样哩?尤其当其官场达到无官不腐,无官不贪的歇斯底里的程度与地步上时,这种仅仅祇属于其内部腐朽势力的促动,眼下不正以飞快的速度全面分化瓦解着?也无论当局怎样强政吏治,比如劳民伤财地搞什么"保鲜"、执政能力建设、或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的建设等,最终都祇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对于广大百姓来说,甚至更为祸国殃民;对于其顽固不化的专制统治来说,则一定祇能是加速,绝不会延缓其死亡,或增加其寿命期限的。
    
     因为,他们搞这些活动,必须祇有不断劳民伤财下去,尤其是无谓的耗费巨资;另外就是,这正如新鲜的蔬菜,在大热天里,如果让其袒露在空气里,不加任何覆盖或包裹,也许还能持续很长时间,如果再打些清水冰凉一下,也一定会多新鲜一阵。否则,不但用东西覆盖,还用塑料袋特意密封并严实包裹起来,恐怕其腐烂速度就是惊人的,这对于不熟悉情况的人来说,绝对是难以想像和预料的。而眼下中共所实施的这一系列建设和保鲜的工程,何尝不正是大热天里用塑料袋严实包裹的新鲜蔬菜哩?
    
     常言说得好,"外寇好防,家贼最难料".也就是说,中共专制之彻底崩溃与瓦解,来自其内部家贼的长期腐蚀与肆无忌惮地分化瓦解,才是真正起作用的。所以,针对此,作为今日的民主维权人士,当我们本身力量极为有限甚至极度薄弱时,我们为何就不能选择深入其中的就事论事,因势利导,让体制内绝大多数人首先明白事实和真相,比如谁究竟真正掌握真理了?如此这般,让中共政权首先在其内部全面人心涣散起来,也许对于高效推进民主进程才是最管用的。
    
     当然,如果这种方法应用得好,就一定是四两拨千斤的最高招术.
    
    
    人气必须在不断启蒙下才能飞速成长
    
     当然,无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推动民主进程,都必须祇有靠人气,人气旺,凡事最容易成功,人气不旺,即便是真理也被当成了谬论。作为时下中国的政治局面,恰好正是这样,由于强大势力是中共专制政府,且由于其眼下还有能力利用公器和公权为其一党之私全面效忠和服务,尤其是他们眼下所做封锁真话、事实和真相的事情。为此,在始终不明真相、事实和真理的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眼里,就好象真理还依然被他们这些人所掌握或操纵着。而作为为数极少的民主维权人士,即便就掌握着所有的事实、真相和真理,由于把话语权被暴政集团强力剥夺干净了,所以,虽然就掌握着真理,确实能救国救民,却往往不被众多民众全面认同或接受。所以,这便还依然要求,凡所有民主维权人士,必须祇有充分利用好自身所拥有极为有限的资源和一切机会空间,且想尽一切办法地给大陆民众传递已经掌握在手的所有事实、真相和真理,也许祇有这样,对于推进中国民主进程,才是最高效的。
    
     据笔者观察,眼下虽然有民主维权人士办了电子刊物,由于祇对已经民主的人士发送,笔者觉得这种启蒙和宣传的效果还依然等于零。为什么哩?本来作为已经站出来的民主维权人士,实际也不需要再如此苦口婆心地进行专业启蒙和开导了,毕竟他们全部都掌握有突破的软件,可以随时随地登录到境外中文网络上看到这些内容,而你又把这些东西整理后仅仅祇发给这些人看,难道不是在做重复工作吗?当然,如果你办了这样的电子刊物,祇对国内民众发送,并且还确实收到某具体新人或陌生人的回复了,也无论这种回复是礼貌的还是辱骂的,我想你这才真正算做对了属于民主维权的最实际也是最管用的启蒙工作了。当然,你的功劳一定不小,成绩也一定是极为显著的。
    
