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博讯2006年8月04日)
    自5月5日,我所居住的街区接到被拆迁通知后,由于拆迁方案的不合理及家庭经济条件等原因,致使我无法签所谓拆迁协议。后在拆迁公司及开发商(持电话13844985395及04317777778)主动打电话及面谈协商,在7月6日达成增加5平方米并收成本费的协议。然而当家人在今日7月31日接到晨光拆迁公司的13844846805(电话持有人是签协议的工作人员)来的电话,却通知说:“签的拆迁协议已经丢失,并说重新签定拆迁协议,而且增加面积并交成本费的协议已经无效。”此通知意味着之前达成的拆迁协议被开发商撕毁了,面对着如此不讲信誉的开发商,我深感震惊和愤怒。为维护拆迁居民的合法权益,为此我决定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的卑劣行为,讨回公正。
    
     中国房价之所以居高不下,无法让百姓难以承受,其原因就是房地产开发商谋取暴利所造成的,如我所在地建筑成本700元左右,而开发商竟然要我们回签户用2900元的价格购买住房,而我们被拆迁居民住户所受到的损失,如我们所居住的楼房竟然按照棚户区政策进行补偿,由于开发商为谋取暴利在被拆迁居民住户地建筑高层楼房,为此回迁居民分摊的共面致使居民住房的使用面积严重缩水,更为严重的是居民在没有改善住房的情况下,还有为此多付出至少2万元的代价,而且居民还要自己解决2年时间居住及增加费用的支出问题。尽管当初与开发商达成妥协的协议,主要是经不起拆迁方的折腾,如采取的断水、断电和煤气以及各种恐怖手段。但就是这样让居民并没有挽回多少经济损失的协议,开发商竟然也撕毁了。对于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经理:王依群,电话:0431—5900580,1365436339)这样的霸道行为,也是对居高不下的房价的不公正现象,本人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对开发商进行抗议,希望引起政府关注,制止房地产开发商谋取暴利及欺诈被拆迁居民住户的行为,并真正关注百姓民生问题。 (博讯 boxun.com)

    
    声名人:冷万宝(13944910815)
    2006年7月31日于流离失所中
    此声明发给市长信箱
    
     尊敬的冷万宝先生您好,
    您的受理信息已经提交成功,
    您的编号是:20060731133954147
    您的密码是:582668
    请您务必记住您的编号和密码,以便以后的查询,对于不保密纪录用编号就可查询,谢谢。
    
    附件5:
    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笔者所居住的长春市汽车厂家属楼之13与14B街区,在5月5日晚上突然接到
    将要被拆迁并限令各户居民在6月11日前搬走的通知。
    
    当初居民以为拆迁是为了改善住房条件,但是当居民获知房地产开发商的拆迁方案之后,居民愤怒了,居民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拆迁方案与原居住的面积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而且多数都是小户型住房,如49平方米户型,最大的只有64平方米户型,而这个最大的户型与汽车厂工人达标住房的66平方米还要差2米,更不用说政府经常所宣称的目前市民已经人均达到23平方米住房的现实情况相差甚远。但无论是小户型,还是大一点的户型,基本上都是与原居民所住的面积差不多,也就是被拆迁居民只能是无偿的获取原有的面积,如果超过原有面积,而又不超出开发商指定的户型面积,居民要交所谓的建筑成本费1250元,而其它地方的回迁成本费是600多元。但是如果居民要求超过开发商规定的户型的话,所要超出的面积每平方米要交2900元,而这个超出面积的价格,在汽车厂这个地方开了居民购房的一个天价的先河。另外由于房地产开发商要在被拆迁的13、14B街区要建14——17层高楼建筑(现居民所住楼层只有4层),因此居民的使用面积必然要被更多的建筑面积所蚕食,如墙壁厚度的增加及电梯所占的空间等公共面积,所以居民回迁后的使用面积未必比以前增加多少,而且每户居民还要为房地产开发商所谓增加的面积至少要支出12500元左右,如果回迁的家庭再要简单的装修一下,又要最少支出15000元左右,并且居民还要自己找房解决一年半时间住的问题,搬家还要损失一些钱财。居民搬出搬回不仅没有获得相应的补偿,还要至少不应该支出的3000元左右的人民币。居民被开发商折腾出去一年半时间,还要倒搭几万元,而且与原来居住的面积区别又不大,那么居民岂能甘心牺牲自己的权益为其谋取暴利搭桥铺路。
    
