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帝国鹰徽下看“崛起”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8月27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柏林是一座带有历史沉重感的城市。原德意志帝国议会大厦(又称国会大厦)门上的帝国鹰徽,被视为德国的象征。这座意大利文艺复兴式建筑,是1871年德意志帝国(第二帝国)成立之后所建造的,它是普鲁士在短短二百年间崛起并统一德国的一个标志。
     (博讯 boxun.com)

     德国这只昔日凶猛的鹰,到今天,世人大都相信它已经变成了和平鸽。日尔曼民族尊重历史、善于反省的特点,在国会大厦的重新修建上也可见一斑。新建的穹形玻璃圆顶闪闪发光,供普通人登上去游览观望,下面是联邦议会的工作场所,人们可以从上向下观察德国议员讨论国家大事。这象征着德国政治的透明,以及人民拥有高于政治的最高权力。
    
     在五月的阳光与芬芳之中,我们出色的导游——华裔德国记者史明,给我们讲述有关国会大厦的故事。他带着我们注视德国历史的变迁,让我们看到德国的两次崛起、崛起带来的毁灭以及战后的重生。
    
    
     ◎ “韬光养晦”背后的潜台词
    
    
     在当今中国,“崛起”是一个很时髦的字眼。军方人士狂热叫嚷“崛起”,精英学者高调论述中国“和平崛起”的可能性,人们似乎普遍认为,以龙作为图腾的中华民族已经经济发展、军事强大,是到了崛起的时候了。
    
     不断听到“崛起”这个词,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在享有二百年和平的北欧小国生活了十几年,我亲眼目睹这里的人们怎么静悄悄地享受他们的好生活。尽管瑞典曾是世界首富,人们也有对于自己国家的自豪感,但他们并不想要张牙舞爪地“崛起”在别人头上。
    
     在德国生活工作多年的史明说:“崛起”的概念里只有帝国,没有共和国。共和国不需要崛起。现在的民主德国已经拒绝“崛起”这两个字,原因并非在于德国人不希望自己在世界上占有一定的地位,而是因为“崛起”是一种帝国思维。导致帝国思维的,不是王道就是霸道。
    
     但不少人认为,中国是可以“和平崛起”的。温家宝曾在一次答记者问中说:“中国的崛起是中国多少代人的梦想”,他的“和平崛起的要义”,其中之一即:“中国的崛起不会妨碍任何人,也不会威胁任何人,也不会牺牲任何人。中国现在不称霸,将来强大了也永远不会称霸。”
    
     那么中国的“崛起”是否有可能和平?这个问题很象当年欧洲他国对德国政治提出的疑问。史明从德国历史出发,发出疑问:你说和平崛起,别人不相信,怎么办?何况邓小平的“韬光养晦”,背后的潜台词是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这种复仇思维下,谁还敢相信“和平崛起”?
    
    
     ◎ 导致“国家崛起”发酵的心态
    
    
     人们在谈德国的俾斯麦时代时,一般都把俾斯麦称为“铁血宰相”。史明却认为俾斯麦是“和平宰相”,因为俾斯麦从帝国成立之时,到1890年代黯然隐退二十余年之间,始终强调德国实行“和平外交”,并且身体力行。
    
     那么,为什么生性谨慎自制、想要和平的俾斯麦,没能抵挡住德国疯狂的军国主义呢?史明谈到1871年第二帝国成立之时,导致德意志“国家崛起”话语兴起的几种心态,和中国的现状有相似之处。
    
     第一,落后与屈辱心态。德意志帝国在对法国战争中获胜,帝国成立的仪式在法国首都巴黎的凡尔赛宫举行。德国的统一导致国家目标的改变,称霸欧洲有了可能。当时几乎所有的讲德语的精英都异口同声地赞同并赞美帝国,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样的征战胜利,强烈地印证了此前存在于他们心中的一个信念,那就是:由于德国分裂落后,因此受到强烈的屈辱,所以要复仇。
    
     比较中国现代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自1949年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朝鲜战争结束,在官方强力宣传中国打败了美国的话语笼罩下,中国其他知识分子(包括海外知识分子)也都随之扬眉吐气,一致赞同和赞美这个新的国家政权。因为这个“胜利”同样强烈印证了中国知识分子心中存在的落后与屈辱心态。
    
     第二,赶超心态。由落后与屈辱心态直接引导出来的,就是所谓的赶超心态。德意志帝国成立之初,其立国之本中,就有开疆拓土,把德国建成欧洲乃至世界强国的内容。尽管俾斯麦想要实行“和平外交”,但当时德国从经济到技术,从政治到文化,都在赶超话语笼罩之下,最终甚至导致德国皇帝接受知识分子的信念,要求德国必须改变自己殖民地既少又小的“落后”现状,力争“阳光下的一席之地”。与此同时,赶超心态也导致整个德国形成全民军国主义崇拜,军人成为帝国中最受崇拜的人群,在诗歌文学中成为讴歌意志坚强的对象。
    
    
     ◎ 中国将重蹈德国崛起的覆辙?
    