     据笔者观察,属于这类启蒙的民主维权人士在眼下的民运行列,实际也是很多的,但在已经站出来的人中,尤其经常祇给已经站出来的同道朋友发送这种邮件的人却很不少。并且为此事,笔者还特意向一些办刊者商量此事,虽然他们也认同我的说法,却就是不愿意这么去实践.笔者便想,他们把真正属于民主维权的最高效的启蒙工作完全搞歪了,尤其是把最迫切需要启蒙和帮助的对象搞错了。如果他们还不及时纠正过来,我祇能说,他们做的这种工作绝对都是无用功。当然,为删除这类邮件,也确实浪费了我本人大量且极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但如果大家都各自为阵,分头仅仅祇面向未开化的大陆民众做这类属于启蒙的工作,哪怕一天祇接触一个人,一年365天,也是365个人。当然,我们也不希望这么多人都全部站出来,跟我们一模一样地饯行民主,而是仅仅祇给他们灌输属于独立自主的一种耳音,让他们仅仅明白他们也是有着许多正当权力需要维护的,尤其是偶尔所遭遇来自官家的任何侵犯与践踏,都是可以依靠自身力量以及与同患难者的合力,可以维护并完全讨回来的。这样一来,祇要有一人身之力行去这样维权了,这些已经明白这个道理的人,祇要感到与己所损失权利是完全相同的,他们就一定也会站出来支持对方,并与对方相呼应。如此说来,仅仅祇做好这类工作,对中国民主的贡献,一定也是非同小可的。
    
     自然,如果长期以来,大家分头利用各自有限资源和优势所在,一直这样战斗下去,属于中国民主维权的人气,就一定会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
    
    
    一般维权实际就是启蒙
    
     作为民主维权来说,并不见得非要给民主维权者本人维权才是最有效的启蒙和宣传方式。实际上,如果有余力和闲情,给一般民众尽自己最大能力的维权,实际也是一种启蒙和宣传的好方法。当然,不是说,对于民主维权人士本人的权利就不需要维护,而是,作为绝大多数民主维权人士,无论做何种维权,必须在自我心目中有个规划和设计。固然,给民主维权人士维权,由于本身就踩的高压线,虽然风险大,其回报也一定很大,也最受新闻媒介的高度支持与关照。而给普通人维权,由于风险小,回报也小,基本不被媒体着重渲染报道,民众一般也难以看得到。但如果长期维权下去,对于累积民运大行业的人气,其功用和效果绝对是无与伦比的。比如对民主维权人士的维权,对于维权者本人来说,如果不成功,但至少以此可以获得大英雄不怕死的美名称号,当然其结果也是让自己同时进监狱,遭受巨大的痛苦和损失。如果成功了,就一定名利巨丰.而为普通人的维权,无论失败与成功,所获名利都很有限。这也许也是当下众多民主维权人士的心态.固然,作为时代的要求与不断召唤,在中国眼下的民主行列,确实需要更多更有作为的这类真正敢踩专制高压线的大英雄式人物不断涌现出来。否则,整个行业就显得很冷清,这对于广大群众来说,一定是极为消极的。因此,关于维权,我们不但需要给民主维权人士维权的大无畏的豪迈英雄大量涌现出来,同时也需要给普通人的维权与呐喊。也许这样一来,就会让民运真正且快速与最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紧密打成一片,属于中国人的伟大民主事业,才能够早日奠定成功。固然,如果有人做这类工作很久了,毕竟由于其在做这类工作时很少遭遇挫折或困难或任何打击以及人为干预与刁难,虽然进展缓慢,但长期积累下来,也是一笔极为丰厚的人气资源。即真正到了民主竞选的阶段,其所获属于政治的选票资本,就一定比他人更稳定,也很丰厚。所以,关于在这一方面的工作,眼下确实有很多人正在努力做,并且也做得很棒。我想,推动中国民主进程,他们的贡献绝对不可小觑,同时也是专制当局最难应付的,实际也是穷于应付得了的。
    
     因此,如果把眼下已经站出来的所有民主维权人士,尤其是身在大陆的人,与每一个受灾受难,受政府排挤和打压,所受冤枉不小的人民群众紧密结合起来,捆绑在一起,形成属于人民群众的坚强堡垒,也许这种维权启蒙,才是最立竿见影,成效也是最显著的。当然,做这种事情,实际也不需要非注册一个协会或公司才可以,仅仅以个人名义活动,其效果一定也是不错的。如果注册公司或协会,不但极难拿到合法手续,实际运行更麻烦,还引起当局高度注意,极其敏感,让其时刻关照你。
    