    居民不仅对没有获得相应的补偿及不该支出的费用表示不满,而且对房地产开发商把居民所住的楼房按着棚户区的标准进行拆迁的做法,这不能不让居民感到更加特别的愤怒。棚户区是什么概念,是指那些平房而没有辅助设施的住房。如果按开发商所说的那样,“房屋密度大,人均建筑面积小”的楼房也算棚户区的话,那么开发商目前所拿出的拆迁方案建成新的楼房,又与棚户区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棚户区更加棚户区,因为房地产开发商所建的楼房要比原有的楼房更加“密集”,而且“人均建筑面积小”也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与其说开发商在拆一个小的棚户区,还不说是在建一个更的棚户区。而这样的棚户区一旦建成,居民回迁后,就将永远蜗居在棚户区内,这是因为这里所住的绝大多数都是退休工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买所谓达标的住房。然而房地产开发商不仅利用棚户区政策获得“减免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等多项优惠,而且还可以从增加销售的商品房中谋取暴利,经有懂建筑方面的人士测算:13、14B街区是当地的黄金地段,尽管所住居民多些,但由于被拆迁的地方按规划不仅要建高层建筑楼房,而且还有相应的商业区,其商业价值可想而知了,工程竣工,房地产开发商至少要获得纯利润6000万元之上,而开发此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只有17人,显然工程一结束,即使房地产开发公司中的17人在此之前都是穷光蛋的话,那么他们转眼之间就进入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行列之中了,一批富人就在损害居民权益的基础
    之上产生了。
    
    对于开发商不合理的拆迁方案,愤怒的居民分别在5月8日和15日到汽车厂总部进行讨要说法和抗议,数与千计的居民之所以要找汽车厂负责人进行理论和抗议,是因为开发商所要拆迁的街区是汽车厂家属楼,而这个家属楼所住的大多数是汽车厂的退休工人,这些退休工人曾经为汽车厂的建厂和发展不仅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也几乎是付出了一生的代价,这些退休工人本应该住上汽车厂达标住房的标准,但由于汽车厂对他们采取的是种种不公正的待遇,致使这些退休工人无法享有应有的住房标准。然而汽车厂领导人除了维护一些少数管理层的利益外,如给管理人大涨工资,仅科长就达3000元之多,众多的管理人员配备轿车,每月汽油费就补贴1300多元,而相当多的工人每月工资只有500元左右。在对待在职的工人都如此刻薄吝啬的情况下,对待退休工人的待遇,尤其是在住房改善方面就更是不屑一顾了,所以汽车厂把本应该善待的退休工人及家属楼的居民,不仅不关心不公正的对待,反而出卖给开发商,任意由开发商肆无忌惮的践踏居民的权益,并且还处处维护开发商的利益,利用自己出版的《第一汽车厂集团报》为其房地产开发商的拆迁方案进行辩护,并说居民得到了“优惠”。汽车厂领导人之所以倾向于开发商,完全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一是为了甩包袱,不愿意为改善退休及职工的住房条件做出努力;二是为了领导自身的形象出发,汽车厂领导人为了自己工作环境的舒心,不顾众多工人的利益,用6个多亿元的工人的血汗钱建成东西2座17层高的豪华办公楼。然而不幸的是,13、14B街区所在地就在大厦的阴影中,这2个建成于70年代中期的街区,被现代的人称之为贫民窟,对于一向好大喜功的领导人而言,当然就不希望这个眼中钉存在了,于是在领导人不想为退休工人及职工改善住房的情况下,就出卖给了利欲熏心的房地产开发商了,至于有的领导人是否从开发商那里捞取什么好处,想必也不是什么秘密,否则的话,没有“资质证书”的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就不可能能拿到工程项目。由于汽车厂领导人和开发商的官商相互,无视被拆迁居民的权益,为此居民只能无奈的靠自身力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在通过多次与开发商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采取与房地产开发商拒绝合作的方式进行抵制。而开发商在对待居民的态度是相当的蛮横,多次贴出公告:把居民的建议及正当的要求说成是“几少数别有用心的人造谣惑众,蒙骗不明真相的居民”,并说是少数人在“闹事”。甚至以政府的名义指责并带有威胁的口气对居民说:“如果你要什么都给,那还有法律吗?那还有社会安定吗?政府会允许这样吗?”事实上居民的要求并不高,按着隔条道路的街区拆迁的方案执行就可以,而那个被拆迁的地方才是真正意义的棚户区。
    
