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贺伟华
(博讯2006年11月30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三洲村民集体维权事件与非正式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
     (博讯 boxun.com)

    作者:贺伟华
    【文章提要】: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全靠人民自己。当官权肆虐、监禁上访、禁止维权、走投无路、状告无门之时,也就是人们集体反抗,创造奇迹的时候了。在此,三洲村民让中共高层看到了人民的力量;让腐败官员颤抖于万劫不复。社会力量联动博弈于肆虐官权,才是正义得以产生的源泉。人民正在创造历史;群体联动抗暴谱写辉煌!而全国性的非正式保甲民团将犹如雨后春笋,在黑暗残酷得现实中成长起来,为中国公民社会的构建、为自由、法治、民主的未来提供日益强大的民间力量。
    
    【正文】
    据自由亚洲电台2006年11月23日报道:广东顺德三洲村村民近三周前为土地被侵占问题,上万村民通宵围堵数百到当地粮仓剪彩的高官和外商,要求撤查征地,引起了香港和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后,征地维权地终于有了曙光,村民说不但顺德区国土局派人前往测量粮仓的土地,上周佛山市派11 位纪检专员下来调查三洲问题,星期二还在伦教街道办事处会见了一些村民代表。三洲村九千多亩土地,超过一半被村官私卖。村民去年年底发现后,便用阻止施工、上访请愿等多种方式维权,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的回应。村民认为这次终于有专案小组下来调查,是因为把外商围堵在粮仓的事件,涉及外交和外资的引进,才迫使政府关注问题。一位妇女说:“这比上北京上访一百次都有用。 ”
    
    一年多以来,与三洲临近的希涌村也同样存在土地被侵占问题,村民们多次走访各级政府信访部门,问题没有解决,上个月村民指由官员操控的,伦教土地发展公司人员还殴打一位支持村民维权的民选村干部。无奈之下,村民自己成立了土地普查小组,去村内各个工厂要求出示相关文件,进行调查,从土地的使用者方面着手索赔。这次,受三洲村民去群体维权事件的启示,于不久前的星期四,希涌村上百村民开始用围堵工厂的方法要求土地补偿款,村民的土地集体维权还在进行当中。
    
    三洲村民集体土地维权已经许多年,为此,国内外新闻媒体进行了多次的报道。无数次的上访与律师司法维权并不能解决土地被侵占问题。在上访被禁止、借助法律手段司法维权都无效的情况下,三洲村民想到了自身的力量、想到了团结的力量。终于他们首次用公民自救的集体抗争赢得了自己与地方政府理性对话的权利;终于他们用社会的力量战胜了当地方官员的强权肆虐。
    
    在残暴政府官权肆虐的黑暗中国,从来没有正义与良心生存的机会;在统治集团收买知识分子与资本家而形成利益共同体疯狂瓜分国产、搜刮民财的今天,弱势的民众已经没有外援。在这里,从来只有力量平衡与博弈下的有限正义,没有个人乞求与跪拜下的施舍与同情。当腐败官员贪婪无度侵害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时;当中国的司法正义力量被囚禁于监狱之时;当中国的良心被狗吃了之后,受伤害而被侵权公民赢回平等生存权利、保障自身利益的希望在哪里?民众制衡地方强权而自救自保的机会究竟在哪里?顺德三洲村村民用行动作出了最好的回答。
    
    从今以后,不再乞求、不再跪拜、不再渴望青天,走公民集体联动抗暴与自救的道路,在此,受独立评论论坛一篇《重建保甲、民团制度,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关键》文章的启发,我想到了中国实现村民自治的希望与可能。虽然当局至今禁止人们的集会与结社自由;虽然我们实际上早被剥夺参政议政的民主权利,然而,中国宪法却明确的保障公民的人权、包括财产与机会在内公民权,保障公民的集会与结社自由。由此,一切与争夺国家公权力无关的公民自治、乡村自治、乡镇自治不但合理合法,而且为中央政府所提倡。针对今年来兴起的中国草根民主、村镇民主建政。温家宝总理就曾经说过:如果今天,农民自己能够管好一个村,那么他们明天就能够自己管好一个乡、一个镇,那么中国的乡村自治与民主建政就大有希望。
    
