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泽民总书记和李莲英老师教我学做官/郑宪
(博讯2006年8月23日)
    古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我要说,天不生泽民,万古如长夜。绞尽脑汁几十年始终搞不明白的问题,读了《江泽民文选》中的微言大义,才顿开茅塞。恨只恨江总书记为什么不早点出文选,让我蹉跎到如今。今天读了江选,虽然对我已经没有什么用处,好在可以教育我的儿子,让他也像绵康和绵恒一样,将来做一个对人民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我在三十岁不到开始做政府的一个处级官员,不论干什么,都是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可是过了二十几年,到如今竟混到了处调。记得五年前司里要提一名副司长,在公开答辩时领导们问“如果你和领导的意见有分歧,会怎么办?”我充满信心地回答,“不论意见有什么分歧,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结果已经不用说了,虽然我自己认为不仅满腹经纶,更有为党和人民的一颗红心。
       在《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中,江泽民总书记说,“小平同志晚年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思想,特别是他一九九二年的南方谈话,澄清了当时困扰着人们思想的一些十分重大的问题,为我们这一代人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很多话,小平同志当时不说,我们这些人很难说的。一九八九年,我刚到中央工作时,小平同志见我,我对他说,党和人民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定做到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 (博讯 boxun.com)

      江泽民总书记在这里说的“小平同志不说,我们都是很难说的”,显然是指邓小平南巡中要坚持改革开放的总方针。江泽民总书记认为这不仅澄清了困扰人们思想的重大问题,也为“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我也认为经济的开放政策虽然不足,但确实为中国带来了繁荣。但这样一个有利于人民有利于国家的重大问题,为什么一定要邓小平同志说出来呢。江泽民总书记的意思是说,邓小平说出了他们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的心声,中国没有更早地加快开放步伐,罪在邓小平,因为他没说,别人也不好说。为什么别人不敢说,江泽民作为总书记、军委主席,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前途和人民幸福的大事,您的“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跑哪里去了?
      不需要要任何想象,如果没有邓小平南巡,这么好的制度是否要等到邓小平死后才能实现?这对国家是多么大的损失?仔细想想清楚了,江泽民总书记一定是为了让邓小平高兴,好保住您的乌纱帽。这也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还是独裁国家?)的怪现象,一个名义上的最高国家领导居然还要讨好一个退休的九十岁的老人,并且关系到十多亿人福利的事业也要这十多亿人一块等着这个没有任何职务的老人的一句话,虽然大家都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不仅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自己郁郁不得志,更让我看清楚了中国当今的官僚体制是多么的阻碍社会的发展。
     不需要任何想象,邓小平没说过的,“我们这些人都不好意思说”,邓小平说过的,“我们这些人”肯定什么都不敢说。邓小平如果说鹿是马,大便有丰富的营养,今天的三讲理论恐怕要成五讲了。我终于明白了我以前搞不明白的历史和看不明白的现象。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些大便一样的理论,还有那么多共产党员、平民百姓和党的媒体在高分贝地宣传着要成为我们的圣经。终于明白了那么多大便一样的人,只是因为他们掌握着国家的财富分配权力,老百姓在忍受他们欺凌的时候还要高呼圣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大便一样的张好古之类的不学无术之徒能官运亨通,身居高位。
      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最高领导就是如此的脆弱,这也就难怪每一个人都要讨好上级领导了。江总书记说邓小平把这个位置给了他,他认为胡锦涛同志合格就又交给了胡锦涛总书记。一个国家就可以这样在一个人的手里这样往下传,其他的职位就更不会有什么标准了。按照江总书记对小平的态度,即使有人对胡锦涛总书记不满,也“不好意思”给江泽民总书记说呀,对江总书记说的肯定都是江总书记爱听的话,只要江泽民总书记高兴就行了。下面的每一级官员大约都是这样产生的。只要让有权决定你的职位的人高兴了,你就是路线正确,至于生活问题、腐败问题那些细节只是对付那些惹恼了有决定权的领导时的法宝。于是我们国家的政府官员每一个人既是皇帝,又是奴才。对你手握生杀大权的人是皇帝,但对握着你的生杀大权的人是奴才。于是就有了上级骂下级、市长搞军演的故事。
      江泽民总书记谈防左、批左,批评干部家属谋私利、不能搞一人升天仙及鸡犬,说军队是国家的(为什么军委主席可以由私人委托),可以开放理论研究。多好的理论,多么深得人心!可江总书记疏忽的是没有批判很多共产党人嘴里说一套,心里想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但是从江总书记对小平的态度表明江总书记也是没敢将心里想的说给小平同志,这才是做官的要诀。总书记都这样,整个党和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总书记批评河南建的清官祠,居然将我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放了进去。我看也是大有问题。历代的清官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犯颜直谏,我们的总书记在小平那里,连对国家对人民有大利而又能提高邓小平威望的建议都不敢提,更别想您能劝说小平放弃错误的主张了。想来当今经过江泽民总书记多年的英明领导,中国已经没有共产党员敢于犯颜直谏了。这当然和历代的清官有天渊之别!清官们,我猜至少在江总书记看来,是有点太naïve。可悲呀,社会主义新中国不仅没有犯颜直谏的官员,更没有能够纳谏的明君(从江泽民选集可以看出至少江泽民和邓小平不是),社会进步和国家富强靠什么?!!!就靠共产党代表中国,江总书记代表共产党??
