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贺伟华
(博讯2006年10月17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到广州珠江新城办理签证途中的所见所闻

     (博讯 boxun.com)

    贺伟华
    
    好久没有过生病的感觉了,甚至有时都忘了疾病的痛苦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今天终于有机会再次领受病痛的折磨。“好汉就怕病来磨”,原本对自己充满信心的我,竟然仅仅因为不愿放弃体验劳工生存境遇的机会,而倒在了几个变味了的馄饨上,而像我这样,因此而倒下的劳工又有多少?
    
    十月五日的深夜,打破一年多的深居简出的生活习惯,再次坐火车向广州进发。第二天清晨六点来钟,我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广州珠江
    
    新城。高楼大夏林立,新城还是如此的洁净,环境也是如此的优美,触景生情,不禁回想起早些年躲避武警跟踪而颠沛流离的日子,那时的我,多么希望能够在这世外桃源,改名换姓,过上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然而,将近半年的找工作与打工生涯,让我明白这里不是劳动者的天堂,更不是我这等思想异端的世外桃源。这里只不过是权贵与富商的淘金地。不说别的,仅就每天都必须面对、无法摆脱的跟踪就已经让人筋疲力尽、穷于应对了。
    
    这时一辆洒水车突然停在了我的前方,用它的两盏车灯直射着我的眼睛,我猛然回到现实,迎面继续往前走。从天河体育中心到沿江大道,大概也有十来里的路程,从小就习惯步行锻炼身体的我,一边走着,一边尽情的沐浴清晨的清新与洁净。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幅倍感亲切的画面,珠江新城的建设区的工地门前,许许多多的劳工正蹲在十字路口,端着、捧着、拿着早餐早点,大口大口的吃着,走过去再观察那些早点,油条、麻园、馒头、汤粉、馄炖,各色各样,应有尽有。再看那几个卖早点的人,却似曾相识,好像以前在天河村见过。他们的衣着还是这样随便、他们的手指也还是那么黑黑的,当他们用手把事先做好的馄炖一把把的抓起来放到热水中时,我已经下意识的感到这里的早点卫生一定存在问题。在低头看看,热水锅的地下竟然没有火炉。这么烫出来的米粉与馄炖能够吃吗?
    
    出于一个曾经的食品工作管理者的本能,我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珠江新城打工的劳工成千上万,如果吃的都是可能导致疾病的早点,那么,仅这一区域的劳工生存境遇堪忧。凭经验我的得以判断,最可能导致食物中毒的应该是已经变质的动物蛋白食物,其住所含的大量肉毒芽庖杆菌等腐败菌类足以致人于死地。要杀死这些致病菌必须煮沸十分钟以上。而这些食品贩卖者根本就懂这些基本的常识。这时,历来喜欢试验与冒险的我突然想到,应该体验感受一下这些劳工生活的一个方面。如果我由于食用这些早点而上吐下泻的话,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随时都有病倒的可能。
    
    于是,我选择了动物蛋白食物---馄炖,还才吃下第一个就已经感觉到肉已经变质了,问题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由此而想到应该放弃。但看着这些狼吞虎咽的劳工,实在作不出这种娇态与酸相。他们能够忍受的,我为什么不能够?
    
    很明显,这些肉在制作馄炖之前就已经变质了。这种变质的肉,即使高温消毒,也无法清除其所含的大量毒素。在强制自己把这所有的馄炖吃完之后,我赶快要了两个麻园,以清除口中还残存的些许怪味。当时想来,这可是对我身体抵抗力的一大考验。我抵抗得住细菌与毒素的挑战吗?对身体从来就满怀信心的我也不免泛起了嘀咕。
    
    吃完早点,告别这些劳工再往前走时,另一辆撒水车在我的前方路面上忙于撒水,我飞快的朝临江大道走去。澳大利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发展中心大夏就坐落在前方,我目之所触,大厦门前的两个门卫正在升澳洲国旗。看见我过来,却不让我进去,说工作时间还没有到,我不能在大厅客座沙发上休息等候。接着他又莫名其妙的提起现在办签证的人许多是想逃到国外不回来的,这终于让我听出了说话者的用意。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不是盛情难却,我连家门都懒得出半步。难道我还想做有家不能归的天涯沦落人不成?怕只怕当局不再准回家而让我变成异地他乡的孤魂野鬼,而徒增许多去国离乡之恨!
    
