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博讯2006年8月03日)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博讯 boxun.com)
王力雄先生没想到你会给网上一个不知名的读者对你文章一些思考回应。当我读到你的回信,我有一种身心俱有的激动。这个激动不仅仅是你的回信,更是对中国前途的忧心如焚。
当我读到你回信中“其实我何尝抱多少希望?只是在放眼皆为死路的困局中编织一个走出去的梦想。这梦想即使在理论上成立,现实中有无可能,却完全是另一回事”这一段文字时,真想与你抱头痛哭,但象我们这一代饱经磨难的男儿,纵然是铁骨柔肠泪也早已干枯,又如何哭得出来,我们能有的只是心中的滴血。
对于当今的中国,我们还有多少话可说,如果说这个政权能够仁慈一点,社会稍微公平一点,百姓活路多一点的话,忍一忍也就算了,就让中国专制慢慢地走,民主慢慢地来,我们这一代不行,下一代,下一代不行,再下一代,再有三代百年总行了吧。但是一想到世事是如何的不公,民生是如此地悲惨,当看到民工跳楼乞讨血汗钱,病者无钱治病在家等死,学生为高价学费而自杀,受冤上访者露宿街头,而权贵者却是花天酒地,一扔千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还是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诗人的词境,竟成了当代中国的写照。我们如何能不长歌当哭呢?在失血的强权政治之下,如你所说我们一介布衣能做什么,能做的大概只有梦想了。但是为了那些“冻死骨”能有活路,社会能有公正,这个道义这个苦难,我们是担得起要担,担不起也要担,即使是梦想也要把它成真,“在放眼皆为死路的困局中”撞出一条路。当然我们不希望是一条血路,但真的无路可走时,血路不也是一条路吗?
在近代,中国的百姓遭受了太多的灾难,几乎每一个在探讨中国变局的人士,都在考虑如何避免动乱。中国有“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的文化传统,苦难的中国人对生存的要求如此之低,让人不胜唏吁!但是,现在就是这样的要求都无法满足,那些饱受苛捐杂税和贪官恶吏欺凌的百姓如何能有一日之太平。中共为了自己集团的利益,强调的是稳定,而我们强调稳定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百姓的利益吗?如果百姓能在稳定中得到利益那也就罢了,但是中共稳定了怎么多年,百姓的利益却是越益受损这是有目共睹的。我想我们要破中国的困局,首先要破中国无论如何不能乱的局,只有破了这个局我们才敢于冲破思想牢笼。超越者联盟首先要有超越的思想。
王力雄先生你所构筑的“超越者联盟”是上层变革,这样的变革无疑是社会成本最小的变革,但是当我们看不到这样变革的希望时,是不是可以看一看下层的造反呢?(按中共的说法是群体事件,04年就达八万多起)纵观这些年来,中国底层民众的“造反”与历史上的农民“造反”有着显著的不同,从太石村来看也好,从汕尾村来说也好,都显出相当的理性,既没打人,更没放火杀人,尽管村民平日对这些横行乡里的干部痛之入骨,但都表现当相当的克制。再如日前随州几百民办老师上访抗议,更是做到有规有矩,约法三章,使政府无法对其下手,最终获得部分性的胜利。在这些民间抗议运动中也不乏出现陈胜吴广式的人物。盲人陈光诚以法维护乡亲权利,难道不是当今的陈胜,农民女领袖李廷惠编词唱歌带领村民抗争,难道不是吴广。但是他们又不是陈胜吴广,他们在带领民众与当局的对抗中,虽然面对的是政府派遣的全副武装的军警,但是他们仍冷静地以国家的法律为准绳来维护自身的权利,充分显示出温和理性但又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们的斗争方式完全超越了旧时代的农民式的暴力反抗。如果超越者联盟把底层反抗联盟也联盟进去,做到上下结合,是不是多一点希望?
我们现在是在黑暗中寻光明,在失望中求希望。
真诚地感谢你给我的复信,“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以此作为我们共勉!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6/8/0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人是怎样变成渣滓的
  • 王力雄: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
  • 王力雄:西藏大昭寺的新门票
  • 王力雄:中共难以避免的“清算结局”
  • 王力雄:经济文革与政治动乱
  • 王力雄: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
  • 王力雄:专制必然亡于腐败的道理
  • 王力雄:专制必然亡于腐败的道理
  • 王力雄:中国政权的“黑帮化”演进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