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民主政治才能切实保护人权
(博讯2006年7月20日)
    
    政治不是统治者的专利
     (博讯 boxun.com)

    在独裁专制国家,由于总是把政治作为统治者们的专利,所以,便只准许统治者们谈论,一般老百姓绝对不能随便探讨,否则,就是自讨苦吃,或自酿苦果,没得好下场。
    
    直到人类发展至今,凡是所有共产专制王国,这种事情依然普遍存在,甚至还极其猖獗。固然,作为普通老百姓谈政治,便如同蛮荒时代的人谈豺狼虎豹,是谈虎色变的。于是,人们便都对政治很忌讳,惟恐避之不及。由于老百姓因所谓政治事件,无端遭受迫害者极其众多。当然,凡是属于民主制度的国家,则是无处不谈政治,极其随便随意的。即便鼓励再畅言,也畅言不到哪里去。于是,这政治便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须,如同家常便饭,时刻不能缺少。
    
    毕竟,政治就是人权,是一个人与生俱来最起码最基本的天赋人权,是与天同齐的,如同空气和水一样,是人一刻也不能离开或有所缺失的。任何人任何制度都不能随意剥夺、践踏或有所侵犯的,否则,就是与天作对,故意扬恶弃善。
    
    以上,谈的是属于普世价值的政治,是属于人类社会最本质本份的政治必需品,它是确确实实帮助人类良性化发展和进步的。
    
    妖魔化的专制政治
    
    在所有专制王国里,一律把本属于人类最美好的东西——政治给彻底妖魔化了。于是,便无形中充塞了非常多的邪恶与残暴。这类政治,由于本身极其黑暗、阴谋、诡诈、卑鄙、龌龊、下流,当然就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谈得的。否则,尤其当弱势的人谈了时,恐怕就要受到强势邪恶势力的无端迫害或镇压。所以,这种政治老百姓固然不能随便谈论。
    
    这就是凡是一切独裁专制王国,普通老百姓为什么只要一谈到政治就惟恐避之不及的根本原因所在。
    
    比如近些年的中国,当F在中国兴起时,为什么就要遭受中共专制政权如此残酷的迫害哩?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F本身颇受广大民众——尤其是普通老百姓的广泛喜爱与热衷,这让中共独裁政权的权威在普通百姓的眼里和心里被淡化或有所放逐了,所以,他们才在万分惊恐中誓言要彻底铲除,永恒消灭其于萌芽状态的。却万万没有想到,在国内根本还没有铲除干净,倒让其满世界开花结果,并郁郁葱葱茁壮成长了起来。
    
    当然,中共独裁者镇压F的借口就是说它是邪教,或者将来还要在中国搞政教合一的甚至比中共更为独裁得可怕的专制统治的,所以,很多被愚昧的善良百姓便都全部相信了。但实际上,只要我们拿事实说话,中共的这种谎言也是不攻自破的。比如,如果F确实是邪教,为什么还在世界各国茁壮发展了起来?如果F要搞政教合一的独裁专制王国,那他们现在为什么也与民主人士站在一起,也争着属于普世价值的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民主政权呢?
    
    为了反驳中共的这一说法,F组织便声称他们根本没有搞政治,仅仅只是为了发展这门新型的宗教。当然,这门宗教对国家和人民本身绝对有百益而无一害,并且在实践中确实受到了广大人民,尤其是众多学员的无限热爱和高度重视。
    
    于是,笔者倒对F组织的这种说法有所不齿了。为什么呢?正如笔者开篇所言,政治就是人权,如果F组织仅仅从事的是真正具有普世价值的政治,即便公开承认自己就是在搞政治,这又有什么呢?更何况政治本来就是人权,是真正能够保护所有人只要活着就应享有的与生俱来的所有权利的,难道这样岂不更好?
    
    政治的本质是公益性的
    
    谈政治,从事政治,这本来就是光明磊落、浩气万丈的,而这又有什么可耻,可鄙,下贱,羞耻,或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当然,我们必须严格分清,我们所从事的政治,是纯粹属于公益性质的,并且,凡是从事这类政治的人,一般付出多,得到少。也只有真正具有宽广胸怀,博爱精神、品德极端高尚、修养极其崇高的人才能从事,凡是自私自利贪婪残暴者,即便让他们从事,他们也不感兴趣。因为从事这类政治,没有真正实力和超人才识是非常艰难的,也是很难出人投地的,或者还能够爬到最高处的。尤其所有一切活动都充分暴露在阳光下,这就仿佛偌大无比的照妖镜,任何妖魔鬼怪只要一显身,便会原形毕露。当然,任何伪劣假冒,全部都经不起这样一照的。
    
