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二)/贺伟华
(博讯2006年9月03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首先使用暴力的人绝不是那些走投无路的被践踏者。在强盗夺你财物、奸你妻室,并累累暴力相向时,请问你如何恪守“非暴力”原则?暴力是忍无可忍的绝地反抗;暴力是对生存与正义的绝望表达;暴力是暴政血腥恐怖下人们获得新生的终极力量源泉;人们集体性的暴力反抗与革命更是专制统治者做出退让与妥协的动力。许多非暴力思想者往往因为处境的不同,不能理解人们的暴力反抗的正义性。如果一味的乞求强权者的正义,正义永远不会到来!强权暴力者只有对其行为的后果产生惧怕是,才可能不妄加暴力于黎民。 (博讯 boxun.com)

    
    一、临界革命思想与理论
    强权专制者与特权腐败阶层最害怕的是什么?他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既得利益的突然丧失;最害怕的是奢侈淫荡的生存际遇的突然丧失;最畏惧的是人们的暴力革命摧毁一切。这种对革命的惧怕;是因为革命必将带来的损失远远大于逐步让渡公民政治权利与经济权利的损失,于是才极不情愿的释放部分的利益以防止暴力革命的发生。
    
    在民间的社会力量与国家公权力的博弈中,当穷人一次又一次以革命相威胁时,强权暴政者与特权腐败阶层才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做出退让。递进民主就是在人们暴力革命的威慑下,稳步推进中得到实现的。
    
    从中共强权垄断一切权力资源与社会资源,到开放地方选举、实施乡镇民主建政;从以党代政,政党控制左右司法诉讼,到逐步实现司法独立、建立社会公正;从不顾民生、民权,拼命的巧取豪夺、搜刮民财,到完善社会医疗、教育、养老保障;从特权垄断控制一切市场资源与公民就业发展机会,到逐步实现市场经济的机会均等、公平竞争;从以国家主权为名的捍卫一党之腐败特权,到逐步开放党禁、报禁、还政于民,接受人民的监督。在人们反抗暴政暴力革命的威慑下,专暴政者逐步退让,专制制度逐步解体而走向政治民主化的。
    
    回顾近代史,从十八世纪起,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灭亡、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自由资本主义向现代民主政治的过渡,几乎都是从人民的暴力革命开始的,人民的街头运动、暴力革命从来都是与参政议政议会民主政治改良的追求相辅相成。十九世纪欧洲工人争取权利与利益的宪章运动;席卷欧洲的工人毁坏机器、罢工、示威、集会等街头运动乃至于暴力革命是资本主义议会民主制度得以完善而向现代民主政治过渡的根本性内在动力。否认人们起来反抗、革命对人类文明的历史性推进作用,而一味的寄希望于暴政统治者的权利施舍与退让,民主政治将永远没有希望。
    
    随着人们起来革命与暴力反抗经验的积累与日益丰富,由自由民主知识分子及思想者所操控的民主革命运动步入了一个以暴力威慑为主的临界暴力革命时期,暴力临界理论取代无组织的暴力思想为大多数革命运动参与者理解与接受。在珍惜生命、避免大规模的暴力冲突与暴力革命的威慑力之间,他们找到了平衡点。在强大的集体威慑力下,既体现人民的力量、强制政府作出妥协、逐步递进的追回公民的权利、逐步加强的削弱限制政府的权利,又避免了政府大规模的镇压与人员伤亡。与要求议会民主政治改革相辅相成的是,这种临界暴力革命运动成了推进民主政治、思想制度改良的根本性内在动力!
    
    无论是促进资本主义制度得以改良的临界暴力民主运动,还是上世纪发生在台湾、韩国的边缘暴力民主运动。与发生在现代中国的公民维权根本不同点在于,它们是临界暴力威慑下的政治性、组织性、街头性、精确策划性的民主运动,他们不否认民众不堪忍辱暴力反抗的合法性,而是根据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同意的理论:当政府的行为侵害了人们利益的时候,人们有权通过暴力革命或选举推翻它的这一经典的现代民主政治思想精髓。赋予人民起来革命的天赋权利与合法性;而是把暴力的方向、手段引向一个共同的集体目标。他们以民众为基础、深入民众、面向民众进行广泛的临界暴力运动的策划与教育;他们对可预期、可操控的街头运动的代价与民众可承受的社会、经济利益代价进行精确的评估与对照;他们严格控制人们可资利用的暴力手段与暴力对象,力争把临界暴力民主运动的效果控制在政府将要镇压却不能镇压的临界点上。
    
    而中国的非暴力公民维权运动却是以个案推进的方式、自残的绝食方式、祈求政府妥协实施法治的方式进行的。乞望用不反抗的博爱情怀感动强权施暴者;乞望用自残的绝食方式感动政府及人民,仰望苍天、跪乞圣恩。却忘记了促进制度改良之真正的唯一动力来源于人民,来源于饱受盘剥与践踏、深陷绝望境地的平民百姓。他们走投无路下的集体反抗才是力量的源泉。维权知识分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民众的支持;参政议政的独立候选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广泛的民众基础;匡复社会正义、建立宪政民主的法学家与道德学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民众的信赖;政治异议知识分子与作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以民生、民权为题材,创作出关爱民生、感人之深、震撼社会的文章与作品。
    