    本来被拆迁居民就对开发商所拿出的最黑的拆迁方案感到愤怒,如今开发商用贴告示的方式指责和威胁及诬陷居民,这无疑上火上加油,势必导致居民与开发商更加对立,如果这种状态发展下去,一个欺人太甚及令人无法忍受的拆迁方案,很难说不引发极其严重的不堪后果。而在全国由于开发商为谋取暴利无视被拆迁居民权益而引发的灾难和悲剧的现象并不少见,为此笔者希望政府官员和汽车厂负责人不要空喊什么“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口号,要用行动中体现出来,避免因一个欺人太甚及令人无法忍受的拆迁方案导致的灾
    难和悲剧发生,消除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的隐患。
    2006年5月20日于吉林
    
    
    居民拥有的《宪法》和其它法律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笔者在此之前曾经写了一篇《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的
    文章,笔者担心的野蛮及暴力拆迁的事情如今发生了。
    
    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之13、14B街区居民所住的房屋几乎都拥有产权——说白了居民现在所住的住房属于私有财产,按《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第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又《民法通则》第75条规定:“公民个人的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民法通则》第4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而《合同法》第4条规定:“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
    
    然而如今居住在长春市汽车厂家属楼之13、14B街区的居民的宪法权利及其它保护公民的法律正遭到严重的侵犯和践踏,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www.cckfb.gov.cn/credit/KFCorpbasicInfo.asp?corpno=CC-0375#aa)一家没有“资质证书”的开发商不顾广大被拆迁户的反对,开始对居民所住的楼房进行拆迁,在绝大多数居民还没有签所谓“协议”及搬走的情况下就把极少数搬走居民家中所有窗户进行拆除,而且还肆无忌惮的把居民楼中走廊的公共窗户也强行拆除,更有甚者,拆迁工作人员竟然把13街区中的155栋居民楼的房盖,用机械设备给掀开了,致使住在楼里的居民的生命安全受到的威胁。
    
    开发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造成13、14B街区居民所住的楼房不可能不拆迁的事实,而同时也在制造紧张空气,迫使惶恐中的居民被迫签定不公平的“协议”,开发商这样做给居住的居民带来极大的不安全感,开发商在拆除楼房的窗户时,不仅把砸窗户的声音搞得震天响简直整个楼房都在颤动,而楼房本来居住的退休及带病的工人就多,很多人的心脏都无法承受这剧烈的声响,而且楼房被拆除窗户后,下雨就自然而然的灌到楼里,而楼里上下楼层之间都有水和煤气管道及电线线路,而当雨下到被拆迁窗户的屋里就自然的流向楼下,致使造成多家居民财产受损。开发商这种殃及其他没有搬走居民的做法,显然是公开侵犯居民合法权益和践踏宪法。
    
    开发商在进行野蛮拆迁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向居民实施暴力,在这2天里就发生了2起暴力事件,一户在14B街区之187栋姓蔡的居民因无法忍受开发商在楼上拆除窗户所发出的巨大声响,上楼去找野蛮拆迁的人去理论,但结果遭到殴打,造成姓蔡的居民被送进医院在急救室被抢救了半天。而且随后开发商找了50多人聚到这户人家的楼前,进一步制造紧张恐怖的气氛。另一起暴力事件是发生在5月31日上午,一个拆迁的工作人员随意窥视居民住户的窗户,把屋里一个小孩给惊哭了,家里的老人出来找拆迁人员理论,随后老人被年轻的拆迁人员打了三个耳光。居民报警后,警察把被挨大的老人带走。
    
    随着开发商规定搬迁的时间越来越近,像这样殴打居民的行为,很难说不再发生,现在居民几乎都处于紧张和恐惧的气氛里。尽管被拆迁户多次向有关部门进行反应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曾经上千人3次到汽车厂总部讨公正,但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居民目前只能靠消极的方式,以拒签协议方式进行抵抗。
    
