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贺伟华
(博讯2006年9月03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这些天来,神州大陆、全国上下,暴力恐怖的阴霾弥漫。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郭飞雄第三次被暴力围殴;高智晟被秘密逮捕、行政拘留;陈光诚被非法判刑4年3个月;张鉴康、邓永亮被绑架失踪;赵昕被遣送云南途中失踪;胡佳被强制软禁;赵紫阳秘书林牧老人也被传唤监控;全国各地的维权民主人士都被传唤警告不能离开本地、不能参与维权、不能聚会联动、不能蛊惑人心写过激文章。凡主张“非暴力、组织化、街头化、政治化”的维权一线人物被绑架、被逮捕、被暴力围殴,几乎无一幸免。
    
    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厦将倾雨更急”。国家体制性的强权暴力周而复始的再次张显出中共暴政的邪恶本质,似乎在永无止境的提醒着人们,国家公权力的暴虐永远是“正义的”,而公民权利捍卫与抗争的“非暴力”则是足以构成“犯罪”的非正义。更不用说,人们走投无路、忍无可忍的暴力反抗。暴力永远是强权者的特权,而累累遭受践踏与凌辱的国人永远只有人身依附下的跪乞求饶、顶礼膜拜!
    
    与此同时,一种肯定政府烂用暴力,否认人们暴力、甚至非暴力反抗正义性的思潮与理论甚嚣尘上。那些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犬儒形象与苟安心态再次淋漓尽致表现无遗。认命、屈服、无条件妥协甚至对正义与信仰的背叛与当局的主流意识形态及媒体一起,竟然演变成歌颂中共体制性邪恶暴政的缠绵妖媚之曲,其妩媚动人、摇尾乞怜之形态甚至感动了曾经视之为潜在威胁的中共强权施暴者。由此却出卖了独立知识分子的良心;出卖了累累遭受特权腐败阶层盘剥、搜刮甚至暴虐的黎民!中国的法治建设还没有开始;基层民主建政还未起头;公民权利与抗争运动还刚刚起步,就遭遇到体制性公权力行为与思想的暴力强制清剿,乃至于企图从根本上斩尽杀绝,永绝后患。
    
    然而,现实存在的官民利益冲突;现实存在的单向性国家暴力与社会分裂;现实存在的仇官、仇富、仇贫普遍情绪与怨恨能够强行清剿吗?没有制度性的公正、没有公民的权利保障、没有平民百姓的平等生存发展机会,冲突永远无法避免,暴力永远无法杜绝,社会永远无法实现同乐与和谐!对维权者的暴力镇压不只是压缩了体制内依法维权的空间,而是更深层次的造成了维权即“非法”的全国性恐怖局面,从而彻底的把中共当局推向了反人类的罪恶对立面,并赋予了人们起来、推翻暴政的正义性!
    
    曾几何时,一个城管队长被愤怒的“暴民”打伤至死,人们看到的是灾难性的后果,却看不到灾难性事件的背所隐藏的非人道的、侵犯人权的反人类暴行:几乎全国各地的城管大队成了被盘剥践踏百姓眼里的强盗、土匪!以有损城市形象为借口任意的砸人摊位、掠人财物、暴力追打小摊小贩现象比比皆是。城市成了摊贩与城管的游击战场,当小贩们绝望的“问天”“为什么不给我讨口饭吃的机会”时,我们除了暗然泣下之外,还能做什么?
    
    曾几何时,一个采访过北京上访村访民的新闻记者如此的感叹道:“我曾经在新闻媒体及各种座谈会上,面对着全国的观众侃侃而谈,谈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谈中华民族的振兴与美好未来;谈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建设;谈城市化建设与消费的奢华。然而,每当我看到那些成千上万的访民,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亲眼目睹他们走向天朝朝圣的不归路,面对他们的质疑;面对他们绝望的眼神;面对他们有家不能归的凄苦境遇;目睹他们孤苦无告,走向自残、自焚、自杀的绝境,看到这些社会普遍存在的人情冷漠与非人道境遇,我却没有了台前的荣光、自信、幸福与希望。我无法告诫他们在天安门广场自杀、自焚是有辱国格的非法行为;我无法劝告他们非暴力自残也是犯罪;我无法劝慰他们回家过年,因为他们早已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我更无法面对的是良心的叩问与自责: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记者,为什么不能把真相告诉人民?为什么不能揭露这种不人道的社会黑暗面?为什么要用冷酷而苍凉的眼神目睹他们走向死亡?生命如此的卑贱,国家又还有什么荣耀与辉煌?”当受害者走投无路,绝望之下自我了断也属非法时,请问除了暴力抗争、以死相拼,他们还有什么选择?
    
