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博讯2006年8月02日)
    “上頭的人”都敢打,還有什麼不敢做
    
     ●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 (博讯 boxun.com)

    
    近日,深圳市城管聯動執法大隊在龍華執法時,遭遇到意外情況:龍華街道辦城管執法隊數輛車卡死市城管執法車,質疑他們的合法身份。據目擊者反映,當時30多人下車開始毆打市城管執法隊6名隊員,並當街將他們的褲子扒下,還將他們扭送到當地派出所。(《南方都市報》8月1日)
    
    事後,龍華街道辦相關領導解釋說,“這完全是一場誤會。我們會回去檢討。”並會教育處理街道辦的相關人員。
    
    龍華街道辦城管執法隊之所以對市城管人員大打出手,表面上看起來是質疑這6名隊員身份的合法性,但背後,其實是對他們在龍華街的執法行為不滿。試想,假若這6名隊員沒在龍華街執過法,只是一晃而過,既使這6名隊員不具執法身份,我看,龍華街道辦的城管人員也不會吃飽了撐的去管這檔閒事。這場衝突的起因,我們可以來猜想一下,首先,市城管隊員先在龍華街執了法,而龍華街街道辦認為執法不合理,並質疑他們的執法身份,於是,雙方引起衝突,最後釀成“城管打城管”。
    
    這是一場典型的管轄權之爭,遠不是什麼誤會。管轄權爭議的背後,顯然是利益衝突。龍華街原來是由街道辦城管執法隊罩著的,大家都是街坊鄰居,或許,街道辦收取了一些“管理費”之後,該擺攤的擺攤,該占道的占道,各自相安無事。然而,有這麼一天,突然降下了“天兵天將”,上面來的城管隊自然是不會去理會一個街道辦的潛規則,該沒收的沒收,該罰款的罰款,這樣一來,罩小弟的“大哥”豈能袖手旁觀了,否則,以後還怎麼在龍華街立足,還能以什麼藉口收管理費啊?
    
    從龍華街道辦城管執法隊的“查證”行為來看,即使那個6名市城管隊員是假的,沒有執法身份,或者真是一場徹頭徹尾的誤會,龍華街道辦的城管人員也涉嫌侵犯人權。誰有權力扒下一個公民的褲子並當眾羞辱?我想,員警是不敢的,工商行政管理人員、檢察人員也不敢,否則,不但會受到紀律懲罰,前途盡失,甚至還可能會被清退回家。或許,只有城管敢這樣做,他們大多數人本就是臨時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也沒什麼約束。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城管人員對“上面的人”的都敢打,如果是老百姓呢,他們又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城管,也算是一大中國特色了。城管不是員警,卻蓋著大蓋帽,管得比員警還多;城管也不是工商局執法人員,可對小攤小販,卻可以任意罰款;城管也不是環衛局的,然而,如果你亂扔垃圾,他又可以撕罰單。城管就是個萬金油,沒有他不能管的。本來,從公共管理來看,市場管理,有工商、稅務;城市衛生,有環保局,有環衛局;治安管理,則有110,有巡警。城管本來就是一個多餘的闌尾,一不小心“發炎”了,還有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我始終認為,“城管”是社會轉型期的一個過度機構,必須適時讓他們退出歷史舞臺。
    
    (新聞鏈結)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