    由于开发商打着政府的名义进行拆迁,在此之前就曾经以政府的口气发了2个告示,并把提建议的居民说成是“及少人”和“闹事”,说居民这样做的结果,“还会有社会稳定吗?”而此时的有关部门及媒体不但不到街区进行调查,反而多次发表文章为开发商进行辩护,说开发商的拆迁方案给被拆迁户带来了实惠。中国的老百姓本来对生活的要求就不高,假如开发商的拆迁方案不那么欺人太甚及让人忍无可忍的话,哪怕是灰色的拆迁方案,居民也会忍气吞声的接受,然而利欲熏心的开发商只顾自己的利益,不惜损害居民的利益,甚至连《宪法》、《民法通则》、《合同法》有关保护公民权益的的规定置若罔闻,甚至连触犯《刑法》也不当回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6条对强迫交易属犯罪之举的法律界定是非常清楚的,构成此罪的客观行为表现为买卖与否、买卖时间、价款、买受及卖予对象这些买卖关系的基本确立因素都是被强迫接受的。也就是说那些强制拆迁的行为不仅违法而且触犯了刑法。当然在如今的社会中,当那些既得利益者连《宪法》都无视及蔑视的情况下,《刑法》又能奈开发商如何,难听点说连擦屁股纸都不如。
    
    在政府口口声声讲“依法治国”及“以人为本”的今天,房地产开发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的大规模的侵犯居民的合法权益及侵占公民的私有财产,难怪居民愤怒的大骂黑心的房地产开发商的所作所为“和日本鬼子祸害百姓没有什么区别”、“比土匪和强盗还霸道”。一个被官方及开发商视为“为民谋福”及给居民带来“实惠”的拆迁工程,居民不仅没有感觉出来,反而却好象与遇到了重大的灾难没有区别。一个让居民感到带来灾难的拆迁方案就在野蛮的拆迁中实施,一个利民及给居民带来“实惠”的拆迁方案就在居民的恐惧之中实施,《宪法》赋予居民的正当权益及其它法规的保护措施就在房地产开发商的侵犯及践踏中丧失。
    
    在房地产开发商规定的拆迁日期还有10多天的情况下,拆迁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进行野蛮拆迁及毒打居民的现象不断的发生,而且在街区还经常的出现成群的光着臂膀及纹身的地皮无赖似的的青年人,他们手中还拿着对讲机不时的大声呼喊,显然他们的出现及所作所为是在制造紧张和恐怖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到了开发商所谓规定的拆迁日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和悲剧。
    
    为了避免房地产开发商的野蛮及暴力拆迁给居民带来灾难及悲剧,笔者在此再次强烈呼吁国务院及建设部有关官员出面制止房地产开发商的野蛮及暴力拆迁行为,保护居民拥有的《宪法》权利及践行其它法律保护公民的措施。在此笔者也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生活在由被野蛮及暴力拆迁所产生恐怖气氛之中的弱势居民!
    2006年5月31日于吉林
    
    
    韩流2006 发表于:2006-7-17 19:08
    
    
    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6月5日早上,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在被拆迁的楼房的门上贴出一个带有威胁口气的通知,其中一句内容是这样写的:“13、14B街区的居民如果在6月10日前不搬走,将要采取强制拆迁措施,造成被拆迁户的财产损失后果的
    自负”。
    
    房地产开发商贴出这样的通知,并非仅仅是说说罢了,期限一到,他们一定会对居民生命和财产置若罔闻的。笔者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房地产开发商在其规定的拆迁日期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毁坏居民所住的楼房,如有的居民刚刚搬走,拆迁公司的人员就马上把搬走人家的所有窗户和门用镐头和大铁锤刨掉或砸掉,以及把靠近门窗的墙砖砸得“活牙露齿”的,他们甚至还把走廊中公共用的窗户也砸掉,更让人愤怒的是,他们居然把居民还没有完全搬走的楼房的房盖用机械设备给掀开了。窗户的洞开,每当下雨的时候,雨水就灌进屋内,因此相邻及楼下的住户就成了雨水袭击的对象,尤其目前还是雨季,而且是大雨不断的季节。
    