    但在专制王国则恰恰相反,尤其在专制大黑幕的坚强庇护与厚重包裹下,一切的一切,无论恶的善的,好的坏的,都是由极少数极个别人进行黑箱操作才特意制作出来的。所以,这便为很多本来就很邪恶的人,提供了极为巨大的为所欲为、作恶多端的无限广阔空间和余地。从而也让本来很善良正派的人,由于大家都在黑幕的庇护下做着恶,也学着行起恶来,甚至比本质恶的人更可恶,一发而不可收拾。因为,即便做了恶,只要专制大黑幕一遮蔽,并严实包裹起来,便什么人无从知晓,而仅仅只有天知、地知、所有当事人知。如果是集体作案,即便是当事人,由于势力微弱,恐怕就要成为祭品,或者有人就被某当事者杀人灭口了。
    
    如果有外人硬要探个究竟,恐怕就要背个泄露国家机密的重大罪名而被罗以重刑残酷迫害之。当然,也无论这黑幕里发生的是何种极顶肮脏或荒唐透顶的卑鄙事,也许就是某核心领导在偷女人的这么一桩极其微小的事,被称为花边新闻的某小报记者给报道了,这个小记者就要被罗以重罪遭受严酷迫害的。当然,如果对于文明社会来说,这实乃天下奇闻,也许只有在共产王国里才这么极顶猖獗和盛行。否则,比如美国,克林顿为此事差点遭弹劾,如果此等事宜发生在中国,这个敢于揭丑的人,恐怕至少也要被罗以死刑的罪名遭受最残酷镇压的。
    
    国家机器是妖魔政治的命根子
    
    当然,凡是实行独裁专制的国家,自始至终,把国家机器抓得都非常紧,因为这就是捍卫他们所谓神圣尊严和权威的既定法宝,尤其是延续他们生命的命根子。如果没了这种保护,他们固然就毫无生存的本钱和余地。因为,由于在平日里独裁者们就作恶太多,编制的谎言太多,在老百姓心目中早已被完全抛弃了。当然,由于他们没有这个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生存根基,他们便只有仰仗这种权柄,并时刻威胁利诱恐吓着百姓。否则,他们所发号的一切施令,将一律无所适从,极难有所畅通,或者还能贯彻下去的。
    
    由于国家机器本身就是暴力,便以暴力维系这个根本就不得人心,且人心早已涣散的跛足政权。当然,凡是在这样一种组织里生存的人,只要爬到最顶层,就必须首先只有握有军权,才真正算得上大权到手了,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了。否则,就绝不能轻举妄动,必须时刻为最上面人的意志、脸色或心事所左右。当然,绝对都是小心翼翼的,惟恐不慎,或弄出点什么麻烦或乱子出来。当然,凡所有下属,身价性命时刻均系于一线之间。而惟有最上面的才最任意潇洒和辉煌。
    
    当然,作为所有下属,也许对上都是这样万分奴才的,但对下都是天子,如同他们的最高领导那样潇洒自如,游刃有余,别有情趣的。否则,除了最上层的位子,谁还会对属从的位置也如此玩命的感兴趣呢?
    
    于是,所有百姓们,便在所谓国家机器的长期鞭笞下,不得不尽心做奴隶,而安分守己和任劳任怨了。
    
    政治的本意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
    
    按理说,由于政治就是人权,是纯粹公益性的,所以,凡是政治,应该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的,绝对不是为极个别极少数人表示效忠的。当然,在民主国家里,政治确实被按照其真正本意充分应用,全部发挥的。但在专制国家,政治仅仅是保护权力层既定全部利益的。这种保护与公众事业和利益没有丝毫关系,甚至恰恰相反。所以,长期以来,老百姓不但不能随意谈论政治,也根本得不到应有政治的法定保护。所以,生活在这样一种社会的老百姓,便如入充满野兽的原始森林的小动物,只能任官随意宰割和欺凌了。
    
    这就是为什么在专制社会,凡是统治者,都不让老百姓随意谈论政治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只要当老百姓畅所欲言了,在相互沟通和深层探讨间,老百姓就会发现很多真理和真相,把政治的真正使命和价值全部挖出来。这样一来,还会有专制政权野蛮生存的土壤吗?固然,凡是所有明白事理的老百姓,便一定要站起来彻底抛弃这个野蛮独裁专制王国的,让政治为自己以及绝大多数老百姓切实服务。
    
