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后娘养的中国人
(博讯2006年8月01日)
    我想用做一个比方来开始引出这个话题。如果你的家很贫穷,你三餐都不保,穿得破破烂烂,而你的父母却瞒着你把好吃的好喝的好看的送给隔壁的张三去,你会认为正常吗?你一定会有一种后娘养的感觉。
    
     当我看到刚刚解密的外交档案,才知道1960年底以前我国对外援助逾40亿元的时候,一种“后娘养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 (博讯 boxun.com)

    
    我们都知道,50年代的中国是世界上最需要输血国家。全国刚刚解放,中国是个一空二白的烂摊子,国库空虚,经济处于崩溃边缘,民众急需安养生息,各行各业百废待兴。在自己的物资还很紧张的情况下,政府却大笔一挥向外国实施援助。据记者粗略统计,除越南和蒙古外,到1960年底,我国提供援助的国家还有:朝鲜、柬埔寨、尼泊尔、缅甸、马里、乌干达、刚果、喀麦隆、伊拉克、叙利亚、埃及、阿富汗等,一共22国。支援的物资除了直接的汇款外,还有大米、面粉、葡萄干、酒、电炉、轮船、电话机、卡尺、灯泡等等,
    
    在我们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全国人民都吃不饱饭,有的地方整村整村地饿死人,甚至发生“人吃人”的现象,有的村庄为了掩盖惨状维护形式大好的局面,甚至派兵驻守住交通要道,不让灾民出去要饭。就在这样的悲惨形势面前,我国仍然“慷慨解囊”。如1960年,我们援助几内亚10000吨大米,还宣布“向刚果提供5000吨至10000吨小麦或大米”。如此“慷慨”,“慷”的是谁的“慨”。中国人喜欢把国家比做家庭,把政府比做父母,把百姓当作儿子。可你们看过父母宁愿把自己的儿子饿死,也要结友国之欢心吗?
    
    有人说,新中国成立当时孤立无援,需要结交国际上的盟友。可是国际政治是以实用主义为原则的,一切以本国的利益为主导,有利益的时候可以结交,没有利益的时候,就弃如鄙履。那个时候的中国,国家利益本应是把有限的资金用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去,而不是打肿脸蛋充胖子,把自己都享受不到的葡萄干、高档酒献给“友邦”。毛泽东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治家,他是一个具有封建思想的皇帝。在毛泽东的头脑里,他个人的利益就是国家利益。中国与这些受援国的关系,还是央央大朝与番邦的关系,其出于面子考虑大于实际利益的考虑,归根结底也是维护他个人的面子。比如1953年8月,印度北部洪水泛滥成灾,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建议中央,我国援助印度10.5亿元人民币,当毛泽东主席了解到苏联捐赠了25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7亿)时,批示“款数似应增加至十五亿或廿亿人民币”。在他眼里,中国人民的实际承受能力可以忽略不计,而这个面子却丢不起,所以援助金额必须要超过苏联。他要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大搞外援,与慈禧太后的“宁与友邦,不于家奴”如出一辙。中国是他的中国,吃不吃红烧肉是他的自由,可人民却被剥夺了填饱肚子的自由。
    
    这些用钱维系的“友邦”,能友到哪里去,吃完了还会伸手要,这样的友邦无异于流氓。越南曾经是中国的“兄弟国家”,为此中国一直对越南提供援助,除了直接的物资援助外,还援建铁路、农业援助、建兽医院、家畜防疫药剂制造厂等,还有碾米厂、汽油库、火柴厂、加固水坝等等。到了80年代,中越交恶,当解放军浴血奋战抢占了越军据点的时候,却发现越南军队吃的是中国的援越大米。吃了你的还打你,这叫做哪门子的兄弟。我们对朝鲜的援助更可谓源远流长直到现在。可是朝鲜印制人民币伪钞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们对他的援助。50年代我们支援过的印度,也在60年代初因为边境线问题与中国打了一场战争。中国赢了,却失去了更多的土地,这是后话。
    
    中国援助别国不遗余力,可当自己发生了天灾人祸的时候,却又来了一个“夹屎硬”,悍然拒绝别国的援助,以维护“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面子。今年是唐山大地震30周年,当年大地震发生之后,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就主动提出要提供无偿援助的事宜。可中国外交部正式谢绝日本政府愿意提供援助的表示,《人民日报》也发表社论,明确地指出“自力更生的救灾努力说明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考验的人民是不可战胜的,说明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极大的优越性。”曾经担任国防部长的迟浩田透露,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率领中央慰问团在灾区的帐篷里说,“外国人想来中国,想给援助,我们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用不着别人插手,用不着别人支援我们!” 后来迟浩田回忆说,“我们当时听了很激动,鼓掌、流泪,也跟着那么喊。多少年后才知道是干了大蠢事!自然灾害是全人类的灾害,我们每年不也都要向受灾国家提供那么多的援助么!” 试想哪个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灾难中慢慢死去而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
    
