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河殇》广州辩论记忆拾遗/林傲松
(博讯2006年8月24日)
    
    近日闲暇在网上搜索了有关河殇条目的文章,一口气把《河殇》的解说词以及有关《河殇》引发的谈论文章共七八篇看了一遍。之所以关注《河殇》,是因为我生命中的昨天曾与《河殇》结缘,一直想写点什么来对昨天补遗和重新认识,却一再放下笔,总觉得还未到该写的时候。为何未该?自己却一直也回答不了。这些年一直埋首于具体的事务,最近才比较集中的对过去所做所读所思进行疏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想不明白的时候,大脑的混沌造成了思维的堵塞,总是有道坎过不去,一旦想明白了,下笔的冲动驱使着重新整理昨天的记忆。。。。。。
     (博讯 boxun.com)

    十七年前那场惨剧的发生的前一年,政论片《河殇》在央视和各地方电视台热播,一时间,《河殇》就象一场思想风暴一样,几乎荡涤了全国每个角落,街头巷尾,工矿企业、机关、学校,甚至我在广州茶楼里都见到喝茶的老人,都参与了议论。我从未见到过这样为普罗大众所热心关注的现象,大脑在那段时间也异常的兴奋,只要有时间就守着电视机旁搜寻《河殇》看《河殇》,思想随着《河殇》的画面和那极思辩的旁白解说,不停的思索,思想和心灵的震撼,促使着到处找人议论,现在回想起来也颇有意思。
    
    和我一起讨论得最多的是共青团广东省委一份发行量很大的杂志的记者岗神(未征得其本人的同意,不便使用真名),讨论间,我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想到策划组织一次《河殇》广州大辩论。几番商议,我负责联络主办单位和赞助企业,岗神负责联系辩论队伍、辩论场地、新闻媒体等。分工既定,就各自走马灯一样在城市里奔跑。很快,得到了共青团广州市委的支持,答应出面做主办单位,同时又落实了赞助企业万宝冰箱公司,万宝冰箱还要求作为辩论的一方参加辩论。岗神也找到了暨南大学作为辩论的另一方,辩论的场地也落实了,就在刚建好不久的中山图书馆新馆内,新闻媒界是岗神的强项,电视台、报社,岗神一个电话就搞定了,还邀请了名主持人程前做辩论大赛的主持。接下来就是邀请评委,赶印《河殇》解说词,派发入场券。评委的邀请很顺利,请柬送去的时候,都是满口应允的,但实际到场的只有一半,尤其一些身份地位比较敏感的人士,如省委宣传部的负责人,我和团市委的人一起去送请柬的时候,这位负责人一口一个全力支持,还说了不少勉励的话,可一直到辩论结束,连影子都见不到。
    
    辩论大赛当晚(时隔久远,具体时间已经记不起来了),辩论会场就设在中山图书馆新馆的中空庭院内,四周几乎被人群是围得水泄不通,辩论双方为企业队(万宝冰箱)和校园队(暨南大学),辩论主题是“中国的未来是否应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企业队是正方,校园队是反方,每方五人。经过双方主辩陈述观点,队员间的反复论战,最后主辩各自总结陈述,整个辩论时间大约为1小时30分钟,最后评委团一致裁定企业队获胜。
    
    辩论正方的获胜,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辩论会前,我接触到的评委,多数反对《河殇》的全盘否定传统文化的基本观点。对于这一结果,我这个当时才27岁青年人来说,也确实有点接受不了,我当时还是比较完全赞同《河殇》的观点。经过这些年的读书学习和思考,对中外历史和中国传统文化有了较多一些的认识后,才理解到为何评委们有如此倾向。《河殇》对于那些当时对中外历史和中国传统文化普遍认识不多的年青人来说,确实影响巨大,就算对个中有的观点和阐析有疑问,也由于对中外历史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不多,而无法判别,身边的人又多数赞同,于是也就似是而非的全盘接受了《河殇》。《河殇》广州辩论会是全国对《河殇》大讨论的一个宿影,是那个年代言论较为宽松,新思想新思维激荡大潮的产物。
    
    从策划到辩论会结束,一切都很顺利,前后大约十天的时间,中间没有什么曲折,可见《河殇》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的影响力,甚至前述那些身份地位比较敏感的人士,在接到做评委邀请时,即使有顾虑也不好明说,表面还是高高兴兴的接受邀请。《河殇》在当时的的确确是起到了促使全民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和及后的学潮民运的思想号角的历史作用。假如没有《河殇》,可能就没有“六四”后期的大规模的民众普遍参与。当局在镇压八九民运之后,展开对《河殇》的批判,原因不在于《河殇》否定传统文化,使人们去反思传统文化(中共一直就是否定传统文化的急先锋),主要的是《河殇》的思想冲击,产生了使人们进一步对共产主义的理论和信仰、对社会主义的怀疑和动摇的副效果。在“六四”之后,当局对《河殇》的批判清算中,我因参与组织《河殇》辩论,也成了被整肃的对象,不久就离开了政府机关。
    
    今天回首再评价《河殇》,我赞同孙国栋先生的观点。从《河殇余谈》一文中可以看出,孙国栋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形成、发展,是有着深厚的研究。孙国栋先生《河殇余谈》一文,是我见到的最为条理清楚而准确的剖析《河殇》的缪误所在的文章。《河殇》之所以对传统文化有如此错误的推论,与中共大陆政权建立后一直对传统文化的否定,以及国门长期自我封闭造成的普遍对中外历史和中国传统文化认识不多,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中也有政治环境所做成的时代局限的原因。孙先生在对《河殇》错误之处批判的同时,肯定了《河殇》的历史作用,并对《河殇》诸作者品格肯定的称颂,令我心生尊敬。中国的落后完全是体制造成的,是政治因素造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全盘西化造成的(改革开放前,中共当局在经济建设上一直是在照搬苏联的模式,在思想上,则一直强迫全民接受共产主义教义),与传统文化无关。
    
    人,自我认识不容易,对自身民族文化的清醒认识,就更不容易。
    
    2006年8月21日 曼谷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刘水
  • 《河殇》的原始面目【三校】/谢选骏
  • 《河殇》的梦想:当中国称霸海上时……/楚廷
  • 肃清《河殇》不良影响
  • 谢选骏:河殇与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河殇余谈/孙国栋
  • 任诠:和谢选骏先生商榷——纪念《河殇》发表16周年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孙国栋:河殇余谈
  • 赵建国:历史真相:《河殇》与《走出延安精神》
  • 中国青年报1988年11月4日一版刊登李政道短文《读〈河殇〉有感》,批判《河殇》
  • 新华社通稿:《赵紫阳同志的介入说和〈河殇〉的“新纪元”》
  • 赵紫阳与河殇
  • 《河殇》与八九民运
  • 樊功(北京): 由河殇变国殇——《河殇》读后
  • 历史真相:《河殇》与《走出延安精神》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 历史真相:《河殇》与《走出延安精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