    拆迁人员在野蛮毁坏居民所住的楼房的同时,对反对拆迁的居民已经实施了多次暴力,到今天为止至少发生了4起暴力事件,有年迈的老人被年轻的拆迁人员打耳光,有的中年男子身体遭到4个拆迁人员的伤害,有的妇女遭到惊吓被打送进医院进行抢救。在暴力事件频频发生的同时,街区经常出现一些地痞无赖的人,他们光着膀子,有的身上刺着青蛇图案,手里拿着对讲机,成群结对的在楼房之间横着膀子逛,有时见着人就骂,甚至对来街区收破烂的人大打出手,把收破烂的人打得满嘴流血,以此来恐吓反对拆迁的居民。更加卑鄙的是,他们竟然往反对搬迁的13街区之200栋所住的居民家里投粪便。
    
    房地产开发商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利用野蛮毁坏居民所住楼房及采取暴力行为的方式,进行不断的制造恐怖气氛,迫使居民放弃抵制开发商的想法和做法,从目前的状态看,房地产开发商所采取的野蛮及暴力的做法,已经发生了效果,有很多的居民迫于无奈和恐怖开始放弃了抵制和抗争,放弃了属于自己的家园,搬家离开让人不断产生恐怖的地方。
    
    随着房地产开发商所规定的期限只有1天了,尽管在笔者所居住的街区仍然绝大多数的居民还没有搬迁,但随着开发商野蛮和暴力拆迁的行为进一步升级,势必将导致更多的居民被迫迁移,而剩下的住户所面临的危险将更加严重。没有搬走的居民之所以没有搬走,一方面是因为房地产开发商的拆迁方案欺人太甚,让人无法接受,试想一下:回迁后和原来居民的面积没有多大区别,有的甚至还要缩水,而且还要白搭几万元钱,另外还要自己解决至少一年半时间的居住问题。另一方面是因为居民确实没有经济能力承担因拆迁所需要支出的费用,这次被拆迁的13和14B街区所住的居民相当多是退休工人,这些早期退休的工人所拿的退休金仅够维持生活费用,况且有众多的退休工人为企业卖了一辈子命,身体难免不留下各种疾病,而如今高昂的医疗费用早已经把那些有病的退休工人的腰包掏个尽光。在这个2个街区里所住的居民即使不是退休工人,但有工作的工人绝大多数的收入并不高,有的每月只有4、5百元工资,如果再供一个孩子读书,家里几乎是一贫如洗。
    
    笔者之所以没有搬迁,可以说是上面2个原因都存在,目前笔者所住的房子是父母的房子,按着父母的工作年龄,本应该住上长春汽车厂所规定的达标楼房,但由于笔者的政治原因,而影响了父母住房的改善,因此住房改革没有惠顾到为长春汽车厂卖了一辈子命的父母身上。如今父亲去世多年,而母亲也没有了改善住房的奢望了,其主要原因是患不能生活自理重病的母亲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而今天再让母亲掏几万元钱,那几乎是无法办到的事情。母亲每月看病如果不借钱,那就是很大的满足了。但由于房地产开发商搞突然袭击贴出一个拆迁通知,一下子就让母亲急火攻心,又是心缺血,又是脑血栓复发,随后看病吃药打针,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花去医疗费用2千多元。而笔者本人由于多年来长期遭到某方面的压制,致使多年来无法谋生,因此没有任何经济能力支付因住房被拆迁所带来的高昂的费用。
    
    从房地产开发商目前的所作所为来看,居民要想阻拦强制拆迁,对反对拆迁的居民和笔者而言恐怕是办不到的,尽管居民及笔者所居住的房子是私有财产,尽管私有财产受宪法及其它法律保护,但在向钱看的社会里,法律对弱势群体而言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但法律对权势者而言是清除阻碍自身谋取暴利的工具,这种无奈和残忍的现实,不仅从过去的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在圈地的行为中体现出来,而且也会从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13和14B两个街区被拆迁中体现出来,事实上,在两个街区的居民还没有搬迁的时候,充满野蛮和暴力的拆迁就已经开始了。
    
    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之13、14B两个街区的居民所居住的住房,距离6月10日强制拆迁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由于被拆迁的楼房涉及到2460户居民,因此对被拆迁的居民而言简直是苦不堪言,其原因,一是想要购买现房的话,也没有那么多的房源,而即使有出售房屋的公司或个人,当获知如此多的人要购房,需求的增多导致房价暴涨,相应的房子要比之前多出几万元,何况居民又多数是处于贫困状态。二是,被拆迁的居民无法租到住房,即使能够租到,租房子的费用也是随着需求的增多而增加。对很多居民而言,购房没有经济能力,租房又住不起。然而房地产开发商却无视居民所存在的实际及迫切的问题,为了自身的暴富,而不择手段的损害及牺牲2460户居民的利益。因此房地产开发商一旦进行强制拆迁,一方面野蛮及暴力拆迁有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另一方面必然要导致居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笔者及家人就是其中之一。
    