    
    高效的启蒙实质就是维权
    
     作为中国人,由于受党化愚昧和奴役,所以,每个国民,对其基本所拥有人权都不胜明了.祇有当真正遭遇挫折了,比如笔者,才知道自己确实很吃亏。由于不服输祇认理,才下决心按照有关法律制度去较真。在这种时候,如果及时便利地得到法律的援助,也许也不会吃多大的亏或多大的苦头.否则,则是"漫漫上访路,永远无尽头",抑或就确实被逼死或困死或耗死在上访路上了。往往有很多人,毕竟由于没有及时遇到高人或贵人的点拨与支持,确实就做了更徒劳的巨大牺牲了。所以,仅仅祇这样,在中共一党专制的邪恶制度束缚下,实际上在中国每年为上访而死的人,绝对不少于罹患矿难的巨额人数。祇不过在中共大黑幕的遮掩与重重庇护下,中共自己也许没有统计过,或者有所统计但从未公开报道过,因而外界便极难知晓具体或详细。
    
     因此,针对此,作为民主维权人士,我们并不见得非要等到老百姓需要这种维权了才去帮助他们,就在平日里,祇要遇到老百姓了,就应该与之搞好亲密关系,主动与其聊天或谈心,而着重探讨这些问题.尤其当老百姓一旦感到你确实就是大好人,就会把话匣子完全打开来,而聊个痛快和畅心。如此以来,实际你就在不知不觉中,仅仅就在话家常中,不是又为中国民主培养了一个明白人吗?如果这人还极有上进心,甚至各方面素质还很高,那么,他就会把你的思想迅速在其周围人群中传播出去。难道说,这种虽然不是直接维权,但比维权获得效力和成果更显著的方法,其成本和代价又会有多少?
    
     毕竟在一党专制下,人心冷漠,贪欲横行,恶人无处不在,骗子也无孔不入,如果让人民群众与民主维权人士长期打交道,做亲密接触状,切实感觉到来自民主维权人士的许多好处,比如宽宏大量与坦诚相待等,所有人,祇要你当他们是好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绝对都是好人,而且也会让他们把你视为他们的知己,中国眼下社会里所遇到最难得的大好人的。
    
    
    民主维权人士对独裁制度的腐蚀与同化作用
    
     由于民主维权人士掌握有真理、事实和真相,所以,祇要走阳光路线,公然说教于大陆各类人群中,不偏激,不莽撞,不提反对旗号,不跟当局对着干,以说理为主,也遵守当局现行法律制度,就顺着当局意思,谈如何根治腐败,以及腐败在中国的泛滥成灾、无官不贪的严重局面,实际也能站稳脚,而找到无限大的发展空间.也就是说,真正反人民和真理的人是极少数,也许就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中的某几个人。而大多数人,都是看风向行事的。但作为我们所要争取和团结的对象,如果条件远比我们本身优越者极难争取的话,那么,与我们同等遭遇的人,甚至还远远不如我们幸运的人,则是我们最容易团结和发展的对象。恰好这一部分人,在眼下中国就占绝大多数。祇要把这些人全部团结过来,与中国民主化队伍紧紧捆绑在一起,我们的队伍也会极其浩大,力量也是无穷的。所以,我们眼下所做启蒙工作,实际祇仅仅针对这一部分人就足够了。
    
     实际上,严格说,眼下正在帮独裁政府做事的国安、公安人员,他们大多遭遇也与我们类似,他们根本没有多少要特别感激独裁政府的,甚至还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为独裁政府效命的。更何况他们中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我们过得潇洒,或者比较轻松畅快的。实际上,他们也是我们着重团结和发展的对象。
    
     因此,从事中国民主化这项宏伟事业,作为每一名民主维权人士,都必须首先具备牧师说教的特殊技能和才干,即能够充分运用自己所掌握真理、事实和真相,来化解不同人群或个体的诸多郁闷情绪或烦心事,而真正让其全面明白真相,彻底认清现实,并完全清醒过来,用纯粹民主的思想全副武装之,再让其分头发展新朋友,民主化的队伍才会快速而又健康地向前推进,并无限放大到中国每一位公民身上去,也许这样一来,中国民主化才能够早日实现成功。
    