    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的那样,乡村自治与基层民主建政是保障民生、捍卫民权的基础,更是无法回避的未来发展方向。在权力资本威胁民生、侵犯民权、残害村民之残酷生存境遇中,民众的自救与团结意识已经成长起来,在利益的博弈中形成了越来越强大的社会抗拒国家公权力的民间自发力量,此起彼伏的爆发了规模日益庞大的官民冲突。而形成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公民自救群体抗暴之宏大气势:
    
    11月14日,福建莆田因征地发生重大警民冲突;11月14日,四川南充发生“的士”围堵交通抗议110警察渎职事件;博讯2006年11月14日报道,湖南农大扩张征地导致一女校工自杀,引发千人群体抗议反拆迁;博讯11月14日讯,山东济南市张庄村因征地房屋补偿问题,爆发严重警民冲突;11月11日下午2时15分,北京暴发大规模的民众群体抗议事件,抗议政府大规模屠杀家犬,集体捍卫狗权;11月11日,深圳蛇口工业区数以万计的职工,怀疑被官员侵吞数以百亿元的社会保险金,计划本周六发起万人游行示威;11月9号,成百民工冲进武汉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暴力讨薪,学校被迫停课一天;11月8日,四川广安发生冲击医院、捍卫生命权利、五万民众与武警对峙的暴力冲突;11月8日,广东顺德三洲村的大型粮仓发生近万名村民围困近三百名官员及来自海外的华侨嘉宾,要求解决征地问题的警民冲突;10月29日,江西十所职业学院万人联动抗议,惊动胡锦涛,数千警察围堵;10月24日,江西服装学院一万多名学生骚乱。
    
    据当局所透露的不完全信息,今年一月至九月,中国已有一万七千九十多起百人以上的暴力冲突。然而,实际的数字可能更高。激化的官民冲突,并不意味着民众具有任何的政治动机与权力野心,更不是政治性颠覆活动。而是一种公民走投无路下被逼无奈的自卫行为。其天然合法性、合理性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理解与同情,并形成了人民内部矛盾予以解决的体制内外广泛共识。利益的博弈,导致的将是全社会对制度缺陷的理性反思、社会联动抗争力量的理性锤炼与成长、权利意识的成长、契约伦理的深入逐步建立。并形成中央与社会联合,对地方官员与恶势力的遏制与清剿势态。
    
    2006年下半年的最大亮点,就是后维权时代的公民群体自救抗争运动与从上至下的全国性反腐运动。这为削弱地方官权、捍卫公民民权提供了社会动力与政策支持;为公民自治与公民社会的培育艰难的扩展着狭小的空间。村民自治的乡村保甲民团,在法治失序的情境下,作为公民自救自保的手段,已经为人们想起、提出,并获得了日益增多的探讨、争鸣与共识。而作为一种农民心照不宣的集体抗争模式,也以各种非正式的形式成长起来,并日益广泛的实施着。在中央威权丧失、地方强权肆虐、黑社会横行的今天,这一发展趋势,具有着承前启后的重大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
    
    顺德三洲村民素来强悍、独立,不惧怕政府官员暴力与强制。2006年06月14日,顺德三洲村就曾经爆发大规模暴力冲突:
    
    村民因不满徵地赔偿不足及官商勾结,在村中一个地盘抗议时,遭遇200名黑社会人士袭击,突然,锣声一响,逾万名村民闻讯,「个个拿锄头和棍子」赶到现场将黑帮分子团团包围,双方混战一场,有七十多名黑社会成员被村民围堵与一个房间,黑社会成员受伤逾十人,村民也有被玻璃碎片刮玻璃碎片伤者。其间,到场调停的镇委副书记也被村民「软禁」。
    
