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中春:张宏宝遗体和遗产争夺战
(博讯2006年12月10日)
    (博讯编者按:以下内容只代表张中春本人的观点。欢迎涉及各方发文解释。)
    
     作者:张中春 (博讯 boxun.com)

    
    中功领袖、一代宗师张宏宝先生2006年7月31日在Arizona 的一场车祸中不幸遇难,驾车者吴嘉恩小姐也当场身亡。张宏宝和他一手创立的中功团体尚有5000多万美元的资产,生前没有留下任何遗嘱、遗言,引来了多方争夺者,首先是遗体,进而是遗产。
    
    1. Coconino County of Arizona
    
    2006年10月30日,该县指定的公共受托人Raena Honan已经得到Arizona 高等法院的核准,将全面接管张大师的后事与遗产处置权。她的使命直到2009年9月6日结束,换句话说她需要3年的时间来完成张大师的后事和遗产处理,这么旷日持久的处置时间无疑会带来巨大的费用,应该全部由遗产部分买单。如果能找到的钱财不足以支付那笔巨额的账单,还要负债给中功团体。第一阶段,限于中功在美国的财产,第二阶段是追讨中功在国际间的财产。如果周勇军、张中春和刘因全与这个地方政府合作,那么中功在国际间的存款就很容易被找到,继而被美国地方政府以遗产名义收缴。中功在海外的钱财都有张大师的名字或化名,到时候,中功在国际间的存款都将化为乌有。好在张中春和刘因全不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但是周勇军摆明了要与美国地方政府合作,扮演现代吴三桂。由于张中春和刘因全及时揭露他反复无常、全无信用、三姓家奴的超级小人本色,使得Coconino County 对Mr. Zhou 心存戒心,没有重用。
    
    2. 张宏宝的家属
    
    由于张宏宝的唯一儿子张蛟(又名:大涛)和家属在中国,受到中共胁迫做出有损中功团体的事,情有可原。即便他们不是处于主动和直接的目的,但是在中共委派的律师全力帮助下,卷走中功在美国可能剩余的财产,来个釜底抽薪,进而宣布中功团体解散。
    
    3. 阎庆新和刘俊国
    
    窥视中功财产已久,在过去的3年中巧立名目、瞒天过海已经夺得了400多万美元,对存在香港的1280万美元更是虎视眈眈、志在必得。对中功未来掌门人位子一直存在野心,或者另起炉灶,将中功团体在海外的领导干部束之高阁,“另立中央”。
    
    4. 何南芳
    
    在张宏宝抵达美国后对张本人和中功团体造成非常大的危害,在张宏宝遇难后,在某人的直接指挥和帮助下发起新一轮法律诉讼,状告张宏宝和中功团体,索要500万美元,2006年9月28日,加码到1000万美元。演绎出现代条件下活人告死人的悲壮闹剧。
    
    5. 华夏子
    
    华夏子手持所谓遗嘱声称是张宏宝的未婚妻在2006年11月13日Arizona高等法院的听者会上声泪俱下,描述她与张大师浪漫的爱情故事始于2001年大师刚到美国时“就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名门正娶早已是既定方针,如果不是可恶的阎庆新、刘俊国3年多的司法纠缠、不是周勇军从中阻挠,她们早就洞房花烛夜成为法定夫妻了”。她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和录像带,以此证明她的未婚妻与准夫妻身份绝非她凭空杜撰,而是证据确凿、无可辩驳。她还向法庭提交了她声称张宏宝给她的遗嘱。华夏子当庭指控阎庆新、刘俊国和周勇军敲砸勒索,是谋害张宏宝的犯罪嫌疑人。这一方的要求是想席卷张宏宝本人的全部财产。
    