    最后,笔者再次向中国政府及国际社会呼吁:制止房地产开发商野蛮及暴力拆迁行为,防止由此引发的灾难和悲剧的发生,保障居民生命和身体安全及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
    2006年6月9日于吉林
    
    。
    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自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所规定的居民搬迁的限期一到,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之13、14B两个街区居民所住的楼房几乎都遭到严重的毁坏,居民所住的楼房有的房盖已经被掀掉,有的楼房中的承重墙被砸掉,有的楼房大半个被机械设备推倒。到目前为止,两个街区的楼房几乎变成了危楼,居住在楼房里的
    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开发商为迫使反对欺人太甚拆迁方案的居民按他们意愿搬迁,采取种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不断的制造恐怖气氛,6月12日晚6点时分左右的时间里,一个在13街区之196栋居住的残疾人,名字叫刘风,他想把自己家中阳台拆下来的铁筋卖破烂,但被拆迁人员阻拦(拆迁人员认为,与楼房连在一起的东西,都不属于私人,而归拆迁公司所有,包括居民家中自己花钱所购买的电表及自家装修的高档门窗等私有物品),当刘风与拆迁人员进行理论时,遭到拆迁人员的殴打,并用力将刘风推倒在乱石堆上,乱石堆是由有棱有角的马路牙子及地砖堆成的,到在乱石堆上的刘风胳膊立即被划伤,流血不止,更为严重的是刘风后背及腰部受到创伤,身体不能动弹,本来就是残疾人,身体就不灵活,如今被重重的推倒在乱石堆上,并严重的受伤,这对处于困境之中的刘风而言无疑是伤口上撒盐及雪上加霜,当邻居看到倒在乱石堆上的刘风,无法动弹及胳膊流血不止的的情况下,打了110报警,警车把刘风送往医院,伤势严重的刘风自今还没有出院。
    
    刘风被伤害之前,在6月10日早上还发生一起严重的伤人事件,那天,房地产开发商雇佣一台挖沟机车,在众多居民还没有搬走的情况下,就把进入楼房门的上面遮雨的门脸,用挖沟机砸掉,落下的大块的水泥块堆在门口,造成居民无法出入家门,有一老太太气愤的指责拆迁人员的野蛮,随后老太太被推倒在地,捂住心口好长时间起不来。挖沟机不仅大规模的毁坏楼房的门脸,甚至连居民在楼前晒衣服的衣绳也毁坏,196栋一个姓范家中的老太太上前阻拦,说他们太霸道,衣服还在衣绳上晒着,这样做也太损了点吧。然后开挖沟机车的人不仅不顾居民的阻拦,在把挂有衣服的衣杆毁坏的同时,挖沟机从老太太头顶飞快而过,把老太太立马惊倒在地,随便说一下,老太太的丈夫,是最开始向房地产提出拆迁房案存在问题的人,事后房地产开发商用张贴告示的方式,指名道姓说姓范是属于“几少数人”,是在“闹事”(当时80%的居民签名反对拆迁),为此,姓范尽管报警以防止开发商加害于他,但用他的话讲:“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惟恐开发商报复”,而发生在老太太身上的事情,很难说不是不在报复。在此之前,几乎所以向房地产开发商提合理建议的代表的姓名,都被开发商张贴的告示公布出来,另外还把代表的详细住址公布了出来,给代表心理不仅带来了压力,而且也产生了恐怖的心理。
    
    不让居民安心休息,这是拆迁人员一直使用的手段,他们常常在半夜到房顶或进入已经搬走居民的空房中每隔几分钟就用尽砸楼的房盖或空房中屋地及墙壁,发出的声响绝不会亚于日本鬼子当年轰炸中国城市时所发出的声响,惊天动地,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
    
    笔者为此,多次报警,但得到回答,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尽管我多次和他们说,保护居民最起码的生活条件,是警察的职责所在,但得到还是他们无奈的回答。
    