      我就是因为没有读到江总书记这些令人醍醐灌顶的教诲,才屡屡不得志。江总书记对香港记者提起的和CBS记者华莱士的对话就是一个好例子。总书记认为他的助理抗议对方拿出王维林挡坦克的照片,连说两遍“我的助理真蠢”,并攻击外交部门都是一些没有脑子的翻译机器。读过了江总书记用全国人民的幸福作代价对小平同志的尊重态度,我才明白,这不是那位助理的蠢,而恰恰是那位助理的若愚大智。这虽然未必能比得上江总书记的智慧,但终究比我等蠢才要高明多了。
    那位助理肯定在其他的时间,用总书记喜欢的方式,让总书记能够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虽然助理暗示给总书记的那种说法〔换了国民党和美国的军队,王维林肯定不干,因为他知道共产党的军队不会朝人民开枪〕事实证明根本就是谎言。然后在见到华莱士的时候,故作姿态,提出抗议,被总书记骂上几句“愚蠢”已表明总书记的高明,事情过后这位助理和总书记身边的人肯定会给总书记说,“哎呀,我们怎么都想不到呢?还是总书记高啊!”总书记肯定也会喜滋滋地来一通谆谆教诲,说不定再来上两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助理不仅不会为此丢官,而会更上层楼。让总书记在这个外国大记者面前也在全世界面前爽了,好处还会少吗?至少也该部级了吧!哎,我就是因为没人指点、没有学会讨好领导才到今天的落魄境地吗?真羡慕绵康和绵恒兄弟,也难怪他们那么出类拔萃!更佩服江泽民总书记能有今天,不是偶然,不是运气,是总书记无可否认的能力!
      我相信,总书记助理在总书记骂他蠢的时候,助理肯定心里再说,“骂得好,老佛爷,奴才就是蠢。”写到这里,忽然感觉这怎么像慈禧太后的宠臣李莲英老师(因为李老师给我解惑所以称为李老师)的声音。李莲英老师说,江泽民总书记的这些招数都是跟他老人家学的,完全是他老人家侍候慈禧太后时的功夫。因为我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江总书记还是李莲英老师的专利,所以将您两位一并写上,望读者自己判断。
      我虽然明白了要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做官必须要先会拍领导的马屁,可是还是不能明白总书记的苟利国家生死已和这种做官的马屁功夫与国家利益怎么能够协调。江泽民总书记在《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讲话中还说,“个别领导干部必须明白,我们是共产党人,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当大官,千万要防止把升官发财作为自己的人生目的。”我总觉得江总书记完全是为了做大官才拍邓小平的马屁,才明知道对国家对人民有好处的事情而不敢去做。为了保住官职,总书记牺牲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是正好拿这个问题请教李老师。
      李莲英老师也就不客气了,“you are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就拿我来说吧。别人都说我贪财喜欢女人,可是我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呀。你想一下,我这人没有别的毛病,除了喜欢钱和女人,没有这两样我就要疯掉,就要杀人,你说是我拿点钱玩几个女人好呢,还是杀掉很多人好呢?你也知道我说要杀人还是很容易的。再说我玩够了,贪够了也好更多地为人民做事。”我诺诺,想起了党教育我们的,我们是应该要民主和人权呢,还是要吃饱饭。
      李老师叹了口气,继续说“有人说我为了让太后高兴,什么下贱的事情都做,也作了一些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可是我也是为了国家呀。你想想,太后高兴了,我们的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啊,太后不高兴,那不是天天阶级斗争了,那还有时间搞建设?我忍辱负重,都是为了人民,我容易吗?再说,如果撤了我,即使让大家民主选举一个大太监,你怎么能确定它能比我给人民带来更多的利益呢?民主也不是万能啊!”我无语。
      “有人说我是为了当官,才讨好太后,可是你想想看,我如果不能当上总理什么的,那我不是空有报国之志吗?你看有多少有学识,有能力的人,还不是说的话连狗屁都不是,谈什么为国家为民族?可惜呀,等我熬到了能为国家和人民做事的时候,我的能力已经消耗完了,但这不是我的错呀!”李莲英老师一脸无辜。
      T-M-D, 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江总书记的做官学问是如何高超,为祖国和人民献身的信念是多么坚定,但是我却陷入了庄周的困惑。江泽民总书记和李莲英老师,谁是庄周谁是蝶?社会主义新中国和封建帝国,谁是庄周谁是蝶?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谁是庄周谁是蝶?
