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7月05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被软禁半年多之后,于今年三月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这几天,不断有令人紧张的消息传来:
     (博讯 boxun.com)

     6月11日,陈光诚太太袁伟静收到沂南县公安局对陈光诚刑事拘留的通知书;6月19日,原定于在北京召开的“关注陈光诚”志愿者见面会在强大压力下取消;6月20日,陈光诚72岁的母亲和3岁孩子在北京被绑架。6月22日,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因发紧急求助短信要求送生病的陈母就诊,被山东警察强行带走;第二批抵达山东的三名律师遭到殴打,被羁留在派出所;6月23日,为陈光诚申请取保候审事宜的李劲松律师和李苏滨律师,在陈光诚家门口,被便衣警察殴打;……。
    
    
    ◎ 一批批律师前往山东声援
    
    
     围绕着陈光诚,一场温和的非暴力民间维权运动正静悄悄地拉开帷幕。以许志永、滕彪为首的北京律师和知识分子说,他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正一批一批地把最优秀的律师送到山东去,为陈光诚提供法律援助。哈维尔曾说:“民主和专制的较量,最终的较量是人格的较量。”为一个坚守良知的盲人免于迫害,这些律师和知识分子,正以他们闪光的人格和法律专业精神,和践踏法律的政府进行较量。
    
     陈光诚一介盲人,他为什么会被当局视为大敌?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为他的命运揪心,为他的案子前赴后继?
    
     这是因为,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律师,陈光诚以与受害者分担苦难的无畏精神,触及了有关当局忌讳的敏感问题——中国计划生育中的野蛮侵权问题。幼时因一场高烧烧瞎了眼睛,看不见世界的陈光诚,以他的心灵去感受这个不公正的世界,以他自学的法律知识去关爱和维护他的同胞,因此入选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塑造世界的一百人”。陈光诚身上展现的巨大的道德力量和坚韧的理念,感染和鼓舞了一批又一批关注人权事业的人们。
    
     最初,“弃医从法”的盲人知识分子陈光诚为残疾人和农民维权,其活动并未被官方阻挠,他承办的一些案件包括“状告北京地铁案”都获得胜诉。据粗略统计,陈光诚办的案子大约有3000多人次。由于许多维护弱势群体的案子都不收费,陈光诚的家庭至今还是一贫如洗,但是,他用法律更是用生命,照亮了偏远的沂蒙山区。
    
    
    ◎ 计生国策使暴力和野蛮合理化
    
    
     如果这位盲人赤脚律师只为残疾人维权,只为家乡的环境保护而抗争,也许他不会落到今天这样身陷囹圄的地步。但是,随着陈光诚维权范围和视野的扩大,自去年4月份起,他开始关注临沂地区的野蛮计生问题,并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陈光诚的部分调查结果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中央计生委在核实调查后给予了肯定。然而,陈光诚却在自己的家乡,被当局以强加的罪名——“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剥夺了人身自由。
    
     正如陈光诚自己认识到的:“在中国,凡是真正触及问题的,没有不敏感的,都会受到打击。”而计划生育中的野蛮侵权问题,就是所有最敏感的问题中的一个。
    
     一位医学博士在网上讨论陈光诚事件时,发表了如下看法:“很多的维权应该是获得公众的尊敬和理解的,但唯独计划生育这件事有特殊性。”他建议说:“我们是否应该更广义的去报道他(陈光诚)的维权,而不仅仅是在计划生育上描写。因为对所谓暴力计划生育一事,对方可以辩解说,就算做的不对,你靠其他方法能确信达到控制人口的效果么?”
    