    这正是原生态的公民自治与自救的雏形,是民间甲保民团得以成长与发展的基础。其前提条件————日益增多的农民利益与生存机会受到地方政府黑恶势力侵害与剥夺———已经广泛存在。从自发的非理性暴力冲突,到农民结成非正式利益同盟、自我武装而进行有针对性的自卫与理性抗争,到最后形成村民自治的农村公民社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顺德三洲村民的集体维权行动,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全靠人民自己。当官权肆虐、监禁上访、禁止维权、走投无路、状告无门之时,也就是人们集体反抗,创造奇迹的时候了。在此,三洲村民让中共高层看到了人民的力量;让腐败官员颤抖于万劫不复。社会力量联动博弈于肆虐官权,才是正义得以产生的源泉。人民正在创造历史;群体联动抗暴谱写辉煌!而全国性的非正式保甲民团将犹如雨后春笋,在黑暗残酷得现实中成长起来,为中国公民社会的构建、为自由、法治、民主的未来提供日益强大的民间力量。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1-29] 修订:[2006-11-29]
    
    ==================================================================================
     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
    【大紀元11月29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二十九日電)據報導,近年來中國各地因徵地糾紛爆發多起衝突,農民在多次上訪無效後,開始由鬆散上訪走向聯合,通過推舉「護地代表」,成立「護地隊」、「農民維權聯誼會」等,「打響土地保衛戰」,維護自身權益。
    
    中共官方期刊「半月談」報導,最近安徽、江蘇、浙江、重慶、河南、陝西等地的土地糾紛案件中,出現值得關注的新動向,即中國各地農民陸續成立「護地組織」。
    據稱,農民除了推選上訪代表,還成立「護地小組」,經費來源透過挨家挨戶湊錢。較鬆散的護地組織從事較大規模及長時間上訪,較緊密的護地組織能集合相當人數,或與政府抗爭,或向開發商抗議。
    
    護地組織成員說,農民之所以寄希望於他們,是因為正常的上訪途徑走不通。
    
    陝西周至縣「為失地農民追討公道暗訪監督小組」成員朱俊彪說,「過去農民鬧減負,負擔重,苦些累些,有土地還能生存;現在沒了土地就沒法生存。」
    
    朱俊彪表示,「出現徵地糾紛後,農民一開始選擇正常信訪,但告到地方不起作用,於是越級上訪,而訪到北京後,通過層層批轉,處理權還是到了下邊,經常是上邊批了,下邊不解決。」
    
    報導說,一些護地組織成員已不單純是農民。周至縣「為失地農民追討公道暗訪監督小組」除有三名黨員外,還發展部分企業失業職工、政府落聘幹部以及村組織幹部。
    
    至於護地組織也從單純反映土地問題,發展到反映企業改制、用人腐敗等問題。
    
    11/29/2006 1:25:22 P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6/11/29/n1538753.htm
    =================================================================================
    三洲村民集体维权事件与非正式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
    
    作者:贺伟华
    【文章提要】: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全靠人民自己。当官权肆虐、监禁上访、禁止维权、走投无路、状告无门之时,也就是人们集体反抗,创造奇迹的时候了。在此,三洲村民让中共高层看到了人民的力量;让腐败官员颤抖于万劫不复。社会力量联动博弈于肆虐官权,才是正义得以产生的源泉。人民正在创造历史;群体联动抗暴谱写辉煌!而全国性的非正式保甲民团将犹如雨后春笋,在黑暗残酷得现实中成长起来,为中国公民社会的构建、为自由、法治、民主的未来提供日益强大的民间力量。
    
    【正文】
    据自由亚洲电台2006年11月23日报道:广东顺德三洲村村民近三周前为土地被侵占问题,上万村民通宵围堵数百到当地粮仓剪彩的高官和外商,要求撤查征地,引起了香港和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后,征地维权地终于有了曙光,村民说不但顺德区国土局派人前往测量粮仓的土地,上周佛山市派11 位纪检专员下来调查三洲问题,星期二还在伦教街道办事处会见了一些村民代表。三洲村九千多亩土地,超过一半被村官私卖。村民去年年底发现后,便用阻止施工、上访请愿等多种方式维权,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的回应。村民认为这次终于有专案小组下来调查,是因为把外商围堵在粮仓的事件,涉及外交和外资的引进,才迫使政府关注问题。一位妇女说:“这比上北京上访一百次都有用。 ”
    
