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泽民与“清官祠事件”/綦彦臣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01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1990年代末期坊间流传一个笑话,说是江泽民每天早晨醒来必问三件事:“美国人有什么动向?老朱又说了什么?阿英走了没有?”这第三项至今仍停留在坊间传说的水平,没有台湾璩美凤式的“性爱光碟”为证,只好暂存不论。 (博讯 boxun.com)

    
    至于美国人的动向之问,当是属实,因为中美关系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如《江选》第二卷中说:“中美关系关乎我国对外工作全局,必须处理好。”[P452, 1999年10月1日,“目前的形势和经济工作”]至于对朱镕基言论的过敏,虽无可细考,但从“清官祠事件”及事件之后朱镕基“再拿清官说事儿”,可见江泽民是封不住“猪嘴”的。并且与“清官祠事件”一同报送的内部材料把方觉的观点反映给江,导致了江小题大做、借机批抓方觉的结果。
    
    一、江泽民讨厌清官
    
    1998年4月,(估计是)根据《动态清样》的反映:河南南阳市卧龙区一个地方建造了清官祠,把古代清官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及除林彪之外的九位元帅一同塑像,放在一起供人瞻仰,以励世风。台湾方面的有关高级官员也写了题词,同时,北京某高级官员写给一位医生,表扬其医术、医德的题词也被放诸祠中,权充展览之物。
    
    江泽民为此大为火光,专门信给“政治局、书记处并军委各同志”,明确表示自己的反对态度:“难道我们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崇高品质,是封建时代的所谓 ‘清官’能够比拟的吗?难道共产党人还要搞封建宗法祭祀,还要台湾当局人的捧场,还借宗教来超度吗?如果这样,我们共产党人的革命究竟到哪里去了?”[见《江选》第二卷P111 -112,“领导干部要增强政治鉴别力和政治敏锐性”,1998年4月28日]紧接着江泽民又以传统的共产党人斗争思维举一反三,说明年就是“六四”十周年,现在国内外敌对势力在大肆活动;云云。惊恐之状,溢于言表。在这封信的最后,他向“诸同志”通报说:“关于‘清官祠’的问题,现已派人去南阳调查。待调查的同志们返京后,再向中央汇报。”既然江办已经直接派人去查处一个厅局级地区下设的一个区(县)的某个“地方”(或村或街道)的“政治问题”,其他人自然没必要再说什么。
    
    其实,江实意并非维护“老一辈”的形象,也不在于有“台湾当局的人”染指大陆民间祭祀(何以后来两岸三地迎佛骨呢?),而在于“清官祠”对腐败而混乱的当下社会政治是个严重的讽刺。当时的河北石家庄就有讽刺江泽民亲信程维高的民谣:“毛主席你向前看,跪到下岗职工一大片;毛主席你往后看,省府养着一伙子贪污犯。”这首民谣有不同的版本,时至今日其生成背景已经公诸于世。[见《人物周刊·人物特刊》总第17期,杏园、秀灵“揭开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腐败权力场”]。
    
    二、朱镕基一语否定江氏政治
    
    与江泽民重用贪官不同,朱镕基一直以反腐倡廉为重要工作目标。此中虽不乏政治操作技巧,但在宣传态势上确实给江泽民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约在1998年末与1999年初,朱氏对贪腐现象大发激愤之语:“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
    
    此语一出,立即引起社会轰动,尤其有关对海外侨界发行的中文期刊立迅报速报道。坊间又有传说,江在政治局会议上责令朱收回此话;朱为“班子团结”,不得不违心作了检查。江能否封住“猪嘴”已经是个草民百姓皆知的问题,更有好事者传说:江找老道起了一卦,预言大江将溃,就是由于“天上派下一头大猪来拱坏长江大堤”,所以1998年发了长江大洪水,云云。
    
    能够印证朱镕基大发雷霆的民间版本,在那时多如牛毛,百姓的谣谚、“小故事儿”广为流传,构成了言论管制社会的一道特殊风景线。如当时有谚云:“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反映司法腐败;又如“农民四大没治”说道:“大盖帽,棉铃虫,乡镇干部,邓小平。”——对邓的不尊重意味着农村出现了否定改革的情绪。民间更有激愤之语云:“把县长排成一行,全杀了有冤案;隔一个杀一个,准有贪官漏网的。”
    
    “隔一个杀一个”的民间情绪几乎与朱氏的“99口棺材”如出一辙。
    
    朱氏在江的压力下“抬回了棺材”,可以猜测他实在不甘心。所以,就有了2000年3月15日在九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答丹表记者的看似泄劲的说法。
    
    他的“我是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国务院的全体同志帮助下进行工作的。”答词后半部分纯属客套,前半部更是不言自明的“废话”——不在江领导下又会是谁领导下?紧接着朱氏大打悲情牌,说:“我只希望在我卸位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
    
