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鹏:三种不同的“天人合一”—关于体制革新的另类思考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6年11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天人合一”
    
    追求“天人合一”,是中国重要的文化传统,这样的文化传统塑造了中国人的心理结构。什么是“天人合一”,就是说社会组织的结构和人们行为的规则,应与宇宙的结构和运行规律统一。也就是说,人们认为,人的主观愿望和行为规范必须有一个外在的客观的依据。这种超越人的主观力量的客观依据,道家习惯于称之为“道”,儒家习惯于称之为“天”,后人常合称为“天道”。但遗憾的是,由于人们对什么是“道”、什么是“天”有不同的认识和定义,因此大家“天人合一”的标准往往不一样。中国道家和儒家都讲“天人合一”,但讲出来的内容却有重大区别,你的“天人合一”不是我的“天人合一”,什么才是正确的“天人合一”呢?按中国古人的标准,如果要想使改革成功,改革就必须合于天道,就必须“天人合一”。但是,大家围绕改革的目标和方法又争来吵去,古人遇到的问题我们仍然遇到了,大家对“天人合一”有不同的认识和定义。今天的改革,应有一个什么样的“天人合一”呢?我们改革的主观愿望应当依据什么样的客观规律呢?我在此遵循道家“直面自然”的态度,抛弃书本,直接看看“天”,直接从人们已发现的宇宙结构来思考一下社会的结构。
    
    宇宙的结构
    
    宇宙的结构是什么?这可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不是我这种非天文学家有资格回答的。我所讲的,只是把天文学家已发现的结构来与我们的社会结构进行对应思考。我把宇宙的结构分为三层,一层是我们所处的太阳系,这是茫茫宇宙中一个以太阳为中心的小星系,但它有一定的代表性,这样的小星系遍布在宇宙之中。二层是银河系,它也只是已发现的1000多亿个恒星体系中的一个普通恒星体系,它也有一定的代表性,类似的大星系同样布满在宇宙之中。现在已发现的银河系以外的河外星系,就有10多亿个。第三层就是整个宇宙,它由无限多个大型星系、黑洞、有形物质,暗物质组成。总之,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宇宙结构总的特点是:星系相对平均分布,但各个星系往往都会有一个运行中心。小中心圆外,是大中心圆,大中心圆外,是更大的中心圆。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宇宙结构层次,来比较一下我们的社会组织结构,寻求“天人合一”的标准。
    
    太阳系结构与太阳系社会
    
    太阳系有一个特点,就是其它星星以太阳为中心,围绕太阳而旋转,太阳系是一个太阳中央结构。太阳系的主要成员包括地球在内的九大行星: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在火星和木星之间,存在着数十万颗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小行星。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彗星,仅发现的就有1000多颗,至于漂浮在太阳系空间的流星体更是无法计数了。尽管太阳系内天体品种很多,但它们谁都无法与太阳相比。太阳质量占太阳系质量的99.8%,它以自己强大的引力将太阳系的所有天体牢牢控制在其周围,使它们不离不散、井然有序地绕自己旋转。同时,太阳又作为一颗普通恒星,带领它的成员,万古不息地围绕银河系的中心旋转。太阳系中,除太阳这个大中央星之外,还有一些小中心。除了水星和金星外,所有的行星都有卫星。我们地球比水星和金星牛气,因为地球也有一个小卫星—月亮。
    讲完太阳系的结构,我们马上可以想到,人类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太阳系结构式的社会,我们可以称之为太阳系社会。君主专制社会,就是一个典型的太阳系社会。它由一个权力巨大的君王控制一切,社会其它力量围绕其运行。各地的诸侯,都是大太阳君王的卫星,环绕太阳君主而运行,但是,诸侯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内,也是一个小太阳,有自己的卫星围绕自己而运行。从歌唱太阳的歌曲,从中央政府这样的提法,从旗帜的图案,从人大会堂大厅上的灯光的布置,我们就明白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结构中。我们的社会,相当于一个太阳系社会。说它不是“天人合一”吗?当然是,但是,它是“合一”到了太阳系结构上了。
    中国历史上儒家的“天人合一”,就是与太阳系结构合一。中国夏朝曾有太阳神崇拜,这个传统延续了下来。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结构,中央与边缘的亲疏有别的结构,就是对太阳系的模仿。在这个意义上,儒家理论也是有客观依据的。儒家最渴望的,就是君王是中央的太阳,照亮一切,而臣民就如同卫星一样,环绕太阳君王而井然有序地运行。王后是什么呢?是月亮,绝对居于服从地位。儒家的“仁政”是什么?我看就是太阳放出的光和热。孔子说话,就像是站在太阳上讲的一样。他希望君王如太阳一般,照亮一切,而其它的人都围绕太阳,从太阳那儿分享光和热。太阳占太阳系质量的99.8%,所以儒家希望政府占有社会权力的99.8%。在儒家治国理论中,老百姓穿什么衣服、听什么音乐,一切言行举止都被纳到入了政治规范之中,百姓只是政治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
    费孝通先生曾把儒化的社会结构总结为“差序结构”。其实,太阳系就是典型的“差序结构”。这是一个中心差序结构,有一个看得见的中心。其它的小中心也有,这就是太阳系其它恒星的卫星。这样的太阳系社会结构,不仅存在于中国,也一样存在于西方漫长的君主国历史中。只不过,中国太阳系社会的理论更成熟一些(儒家),社会组织更严密一些(礼教)。
    