    拆迁人员不仅不断的不让居民好好休息,而且也不断制造一些让居民产生不安全感觉的动作,对居民采取直接暴力行为就更不用说了,到今天为止至少已经发生8起暴力事件,而间接的动作也是不断的发生,如往居民家中扔粪便;砸居民家中的玻璃;街区突然开进几辆汽车,然后跳出一些虎视耽耽及凶神恶煞似的地痞无赖,在街区横着膀子乱逛,见人就骂,甚至把收破烂的打得满脸流血。在6月14日晚上10点钟左右,笔者看到一些人到楼房顶上,不断的砸房盖的水泥板,然后把砸下的水泥块,几个人抬着贴在房檐往下扔,他们扔的时候,是有选择的,专门往有住户人家的窗前扔,扔下的水泥块所带的碎块不可能不碰到居民家中的玻璃上,当居民深更半夜遭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不产生恐惧的心理。
    
    房地产开发商为摧毁居民心理承受能力,在6月14日早上开始断水,水是生命之源,如果居民没有水,那么居民就无法生存。后居民愤怒抗争,第二天水恢复了,但水质发生了严重的变化,水里有明显的杂质和水锈,居民目前已经不敢用自来水做饭了,水质所出现的问题,可以说给居民造成的心理压力,同样也不亚于野蛮及暴力拆迁所带来的压力。
    
    目前拆迁的不顾所住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依然大规模的进行毁坏楼房,我所住的楼下的承重墙目前到遭到毁坏,现在我所住的楼房同其它的楼房成了真正意义的危楼了。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我生活的街区和另一个街区的场面绝对不会亚于战争所造成的破坏程度:楼房残缺不全,有的楼墙由钢筋拽着悬在半空之中,到了夜晚,楼房被砸掉的窗户在夜色的笼罩下,黑洞洞的,如果再听到屋里被毁坏的水管,不停的发出流淌的水声,而
    
    水顺着破坏的墙缝不断的流,这一切显得特别的阴森和恐怖,我想战争所留下的废墟,如果鬼城真的存在的话,也不过如此。一个曾经让人感到温暖的家园,如今被荒凉、阴森、恐怖所代替,而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因素,就是开发商为了谋取暴利对居民权益置若罔闻所带来的结果。
    
    中国政府整天的高喊“以人为本”的口号,如今居民的标准楼房已经变成了危房,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政府声声说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而如今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谋取暴利与官员勾结(实际上是一体的,开发商之一就是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不顾百姓生死,同时也置保护居民的《宪法》权利而不顾,肆无忌惮的对弱势群体进行疯狂的掠夺;政府倡导构建“和谐社会”,而如今居民所住的家园已经遭到大规模的毁坏;政府宣扬中国已经进入了盛世,但如今的居民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状态之中。然而更加可悲的是,居民所遭受到的严重创伤,无论居民到那里反映去上访,结果是无功而返。百姓真是到了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处境之中了。
    
    居民在现存的社会中本身对生活要求并不高,有一个安稳、清净的环境就足矣,然而这简简单单的要求与希望,竟然成了奢望!
    
    2006 6月16日于吉林 
    
    黑暗笼罩在被拆迁居民的生活之中
    
    
    
    
    从6月18日后半夜开始,居民所用的电被停止,在此之前水已经被停止,随着电力的停止,煤气也被停止,电话被切断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总之开发商为了达到自身谋取暴利的目的,早已经把居民的生命权及生存权置于法律与道义之
    外了。
    
    目前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之13与14B两个街区的居民,因无力无奈忍受开发商所采取的野蛮和暴力拆迁措施所带来的压力和恐怖气氛,绝大多数已经纷纷被迫逃离家园。而开发商为了迫使还没有搬迁的居民按着他们的意愿去做,不断制造让居民无法生存的环境,对居民采取断水、断电、断煤气等最不人道的措施,造成居民身处绝境。笔者所居住的13街区之182栋2门1楼一户姓刘的家庭,户主现在已经是94岁的高龄了,身患多种疾病,已经是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了,由于目前家人还没有在外边准备好相应的居住房子,尽管家里人多次要求不要切断维持正常生活电、水、煤气的供应,但开发商已经到了良知丧尽的地步了,还是把这些维持生命的必需品给切断了,尽管国务院三令五申的强调,如果居民在没有搬迁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断水、断电的,然而在惟利是图的今天,人世间的一切仁义爱与道义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已经是荡然全无。
    