      到什么时候,我们伟大的国家和民族才能从这种分不清庄周和蝶、分不清马和鹿的怪梦中醒来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愿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亲自为邹涛竞选护航
  • 反腐表──致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的公开信/胡洪熙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顺民意者得天下-致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先生的公开信
  • 刘逸明:胡书记,您的“八荣八耻”搞错了!
  • 陈世忠给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的检举信的附件
  • 赵达功: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 中共的书记管着人民的市长 全世界仅一个国家了吧!
  • 京郊某建筑企业老板给区委书记搞了一对双胞胎姐妹(中学生)
  •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梁福庆
  • 温辉:总书记怎么办?
  • 小道消息:胡锦涛六中全会辞总书记?
  • 胡主席: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周之金
  • 许志永:流氓手段到此为止——致临沂市委书记李群的第二封信
  • 《亮剑》一出,打向胡锦涛书记的第二发炮弹!/白建平
  • 听听"失身"县委书记的年关"礼由"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一个书记和一百万个奴民/老戚
  • 举报重庆市开县丰乐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吴大山
  • 抗旱关头 书记县城摆宴嫁女
  • 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反驳民间关于桑美死亡人数的说法
  • 西藏书记张庆黎大放厥词:达赖喇嘛"欺骗他的祖国"
  • 世界著名的“艾滋村”所在地县委书记逮捕
  • 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涉嫌经济犯罪被逮捕
  • 西藏书记张庆黎正在西藏猛烈开展二次文革运动
  • 西藏副书记杨松调湖北省任副书记
  • 强国论坛: 看河南上蔡县委书记的疯狂
  • 河南爱滋大县书记肆意卖官 数次欺骗吴仪(图)
  •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高调批达赖
  • 湖南湘阴县数百人骚乱 传县委书记也被打伤
  • 党组书记贪污受贿不知道是犯罪?
  • 杨宪洪专访鲁光辉:调查总书记差额选举触及到中共的底线(图)
  • 黄琦:7成投票网民支持中共总书记差额竞选产生(图)
  • 福建农民罢免贪官成功:市长被双规,书记判刑
  • 朱小丹任广州市委书记 传林雄将任广东宣传部长(图)
  • 河南省上蔡县前书记涉贪“防爱滋病捐款”被捕
  • 女书记卖出27顶官帽,只法办3个?
  • 河南上蔡曝出"防艾"资金黑洞 原县委书记被捕
  • 目睹湖南溆浦政法副书记指示110干警入室行凶
  • 歌厅偶遇政法委书记,竟被杀人灭口(图)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张中杰:石牌党委书记扭肿我妻子手指(图)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河南省新乡市委书记连维良-又出了一个连卖光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县委书记杀情妇何以难令公众震撼
  • 东北书记车涉撞死人后顶包 丈夫鸣冤副镇长前服毒身亡(图)
  •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 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镇书记强行克扣教师工资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黑龙江省副书记的儿媳妇驾黑A-L6666号宝马故意杀人!(图)
  • 胡书记,温总理,你们被骗了,知道吗?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张文康决不该被解除党组书记的职务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山西:去一趟县委书记办公室被拘留15天
  • 故意撞死人还嚣张,原来老爹是书记
  • 党官匪像:镇委书记逼下属出钱作寿 席开50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