    银河系结构与银河系社会
    
    太阳系只是银河系中一个极小的星系。虽然太阳的直径是地球直径的109倍,但它只是银河系中已发现的1000多亿颗恒星中的一颗中等恒星,处于银河系的边缘地带。仙王座VV星的主星的直径就是太阳的1600倍。参宿四星的直径也有太阳的900倍。银河系是一个由1000多亿颗大型恒星组成的庞大的恒星体系,直径有10万光年。银河系是一个旋涡星系,整个银河系的星系物质都围绕银心(银河系中心)旋转,整体需要2.5亿年完成一个旋转周。太阳距银心有2.5万光年,太阳系绕银心旋转一周要2.2亿年。
    这样看来,银河系的结构应当与太阳系一样了,它们都有一个旋转中心。但是,有趣的差异出来了!银河系的中心是“无”,是黑洞。太阳系的中心有一颗光芒万丈的大太阳,它就是太阳系中央政府,以它的光和热温暖世界。而天文学家告诉我们,银河系的中心是“黑洞”,它把光线都吸进去了,因此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到黑洞的样子。银河系中央政府是一个隐形政府,表现出“无”的特征。与太阳系全然不同的是,银河系不是靠某一颗巨大的恒星来调控,它的中心完全是“渊深的虚无”。这个“无”发出巨大的引力,使庞大的银河系大家族围绕自己而大旋转。银河系由于十分庞大,它中间有1000多亿个太阳系式的小中心结构。
    这样的奇特结构,人类社会中有过吗?还真的有过。中国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多少有点像银河系结构。君王无为而治,清静自隐,百姓自治,各种小中心(社会自治组织小中心)散布在社会之中。中国道家的治国理论中,有许多部分就如同在描述银河系结构。老子说:“渊呵!似万物之宗。”这是说,万物的本源,渊深啊!老子还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天道圆圆,各复归其根。”进入虚静的状态,万物运作,我能看到其往复循环。天道是圆圆循环的,各自回归其本根。老子就如同站在“黑洞”那儿讲话一样!在道家的“黑洞”执政学下,小政府大社会,君王和政府只管国防、国家安全、司法和社会救济,对百姓其它事务不加干预,任民自为。而国防、国家安全、司法和社会救济这些事,与百姓日常生活没有太多联系,是隐藏在社会背后的力量。天下无事,军队不动;没有动乱,安全系统不显现;百姓没有纠纷,就不找司法;没有天灾人祸,就不需要救济。这些有限的政府行为,是隐在社会后面的,这就是老子说的“退其身,后其身”。老子说,“无为而无不为”,银河系世界当然比太阳系世界要大多了,所以相比起来,这就是“无不为”了!“黑洞”为中心的世界比“太阳”为中心的世界开阔多了。老子说:“太上,下知有之。”最上层的治国之道,老百姓只是知道有一个政府存在而已,而不知道政府的具体情况。多数百姓并不了解军队系统、安全系统和司法系统的具体情况。“黑洞”,我们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但看不透。在这种隐形中央政府治理下,百姓自立自为,“成事述功,百姓皆谓:我自然”(老子语)。当事业有成,计述功劳的时候,百姓会说,是我们自己干的,与政府无关。这是“黑洞”社会的理想。但是,即便是银河系结构,也还是有一个中央政府,一个隐形的中央政府。这个中央政府遵循无为而治、清静守法的原则而已。相比起来,一个银河系社会,还是比一个太阳系社会更理想一点,它容下了更多的像太阳系这样的小中心组织,它更开放更强大。与儒家太阳系政府无处不管的风格相比,道家黑洞政府管制的范围较小,只抓政权要点。黑洞政府不发光不发热,让社会其它力量去发光发热。这是一个只管政权要点,控制专政力量,但同时听任社会自治组织自行发展的政府。
    