     由此可知,这便要求每一名民主维权人士,本身就具有强大的腐蚀性和同化作用。当然,无论跟何种人打交道,他都能够轻松说服对方,抑或,既然不能达到发展为一名纯粹民主人士的程度,但至少让其全面认识深刻了解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迫切性、重要性和必然性,也许由于其现状或条件的限制,他们中某些人虽然不能马上脱离体制公然站出来,而立即加入到民主化的队伍,但至少在他们心目中,他们一定不会再轻易相信独裁政府的许多谎言和冠冕堂皇的说词了。
    
     实际上,这对于我们中许多做第一线启蒙与维权工作的人来说,也已经很足够了。尤其是,假若中国每一位公民都认识到这种程度和地步,中国民主也会自然而然实现成功的。
    
     也许这对于独裁者来说,这种办法,才是最可怕的,也最具杀伤力和震慑作用的。毕竟,作为如此独裁者,由于日积月累的黑恶勾当,实际早就非常恐惧阳光了。但是,为了巩固其腐败政权,他们还不得不在私下里继续做尽婊子的勾当,阳光下还要继续树立贞洁的牌坊。否则,如果早让所有人民识破真相,独裁政权也早完蛋了。
    
     因此,我们必须认准独裁者的这一软肋和最致命弱点,真正光明正大地不断努力做下去,这也许对于瓦解独裁者的顽固谎言堡垒,才是最高效,也是最能见到收成的。
    
     而这,作为一名纯粹的民主维权人士,不知大家是否都具备了这种强大的腐蚀性和同化作用?这还要看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的积累,以及与顽固保守势力锲而不舍的斗争所磨练陶冶的程度究竟达到何等水准了。当然,如果是久经考验和磨励的,就一定势不可当、所向披靡。
    
    
     让民主维权在人群中茁壮成长
    
     眼下,无论以何种形式,严格说,对于推进中国民主进程都是有效的。也就是说,凡是站出来的或者还根本没有站出来的民主人士,我们每一个人的工作绝对都没有白做。虽然有人为此已获得大名,但他们的行动确实是有很大风险的。虽然有很多人已做了大量工作,其成效也极为显著,但名气很小,甚至丝毫无名,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做民主工作,主要不是为个人捞名利,而是为了给真正属于大众的人民谋永福。虽然名利对于每一个人都很重要,是人人所需要的,但由于大家把大义和正气看得更重要,所以,这种东西才在民运行业没有怎么兴风作浪,而妖气横行,并有所扰乱民运大秩序的。
    
     为此,作为一再探索民主化最高效运作模式的笔者,最近偶然发现,当我们在网上启蒙或宣传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中已经有很多人走到网下正在做着如此大量且极为扎实的启蒙工作了。比如浙江朋友来金彪先生,他就是这样一位真正属于民主启蒙的先行者。听说他在公交车上、公园里、广场上或者各种各样祇要能聚集人群的地方的演讲与辩论活动,就颇为令笔者刮目相看,甚为钦佩。由于来先生从事民运十多年,应该说已是极为成熟的老牌民运人士了,再加上他思想先进,目光敏锐,观念领先,尤其能看准符合大陆人群的实际心理需要,而灵活运用他所掌握的丰富民主知识和理念,恰如其分、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地刻划给观众听,每每都能引起人群的洗耳恭听,以及热烈鼓掌与喝彩。笔者想,这也许也是一种最高效启蒙民众的最佳方式之一。
    
     毕竟,来先生的辩才无疑是一流的,尤其是他在百日的陶冶与磨练中,所练就的那种带有很强磁性的颇为感染人的男中音,就很宏亮、清晰而悦耳,也是非常慑人魂魄的。所以,凡是来先生所到之处,祇要有他的声音,他就无时不处于辩论的最上峰。
    
     为此,笔者便想,假若大家都这样,根据自身资源和优势,分头在各地开展这种属于大众的辩论式的自由聚会,大家可以想一想,这又有多好了。当然,这样一来,便会在无形中,把属于民主的基本知识和思想迅速传遍中华大地。自然,凡是中国人,便会很快清醒过来,而早日站出来。实际上,也正如笔者的亲身经历,假若没有民主知识切实启蒙,笔者也许到今天还依然是懵懂无知的。而如果要等到老百姓全面自觉地觉醒过来,这又要等到多少年?
    
