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是谁在说谎?/茉莉
(博讯2006年12月23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读索尔孟的《谎言帝国》 (博讯 boxun.com)

    
    
     茉莉
    
    
     这本书的封面有点奇特,像血一样鲜红的底色上,用中国古代皇帝专用的明黄色,醒目地印着书名:《谎言帝国——中国鸡年纪行》。书的右上角是一个黑色眼睛圆圆脸的中国胖娃娃,这个可爱的孩子却伸出一根长长的鼻子,令人想起意大利作家科洛迪笔下的童话,只要一说谎,童话里小木偶的鼻子就会伸得长长。
    
     在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这本新书里,法国学者索尔孟(Guy Sorman)揭露中国在惊人经济增长率的背后,隐藏着的大量谎言,从而告诫西方朝野:中国仍然是一个独裁国家,中共仍然拒绝民主侵犯人权,他们具有哄骗西方的非凡才能,西方不能再面对暴君心存幻想,因而惨遭覆辙。
    
    
     ◎ 纪德传人戳破中国神话
    
    
     今天,西方元首及商人络绎不绝前往北京,在享受中华美食的同时,获取大批订单与贸易合同。于是,他们不觉得有必要去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而是照单全收中共宣传部门给他们提供的观点。除了称赞中国社会的繁荣与和谐,他们还相信了这种说法:中国人和西方人有所不同,中国人不需要民主和自由。
    
     在中国的鸡年——2005年,索尔孟动身去中国,花了一整年的事件,从城市到乡村,进行广泛而深入的采访。这位先生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游客,而是在法国学界具有领导地位的著名学者。在巴黎政治学院读过博士,在各国担任过教授,学术著作累累的他,不仅仅是书生论政。在索尔孟的履历中,有一系列国际人权活动的实践记录,例如,他曾参与创建非政府组织——国际抗饥饿行动组织并任主席,还曾任法国外交部长顾问、法国全国人权咨询委员等职务。
    
     以如此丰富的资历和学识,加上三十年来云游中国之经历,一般西方人看不到的真相,逃不过索尔孟的眼睛。2005年,中国各地发生数不胜数的反抗事件:农民暴动、宗教造反、工人罢工、民运份子请愿、环保运动等等。共产党制度的不公不义,权力贪腐,对新闻的箝制,对异议人士无时不在的监视和镇压,……这一切,都让索尔孟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用自己的耳朵倾听到了。
    
     因此,索尔孟揭露出来的内容令人触目惊心。对于丑恶现实的批判,他的态度坚定,用词辛辣,笔力雄健并充满了讥讽,令人想起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位在东西方掀起轩然大波的法国作家——纪德。
    
     那是法国左派知识分子纷纷朝拜斯大林的时代,应苏联政府之邀,纪德于1936年6月开始了为时两个多月的苏联之行。回到法国之后,他顶着压力,出版了《访苏联归来》。这部作品诚实地揭发了苏联的贫穷、浪费、特权、屠杀、压制和扼杀自由,展示了专制社会的黑暗本质,打破了人们关于苏联天堂的梦幻。伟大的纪德因此名垂史册。
    
     在不少西方人迅速忘记天安门屠杀,争相与屠夫握手言欢以求商机之时,新一代法国知识分子索尔孟作为纪德的传人,坚守普世价值,戳破专制中国的神话,体现了富有良知和智慧的法兰西精神。
    
    
     ◎ 异议分子是中华民族代言人
    
    
     在这本书的扉页上,索尔孟写着:“谨将此书献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及政治犯师涛。”该书一开篇,就描写魏京生在华府中国城的快餐餐厅吃汤饺的情景,然后回顾这位“中国最知名及最坚贞的异议民运分子”过去所经历的炼狱。
    
     为什么索尔孟要以魏京生为起始,来撰写他的鸡年专书?在前言《虚构的中国》中,索尔孟这样阐述他的认识:
    
     “西方将这些民运分子称为‘异议分子’。此一词汇实过于简略;这些异议分子并非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少数人,而是中华民族的代言人。自从中国遭共产党宰制以来,这些民主使者便代代相传下去。共产党的传声筒竭尽所能要覆盖他们的声音,但我们在这里建议倾听他们的心声:他们是中国的荣耀,可能也是中国的未来!”
    
     如此高度评价中国的异议分子,可能要令一些自以为更具代表性的人不高兴了。但索尔孟逻辑是如此清晰,他认为:概括性论述中国并无意义。中国人民无声无息,惶惶终日过活,其处境史无前例的艰辛,要想预测中国的未来,就应该在中共朝野两造对立的辩论中,倾听具有代表性的声音。与那些坚强不屈的中国人面谈,对索尔孟来说,是“最起码的义务”。
    
     索尔孟对异议人士的认识,和西方著名哲学家阿伦特论述的“知识分子的反抗”是一致的。阿伦特认为,知识分子的反叛性介入,构成了对现有意识形态权威的质疑和挑战,提供了一种与现有政治观不同的政治观,这种政治观是与强制和暴力性政治针锋相对的,是高尚政治的本质。
    
     在此书中,索尔孟向西方人介绍的中国“民主使者”,除了上述几位之外,还有一串长长的名单:20岁时即跟随毛泽东到延安、后来与共产主义决裂的冯兰瑞;救助众生的医生高耀洁;信奉佛教,从事民主运动纪录辉煌的胡佳;中国最具洞察力的经济学者茅于轼;山东盲眼的农民律师陈光诚;形单影只地为废除死刑理想而奋斗的大学教授贺卫方;……。
    