    宇宙结构与宇宙社会
    
    银河系再大,也大不过宇宙,银河系只是宇宙中的微尘。现在已发现的类似银行系的星系就有1000多亿个,相比起来,银河系只算一个中等星系。仙女座河外星系,直径16万光年,这就比银河系大一倍,它含有2000多亿个太阳这样的恒星。宇宙有多大?许多科学家在观察和测算,但更多的科学家认为,宇宙无限,因此宇宙之大不可估量。我们能估量的宇宙,只是我们已经发现的宇宙的那部分而已。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宇宙有没有中心。回答是清楚的,宇宙无限,所以宇宙无中心可言。怎能在一个无限的概念中去找中心呢?从已经发现的宇宙部分来看,所有的星系,在茫茫宇宙中呈均匀分布状态,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心。不仅没有任何一颗恒星可以成为宇宙的中心,也没有任何一个黑洞是宇宙的中心。宇宙中布满了无数的星星,也布满了无数的黑洞,星星和黑洞,都均匀地分散在宇宙之中,宇宙本是一个无中心世界。当我们抬头看夜空,星星基本平均分布,这是一个肉眼就可以看得见的事实。所以老子说:“民莫之令而自均。”没有人力调控,自然均衡。一个无限的无中心宇宙,其间充满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围绕各自小中心旋转的星系。星系多是椭圆星系和旋涡星系。即便是不规则星系中,也一样充满着各种小椭圆星系和旋涡星系。多中心世界,最后形成一个无中心世界,这是奇异的。多元中心的无中心世界,是靠什么来维系其稳定与平衡呢?这就是老子所说的阴阳平衡。老子认为,相反力量的对立平衡,是宇宙秩序的根本。道家太极图,反映的不是太阳系的模式,也不是银河系的模式,而是宇宙结构模式。流传至今的太极图,没有一个中心控制部分,而是阴阳互动而平衡。可以说,道家理论,介于黑洞秩序和宇宙秩序之间。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黑洞式的中心结构,比太阳式的中心结构要更开阔更强大,而无中心的相反力量互动平衡的宇宙结构,又比黑洞式的结构更开阔更强大。
    人类历史上有没有过宇宙秩序结构呢?不是我崇洋媚外,而是我真的发现,现代西方社会的结构,多少有些接近宇宙结构。西方社会的政治结构,就是以权力互动平衡为核心建立的,权力制衡的社会秩序,即是一个趋向于无中心结构的多元社会。西方社会的结构,暗合于宇宙秩序。这样的结构思想,在西方历史上也有很长的发展史。从古罗马的“自然法”思想到牛顿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平衡的思想,成了西方现代社会权力结构的思想基础。美国的星条旗不像太阳系,也不像银河系,倒有些像宇宙秩序,星星平均地分布,平等而平衡。这样的社会的权威,不是某颗恒星,也不是某个黑洞,而是力量互动而平衡的规则。西方社会制度之所以稳定而有活力,就是因为它是按照权力平衡原则建立的,这是宇宙秩序的反映。一个社会,如果只是被权利—义务平衡的法律原则所控制,这就是一个宇宙秩序社会。多元而无中心、权力互动制衡的社会结构,合于宇宙秩序,合于我们的太极图。看看西方,政治开放竞争,结果还是两党政治互动平衡,这是太极图啊!中国古人的说法,得“道”多助,宇宙秩序比银河系秩序包容的星系多,银河系秩序比太阳系秩序包容的星系多,西方社会制度更合于宇宙秩序,得了宇宙秩序之道,所以西方世界内部的多元化程度就比较高。西方率先走上开放和发展之路,先于一切太阳系社会或银河系社会而发达起来,这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太阳系被银河系所控制,银河系被宇宙所控制,而现在世界上一切太阳系结构的国家,都被宇宙结构的国家所控制,这很能说明问题。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中国多少有点像从太阳系的太阳中心结构走向了银河系黑洞中心结构,社会发展了,多元社会力量出来了。从“天人合一”的标准看,以某个恒星为中心的太阳系最封闭,以某个黑洞为中心的银河系其次,最开放强大的,就是无中心的权力平衡的宇宙秩序。中华繁荣富强之路,就是要结束太阳系结构的控制,走向最为无限的宇宙结构。愈开放,愈包容得下更多的星系和能量,自身就愈加强大。
    宇宙在上,但有人还坚决想回到以太阳为中心的太阳系去,试图把中国封闭在一个太阳系结构范围之内。放眼宇宙,我们知道,太阳系社会太封闭,太狭隘,容不下更多的星系和黑洞,非政府的企业和其它社会自治组织无法发展,社会活力释放不出来。现在的宇宙处于膨胀之中,人人都因此在膨胀,企业在膨胀,非政府组织也在膨胀,政权以外的其它政治力量也在膨胀,大家都在力争走出太阳系。太阳系结构极小极弱,它是压不住这种膨胀力量的。宇宙在膨胀,压制社会中的各种膨胀力量,是逆天而行。太阳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颗恒星,它怎么能让无限数量的比自己更大的恒星围绕自己而旋转呢?它怎么能以一己之力封闭和控制住宇宙呢?
    太极图表达出来的秩序,是相反力量的对立平衡、相反相成、互动和谐,这是宇宙秩序的反映。《易经》上有言:“群龙无首,吉。”这句话很难理解,蛇无头不行,这是常理,怎么能说“群龙无首”是吉祥之事呢?当我们理解了宇宙秩序,也许也就理解了这句话,真的是“群龙无首,吉”。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鹏演讲:中国宪政改革的道家思想资源
  • “老板执政”是与非/杨鹏
  • 杨鹏:犹太精神的黄色先知(图)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 亚洲周刊:中国政治进入了十字路口/杨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