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贺伟华
(博讯2006年12月12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二零零六年,转眼之间、即将飞逝。在人们忙于一年来的工作总结、收获、讨账、经济清算的今天,我也开始对政府当局镇压人民、官员贪赃枉法的腐败行径进行着一年来的年终总结与清算。在资料的汇集、文章的编辑与删改过程中,我的心情却越来越难以平静。无论如何,也无法压抑住内在的写作冲动,而不得不在字里行间宣泄无法抗拒与控制的愤怒。 (博讯 boxun.com)

    
    原本村民耕种的土地应该属于村民,它是赖以生存的根本,国家的征地补偿费即使被部分截留,也应该有部分用来安置村民。然而,天下竟有如此丧心病狂的村官、贪得无厌的恶吏,竟把国家发放的所有征地补偿,吃光、花光、嫖光、用光,让村民顿成衣食无着、走投无路的流浪者:
    
    2006年10月11日,维权网报道---百万补偿被瓜分,失地农民走投无路、起来抗争:随州市厉山镇王家岗村(包括原解放村)因修铁路,有145.82亩粮田被征用。按上述国家土地补偿标准,王家岗村仅这两项土地,国家应补偿160万元以上,许多土地被征用的村民都满怀期望的渴望领到这笔补偿款。令村民们大为意外的是,中央财政的这笔补偿款下拨到随州市后,随州市政府按每亩9100元拨到厉山镇,平均每亩克扣1900元。厉山镇将款项下发各村时,又从中提取25%.除了明扣外,这笔补偿款还有相当一部分被不明原因地截留克扣。到最后,实际下达到王家岗村的补偿款只有768595元。这笔钱到村里后,按下来发生的事更让老百姓们做梦都未想到。70多万元的钱到村里后,竟然全部被村干部挪用,什么还欠款啦,交餐费啦等等。到现在,所有的钱已全部花光,老百姓分文未得!至此,王家岗村许多村民由于土地被征用,成了失地农民,不仅未领到补偿款,又未得到妥善安置,生活陷入了困境。
    
    走投无路、被逼无奈之下,王家岗村土地被征用的农民开始了维权抗争行动,2006年5月10日,在一份有关的举报材料上签名的就有35位村民。他们去中央,给温家保总理写信,还到省里、随州市上访无数次,但直到今天,他们反映的问题不仅仍未得到解决,补偿款仍然未见分文,一些村民代表还受到打压。
    
    至此,人民应该明白什么叫制度腐败、什么叫层层截留、什么叫上行下效、什么叫贪得无厌。村官一念之间,村民顿成赤贫,一夜回到解放前。从此无依无靠、四处流浪。这样的上访有什么用?还不如曾经的打土豪、分田地,来个彻底的清算。虽然这是我情不自禁的愤怒之词;虽然此时感性与冲动暂时控制着我的神经。但是我想,在愤怒与仇恨之下,有这种想法的大有人在,无论我们如何启蒙村民理性与非暴力;无论我们如何倡导和平抗争,面对这十恶不赦的贪婪与人间罪恶。谁又能控制住自己?
    
    但是,我们的村民控制住了,他们用理性战胜了冲动与愤怒,他们相信人间终有正义,官员的疯狂与罪恶终有一天受到人民的清算。他们用坚韧承付着苦难、用信念支撑起自我,踏上了联动维权之路。
    
    这时,我不禁回忆起上世纪的1992年,我还在从事科研与技术办厂的时候,突然一天,城郊的某村村主任和书记被工商行的信贷主任带到我的家里来。说什么国家有八万元的扶贫贷款,需要转让我的技术,办一个粉丝厂。技术转让费由我提,决不亏待。合同签订,在我提交基建图纸与技术后,厂房建了起来。银行的八万元贷款也如数交到了村主任的手里,钱一到手,产品一生产出来,不说七千元的配方转让费不愿意付,就是银行的贷款也不愿意还了。村主任说什么:“银行如果不继续给我们贷款,那我们就以没有流动资金为由拒绝还款。反正现在银行已经骑虎难下了。”这就是村官的德性。
    
    其实,所有的资金,都由村主任与会计一手把握。既无账目列出每日收支,也没有专门的银行账号,村民根本就无法知道有这笔扶贫贷款;这笔扶贫躲贷款又是如何使用。到工厂做事的,不是亲信,就是亲戚。而村主任的房屋,更是气派,与周围村民茅草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了解中国的腐败、要把握社会的脉搏,必须从最基层的村干部开始;从工厂的企业主开始。
    