    然而,我看到的是,把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仅仅定义局限于公民权利抗争的维权运动,而忽略了全社会民主政治思想的普及;忽略了全民参政议政的政治制度的构建;忽略了新闻自由、结社自由的争取;忽略了政治异议的力量;忽略了公民社会的建设;忽略了社会总动员下人民的抗争。这样,给奋斗在维权第一线的人权斗士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与外在危险,延缓了民主政治制度的到来;
    
    然而,我所看到的现实是知识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联合起来与权力结盟,要么摇尾乞怜于专制暴政,要么频频示好于国际社会,充当民主花瓶式的骑墙者。
    
    所幸的是,还有不少的体制外知识分子,从依法维权的幻影中觉醒过来,与农民代言人及农民代表形成更加紧密的结合,并提出了公民权利运动的“政治化、组织化、街头化、非暴力化”的“四化”总方针总原则。从而不再寄希望于政府的主动改良,面向民众、走入民间,依靠社会的力量汇集来抗衡国家公权力的肆虐。在总的方向上来说,从个体到组织、从自发到有计划、从法院到街头、从官场到民间,在思想理论指导方针上已经获得了巨大的进步。然而,在具体的实施方案上还缺少许多可行性论证及精确指导性的计划,同时对民众自发暴力抗争维权正义性的否认也导致了民间力量威慑力的弱化、导致了人们集体自卫合法性的丧失、导致了维权的精英化。而更灾难性的是导致了政府孤立镇压目标的相对精确化、集中化。
    
    在中共当局把公民维权列为重点打击对象的今天;在体制内外犬儒知识分子怪罪政治化维权压缩窒息了公民维权空间的今天,我们却看到了社会总动员的历史性机遇与机会,只有正义成为不可能、法治成为泡影时,革命才成为唯一的选择。只有维权成为不可能、理性对话与妥协的民主途径都被堵死时,政府的反动性与反人类性才张显于全社会,而赋予人民抗拒暴政、起来革命的合法性。
    
    我们越是回顾历史;我们越是反思现存,我们越是深刻的认识到只有人民才是促进文明发展、人类进步的内在动力;我们越是对暴力革命带来希望与不良后果有了深刻的认识与反思,我们越是能够从现代民主政治发展的历程中总结出真正有利于人类文明发展的民主理论与思想,而临界暴力民主革命思想与理论,最终将成为瓦解中共柏林墙,成为缔造中国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希望所在。
    
    临界暴力民主革命思想认为:
    (一)、临界暴力革命的目标不再是一举暴力推翻专制政权、血洗暴政特权腐败者,建立起新的专制,而是用人民的暴力威慑力量强制于政府,张显民间社会的力量,一步一个脚印的威逼强权暴政做出妥协。在公民经济权利、政治权利等方面稳步推进宪政民主政治制度的构筑。最终还政于民;实现社会正义、保障人民的福祉;实现人民的自由、民主与博爱。
    (二)、临界暴力民主革命的对象不是侵犯人权的消灭人的肉体、侵害公民的权利。而是以现代民主政治思想为根本的指导原则与方针,摧毁暴政之非法所得、威慑暴政的国家机器(神经中枢与指挥中心)、形成爆炸性的社会震撼、建立民众对民主革命运动的信心。革命的对象不是个人,而是中共的党产、国家的政治指挥中心及侵害人民群众利益的相关政府特权部门。
    (三)、临界暴力革命的手段不是无论善恶的烂杀无辜、烂施暴行、复仇清算,而是用精确制导的临界暴力手段,分析被政府镇压或不能镇压的历史数据与相关资讯,制定出民众集体反抗的具体行动计划与方针原则。把一切可能的暴力手段、暴力对象纳入到精确的系统控制管理之中;把分散的五指收拢,握紧成无坚不摧的铁拳,集中一点,砸在专制暴政的最薄弱处。
    
    当万众一心,全社会的力量汇聚于一点时,再顽固不化的特权腐败者也只能俯首称臣而屈服于人民的集体抗争与理性威慑。这时,社会改良的机会来了:或基层民主建设,人们参政议政;或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或独立的司法;或工会、农会、公民社会的建设;或全面的民主政治改革,一切都在社会力量的掌控之中。只有社会的临界暴力能够抗衡国家暴力时,一个理性的非暴力社会才可能建立起来,暴力与非暴力的辩证,竟然是如此的精妙,以至于人们一时很难对之有所深刻的理解。(待续)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贺伟华
  •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贺伟华(图)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贺伟华
  •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赠与使用计划/贺伟华
  • 身在宝岛 心系中华 援救国民党员戴平山的倡议/贺伟华
  •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贺伟华
  •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贺伟华
  • 8月12日陈光诚案开庭,我们该如何救之于危难?/贺伟华
  •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贺伟华
  • 构筑多元民主社会格局,泛蓝联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贺伟华
  •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贺伟华
  •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贺伟华
  •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贺伟华
  •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贺伟华
  •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