    这是个实话,但又是“出卖同志”的实话,也是对江泽民痛批“清官祠”的不理智行为的柔性回击。或者说,他的“棺材”卖不动,只能保全自己的名节了。
    
    中国高层政治虽然高度封闭,但在民间也屡有“映射”反应;逆向而言,民间的情绪总会在高层有所反应。当顺口溜形式变成短讯之后,权力高层大炮打蚊子般地要求查处“反动政治信息”;当“反动政治信息”被查处或百姓已不感兴趣时,“恶搞”又成了新的民间政治产品,从“董存瑞没举炸药包”到开国大典的“大饭锅成立”广告语的改造,不一而足。
    
    三、方觉建言,被诬他罪
    
    江泽民在1998 年4月12日的信件中还提到了一个与“清官祠事件”不相干的事件,就是“另一份材料反映有人暗中策划”、“他们采用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中的办法,一些人已经打入我们的内部,已经钻到了相当的领导岗位,准备十年后同我们算帐。他们人数不多,但能量不小。”[《江选》第二卷,P112]
    
    这为数不多的能量分子究竟有谁,看来时至今日仍是党国“绝对秘密”。那时的一个重要个案就是曾任福州市计划委员会的副主任方觉被抓。尽管到1998年他已经从官场上淡出三年了(1995年辞职),但他仍自我定位为党内民主派,针对江泽民政治的反民主本实,先后写了《中国需要新的转变——民主派的纲领性意见》(1997年11月15日)与《扩大中国的政权基础》(1998年4月10日)。《意见》一文广为国际媒体如Le Figaro(1998年1月10日)刊播,《基础》一文不仅在民间学者中间广为传阅而且也在1998年7月号香港《开放》杂志上公开刊出。
    
    方觉两文有一个共同核心观点:推进党内民主,反对新的个人崇拜。在江泽民来理解,方觉的言论是专门针对他的,以至于在1998 年4月12日的信中发问:“甚至提出什么‘党的最高权力的程度化转移’问题。难道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是按党章和宪法规定程序产生出来的吗?”很显然,这是个强词夺理的说法,他的党内权力获取本身就是非程序的,因为发生六四事件,他才得以由邓小平等重量级老人在“局外协商”而后交给政治局再行所谓程序化。就不用说与普通党员无关了,就是与中央委员会也没直接关系。
    
    1989年6月24日,在中共第十三届四中全会上,他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责任程序:“尽心尽力做好工作,不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和同志们的期望。”[《江选》第一卷,P57,“在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即首先对赋予他权力的(并没在程序内的)“老一辈”负责。
    
    既便不说方觉的观点,那么江氏与陈希同的对决显然是非程序化移交权力的一个后果。对于方觉以党内民主派姿态提出的建议,江氏无法否定,只好以其他罪名抓捕方觉。日前,对赵岩一案的处理,实际上也是8年前方觉案的一个映射而已。然而,方觉的党内民主(包括最高权力转移程序化)现在基本上已经为“胡温新政”认可,至于是否实行仍无可征。同时,它再一次成为体制内精英(如贺卫方与其西山会议派)的一个广泛共识。
    
    结语:悉心研究当代史以资民主政治
    
    尽管中共极力表明其已经从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并且控制着列宁主义意义上的国家机器,但是在现代政治文明进程中其政治运作确实已成了“前朝旧故”。换言之,中国今日政治之状明显呈现二分状:(一)中共传统国家政治与民间自由政治共存,双方都暂无力量“消灭”对方,但亦无对等相接纳的“互相合法化”迹象,这种现象将会持续到民主实现之前;(二)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力量对社会的领导已经不是决定性力量,思想领导已经成为与政权领导的平行存在形式。
    
    如此,为民主社会的健康发展就必要研究“前朝历史”。这既是对中国传统史观的一个继承(如宋初薛居正曾以五代部分历史见证人的身份撰《五代史》,大益于宋初政治),而且也是防止民主社会出现“权力病变”的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防疫”功能构建。
    
    2006年8月28日构思于乡下雨中,8月30日查校文献,8月31日下午定稿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闲话五代十国(四)/綦彦臣
  • 机会总会胜过义愤———回复野火先生之商榷/綦彦臣
  • 闲话五代(三)/綦彦臣
  • “拒郭门”无限扩大化的后果堪忧/綦彦臣
  • 美中战略博弈背景下的中国自由运动/綦彦臣
  • 五代的“孬人政治”/綦彦臣
  • 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俄罗斯/綦彦臣
  • 看看2008,北大校庆余杰钱理群在哪?/綦彦臣
  • 五代十国闲话(二)/綦彦臣
  • 狗死了!毛活了?/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之一)/綦彦臣
  • 东海一枭何必以庄冒儒/綦彦臣
  • 綦彦臣: 再评中央党校政改思路.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