     当然,做这种工作,可以把共同兴趣和爱好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先在某一个地方开始,由一个人重点开导演讲,其他人跟着呼应。一场辩论会中,最多也不需要很多纯粹的民主维权人士,两个人就足够了。如果需要照相和宣传,那么就可以由另外一个人做。否则,一个人也足够了。
    
     于是,通过这种辩论活动,你便会从中认识和发现很多也是同类的新朋友进来。这样一来,真正属于中华民主的队伍不是也越来越迅速强大了吗?
    
     综上所述,当单纯的维护民主维权人士的浩浩荡荡的维权行动遭遇暴政寒流时,我们就应及时调整方略,端正心态,如果不能浩浩荡荡风光无限地去做气势磅礴的维权大运动,(虽然这样对于宣传效果最佳),那么,就让我们也小打小闹,三三两两,或三五成群,也可单独干,而为13亿中国人的民主伟业早日奠定最为扎实的基础和最雄厚的力量吧。毕竟,中共专制,乃万恶之源,罪恶渊擞,滋生一切邪恶的温床,我们必须祇有想尽一切办法结束之,作为真正的民主维权人士,才会感到真正痛快和享受。否则,其不但害人害己,还祸国殃民,而长期坑害无辜到何时?
    
     既然我们走任何其它路子确实已经走不通了,那就让我们把启蒙与维权二步曲,合起来在我们每一个民主维权人士的实际行动中,比较低调地奏响起来吧!
    
     本来实现中国民主,如果当局聪明,由上而下变通,成本极低,社会转型最稳固。然而,当独裁者比以往更为愚顽难开,武断专横,刚愎自用,我行我素时,尤其把舆论工具,意识形态控制更为死实时,针对此现状,推进大陆民主化,也许祇有让所有率先民主的人士,首先具有牧师传教的坚韧毅力、高超本领与高贵品质,深入到广大人民群众中间去布道,这百年民主才能真正有希望。
    
     作为眼下的民主维权人士,我们应该都是民主的牧师,必须具有广博的民主维权知识,也要有雄辩的口才,还要懂得大陆绝大多数民众的心理需求,能够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彻底教化说服每一个人,或者轻易教化他们首先民主过来,向我们看齐.我们才算真正为民主大业在做实事,并且确实还是最棒的,是最管用的,难道不正是这样吗?(2006-11-20)◆
    出 处 :北京之春整 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民运与维权的思考/吕耿松
  • 维权更需要理性与合作——由高智晟想到的/魏权策
  •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 共产党给维权人士的圣诞“礼物”/林保华
  • 2006年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 ——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如何让更多的人参与维权?/卫子游
  • 由民运到维权/李锋
  • 滕彪专访-滕彪:盼与政府互动 和平维权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刘晓峰:公民维权开拓中国未来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刘晓波: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 维权运动的深秋/欧阳小戎
  • 教师维权:要求确认“人民”法院违法/吕耿松
  • 任诠:中共的权力斗争与民众的维权运动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贺伟华
  • 环保维权人士孙小弟获奖后处境愈趋艰危
  • 泛蓝维权动态(17)杨州老人维权遇难后述报道/谢福林(图)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寻找农民工自组织的维权途径
  • 纵容暴徒殴打辩护律师国法、国际法难容/维权网
  • 图片:江苏无锡钱龙尊邸购房者维权(图)
  • 刘飞跃:谈一谈我对维权运动的几点体会
  • 甘肃庆阳政府对维权工人下最后通谍,工人继续抗争。(图)
  • 顺德城管殴打维权骨干 数百村民聚集要官方认错
  • 武汉维权代表陈顺喜被刑事拘留
  • RFA:四川宜宾两位农民维权代表被秘密判刑
  • 中国维权大事记:06年10月20日至11月20日/吕耿松
  • 抗议北京司法当局对高智晟律师秘密审判/维权网
  • 莫巨烽:广西桂平市农民依法维权,15人竟被警方刑拘(图)
  • 北京海淀区房地产丑闻升级,世纪城业主酝酿更大的维权行动(图)
  • RFA:成都百多名商户到法院门前示威维权(图)
  • 中国维权群体获“住房权利卫士奖”
  • 七名中国维权人士获国际知名"住房权利卫士奖"
  • 武汉花楼街维权代表陈顺喜离奇失踪?群众担忧其人身安全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