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魏文彪:保障農民權益需要自下而上的權利反制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7月16日)
    
    保障農民權益需要自下而上的權利反制
     (博讯 boxun.com)

    ● 魏文彪(江西評論家、資訊日報社編輯 歐洲導報社供稿)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針對福建、山東等6個省及其下轄的24個鄉、60個村的調查顯示,我國農民權益保護狀況雖有較大改善,但中央政策給農民的實惠相當部分被地方的亂收費和亂罰款等抵消了(7月14日《中國青年報》)
    
    中央政策給農民的實惠部分所以會被抵消,是地方政府試圖通過亂收費、亂罰款從農民處謀取利益,而亂罰款、亂收費所以敢於肆無忌憚地進行,說到底是因為地方政府的權力不能受到有效約束,所以,只要不能實現對於地方政府權力的制約,即便基層財政豐盈,針對農民的牟利行為同樣不會停止。
    
    地方政府與基層部門的權力所以難受制約,很大程度上與行政的自上而下管理架構有關。由於我國行政設置的層級較多,加之我國幅員遼闊,同級政府大量並列,行政架構呈現出巨大的金字塔形狀,所以上級政府較難實現對所有基層政府事無局細的監管,造成不少偏遠地區的基層政府與幹部敢於抵消上級政策,直接表現就是對農民亂收費、亂罰款以自利。
    
    人大是監督機關,但是農村地區的人大直接來自普通農民的代表比例不高,而且農村地區的代表的監督意識與勇氣相對較弱,農村地區的人大常委會或主席團組成人員更易出現對於自身角色定位的模糊,所有這一切都較為嚴重地阻抑了農村地區人大監督作用的發揮,從而使得部分農村基層政府在“三亂”上“手腳放得更開”。
    
    另外,通過仲裁和訴訟管道維權的農民數量很少,也是一些農村基層政府敢於抵消中央惠農政策的重要原因。公民提取訴訟能對政府行政形成牽制,但是我國農民通過訴訟維權的意識尚待加強,對法律知識普遍知之不多,同時大多數農民難以承受訴訟帶來的經濟壓力,更重要的是行政權力相對農民來說過於強大,以至於大多數農民缺乏起訴政府的勇氣與信心,所以農民大多遠離仲裁與訴訟,這樣自然也就使得農村基層政府減少了來自法律的約束。
    
    所以,維護農民權益需要強化上級對於下級尤其是對於農村基層政府的監管力度,需要如中國農大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李小雲所認為的,“提高農民在人大代表中的比例,保證農民代表參與決策的權利,並嚴格監督農村人大代表的選舉”,以增強農村地區人大對於基層政府的監督效果;另外還需在農民當中開展普法工作,鼓勵農民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同時通過制度改革增強司法機關的辦案獨立性,以能更有力地體現“司法為民”。
    
    與此同時,繼續擴大農民的民主權利對於保障農民權益至關重要。自推行村民委員選舉以來,農民與村委會成員的關係在不少地方得到了緩和,所以如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的調查所顯示的,抵消中央惠農政策的實施主體更多的是鄉鎮一級政府,而且鄉鎮政府的高壓也常會迫使村委會不敢不犧牲農民的利益,因而無論是像雲南紅河自治州那樣推行鄉鎮直選,還是進一步健全現有鄉鎮選舉制度,都必須確保基層政府真正成為責任政府,真正做到對群眾的利益負責。
    
    權力需要自上而下地行使,但是權力的賦予應該自下而上,前者是出於行政效率考慮,後者收穫的是對於權力的制約,而制約權力是維護權利的前提,所以維護農民權益,防範上級惠農政策被抵消,除建立自上而下的管理、橫向的監督機制之外,還需要有自下而上的權利反制,也即通過讓百姓真正決定政府官員的命運,來實現對於政府權力的根本性制約。
    
    (新聞來源:http://news.sohu.com/20060714/n244250759.shtml)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祖桦: 严重歧视农民的选举法
  • 刘宗正:与大陆农民谈人民自治
  • 加纳队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王童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王德邦:走在无望之路上的失地农民
  • 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贺伟华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今日中国没有农民/亚笛多星
  • 张祖桦:宪政民主救农民
  • 刘晓竹:把土地还给农民
  • 我所了解的农村与农民的生存境遇/贺伟华
  • 任诠:从农民起义的平均思想看中共灭亡的前兆
  • “农民和警察无冲突”酝酿着更大危险
  • 《只有宪法才能救农民》----从姓名异字谈起/庞忠甲
  • 一个农民攻打台湾的想法
  • 张耀杰:支持吴祚来:农民本来就该是地主!
  •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 刘宗正:与大陆农民谈民主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揭露禽流感疫情的农民被判诈骗罪
  • 山西山体滑坡11农民工死于非命(图)
  • 福建莆田又有失地农民被逮捕
  • [亚洲周刊]:四川失地农民抗争不断
  • 巴骄:强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处境悲惨的自贡失地农民
  • 一呼万诺的农民女领袖/黄琦 天网记者林佳 (图)
  • 山西失地农民讨补偿遭绑架毒打 被裸体扔在野外
  • 快讯:大批警察施暴自贡失地农民 刘正有急赴现场(图)
  • 《中国农民调查》英文版海外上市
  • “北京政治老师”凭什么“嫉农民如仇”?!
  • 河北农民2次错判死刑:蒙冤23年未昭雪
  • 河北农民烧秸秆,北京遭殃
  • 刘正有: 觉醒了的农民全面保卫土地记实(图)
  • 骇人听闻,江阴政府给维权农民上脚镣(图)
  • 维权网关于南海征地案农民维权代表被绑、架强迫失踪事件的声明
  • 南海三山征地案冲突骤然加剧 四位农民被抓捕
  • 广东佛山四名护地农民代表被抓
  • 泸州火电厂非法侵占农民土地3000亩(不完整)
  • 福建莆田农民维权代表黄维忠近况(图)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