    当然,只有不断深入交流和探讨,也许老百姓才能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众多不明真相和事理的老百姓,也会被某些特别能煽动人的骗子带领下,盲目起义造反,而引入另外一种类似独裁的歧途。应该说,中共带领全国人民革命,就是这样一种大骗局。因为在当初,中共正是高喊自由民主旗号,要彻底砸烂万恶的旧世界,才招引那么多人一起推翻了国民党的独裁统治的。否则,中共怎么会那样顺利掌握独裁大权,而又建立一个新型独裁专制的共产王国呢?这恐怕是所有人最难以料及的。
    
    也难怪在中共革命即将或已经取得成功之后,有很多属于真正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不得不再次抛弃中共独裁专制政权,而另觅他路了。
    
    高度清明的政治才能切实保护人权
    
    而要政治高度清明,惟有实行民主政体,否则,只要是一人一党独裁专制统治,其政治无论如何清明,都难以保障从根本上的清明。因为,独裁专制就是大黑幕,只要有黑幕存在,就难以从根本上保证不做黑心事。这就犹如一个正常人在白天,尤其在人多的时候一般不轻易触犯刑率。而在夜晚,由于一切全部被夜幕所遮蔽,便会野心膨胀,兽性大发,有意无意地仗着自己的势力,也要做一些恶的。尤其是那些本质上就很恶劣的人,也许在此时就更加为所欲为肆无忌惮了。除非本质很良善,自我控制约束能力极强的人。
    
    这就是近段时间大 陆某教授所言,他在白天是德高望重,四处受人尊敬的大教授,而在夜晚里,则成为十足的野兽和流氓,是完全一样的道理。因为晚上毕竟约束少了,即便做鬼事,也无人知晓,受不到最起码也是最应有的威胁与惩罚。而在白天就完全不一样了。也就是说,谁见过一个正常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强奸良家妇女的?但这种鬼事情,则往往发生在深更半夜里,或在强盗流氓群落里。
    
    同理,作为一人一党统治的独裁专制大黑幕,固然也是在人类社会,尤其在公共管理平台上万万要不得的,否则就是自讨苦吃,给人民以及子孙万代带来无穷无尽灾难和阵疼的。但是,作为今天的中共领导人,却对此始终表现得很无知,还故意打压和屏蔽这些良言,就是充耳不闻,情愿耳目闭塞。而这到底又是为什么?难道他们中确实没有一个好人了,或者确实都全部邪恶化了?
    
    2006-6-28
    首发《自由圣火》第23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美“人权问题”之争评析/铁林
  • 当前中国人权的问题与出路――在台北2006中国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胡平
  • 中国人需要人权吗?
  • 好人人权论是对人性人权的反动
  • 从「人权入宪」看张起被拘/倪江峰(图)
  • 维克多.波顿:中国的人权问题
  • 从美军枪杀伊平民漫谈人权/流星雨
  • 黄琦:民进党关注大陆人权 马英九须担负责任
  • 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貌强
  • 切实改善本国人权是对国际人权的真正贡献!/王德邦
  • 西方的人权理念遇上了中国的黑道/何清涟
  •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天网声明: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
  • 中国劳工人权何在!——富士康“劳工门”折射出什么?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王德邦:人权重灾下的山东昭示着什么?
  • 顽强地追索人权迫害者的罪责/杨宽兴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曾宁
  • 民间人士就陈光诚被羁押诉诸联合国人权机构
  • 张耀杰: 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
  • 万延海: 计划生育、人权和艾滋病
  • 仁之泉声明:中央政府应确保陈光诚及其律师的人权得到保障
  • 刘正有: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人权服务"的紧急求救书(图)
  • 张祖桦:自贡地方当局应立即停止侵犯刘正有先生的人权
  • RFA:中国民间代表参与联合国人权会议受阻
  •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曾宁
  • 快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图)
  • 纽约时报赵岩受审 人权组织吁释放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们做点什么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 06年5月27-6月12日)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5月27日-6月12日
  • 人权组织批中国迫害网络异议人士 (图)
  • 王丹等誉人权奖得主黄琦维权剑及屦及(图)
  • “64”期间监控骚扰升级 17年后人权状况尚无改善
  • 人权观察呼吁北京开放对赵岩的审判(图)
  • 天网负责人黄琦获中国人权青年奖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