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骰子、扑克、老虎机--漫谈赌博和美国的赌博业/周晋
(博讯2006年7月27日)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2006年三月六日至十二日,是美国的“全国赌博危害警戒周”。与每年十一月六日为期仅一天的美国“不抽烟日”相比较,以整整一周的时间来宣传赌博的危害,并呼吁民众引起足够的警戒和重视,这在生活节奏快速、关注话题众多的美国是相当罕见的,足见美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对赌博危害的重视程度。
     (博讯 boxun.com)

    “赌毒色”向来被认为是人类社会的三大公害,其中赌更具有普遍性,也不会像“毒”和“色”那样动不动就吃上官司。赌源于人类与生俱来的对不确定事物的好奇、追求感官刺激的本能,以及渴望用小额资本发大财的贪婪人性。讲究“人权”的美国政府当然不能“扼杀”人的这些本能和人性。在睁只眼闭只眼地看着赌博业日益兴旺发达的同时,美国政府也“顺水推舟”地收起了大把大把的赌博税。
    
    一. 遍地开花、无远弗届的美国赌博业
    
    赌博一直是美国成年人最喜爱的消遣,每年美国人花在赌博上的钱竟高达750亿美元,超过美国人花在其它娱乐上的金钱的总合。为了吸引喜新厌旧的芸芸赌客,执世界赌博业之牛耳的美国赌博业可谓绞尽脑汁,花样不断翻新。在全方位的宣传鼓动配合下,总能撩起众睹客心底那“赌情荡漾”的“一池春水”。据3月28日的消息,由赌城拉斯维加斯市政府支持建设的城中区霓虹灯商城,将成为全美最先进的电视实况转播扑克牌比赛的会场。据介绍,届时每位上场赌客的身上将被安装侦测器。成千上万的电视观众不仅可以透过电视看清每位赌客手上的牌,更可以看到每人的心跳速度,看到这些外表镇静如常的赌客内心又是如何反应的。现场观众只能在单面玻璃窗外观战,加上良好的隔音设备,上场的赌客无法听到和看到外面观众的说话声音和面部表情。可以想见,在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炉火纯青的煽情语言和造势做秀的看家绝招带动下,即使是一个向来对一切赌博深恶痛绝的人,也难以抵挡在如此“High”的“实境”氛围下投入其中的强烈诱惑。
    
    赌博业的“圈外人”只知道雷诺、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这些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赌城,却不知美国赌博业如今如何的遍地开花。不妨以加州的赌业数据说明。从2001年至2004年,不知不觉中赌博业已在全加州遍地开花,仅赌场就增加了近一倍,目前有五十三家由印地安人开设的大型赌场、九十五家扑克牌赌场和跑马场,以及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彩票类赌博。其它原有的大小赌场当然也在努力“顺应潮流,更上层楼”。目前赌博业每年为加州带来40亿美元的税收。预计到了2010年,加州的赌博税收将高达100亿美元,超过大名鼎鼎的“赌州”内华达州,一举跃为全世界赌客争相朝圣的新“麦加”。加州以前称“黄金州”,今后应该改称为“骰子.扑克.老虎机州”了。
    
    如果你对上述的数字仍不够敏感,不妨驱车到南加州的高速公路上转转。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不时可以看到路旁拔地而起、富丽堂皇的一批批新建筑,它们大多是新开的大赌场。这些新开的大赌场不仅交通便利,很多更邻近华人居住密集的地区。美国西岸的华人再也无需长驱跋涉到内华达州的雷诺和拉斯维加斯搏杀,在家门口甚至在中午休息时就可以顺便入场“过把瘾”。这种诱惑真的很难抗拒。
    
    亚洲人特别是华人是美国赌场老板特别瞩目和垂青的客源,因为亚裔比欧裔、非裔更爱赌,亚裔中又以华人的赌性最坚强。每年当华人的重要节日来临时,各大赌场的老板都会高薪聘请知名的华人艺人来赌城和加州的各大赌场登台表演,同时在当地的华人报纸上刊登整版整版的彩色广告,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大批华人进赌场。位于拉斯维加斯的美国赌博行业权威媒体《环球博彩业》更透露,美国所有的大赌场都在中国设有代表处,花很大的精力吸引中国的赌客来光顾。
    
    如今甚至连家家必备的电视和无远弗届的网络都成了各种赌博的天堂。如台湾的某电视台每天都有也在北美地区转播的“小气大财神”赌博节目,由台湾的许多明星和俊男美女登台表演,拥有众多的“粉丝”捧场。每当你打开电脑上网,时不时就会自动弹出某赌场精心设计的美轮美奂的网上赌博广告。它先许诺给你高达200美元的免费筹码,赢钱的美景更是令人神往。据悉目前全球已有1,400多家大型的网上赌博站,赌资已超过600亿美元。预计到2006年,全球网络赌博业可以达到一年1,000亿美元的交易额。据统计,单是一个普通的网络赌博站,12小时内一个人就可以赌上100多场,完全不受时间、空间、地域的限制。网络赌博站甚至采用了网络视频技术,使网上赌博比现实中还要逼真。
    
