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誰是“萬能”又“失控”的城管罪魁禍首?
(博讯2006年9月07日)
    
    萬能的城管,失控的城管,誰是“妖魔化”城管的罪魁禍首?
     (博讯 boxun.com)

    ● 林金芳 (南昌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城管又打人了!這一次,受害者是一個賣瓜老漢,據報道稱,一唐姓大爺在賣瓜回家途中,被一群自稱是城管執法人員從三輪車上拖下來,並要交納罰款50元。唐大爺不從,城管執法人員將其車上的西瓜砸爛後,將唐大爺強行拖行近300米。在拖行過程中對其拳打腳踢,並將其車上180余元現金強行收走。(《華西都市報》9月7日)
    
    城管“野蠻執法”算不上什麼新聞了,什麼“將賣水果的少年打殘”,“將小販的小腿打折”,還有“城管打城管”等等,不一而足。對城管,公眾和大眾媒體似乎也從來沒有什麼好評價,好不容易有個正面報導,說某市城管將罰沒品送給低保戶,卻仍然逃不了“做秀”、“惺惺作態”的惡評。城管,據說是“創建衛生城市”的排頭兵,然而,現實中卻不斷被“妖魔化”。
    
    誰是“妖魔化”城管的罪魁禍首?在我看來,只能是城管本身。儘管我也相信,城管中的大多數人並不是人們所想像的那樣蠻不講理,然而,從法理上來看,城管的存在的合理性首先就值得懷疑。有個故事是這樣的,曾有做翻譯的帶團旅遊,老外見到某市城管制服上的“INSPECTOR”(監視員、檢驗員),問是什麼職業?結果翻譯解釋半天也講不清。因為,在英語環境中,根本就沒有對應的職業。
    
    城管算是個中國特色了,正如有評論者所言,他們不是員警,卻蓋著大蓋帽,管得比員警還多;他們也不是工商局的執法人員,可對小攤小販,他卻可以任意罰款;他們也不是環衛局的,然而,如果你亂吐痰,他又可以向你撕罰單。總之,大到城市規劃和工程建設,市政工程設施,城市綠化,小到市容與衛生環境,占道經營、廣告設施、停車場及小攤小販,城管就像一個萬金油,別人能管的他可以管,別人不能管的,他也能管。
    
    誰敢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砸攤打人?我想,員警是不敢的,工商行政管理人員等也不敢,否則,他們就會受到紀律懲罰,前途盡失。或許,只有城管敢這樣做,他們大多數人本就是臨時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根本沒什麼約束。雖然現代社會我們無法在國外找到與城管相應的職業,但是,若要說在古代,卻並不難。比如說中國歷史上的“縣衙差役”。
    
    按常理,古代的縣衙差役屬於官府的差遣人員,社會地位並不高,而且一般都是無償勞役,平時得點伙食費而已,並不在國家行政編制之內。然而,這並不妨礙“衙役”成為古代社會最熱門的職業。作為聯結官僚和普通百姓之間的紐帶,“衙役”也是什麼都做,什麼押解犯人、看門、傳送文書、摧征賦稅、維持治安、把守關卡等等。以至到清朝,形成了一種“與胥吏共天下”的特殊局面。同樣,衙役在民間也沒有落下什麼好名聲,往往成了欺善怕惡、為虎作倀的代名詞。
    
    一種執法行為要具有合理性,執行者首先就必須“名正”,否則就不可能“言順”;一種職業沒有合理的職業範疇是可怕的,就像古代的那種“縣衙差役”,儘管每一個朝代都大力整頓過,但最終還是擺脫不了“失控”的結局。如果說這是封建專制社會的局限性的話,那麼,今天,對於城管的“失控”,我們是沒有理由再落入歷史窠臼的。在我看來,城管是一種以往封建執法觀念中的遺留物,作為一種過度產物,立法整合是城管唯一的改革方向。□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907/03/2QCTU839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劫贫济贫,中国城管转嫁矛盾出新招/张建
  • 柏墉:铁甲城管反映出城市管理在歧路上越走越远
  • 陈一舟:谁给了上海城管“武装防卫权”?
  • 陈一舟:城管不是猫,小贩不是老鼠
  • 魏文彪:“打造現代化城管隊伍”還須強化“軟體”建設
  • 陈一舟:“城管打城管”引发“群体情绪盲动”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陈一舟:“城管被泼油”与群体性盲动
  • 城管打死修车的业主该怎么定罪?(图)
  • 城管队挑战依法行政
  • 四川城管拖打卖瓜老人惹众怒
  • 北京首个黑社会组织覆灭 保护伞是城管队长和警察
  • 深圳市城管遭街道城管扒裤续:3名当事人被停职
  • 四川巴中:学生伸张正义惨遭迫害 近万怒民反抗城管暴行
  • 深圳城管队员遭街道办城管当街扒裤示众(图)
  • 粗暴捣毁了赈灾募捐点 深圳城管:我就是土匪﹗
  • 湖北荆门城管殴打孤老激民变
  • “全副武装”能换来城管秩序吗?(图)
  • 城管执法时商贩遭人围殴 大学生拍照被追打(图)
  • 北京千余城管街头突查“非法出版物”
  • 够狠!揭露城管黑幕:铁锤打人逼吃烟灰(图)
  • 4月28日晚杭州艮山中学门口110城管和群众的重大冲突
  • 成都记者龙泉采访遭城管执法人员毒打掐脖
  • 上海市民被殴致死追踪:城管迫于压力出面道歉
  • 上海市民与城管发生纠纷 遭殴打致脑死亡(图)
  •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图)
  • 合肥城管怒砸女大学生摊点!
  • 山东莒南城管又施暴行!!!
  • 安徽孕妇遭城管野蛮执法导致流产
  • 如此城管!国法何在?花农人身受侵害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银川城管暴力执法 无人解决
  • 福建省永春县金城管理区畲族数百名职工申诉书
  • 城管打人事件论:执法者打人与包庇打人者
  • 西安一老人劝架招致玻璃店被城管执法人员乱砸(图)
  • 石家庄有城管队员灭绝人性 执法车拖著孕妇飞跑
  • 瓜贩拒绝交罚款 城管人员扒人裤子没商量
  • “占道费”没及时交 一城管摔昏街头擦鞋女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宁夏灵武“城管”好威风 野蛮执法致一死几伤 (暴力抗“法”的根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