     了解中国现代史的索尔孟,把上述异议人士戏称为“毒草”。在回顾了毛泽东铲除毒草清洗异己的的名言之后,索尔孟说:“毒草无穷无尽,只会愈锄愈多。”
    
    
     ◎ 痛斥西方“恋中癖”
    
    
     这是一本具有强烈针对性的书。作者例举中国社会大量确凿的事实,严厉批判西方政府及中国问题专家,指责他们目光短视,急功近利,谄媚中国共产党,姑息恶势力,纵容中国变成一个穷兵黩武,剥削劳工,压榨农民的野蛮国度。
    
     为什么索尔孟会认定西方目前对中国的态度是错误的?这是源于他对中国问题的深刻思考。索尔孟认为,中国不能再来一次血腥革命,世界各国也不能听任中国崩溃破产,一个军事政权的中国将给世界带来更多祸害,那么,唯一可行的方针是,让中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进行政治改革。为此,西方应该将人权政策与贸易政策结合起来,协助中国人民获得民主和自由。
    
     指责西方人士的“恋中癖”,索尔孟的辛辣嘲讽入木三分。例如,在谈到法国亲中的代表团及其他人士去中国时,说他们“在大啖中国美食的同时,亦接受其意识形态,而共产党屠杀几千万中国人的事实,也没令他们觉得难以下咽。”
    
     为何具有民主精神的法国人,会热衷于逢迎一个东方专制政权?索尔孟的分析体现了他的深厚学养,他把法国“恋中癖”的根源追溯到几百年前,追究早年的耶稣会教士及伏尔泰等人的盲目无知。他说:“我们的这些前辈探险家,在中国之所以什么都看不到,究其原因根本是不愿意用心看!”
    
     对古代中国的美化和现实的利益诱惑,导致西方目前的绥靖政策。索尔孟在书中一一历数西方的失误,其中包括:法国总统席哈克的漂亮话,给中共提供“以拖待变”的借口;福特及卡特等两家美国基金会支持中国的村庄选举活动,实是上当之举,因为中共根本无意迈向民主之路。
    
    
     ◎ 在抨击中展示人道关怀
    
    
     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马蒂亚·森认为,人文因素是比经济成长更为重要的衡量社会进步的标准。在《谎言帝国》一书中,索尔孟不是像其他的西方研究者一样,对中国问题摆出一副超然中立的理论架势,而是以介入现实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良心,在抨击专制和及其西方支持者的同时,对被蹂躏和伤害的中国人表示出深切的人道关怀。
    
     他以同情的目光,注视那些遭到羞辱和蔑视的中国农民,倨傲的城市市民鄙视农民,就像欧洲人鄙视非洲黑人一样。他研究那些遭剥削的劳工,指出中国“奇迹式”的经济增长,比欧洲的工业革命要残酷得多,因为那时的欧洲,早就有“社会缓冲机制”存在。索尔孟注视的,还有更多的社会问题,例如盲流流窜、人伦悲剧、传染疾病、出卖灵肉、……。
    
     在谈到一些法轮功学员的悲惨处境时,索尔孟不讳言他作为自由主义者的复杂心情,说:“我也无法接受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动机。但支持非理性的法轮功,亦让同为支持人权的理性捍卫者的我,内心百感交集;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就算有人痴言妄语,也要支持保有另类思考的权利吧!”
    
     凡是读了索尔孟这本书的中国人,都不能不为这样一个表面繁华内里千疮百孔的中国而悲哀。但是,在指出中国有一根说谎长鼻子的同时,索尔孟的书也给予我们一种信念:人类有一种共同需要的普世价值,我们中国人也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 中共高层对此书的回应
    
    
     在此书中文本出版之际,法文本已出版一年了,并已译成其他欧亚文字。由于索尔孟在此书中描述中国的悲惨现状,和中共自己吹嘘的成功对比过于强烈,因此在各国掀起不同意见论战的汹涌波涛。
    
     索尔孟乐于和读者分享北京共产党高层对此书的准官方回应态度。在中文版的《序言》里,他告知我们说:
    
     “中共高层透过私下管道向我表示,该书所描述的一切,‘虽属正确,但并非全面。’说得更坦白些,中共看过我的书后坦承,我在该书中所描述的中国经济困境、医卫贫乏及道德沦丧等窘境,正确无误,且确实存在。但我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居然不相信共产党有解决以上问题的能力!’”
    
     对此,索尔孟的回答直率而深刻,他说他的确不相信中共有解决该等问题的能力,因为中共本身就是制造这些问题的本源,这是专制政体的特性决定的。尽管如此,索尔孟还是请大家都衷心祝愿中共,希望他们真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6年12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茉莉:又一只弄脏自己巢的鸟儿
  • 茉莉:用欧洲显微镜看美国—读索尔孟的《美国制造》
  • 茉莉:监察院的洋楼空空荡荡—从倒扁看台湾的制度缺失
  • 茉莉: 欧洲悠闲生活的背后—谈公民福利权
  • 茉莉:帝国鹰徽下看“崛起”
  • 安娜:置疑茉莉的“求偶猎艳去酒吧”
  •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 茉莉:《诗从雪域来》读后
  • 茉莉: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
  • 茉莉:“吊半边猪”的岁月——乡下文革琐忆
  •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 茉莉:谈穆斯林国家针对丹麦的议案
  •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 就茉莉女士推介的“瑞挪离婚”模式,再谈霸道台独/王希哲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茉莉
  • 茉莉:“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茉莉: 中藏会谈突然恶化—西藏最新局势探讨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