    除了公开的赌博,在美华人的地下赌博种类更是五花八门。利用网络赌球是新赌法,外围赌马、买奖券也很普遍。赌球下注的种类包括美式棒球、美式足球、篮球以及欧洲的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职业足球联赛的比分,选项巨细无遗,让人应接不暇。赌注金额从区区几元、几十元,几百元至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的都有,真是老少通吃,一个不拉。毫不夸张地说,赌博正在处处“围赌”我们每一个人。在这充满赌博诱惑的大千世界中,一个人必须时时保持坚强的“拒赌”神经,才能维持“处子之身”。意志稍不坚定者只要堕入其中就难以自拔。
    
    二. 赌史悠久、赌性坚强的华人
    
    中国的赌博史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
    
    夏朝最后一个国王夏桀的臣子乌曹发明了中国最早的赌博游戏“六博”,由此算来赌博在中国已有3,500多年的悠久历史了。到了商周时期,“六博”已经成为一种君王和贵族们经常玩的游戏。到了汉代,“博”逐渐演变为“赌”--即“戏而取人财”,自此赌风抬头,至唐朝已渗透深广,再至明朝全然炽盛。传说中由吴中发明的“马吊”逐渐发展成被戏称为“中国第五大发明”的国粹“麻将”。至晚清之时,朝廷颟顸、民生凋零,赌博之风更是猖獗之极。其后又有“跑狗”、“跑马”。而“跑马”至今仍是香港人的最爱。
    
    此外,中国道家学派的开山鼻祖老子也发明了占卦的“五木”。在他西出函谷关、远离故乡的日子里,就常以“五木”为戏。三国时的曹植发明了“一名” (也叫猴子、投子、色子),就是我们现在玩的“骰子”,当时是用玉石为原料,人工磨成四方形。宋朝的李郃发明了升官发财的“叶子格”和“骰子彩选格”。这些都是赌博游戏的雏形。
    
    从一部二十四史不难看出,国家越到颓靡之时,自上至下的赌风越盛。古人也很早就认识到赌博的可怕。自春秋战国至清朝,历代以来为了禁赌,官府和民间的惩罚手段,从拿竹板打屁股,在脸上刺记号,到罢黜官职,充军流放,直至砍手、处斩...,处罚不可谓不严厉,不可谓不恐怖,但赌风仍然刹不住。学者曾这样一针见血地评论道:“事实上赌博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但不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而是‘中华黑暗史’的一个重要部分”。
    
    然而中国那些爱赌的“劣祖劣宗”比起他们的许多不肖子孙来,却是“小巫见大巫”。
    
    当代的中国大陆,社会上普遍信仰破灭、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成为绝大多数人活着的宗旨和人生的唯一目标。为了填补空虚的灵魂,为了寻找更强烈的感官刺激,为了走捷径短时间内用小资本发大财,许许多多的人甘愿与赌博“同流”。海峡两岸三地的国人最热衷的麻将,就是小赌、中赌的主流,并深深融入了当地华人的日常生活,成为中华文化新的图腾。各种各样以政府甚至以私人名义举办的摸彩及福利彩券,令许许多多的人热衷于与赌博“合污”。每逢开彩之时,农民有田不耕,工人有工不干;干部无心上班,教师无心教学,学生无心上课,大家齐齐“同流合污”。
    
    非法的赌博更是不胜枚举。大陆警方每年查获的非法赌博人数都在130万人左右,没查获的人数更多。大陆公安部去年通报了七起赌博大案,其中上海的袁鈱网络赌球案,该团夥成员共通过台湾的“实盈网”投注赌球9,000余万元人民币。北京的12-23网络赌球案,共接受投注96,374笔,赌注总金额竟高达两亿三千万元人民币。其中仅2005年1月1日至8日的一个星期内,就接受了共六千万元人民币的投注,金额之高令人乍舌。
    
    近年来,北起中蒙、中俄、中朝边境,南到中泰、中缅边境,以及南韩、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印尼等地,一个由近200家大型赌场组成的强大的 “围赌”中国的“境外赌博圈”,正在中国大陆的周边国家和地区迅速形成。据大陆公安部的资料显示,这些赌场直接由华人投资开设和经营管理,不允许赌场设在国的国民参赌,只接待华人。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研究员王增先指出,每年竟有高达6,000亿元人民币流向国外及港澳地区的赌场和赛马场。这天文数字的巨大损失令人触目惊心。大陆媒体不时披露政府高官怀揣巨额公款私自赴境外豪赌,一掷千金却面不改色,动辄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元人民币的公款输得精光,最终一个个走上了刑场。
    
    在赌博上台湾当然也不能“免俗”。堂堂台湾总统府的高官和关系企业的董事长,就是在韩国济州岛的赌场洗钱时被人摄入镜头。尔后此事在台湾政坛上闹得鸡飞狗跳,至今仍余波荡漾。台湾的平面和电子媒体,更隔三岔五地出现与赌博和赌博犯罪有关的新闻,与海峡彼岸“交相辉映”。
    