    知道这一切是当局有意安排的之后,我与他聊天的兴趣减了许多,而来到了使馆对面的草坪休息等待。心想这次在路上当局虽然不再武力威胁或拦截,却始终密切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如果它让我成行的话,那肯定是打定主意,不再给我回家的机会。那该如何是好?从此不能身临其境,监督当权者的行径、批评当政者的问题、声讨强权者的罪行,我的生命意义、生存价值又何在?若此,与其自我放逐,不如在第一线战斗下去。
    
    然而,这次我获得的支持是如此之多,所有的签证资料是如此的齐全,从邀请函、资金担保、行程安排、单位证明、个人财产证明到双方关系证明、个人参选文学作品等等,都实现了中英文双语,周到齐备,又不可能因为担心而放弃参加这次国际会议的机会;要想当局给我保证而不暗中驱逐我则更不可能。看来也只能是听天由命。
    
    在回耒阳的火车上,由于是起点站,当局得以从容的安排各种人等车轮战一般的出现在我面前,其中一对青年男女坐在我的对面,另一对坐在我的右边。目之所触,满眼的下贱动作;耳之所闻,淫荡之声四起。早就见怪不怪的我坦然对之,只是感叹二十多年至今,这种体制性力量所操控的丑态,竟一如既往,毫无改变。
    
    在我出行办理签证之前,当局就指示人在我面前说些中国人在海外的不文明行为,然而这次,它却在我办理签证的整个行程当中,没有发现我的任何不雅之处。由此,在列车上这两对青年男女被乘务员叫走之后,却安排了两个行为粗俗的中年妇女坐到我的面前,还没有坐稳,就开始吃瓜子、丢蛋壳、嬉皮笑脸、唾沫四溢。最后还跟来搞卫生的乘务员笑骂了起来。让我不禁感到体制性的非理性力量,竟有着让人不疯也狂的魔力,早已经是丑态百出,却还不自知。由此我不由得想到,有些人之所以突然之间变得无聊、下贱,甚至是在我面故作无耻,大多是有恃无恐,受强权者的操控。
    
    人之为人;人之超越于兽类的尊严与价值,往往体现于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上;体现于不受威权所主导的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上。在中共暴力统治下,有多少人丧失尊严与自我而堕落成兽类,除了感叹满目疮痍之外,我无法计数。
    
    回到家的第二天,我终于因腹泻而病倒,能够坐在这里重新开始打字,已是十月十日了。而连续的这三四天,我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浑身乏力、频繁腹泻、时冷时热之外,就只剩下卧床静养了。好在以我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自己完全能够把握,最后治愈腹泻应该不成问题。然而,那千千万万劳工由不洁净食品所引发的疾病,请问又如何获得及时治疗呢?他们由此而导致的丧失劳动能力与公伤事故又有谁来给予补偿、承担责任呢?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在各大城市打工的劳工将近两个多亿,这些劳工的生死祸福关系到他们妻儿老小的生存境遇,关系到他们家庭的未来,反映出中国的民生状态。至于,在这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之下;在这灯红酒绿繁华都市之中,掩埋了多少无辜劳工的生命与血泪,我们不得而知。而唯一让我确信无疑的是,丧失劳动能力者的可怕境地。由此,我克服浑身的疲倦与无力,撰写此稿,希望引起新
    
    闻媒体的关注及相关部门的重视。实在忍不住,腹泻又开始了!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图)
  •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北京有关当局破坏司法程序的声明/贺伟华
  •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贺伟华
  •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贺伟华
  •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二)/贺伟华
  •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贺伟华
  •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贺伟华(图)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贺伟华
  •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赠与使用计划/贺伟华
  • 身在宝岛 心系中华 援救国民党员戴平山的倡议/贺伟华
  •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贺伟华
  •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贺伟华
  • 8月12日陈光诚案开庭,我们该如何救之于危难?/贺伟华
  •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贺伟华
  • 构筑多元民主社会格局,泛蓝联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贺伟华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