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晓敏:用裸体抗议国保
(博讯2006年9月19日)
    回到成都我就准备好了国保的召见。说句实话,如果他们不找我,我 倒有些忐忑不安。并不是我的“政绩”不够,而是我无法知道他们的 底线在哪里,他们的接受度和容忍度有何变化。通过交谈,结合当时 的形势分析,我大约可以判断出哪些可做、哪些绝对做不得、以及哪 些我正在准备要作的活动他们会特别常关心并且非常抵触。所有这些 都是我的经验教训,都让我得以自我保护,也比较不会伤害和我交 谈、共事者的安全。就这么简单地我可以知彼知己,让自己生存、立 足、互动、双赢。

    终于在9月15号他们出现了,不过出现的时间、地点和开场的方式非 尴尬。

     回到第二故乡的每一天都在奔波忙碌,有时还在朋友的那儿留宿过 夜,很少歇息久留在自己的单身贵族公寓中。我的行踪有些诡秘,而 且很难把握,因此,他们难以找到我。在15日晚上10点他们终于等到 了第一次机会。 (博讯 boxun.com)

    在外晃荡的时间久了、走的地方多了,就对鉴赏生活环境有发言权 了。再回成都才发现快速成长的成都有个一时半会难以根治的问题, 那就是自然环境的极度恶劣和二次污染。成都的确是山美、人美,美 不可言的现代都市,但是空气混浊的已看不见太阳,各种尘埃、城市 废气等高度污染,外出的着装几乎每天都要换洗,否则袖口和领口肯 定会有灰垢落定。除非你不在意否则只要你三天不洗不换,还要经常 在公共场所出没,那么你一定是灰头垢面的邋遢人,出现在这个美丽 完全是人造的城市之间。

    这次也不例外,我出门三天回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清洗除尘。刚刚进 入浴室脱去了外套,淋湿了头发洒上洗头液,防盗门被人猛猛敲击的 声音就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条件反射的判断不是物管通知催缴费用, 就是我的“思想内阁”尾随而至不请自来了。屋外嘈杂的说话声不绝 于耳,感觉人多势众,来势汹汹。我想是国保,但不知道来的目的是 什么,似乎是不一般的人群和动作正在等我面对。我隔墙大声的告诉 他们,我刚刚进入浴室正在洗澡,让他们耐心地等待片刻。没有多 久,他们高调催促的声音再次传进正在精心淋浴的我耳中。我没有好 气的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回来,哪有那么快!”他们 默不作声,似乎有了很好的耐心不得不等我从头到脚清洗个痛快。

    按照我的性格我是很不喜欢也是很没有意志被人这样叮嘱和紧咬着从 事任何一件事情的,哪怕是自己非常热衷的一件事。与我平时的节奏 相比,我也没有慢殆他们,还是提前结束了这次不愉快沐浴。

    我走出浴室,来到进门处放置衣服的橱柜前,防盗门外再次听到那个 熟悉的国保领导极度自以为是的吼声:“祢瞅什么瞅?(说是我在猫 眼看门外)”我不屑一顾的反击:“我那里在看什么?我现在在拿衣 物!”门外这个领导似乎根本不信还是嘀嘀咕咕的罗嗦个没完,我火 冒三丈,什么也没说,就走过去就把防盗门彻底打开,他们赶紧走过 来,看我是湿漉漉的全身裸露地呈现在他们面前。原来只有两个国保 人员,一个嘻嘻憨笑,一个满两通红(就是那个领导),几十秒内一 言不发让他们尴尬不已。我容许他们进来谁知他们没有进的意思,那 我只好再把防盗的铁门“嘭”一声重重地关闭,这很象是在关闭拘留 所的那个大门,把他们锁在了自由之外。

    没隔多久,我再次闪开一个门缝,伫立在门缝中央,我不期望他们进 入我的个人领域。我对他们说:“我跟你们走”。他们一个说: “行,那就去当地派出所”,还有一个说:“就在你的家,我们随便 说几句就走”。我仍然强调:“还是去外面比较好,请尊重我的习 惯”。他们说尊重我的个人习惯,就是简单的说说、看看不会呆多久 就要离开。我明白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即将到来的“9.18”这 个民族的“国耻日”来给我注射一些恐怖的预防针。

    进门细琢不是说说久后未见的家常话,就是再回成都有什么最新打 算、想法和生存准备。东拉西扯的没有主题,给人一种温馨和亲近的 暇逸情怀。不过,就在这样的不经意之中,关键的话题、此行的目的 还是会在一本正经的严辞鹤唳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回来后“见了 哪些人?”“商量了哪些事”“最近准备做什么事?”我嘿嘿冷笑, 轻描淡写的说:“见了两个老朋友,也见了过去的商业合作伙伴与同 事,目前正在为一个商业合作四处联系洽谈生意。”他们见我不痛不 痒干脆就直来直去,“你不知道‘9.18’要搞什么聚会,也没有和 哪些人商量你们准备怎么做?”我说“我知道啊,不过是从网上看见 的,成都这儿我还没有听说过!”他们态度和语气都很坚定的说“我 劝告你不要参加,不要不听,你应该知道你的身分和分量!”我沉默 不语转移话题。

    十几分钟的话语后临行告别,他们还是严肃认真一脸苦瓜相的再三叮 咛:“记住哦,给你说的话。”我嬉皮笑脸莫衷一是,就是刚刚裸体 欢迎的恼怒也忘记了给他们再次发泄,就让他们顺顺利利的消失在肮 脏城市的黑夜倒影中。

    (2006年9月17日)

    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