    
     显然,这样的过程和中国从1950年之后的社会发展有惊人的相似。中国外交(除去文革前期主张输出革命之外)的基本话语也是和平,但历经劫难的中国精英热衷于国家振兴和崛起等话语。从大跃进超英赶美到后来的“现代化赶超梦”和 “落后挨打论”,“国家赶超”之梦至今不衰,甚至愈来愈热烈。军人一度成为全民顶礼膜拜的对象。
    
     史明总结说: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德国已放弃了“赶超”的国家主义心态,已不再以赶上美国为目标。但在当今中国,在“和平崛起”的口号下,到处争夺资源,到处伸张后起国家的赶超诉求,我们难道没有充足理由怀疑它正在重蹈德国当年崛起的覆辙吗?
    
     对史明这个深沉的担忧,很多中国人包括西方人不以为然。就在这次柏林会议期间,德国政学基金会的凯·弥勒博士做了题为《中国崛起的局限性》的发言,他认为中国的对外政策是防御型的,即对外不构成威胁,只是中国有内部不民主、环境等诸种问题,给中国的崛起形成瓶颈。
    
     笔者曾在大会上向弥勒博士提问:“上个世纪德国曾有过两次崛起,给世界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可否请您比较一下,当今中国的崛起和昔日德国的崛起是否有相似之处?”
    
     弥勒博士回答说,他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是可信的,因为中国还没有能力挑战美国。弥勒博士还认为,中国没有种族主义和侵略性,因此把它和纳粹德国比较要谨慎。虽然很谨慎,但弥勒博士还是明确指出,二者有一个类似性,即当今中国和纳粹德国都有人权问题。
    
    
     ◎ 专制国家崛起的可怕性
    
    
     很遗憾我没有更多时间和弥勒博士讨论,如果有机会,我想说:在上个世纪初德国国力虚弱,法西斯的蛊惑与动员力量还没有出现之时,谁会相信它后来会与全世界为敌呢?又如日本在明治维新崛起时,军国主义尚在摇篮之中,西方人不认为它具有侵略性。但后来,我们中国人却倍尝日本崛起后搞“大东亚共荣圈”的苦果,世界承受了两个 “崛起”民族所造成的血腥灾难。
    
     这些历史教训是共同的:凡一个国家带着自己屈辱的历史奋而崛起,屈辱令它不顾理性,赶超使它只相信弱肉强食的丛林原则,在后起民族的群体心态驱赶下,加上军事力量强大,国家权力又过分集中、缺乏民主制度制约,那么,它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性是内在的和绝对的。只要看看当前中国军方是如何挑战和平主义思潮,看看中国人日益膨胀的民族主义情绪,就可知道,德国的殷鉴不远。
    
     弥勒博士说当今正在崛起的中国不是白猫,也不是黑猫,而是一只灰猫,这只灰猫由于自己的局限,咬住了自己的尾巴。他的观点无疑是有见地的,但我的问题是:谁能保证,有朝一日,这只灰猫不会变成一只吃人的老虎?
    
     正如弥勒博士所指出的,当今中国和纳粹德国的一个共同点是侵犯人权。这就是这只“灰猫”正在“吃人”的一面。一个国家的和平,不仅意味着对外无战争,也意味着善待自己的人民,否则,这个国家就不能自称和平。早有中国学者论述说:“刑罚之施于天下,就是战争。”只要“六四”的血迹尚未擦干,只要一批又一批政治犯还在陷狱,中国“和平崛起”就是一个谎言。
    
     对于那些信誓旦旦保证中国会“和平崛起”的中国领导人,有些问题是他们无法回答的:难道和平只是给予外国人的,中国人自己不能享受?一个连本国人民也要残酷镇压的政权,一旦它的经济军事能力可以威胁、支配外国的时候,它会擅自罢休吗?
    
     在中国共产党仍然坚持一党专政,仍然对自己的人民施暴的时候,我们应该吸取历史教训,对甚嚣尘上的“崛起”声浪怀有警惕。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文明的制度,就不会有对人类普遍命运的担当,即使它发达而且富有,也仍然是一个不可信任的野蛮国家。
    ----
    
    原载《争鸣》杂志2006年7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娜:置疑茉莉的“求偶猎艳去酒吧”
  •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 茉莉:《诗从雪域来》读后
  • 茉莉: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
  • 茉莉:“吊半边猪”的岁月——乡下文革琐忆
  •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 茉莉:谈穆斯林国家针对丹麦的议案
  •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 就茉莉女士推介的“瑞挪离婚”模式,再谈霸道台独/王希哲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茉莉
  • 茉莉:“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茉莉
  • 茉莉:巴黎骚乱的中国影子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 影星嘉宝的瑞典气质/茉莉
  • 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戏剧性的意外”/茉莉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