    现在是雨季,由于很多楼房的房盖被掀掉,因此每当大雨从天而降之时,大雨就往没有房盖的屋里倾注,而每层楼之间由于管道及各种线路连通的原因,致使雨水随着这些管道和线路几乎流向每个房间,如果赶上瓢泼大雨,那么没有搬迁的居民的家中即使不是汪洋一片,那也是成了小河流水人家,但不过这样的小河流水人家,对居民而言已经是没有田园诗般的感觉了,对身受其害的居民而言,有的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痛苦的感觉了。身居14B街区之164栋2门3楼一个姓火的家里,最近每次下雨都由于楼房房盖被掀的原故,家里就雨水成灾。而这个姓火的中年男人是一个下肢严重的残疾人,妻子下岗10多年,孩子上高中,如此的家庭,生活本来都难以维系,如今又赶上开发商野蛮和暴力拆迁,对于这样生活状态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可以说没有任何能力承受开发商的拆迁方案所造成的意想不到的经济支出,但房地产开发商却无视这样凄惨家庭的存在,依然是我行我素、肆无忌惮的为自身谋取暴利开路,竟然在6月21日趁姓火的家里没有人的时候,用撬杠把家门撬开,尽管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损失,但开发商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在警告没有搬迁的居民,而这种趁家里没有人而破锁入室的现象,在此之前就曾经发生过。虽然姓火的居民报了警,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每当居民报警说被拆迁街区出现违法事情时,警察常常表现出敷衍或者无奈,显然警察好象认为拆迁的街区出现问题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似的。笔者就曾经多次反映拆迁人员为逼走居民深更半夜砸房盖扰民的事情,其结果只能是让居民更加愤怒,甚至让居民不得不怀疑,被拆迁的两个街区是否沦陷了,并且被黑社会统治了,否则的话,居民为什么没有一点安全感,有的只是精神上的紧张和内心的恐惧。
    
    危险可以说是随处可在,在6月18日上午,一个居民在走路时,一下掉进下水井里,如果不是那个居民反应快些,用胳膊横在井沿上,那么整个身体就会掉进深深的下水道里,然后浮土及下水道里的水就会马上把人整个身躯掩埋住。本来下水井都是有井盖的,然而拆迁公司为了谋取利益,把几乎能变换成钱的东西,统统掠夺光,当然也包括井盖子,然后填上浮土形成一个极其危险的陷阱。拆迁公司为了多谋取利益,不光掠夺公共财物,甚至像居民家中的一些东西也成了拆迁公司的私有财产了,如前文所写的被殴伤的叫刘风的居民,就是这种现象的写照及缩影。在被毁坏的街区里总是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行走,防止拆迁人员在拆迁楼房的过程当中,被乱扔的水泥块及砖块砸着,尽管行人注意,但在行走的过程当中,还是常常被楼上扔下的小的东西碰上,可以说是防不胜防。至于像沙尘暴似的的东西在拆迁的过程当中是漫天飞舞,行人根本无法正常睁眼睛走路。
    
    笔者家中的窗户玻璃,在拆迁人员在房顶砸房盖时扔下的水泥块砸碎,屋里的房顶已经开始往下滴水,身患多种疾病及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无法承受让人不断产生恐惧的生活环境,母亲被迫躲在女儿家里避难,而女儿居无定所四处流浪,笔者在夜晚也只能是身处黑暗之中,度过每个艰难及险恶的日子。尽管没有搬迁的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但是没有任何的政府部门及其他部门来关注居民的生死,任由房地产开发商胡作非为、肆无忌惮的为谋取暴利,而对居民进行疯狂的掠夺及伤害。这种每天、每时、每分都在发生危及居民生命和财产事情发生的情况下,整天喊“以人为本”的政府,竟然对此却无动于衷;整天张扬“三个代表”的政党,竟然对此却视而不见;整天主张构建“和谐社会”的官员,竟然却对此装聋主作哑,显然这个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已经成了麻木不仁的政府的牺牲品了。
    
    笔者最后想说一句话来结束本文:那就是谋取暴利者的断电行为,给人带来的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政府无视《宪法》为谋取暴利者保驾护航所给人民带来的黑暗,那才是更加可怕的,甚至是恐怖的。
    2006年6月22日于吉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