    记得有一对邻居夫妻,在市染织厂工作,虽然每天起早贪黑,单位领导却经常以产品销后付款未到停发他们的工资。一个4岁的小女儿,仅仅因为向母亲讨要一元钱买零食,被打得鬼哭狼嚎,被我喝止。了解之后,才知道详情,原来这两夫妻已经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该企业的厂长,也住在隔壁社区,还曾经与我有所交谈,我曾经工作过的市经委的领导就多次向银行担保为该企业贷款,问题是钱一到厂,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工人的工资没发,企业的周转金也没有,不出几个月,又要宣布倒闭,脱胎换骨,让国家银行来背这个债,让工人死去活来。自己却财源滚滚、膘肥体胖,建起了洋楼。这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事情,与今天的腐败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还根本不算回事。如今的企业私有化,更是掠夺工人与国家财富,把工人一脚踢开,自己一夜暴富,由此而引发一系列工人集体维权抗争、警察镇压事件来,就以庆阳市汽车运输总公司职工维权引发冲突为例:
    
    今年9月份,政府秘密私卖庆阳市汽车运输总公司所有土地,并把公司转卖给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亨星投资有限公司,强行命令1448名职工(全公司在册职工为1940人)立即签订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买断待遇是:按照工龄每年只给补偿800元,一些年轻职工,经工作组七扣八扣,赔偿金竟然是零或甚至是负数。养老金的接续没办,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等社会保障统统没有。由此而引发职工抗争,职工们纷纷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工作组却威胁:"不签协议的一律不给办'低保',也不给他接续养老金。"后来被迫签了协议的职工到银行取钱时又发现没钱,引起职工极大不满。为此,职工共同拟定五点要求提交公司经理,要求政府工作组予以答复,并确定了15日由工作组会议上回答工人。
    
    然而,15日上午,上千名被辞退的工人等来的不是市政府工作组的正面回答,而是大批便衣与警察的暴力驱散,引发冲突。11月18日,公司内部的住家户都接到了工作组的通知,要求他们必须在12月底前搬出公司住房,到期不搬出的,一律取消买断工龄补偿金,也不给续养老保险。住户大约400多户,涉及人口上千人。由于公司从来没给职工发过住房补助和公积金,职工大多数没能力购房,职工拒绝搬出,他们赶走了那些想来强制搬迁的人,目前抗争仍在继续。
    
    现实就这样的残酷,原本是企业的主人,职工以厂为家、无私奉献,没有想过会有被抛弃的一天,如今却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沦落成真正的无产阶级,比失地农民还不如。是党和国家抛弃了工人,还是腐败官商挟持的国家和党。上了年纪的老职工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世界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今我所看到的是,制度监督缺位下,利益驱动所导致的永无止境的贪婪与掠夺。农民从与世无争的自耕自种、自给自足到一无有所的赤贫与流浪,竟产生于村官的一念之间;工人从企业的主人、国家政权的基础,到被一脚踢出厂门,沦为真正的无产者,也只在官商的一念之间。人竟如随风飘落的枯叶,任由风雨的摧残,无法把握命运之根。
    
    这是什么世道?这丧失任何规则与正义的社会又如何可能不爆发冲突。利益的动机,原本应该是程序正义游戏规则下,公平竞争的共同致富、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唇齿相依、官民之间的和谐相处,只要公共事务公共决策、共同监督,腐败有何处藏身?然而特权竟把一切民权都予剥夺,空留下举世震惊的民生苦难、人性残酷。
    
    面对活生生、赤裸裸的真实,语言显得多么的苍白;目睹无言以对的真相,愤怒与同情又显的多么的无力。我只能用这赤裸裸的真实、血淋淋的字眼,来再现内心的震撼;舒缓窒息性的压抑。但愿这一切终有一个头。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贺伟华
  • 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贺伟华
  •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贺伟华
  •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贺伟华(图)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贺伟华
  •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贺伟华
  •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贺伟华
  •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贺伟华
  •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贺伟华
  • 贺伟华: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贺伟华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抗议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动/贺伟华
  •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贺伟华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贺伟华
  •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贺伟华
  •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