    一年多以来,与三洲临近的希涌村也同样存在土地被侵占问题,村民们多次走访各级政府信访部门,问题没有解决,上个月村民指由官员操控的,伦教土地发展公司人员还殴打一位支持村民维权的民选村干部。无奈之下,村民自己成立了土地普查小组,去村内各个工厂要求出示相关文件,进行调查,从土地的使用者方面着手索赔。这次,受三洲村民去群体维权事件的启示,于不久前的星期四,希涌村上百村民开始用围堵工厂的方法要求土地补偿款,村民的土地集体维权还在进行当中。
    
    三洲村民集体土地维权已经许多年,为此,国内外新闻媒体进行了多次的报道。无数次的上访与律师司法维权并不能解决土地被侵占问题。在上访被禁止、借助法律手段司法维权都无效的情况下,三洲村民想到了自身的力量、想到了团结的力量。终于他们首次用公民自救的集体抗争赢得了自己与地方政府理性对话的权利;终于他们用社会的力量战胜了当地方官员的强权肆虐。
    
    在残暴政府官权肆虐的黑暗中国,从来没有正义与良心生存的机会;在统治集团收买知识分子与资本家而形成利益共同体疯狂瓜分国产、搜刮民财的今天,弱势的民众已经没有外援。在这里,从来只有力量平衡与博弈下的有限正义,没有个人乞求与跪拜下的施舍与同情。当腐败官员贪婪无度侵害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时;当中国的司法正义力量被囚禁于监狱之时;当中国的良心被狗吃了之后,受伤害而被侵权公民赢回平等生存权利、保障自身利益的希望在哪里?民众制衡地方强权而自救自保的机会究竟在哪里?顺德三洲村村民用行动作出了最好的回答。
    
    从今以后,不再乞求、不再跪拜、不再渴望青天,走公民集体联动抗暴与自救的道路,在此,受独立评论论坛一篇《重建保甲、民团制度,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关键》文章的启发,我想到了中国实现村民自治的希望与可能。虽然当局至今禁止人们的集会与结社自由;虽然我们实际上早被剥夺参政议政的民主权利,然而,中国宪法却明确的保障公民的人权、包括财产与机会在内公民权,保障公民的集会与结社自由。由此,一切与争夺国家公权力无关的公民自治、乡村自治、乡镇自治不但合理合法,而且为中央政府所提倡。针对今年来兴起的中国草根民主、村镇民主建政。温家宝总理就曾经说过:如果今天,农民自己能够管好一个村,那么他们明天就能够自己管好一个乡、一个镇,那么中国的乡村自治与民主建政就大有希望。
    
    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的那样,乡村自治与基层民主建政是保障民生、捍卫民权的基础,更是无法回避的未来发展方向。在权力资本威胁民生、侵犯民权、残害村民之残酷生存境遇中,民众的自救与团结意识已经成长起来,在利益的博弈中形成了越来越强大的社会抗拒国家公权力的民间自发力量,此起彼伏的爆发了规模日益庞大的官民冲突。而形成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公民自救群体抗暴之宏大气势:
    