    曾经何时,我亲身体验着国家体制性力量所策划的暴力围殴、集体性羞辱与践踏;领受着集体性语言暴力及丧心病狂的对个人事业、家庭与名誉尊严的侵犯;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满身横肉、身穿制服的的国家技术监督局干部带着几人在强制罚款、抢夺财物,被忍无可忍的商店老板用板凳砸开了头;我曾经亲眼目睹政府操控的黑社会力量殴打围攻商店邻居的一个老店员,即使惨不忍睹、满身是伤、血肉模糊,也没有丝毫的停止与罢休。这是一种怎样的非人世道?我们又如何否认人们暴力反抗的权利,如果今天出现一支反抗中共暴政的军队,不知有多少人将义无反顾的扛起钢枪,参与到推翻中共暴政的人权革命事业当中去!
    
    曾几何时,地方政府、官商勾结黑社会,雇用打手两百多人强占农民土地、偷袭广东顺德三洲村村民。突然一声号响,临近乡村两万多村民齐声相应,把两百多黑社会强盗、政府打手淹没于人民围剿的汪洋大海之中,百名强盗被捉拿监禁起来,有多名大手受伤。最终强制政府官商妥协,取得了首例农民集体暴力抗争的完美胜利。在此,我们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人们集体抗争、保家卫土的正义性与合法性;我们又如何认为人们被暴力殴打时的反抗行为属于非法?没有两万农民集体暴力威慑力,政府又如何最终屈服于民意,做出退让与补偿?
    
    当人们跟我兜售“非暴力”理论时,我必须澄清的是,首先使用暴力的人绝不是那些走投无路的被践踏者。在强盗夺你财物、奸你妻室,并累累暴力相向时,请问你如何恪守“非暴力”原则?
    
    暴力是忍无可忍的绝地反抗;暴力是对生存与正义的绝望表达;暴力是暴政血腥恐怖下人们获得新生的终极力量源泉;人们集体性的暴力反抗与革命更是专制统治者做出退让与妥协的动力。许多非暴力思想者往往因为处境的不同,不能理解人们的暴力反抗的正义性。如果一味的乞求强权者的正义,正义永远不会到来!强权暴力者只有对其行为的后果产生惧怕是,才可能不妄加暴力于黎民。
    
    人们是否有权选择暴力抗争;人们是否应该选择非暴力,关键在于人们生存于一种怎样的政治制度、社会环境之下,在人治的强权社会里,政府与黑社会暴力四处蔓延,弱势群体受害者没有法治与社会正义的保障,人们身处于一种原初社会弱肉强食的生存境地。人们既得不到现行实在法的保护,也得不到捍卫人人平等、自由与自卫权利的超越性自然法的保护。当人们用基督耶稣宽广的胸怀、博爱的情怀感动不了强权者时,人们的选择除了跪地求饶之外,就只有绝地反抗了。这时,谁也无法否认他们暴力反抗的合法性与正义性。只有人们勇敢的联合起来,对强权施暴者进行惩罚,甚至是暴力复仇,社会正义才有机会匡复;个人生命财产的安全才可能有基本的保障。
    
    在此,我们简单说明了非法强权暴政下人们起来暴力反抗与革命的正义性与合法性。此后,我们要进一步具体分析暴力革命的代价及可预期后果,立足国情,推出临界暴力革命理论及其具体地实施方案、方法。具体说明革命的对象---制度;暴力的对象-非法政权的公有物。具体陈述革命与改良、暴力与非暴力之间的辩证关系,为中国即将到来新一轮公民权利运动乃至于民主革命提出个人的一己之见,并在讨论与争鸣之后,形成大众共同接受的政治思想武器,为国人天赋不可剥夺的革命权利正名。(待续)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二)/贺伟华
  •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贺伟华
  •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贺伟华(图)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贺伟华
  •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赠与使用计划/贺伟华
  • 身在宝岛 心系中华 援救国民党员戴平山的倡议/贺伟华
  •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贺伟华
  •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贺伟华
  • 8月12日陈光诚案开庭,我们该如何救之于危难?/贺伟华
  •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贺伟华
  • 构筑多元民主社会格局,泛蓝联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贺伟华
  •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贺伟华
  •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贺伟华
  •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贺伟华
  •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