    6. 周勇军
    
    在过去的3年中一直从张宏宝和中功团体处弄钱花的人,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中功团体的代理掌门人,也就是说,中功团体各级干部都要向周勇军负责,听从他的领导和指挥。遭到中功全门弟子齐声谴责、愤怒声讨,将周勇军骂成周小人。他向法院出示了自己非法捏造的什么“关于应付突发事件的决定”;就是遗嘱,认定周勇军“胆识过人,行事果敢,办事能力强,看重忠孝节义,信守承诺,向往求仙之道,是应付特殊困难时期不可多得的人才”,实际上就是指定周勇军作为接班人。遗嘱还要求周勇军在办理张宏宝的后事过程中一切从简、厉行节约、不搞铺张浪费,要省钱!实行火化。因为大师深知周勇军是个花钱很不大方的人,不要勉为其难,不要让这位足智多谋、决胜千里之外的“小诸葛”因为钱的问题而犯愁、而失策。周勇军多次表示他要与Coconino County和张蛟的律师展开合作,使得他可以游离于美国地方政府与大涛的律师之间,首鼠两端,从中渔利。他捷足先登,用非法手段抢占天华修院,盗取大量珍贵资料和现金,奠定了他的物质与经济实力,准备与各方决一死战。2006年9月20日,他瞒过各方注意力,偷偷摸摸使用假遗嘱和肆意篡改的盗取资料,向California 高等法院遗产处置法庭递交申诉状,要求继承张宏宝的全部遗产,同时他向FBI、地检署和当地警察局报案;声称张中春、刘因全、阎庆新非法闯入天华修院偷钱偷物搞破坏,要求美国司法部门将他们绳之以法、抓捕归案。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想借用美国的司法权扫清他鲸吞中功和张宏宝遗产的障碍。
    
    周勇军的要求比华夏子高,华夏子的遗嘱做工粗劣,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周勇军炮制的假遗嘱可信度比华夏子高,因为遗嘱上张宏宝的签字千真万确,而且遗嘱出自天花修院的办公室打印机,遗嘱的产生和送达程序几乎天衣无缝,经得起法院鉴定,没有破绽。但是,他经不起张中春和刘因全的揭发与指控。周勇军这一方对中功团体的破坏力是无法估量的。
    
    面对6方进攻,是坐以待毙,还是奋起反击?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如果张宏宝在美国只结交周勇军一人,这中功团体保卫战就不必打了,周勇军将获全胜。在美国还有张中春和刘因全,只要他们联手,Coconino County和周勇军很难获胜。张中春和刘因全表示,不管周勇军怎样威胁利诱,决不会与之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但是,要他们上战场领兵杀敌,奋不顾身坚守城下,总得出师有名给一纸正式委托书。于是中功团体经过反复协商达成共识,推选张中春和刘因全作为中功团体的全权代表,与上述各方决战Arizona 和 California 高等法院。周勇军是背水一战,殊死一博,要么荣华富贵,要么阶下囚。张中春和刘因全要戳穿他的阴谋,在把周勇军打败、送进监狱前,他必然殊死抵抗,与张中春和刘因全刺刀见红。他声称,周勇军已经有过两次牢狱之灾,再多一次没什么了不起。而且,美国的监狱比中国的舒服。
    
    2006年12月6日,周勇军提早来到位于Arizona北部Flagstaff City 的Arizona 高等法院,张中春和刘因全于10:00am 准时赶到,让周勇军吃惊不小,因为此前他释放了大量烟幕弹,声称这天的庭审不参加。在11月13日法院第一次听证会时,中功团体没有代表出席,张宏宝的家属也没有受托人参加庭审,只有周勇军、华夏子和Coconino County三方。周勇军贸足力气,经过精心与大量准备,志在夺取12月6日听证会的胜利。实际上,周勇军的这些小谋略早被张中春和刘因全识破。张中春和刘因全的战略与战术布局是,如果张宏宝的家属律师出现,将与家属律师一道全力挡住Coconino County 、集中火力打倒周勇军、干翻延庆新、逐出Jean Chang、逼退华夏子,与家属律师拿下这一仗的胜利。如果家属律师不出现,与阎庆新和华夏子合作,联合挡住Coconino County,踩倒周勇军、踢出Jean Chang、共同拿到处置权。实际情况是,阎庆新没有出席12月6日的听证会、Jean Chang继续 缺席,张宏宝的儿子受托律师Jeffrey M. Manley提前到场。Jeffrey Manley 作为纯美国人律师在法庭答辩时由于仓卒上阵、对案情和各方情况缺乏了解、以致他连代表谁和谁是他的委托人都搞不清楚,被周勇军抓住把柄,险些被周勇军和华夏子驱除出局。他自己向法官申辩说,12月2日才拿到授权书,以为只是替委托人领回父亲的遗体如此简单的案子而已,没想到有这么多来势汹汹的当事人争夺遗体,而且这些当事人都作了精心策划、志在比夺,让他措手不及。好在张中春现场及时提醒谁是敌人、谁是朋友、给他一些重要的证据资料,集中火力打倒了周勇军。
    
