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贺伟华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荆楚更多文章请看荆楚专栏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荆楚,你的真名是什么我不知道,或是上帝?或是耶稣?还是偷吃禁果的亚当?如果你是人而不是神,如果你不过是一个并不理解基督教益的伪基督徒的话,那你的口出狂言谁也不会在意。因为人不是神,每一个人都有原罪;每一个人都应该忏悔!又岂止是余杰一人。原谅忏悔的罪恶;不饶恕强制与狂妄下的罪恶。这是一个普通基督徒的原则。
    
    那种自以为是而狂妄的人,惯于要求别人的忏悔。他或者是无知?或者是偷吃了禁果?或者是得了女人或强权者好处,就高兴的跳出来出丑卖乖。别人不了解;余杰不了解,但是我却了解得很!
    
    还记得几个月前,我经过大街斑马线被摩托车撞倒的事情吗?这明显是中共强权地方势力在威胁、恐吓、伤害。我在肇事凶手逃逸之后,于第一时间把信息发给了中国退党中心的大英雄——李大维。同时在第一时间未来中国论坛与自由亚洲电台都做出了报道与采访。而在这期间,我仅仅以朋友的身份,请你代我在博讯网也发出这个信息。而你做了些什么,竟然私下删改了我被撞的快讯,在不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发到了博汛网。在此,你的行为高尚吗?你的为人道德吗?在那一点上你的品德又与基督徒的博爱精神相符?基督徒的精神应该是一种独立于强权的自由精神,耶稣的精神是一种用苦难来承负现实恶的精神,他关怀的是被践踏的弱者;承付的是人间的苦难;面对而抗拒的是不可一世的强权!即使是被钉在十字架上,他也绝不会做强势集团的肉食走狗。
    
    第二天,当我被撞的事情全世界各大媒体曝光后,一个人突然打来电话,对我母亲说什么:“我姓王,广西桂林的,因为我在博汛新闻网发的快讯,让你儿子出名了!”后来听到母亲的转告,我的感慨一言难尽。我只见过无耻的人,但没有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篡改了我被撞的快讯,还厚颜无耻的来邀功请赏。
    
    而另一件事情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我与杨在新有过什么交往?我是否支持过他?其他的人在我面前如何说他?他又在我面前如何的表现?你所知道的不过是一面之词。然而,你通过Skype网络聊天工具打来的电话却是如此的嚣张,以讹传讹下的兴师问罪竟然让我不知罪从何来?口口声声“你在造杨律师的谣!”,究竟谁在造谣,你有勇气让当事人对质吗?没有,后来,在听了我一席有根有据的陈述后,你又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声音没了、气也没了,最后竟然说声“原来如此,你好好休息吧!”
    
    我当时真不敢相信这种关怀之言竟然会出自于一个狂妄之徒的口。在此,有必要提醒你的是,攻击别人的时候,先把事情真相搞清楚,不要只听一面之词,不要被人利用当了犬儒还不知道!
    
    这个世界有一种人,从来不愿意付出,却希望通过谩骂名人来捞取自己的好处、抬高自己的声望、获得当权者的重用。记得我受飞雄君的重托创办维权风云网刊,基于你曾经在我面前的初次殷勤表现,我向你提出了邀请,希望参加这一营救高律师网刊的编辑工作。
    
    当时,即使你不愿意承担政治风险,也是很正常的,但也没有必要过于的抬高自己,什么“我是专门搞原创的作家,我只向你们提供想要的文章,我没有时间为他人做嫁妆而传播信息!”渴望一举成名的大作家,有些自自知之明吧!不要以为谩骂名人能够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不要以为在强权者面前出丑卖乖就可以捞得名利!
    
    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应该是一个博爱的人、一个具有独立思想与判断能力的人、一个能够区分善恶是非的人,他既不可能这么粗鲁而狂妄,他也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他人之上;更不会强制别人做什么。而你的行为,犹如对待一个被强盗劫持的受害者一般:在强盗面前假扮牧师,强制受害者临刑前的忏悔。这种行径比暴君毛泽东真还不知“高尚”了多少倍!难怪你在我面前反复的推销所谓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这种垃圾。想来你对毛泽东的模仿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愿能够炉火纯青,千万不要东施效颦、徒增其丑!
    
    余杰深处于被劫持状态,可怜、可悲!但你比他更可怜、更可悲!因为他用笑对死亡来捍卫自己的尊严!用生命的极限挑战强权者的威慑。在强权者膝下,请问你又做了些什么?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贺伟华
  •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贺伟华
  •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贺伟华
  •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贺伟华
  • 贺伟华: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贺伟华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抗议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动/贺伟华
  •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贺伟华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贺伟华
  •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贺伟华
  •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贺伟华
  •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贺伟华
  •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贺伟华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