    我是唐山大地震那年出生的,比起50年代出生的长辈们我已是万幸了,可我还是有一种“后娘养的”感觉。如今中国正处在百年未遇的“盛世时期”,可还有千千万万交不起学费读不起书的孩子,还有以亿记的收入低微缺医少药的农民,可我们政府却把把大笔的美元资金支援给阿根廷,在国家元首出访前把大笔的资金用来下订单买飞机打前哨,而不是考虑为人民的福利增加投资。在老牌工业化国家普遍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这些大笔的订单显然是雪中送炭,而外国人民也不见得就此感激,还是经常以贸易壁垒的形式阻止中国产品的输入,或旨高气昂地压迫人民币升值以减少出口。本来中国的劳动人民在全球化下牺牲颇多——压低的工资、超常的工时,出口的减少意味着收入进一步减少。中国政府的做法实在令外国人迷惑,一方面好像中国还属于贫穷的第三世界,另一方面,却大手大脚,奢侈豪华。用家庭来做比方,就像在我家,父母穿金戴银,出手阔绰,而我却穿破衣睡草席,只让每天吃饱而已,父母对我的抚养义务还要我花钱一样,怎么能让我不觉得我是后娘养的呢?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当年的这些援助项目虽然属于光明正大、高尚的“慈善事业”,可为什么要对数据保密呢?而且还要保密40年呢?瞒了人民偷偷摸摸地干“慈善事业”,是怕人民“吃醋”吗?这更加加深了我的怀疑——中国人是后娘养的。 _(博讯记者:曲圆)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总是站在皇帝角度思考问题/吴祚来
  • 吃吧,中国人!/李怡
  • 身为今日中国人/冼岩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言信:陈光诚考验中国人的良心
  • 当前中国人权的问题与出路――在台北2006中国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胡平
  • 中国人需要人权吗?
  • “中国人是猪的传人”、国民性与口食文化/李若溪
  • 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亦忱
  • 用不着阴阳怪气的 中国人得了金牌就是好事/王童
  • 曹长青:马英九骗中国人坐牢
  • 美国论坛里这样评价中国人
  • 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曾节明
  • 中国人的观念在变:只要给钱什么都干!
  • 张耀杰: 中国人的不承认罪错与不容忍罪错
  • 天网声明: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
  • 中国人应该向美国人学什么
  • 中国人还不会做富人(图)
  • 汪红雨:中国人,你活该专政!
  • 加拿大报纸:中国人正远离读书
  • 中国人幸福哪里去了?
  • 半数中国人不知道父亲节 商家促销不火爆 (图)
  • 美国《商业周刊》:买房成了中国人的痛
  • 岂有此理!北京一店拒中国人入内!
  •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曾宁
  • 中国人承建莫斯科第一高楼 高354米近百层(图)
  • 中国人消费能力长期被低估(图)
  • 天网负责人黄琦获中国人权青年奖
  • 中国人为吸烟付出沉重代价(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大赦国际批中国人权状况未见改善
  • 大赦国际批中国人权状况未见改善(图)
  • 中国人民还要供养垄断行业多久?
  • “中国人权”敦促北京改善人权记录(图)
  • 中国人不需要愚民教育
  • 美国人:“怎么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中国人?”
  • 瑞典起诉两中国人 涉嫌偷渡儿童(图)
  • 中国人大讨论修法保障律师权利(图)
  • 广大中国人民为什么这么穷
  •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 社会纪实:非典时期,我们被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敲诈
  • 湖南电台主持人反驳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谩骂被开除
  • 患难见真情,谁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东海一枭:“中国人的命不值钱”
  • 中国人为什么暂住中国?
  • 鱼非愚:致胸戴罂花的中国人
  • 老外直言:我不愿租房子给中国人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中国人,你的眼睛为什么了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中国人, 你有甚么资格幸灾乐祸?
  • 中国人不得入内:天津一酒吧只招待日本人?
  • 歧视人和被人歧视的中国人
  • 阿诺哈密瓜:关于素质的沉思愿每一个中国人都抬起头来
  • 进言"致那些愚昧的中国人"是中国人写的吗?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 黄星越:中国人低人一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