    Coconino County 的代表律师发言说:一个简单的车祸伤亡案件引来了这么多方争抢遗体的当事人,有这么多份死者生前的遗嘱呈现给法庭,而各份遗嘱的内容又完全不同、相互冲突。按理说,死者生前如果真立有遗嘱的话,最多一份就够了!真让她眼花缭乱,在本县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景,让她感到非常吃惊!
    
    张中春在法庭作证发言时直指周勇军弄虚作假、炮制张宏宝生前假遗嘱,非法录制与张宏宝母亲的数字电话录音,在电脑里从新编译、断章取义、张冠李戴,欺骗法官,戳穿他的所谓“实际授权”,以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周勇军早在2005年4月27日就被张宏宝开除,即便是张宏宝生前2006年6月6日真的立有遗嘱,也不可能给一个在一年前就被开除的前雇员。进一步揭露了周勇军在2006年9月20日就向California高等法院遗产处理法庭提交申请索要张宏宝的全部遗产,鲸吞中功全部资产的阴谋。
    
    听证会延续了一天,经过四次开庭,各方激烈辩论后,法官将张宏宝的遗体处置权判给律师Jeffrey M. Manley所代表的张蛟一方,张中春和刘因全代表中功团体对法官的判决表示欢迎和完全接受。同时表示中功团体愿意出钱出力协助家属高规格办好张宏宝大师的后事。
    
    2006年12 月29日California 高等法院遗产处置法庭将开庭审理张宏宝的遗产处置权,各方争夺已经拉开序幕,结局如何,拭目以待。不过遗产处置可能旷日持久,也许经过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有结果。有兴趣者可前往观摩。
    
    对于驾车者吴嘉恩小姐的遗体,Coconino County 表示不想要,中功团体支持华夏子认领遗体后由中功团体负责安葬,周勇军也有兴趣领走吴小姐的遗体,表示要法官同意把张宏宝和吴嘉恩的遗体一起让他领走,法官质疑周勇军的动机不纯严词拒绝。最后判给Coconino County。对此结果,中功团体和华夏子均表示极大遗憾!
    
    2006年12月6日下午5时30 分中功团体代表张中春、刘因全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劝阻情绪有些失控的华夏子不要提出上诉,硬把她拉出法院前往该地的医疗中心太平间瞻仰吴嘉恩小姐的遗容,准备为吴小姐献上花篮、焚一炷香,最后送她一程,愿她一路走好!很遗憾,由于法院已将吴小姐的遗体处置权判给Coconino County,这最后的要求被医疗中心婉言拒绝。今天,2006年12 月8日星期五吴嘉恩小姐的遗体被火化,骨灰将被葬在Coconino County 境内无人认领者的公墓内。中功团体在此祭奠吴嘉恩小姐的在天之灵,希望她安息!如果中功团体的人和她的生前友好经过那里,请为她献一束鲜花,以慰籍她那年轻而又孤独的灵魂!
    
    Friday, December 08, 2006
    
    张中春
    Mobile Phone: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张宏宝车祸死亡的分析的进一步补充/林泉
  • 关于张宏宝车祸死亡的分析/林泉
  • 我的政见要点(节选)/张宏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