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一舟:“城管打城管”引发“群体情绪盲动”
(博讯2006年8月02日)
     陳一舟(山東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
    
     7月31日下午,深圳市城管聯動執法大隊在龍華執法時,遭遇到意外情況:龍華街道辦城管執法隊數輛車卡死市城管執法車,質疑他們的合法身份。據目擊者反映,當時30多人下車開始毆打深圳市城管執法隊6名隊員,並當街將他們的褲子扒下,還將他們扭送到當地派出所。(《南方都市報》8月1日) (博讯 boxun.com)

    
    這是一則發人深省的新聞。筆者注意到,在這樣一起惡劣事件中,6名遭到嚴重人身傷害和尊嚴侵犯的執法隊員,在網上沒有得到輿論的絲毫“同情”,反而引起一片“叫好聲”——在轉載這則新聞的各大網站上的潮水一般的網友跟貼中,流露出“欣喜”之意的占了絕大多數。有的甚至留言:“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城管呱呱叫”。同情受害者,譴責施暴者,是我們長期以來自覺遵從的道德標準。然而,在顯而易見的是與非面前,人們即沒有把同情和支持給予受害者一方,也沒有對施暴者給予譴責,反而表達出一種失去理智的“幸災樂禍”的態度。何以會如此?這是一個沉甸甸的疑問。
    
    毫無疑問,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公共情緒之所以對被打的城管隊員吝于“憐憫”,對打人的城管缺乏憤怒,一味沉浸於“看熱鬧”的情緒中,是源於大範圍存在的城管不文明執法甚至是暴力執法現象,已經成為“眾矢之的”,引發了社會的強烈反感。所以,在聽聞有“城管打城管”之類事件之後,有人不自然地就流露出“幸災樂禍”的態度,繼而引起了很多人的情緒跟風。
    
    這種情緒的宣洩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但在筆者看來,這卻是最值得擔憂和警惕的。近幾年,城管的“口碑”的確不太良好,但放在這一獨立的事件中,被打城管隊員就是一個不法傷害的受害者,法律要予以保護,輿論要給予支援。這是一個基本的是非標準。而僅僅因為城管群體的“口碑”不佳,就是非不分、善惡不辨,無視這一事件中受害者的苦痛,一味地叫囂“活該”,實際上是缺乏理性思維和獨立判斷力的表現,是一種群體性情緒盲動。
    
    在現實中,群體性情緒盲動的影子時時出現,這並非是社會之幸。法國大革命時期,羅伯斯庇爾充分利用了非理性法國國民的群體情緒盲動,他說所有的貴族都是反革命,都應該上斷頭臺,巴黎市民就起哄說該殺……不到一年的時間,法國的精英階層幾乎被掃蕩殆盡。拿一起“城管打城管”事件背後的公共情緒不正常,去與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法國國民躁動”相聯繫,似乎有些“風馬牛不相及”。但仔細想想,這其中的“性質”是一樣的。用後者加以“類比”,能給我們帶來更為直觀的警示。□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0801/n244553889.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一舟:吹著發展的號角,打造富人的樂園?
  • 陈一舟:牵头牛就成了“牛郎”了?
  • 陈一舟:跳出民族自尊看“老外撒錢誘人撿”
  • 陈一舟:“中央一套”是個什麼“套”?
  • 陈一舟:恋足俱乐部,炒做病态欲望的“病态经济”
  • 陈一舟:一只宠物狗的“临终遗言”(图)
  • 陈一舟“”花木兰“咋成了”朱木兰“?
  • 陈一舟:读“色情小说”,治“不孕不育”?
  • 陈一舟:“强闯人大抓人”折射“警权沦为公权附庸”
  • 陈一舟:“禁播”总在“忽悠”后?
  • 陈一舟:誰來替夏衍寫一篇“包身工续”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陈一舟:沒有功利的大學,哪來功利的教授?
  • 陈一舟:“店慶讓‘鬼子’捧場”是雙重反倫理
  • 陈一舟:公務員招考應引入“迴圈經濟理念”
  • 陈一舟:陈景润和徐本禹算不算“高素质人才”?
  • 陈一舟:公共演習能否不再搞“資訊封鎖”?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陈一舟:“城管被泼油”与群体性盲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