    11月14日,福建莆田因征地发生重大警民冲突;11月14日,四川南充发生“的士”围堵交通抗议110警察渎职事件;博讯2006年11月14日报道,湖南农大扩张征地导致一女校工自杀,引发千人群体抗议反拆迁;博讯11月14日讯,山东济南市张庄村因征地房屋补偿问题,爆发严重警民冲突;11月11日下午2时15分,北京暴发大规模的民众群体抗议事件,抗议政府大规模屠杀家犬,集体捍卫狗权;11月11日,深圳蛇口工业区数以万计的职工,怀疑被官员侵吞数以百亿元的社会保险金,计划本周六发起万人游行示威;11月9号,成百民工冲进武汉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暴力讨薪,学校被迫停课一天;11月8日,四川广安发生冲击医院、捍卫生命权利、五万民众与武警对峙的暴力冲突;11月8日,广东顺德三洲村的大型粮仓发生近万名村民围困近三百名官员及来自海外的华侨嘉宾,要求解决征地问题的警民冲突;10月29日,江西十所职业学院万人联动抗议,惊动胡锦涛,数千警察围堵;10月24日,江西服装学院一万多名学生骚乱。
    
    据当局所透露的不完全信息,今年一月至九月,中国已有一万七千九十多起百人以上的暴力冲突。然而,实际的数字可能更高。激化的官民冲突,并不意味着民众具有任何的政治动机与权力野心,更不是政治性颠覆活动。而是一种公民走投无路下被逼无奈的自卫行为。其天然合法性、合理性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理解与同情,并形成了人民内部矛盾予以解决的体制内外广泛共识。利益的博弈,导致的将是全社会对制度缺陷的理性反思、社会联动抗争力量的理性锤炼与成长、权利意识的成长、契约伦理的深入逐步建立。并形成中央与社会联合,对地方官员与恶势力的遏制与清剿势态。
    
    2006年下半年的最大亮点,就是后维权时代的公民群体自救抗争运动与从上至下的全国性反腐运动。这为削弱地方官权、捍卫公民民权提供了社会动力与政策支持;为公民自治与公民社会的培育艰难的扩展着狭小的空间。村民自治的乡村保甲民团,在法治失序的情境下,作为公民自救自保的手段,已经为人们想起、提出,并获得了日益增多的探讨、争鸣与共识。而作为一种农民心照不宣的集体抗争模式,也以各种非正式的形式成长起来,并日益广泛的实施着。在中央威权丧失、地方强权肆虐、黑社会横行的今天,这一发展趋势,具有着承前启后的重大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
    
    顺德三洲村民素来强悍、独立,不惧怕政府官员暴力与强制。2006年06月14日,顺德三洲村就曾经爆发大规模暴力冲突:
    
    村民因不满徵地赔偿不足及官商勾结,在村中一个地盘抗议时,遭遇200名黑社会人士袭击,突然,锣声一响,逾万名村民闻讯,「个个拿锄头和棍子」赶到现场将黑帮分子团团包围,双方混战一场,有七十多名黑社会成员被村民围堵与一个房间,黑社会成员受伤逾十人,村民也有被玻璃碎片刮玻璃碎片伤者。其间,到场调停的镇委副书记也被村民「软禁」。
    
    这正是原生态的公民自治与自救的雏形,是民间甲保民团得以成长与发展的基础。其前提条件————日益增多的农民利益与生存机会受到地方政府黑恶势力侵害与剥夺———已经广泛存在。从自发的非理性暴力冲突,到农民结成非正式利益同盟、自我武装而进行有针对性的自卫与理性抗争,到最后形成村民自治的农村公民社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顺德三洲村民的集体维权行动,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全靠人民自己。当官权肆虐、监禁上访、禁止维权、走投无路、状告无门之时,也就是人们集体反抗,创造奇迹的时候了。在此,三洲村民让中共高层看到了人民的力量;让腐败官员颤抖于万劫不复。社会力量联动博弈于肆虐官权,才是正义得以产生的源泉。人民正在创造历史;群体联动抗暴谱写辉煌!而全国性的非正式保甲民团将犹如雨后春笋,在黑暗残酷得现实中成长起来,为中国公民社会的构建、为自由、法治、民主的未来提供日益强大的民间力量。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贺伟华
  •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贺伟华
  •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贺伟华
  • 贺伟华: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贺伟华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抗议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动/贺伟华
  •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贺伟华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贺伟华
  •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贺伟华
  •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贺伟华
  •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贺伟华
  •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贺伟华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