    三.“十赌九输”的古训
    
    有人称赌乃人生之第七欲,即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欲外的第七欲,这话也对也不对,只适用于那些意志不坚定、缺乏自制力之人。许许多多的案例证明:同是一家亲兄弟,有的嗜赌如命,有的滴“赌”不沾,显见这“第七欲”并非出自遗传基因。
    
    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给我们留下了“十赌九输”、“久赌必输”的千古谏言,我们早已听得太多太多因赌博卖房子、卖车子,再举债直到宣布破产的不幸故事;看到太多太多因赌博而婚姻破裂、妻离子散,最后上吊或举枪自尽的悲惨个案。自古至今,政府和民间因赌博而衍生的种种问题、付出的高昂代价,远远高于看得到的政府税收和个人从赌博中得到的刺激和有限的获利,东西方皆然。
    
    专家们早已指出,不论是购买彩票还是去任何地方赌博,能发大财的赌客实在是凤毛麟角、寥若晨星。以许多人爱好的赌马为例。赌金的百分之二十是政府雷打不动的税金,还有不时向社会公益事业的大笔捐款(否则赌业将遭到众相指责),再扣除跑马场的一大堆行政及人事支出,真正作为奖金的金额早已寥寥无几。最后除了极少数幸运的头奖赢家外,绝大多数的赌客都是输家。而在下一次赌马时,那极少数的头奖赢家又成为新的输家。
    
    其实,与其苦口婆心地告诫劝说那些指望靠赌博发大财的赌客去细算那平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的头奖赢率,还不如让他们看看一间间越开越大、越开越富丽堂皇的赌场,它们证诸了无数赌客的“牺牲奉献”,实在是成果辉煌。如果这些赌客还不服气,不妨去访问一位专门接送华人赌客赴美国大西洋赌城搏杀的“发财巴士”司机。三十年间,无论春夏秋冬、酷暑严寒,这位司机几乎每天都满载著跃跃欲试、一尝发财梦的华人去搏杀,回程则毫无例外地满载着默默无语的梦碎客。整整三十年间,无数由他送往迎来的华人寻梦者中,他只遇到过一位真正发了财的赌客,也只有这位几万人里挑一的幸运儿一出手就送给他一千美元的小费。
    
    四.“小赌怡情”的心态 理智的赌博方法
    
    1965年毕业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曹爱琳女士,因缘际会地在美国内华达州的赌城雷诺度过了悠悠三十四年半的发牌岁月。“近水楼台”的她看够了形形色色的赌博人生,她对赌博的看法也最公正最有权威。
    
    曹爱琳认为,像打高尔夫、旅游等活动都要花钱一样,花钱去“小赌怡情”一下也同样达到了娱乐的目的。但是,在下场赌博前,要自己与自己或自己与别人 “约法三章”:第一是“输赢有限额”。如果限额是一百元,下场输完一百元后,必须立刻走人,绝不要想着翻本;第二是抱着“不要想赢,就不会输”的平常心态去赌,输到规定的额度时,既然原本就没想赢,掉头走人时就不会太心疼;第三是如果走运赢钱了,先把本钱拿出来,剩下的钱再拿去赌。即使又全输了,但起码保住了本。
    
    曹爱琳年轻时曾经认为“赌”是罪大恶极的事,一个人沾上赌后就会掉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但是,经过了这数十年赌场谋生的历练,她对“赌”有了全然不同的看法。她认为,若抱持著“小赌怡情”的平常心态,赌本身就不是坏事。是人不知节制、不懂方法把它滥用了,才衍生出许许多多的人间悲剧。
    
    “赌博要信邪,见好就收”,这是曹爱琳在赌场工作了三十四年半之后的经验之谈,值得每一个赌客借鉴。当庄家鸿运当头、赌客运气背时,赌客的技术再好,算牌再精,照样惨遭滑铁卢,任何人都没辙。赌客不要不信邪,若已经连输多次,“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不落跑更待何时?赌场一星期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放,全年无假日,只要赌客保住了本,那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赌客“报仇”,十年不晚。
    
    若所有的赌客下赌场时都能秉持这种良好的心态,赌客才不会因输红了眼而失去理智,赌博才有了“怡情”的意义。赌客也才能从赌博中得到乐趣、悟出输赢的真谛,从容面对成功或失败的人生。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诈骗,谨防上当受骗/周晋
  • 对六四事件责任归属的另一种探讨/周晋
  • 冷眼旁观台湾政局/周晋
  • 周晋:世界杯赛期间谈裸奔
  • 周晋:“文革文物”杂谈
  • 周晋:“入土为安”与福荫子孙
  • 从拼“美女经济”到拼“美女政治”/周晋
  • 泰森说他热爱毛主席,全中国人民都笑了/周晋
  • “汗语”和“硬语”时代的来临/周晋
  • 周晋:人类的自恋与自残
  • 留取“正名”照汗青-- 写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周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