     其言下之意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控制人口的必须,因此,发生在计生中的暴力不被人视为暴力,野蛮也不被人视为野蛮。在这个问题上,暴力和野蛮都披上了合理的外衣。
    
    
     ◎ 为计划生育的法治化而陷狱
    
    
     上面那位医学博士的观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二十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是必要的,普通中国人因此对计生中大量可怕的人权侵犯熟视无睹,知识分子及其人权人士对此也较少质疑。当西方人权组织及其人士关注这个问题时,不是被国人怀疑其动机,就是被认为不懂中国国情。
    
     于是,各地方政府在强制计生中所采用的的各种不人道的手段,发展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大量使用的残忍手段包括:强迫人流、引产(有的已经接近预产期),捆绑抓来的年轻孕妇作强行堕胎,做人流刮宫,用人工手段杀死成熟婴儿等。对不服从的公民,实施的惩罚手段包括罚款、株连、抄家、关押、侮辱和殴打。
    
     这一切都是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进行的,在这里,构成这个国家的千千万万的公民,在其生育权受到侵犯的同时,其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也受到侵犯。计生领域因此成了一个法律盲区,地方当局可以为所欲为,不受任何法律制约,受害的公民却很难获得法律救济。
    
     陈光诚成为涉入这个法律盲区的民间律师第一人。他不仅以律师身份关注被侵权的个案,更用调查来的事实和数据,指控当地政府在计生中普遍的侵权行为,这些做法为中国计划生育走向法治化做出了贡献。但在中国,一个律师在计生领域里伸张权利,就被视为反对计划生育国策本身,陈光诚因此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陷狱。
    
    
    ◎ 中共计生国策应受到质疑
    
    
     陈光诚并没有反对计划生育,他只是反对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中的人权侵犯,以维护公民的人身权、财产权。虽然如此,当局也不肯放过他。
    
     其实,计划生育这个国策本身,也是应该受到质疑的。首先,它侵犯了公民的生育权,与国际法律和中国法律相违背。1968年,世界人权会议通过《德黑兰宣言》,首次规定了“父母享有自由负责地决定子女人数及其出生时距的基本人权”;中国政府在2002年生效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中也确认了公民的生育权。而计生政策却将属于个人的自由权利,置于政府的直接干预之下。
    
     其次,中国政府在制订计生政策时,从未通过一个体现人民意志的民主程序,以致使该政策缺乏合法性。中国的人口在五十年代迅速繁衍,就是因为毛泽东主观地相信“人多干劲大”、“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到了七十年代,中共推出计划生育政策,也是没有尊重民意的政治操作。
    
     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就中国众多的人口而言,确实需要计划生育,在人口急剧膨胀的某个特殊阶段,甚至还需要一点强制性。但是,在计生政策实行了二十多年、出生率大大降下来之后,愚蠢的当局仍然不择手段地野蛮计生,没有学会更文明一点的办法。
    
     合乎人道的计划生育,必须是家庭自愿的选择。政府只能采取各种软性的方式,例如给予经济上的奖励,实行养老福利、公共教育、医疗保健乃至税收政策,以各种利益诱导人民改变传统的生育观念,鼓励人们少生孩子。
    
    
    ◎ 为陈光诚和他的家庭祝福
    
    
     在双目失明的陈光诚走向监狱之时,中国严峻的野蛮计生问题更清晰地摆在我们面前。陈光诚曾说:“人们常常会把抱怨世道的不公、世道的黑暗,很少想想自己都为改变这些不公和黑暗都作了些什么。一个爱憎分明的眼光,一句公道的语言,都会是改变这些不良现象的力量源泉。”
    
     这位纯朴而善良的盲人,在恐吓、殴打和监禁之中,执著地守护公民权利和人性尊严,他的所作所为令我感到惭愧。谨以此文,向遭受劫难的陈光诚先生和他的家庭表示敬意和祝福。
    
    原载《开放杂志》2006年7月号
    
    

援助陈光诚志愿者致中国公民的公开信
    
    
    我们发出这封公开信,是要向您讲述一个盲人的传奇故事,讲述他正在遭遇的苦难,恳请同胞们关心他的命运,支持他的梦想和事业。
    
    他叫陈光诚,1971年出生在山东省沂南县一个贫穷的山村。不到一岁的时候因为发高烧没有及时医治他的双眼变得模糊不清,五岁时在当地医院做一次失败的手术,他的双眼永远失去了光明。
    
    陈光诚18岁时终于在临沂找到了一个盲校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五年以后到青岛读中学,三年后他提前毕业考入南京中医药大学,200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县中医院工作,但他没有去上班,而是回到家乡帮助农民和残疾人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是法律改变了陈光诚的命运。还在临沂读小学的时候,陈光诚从老师那里知道了《残疾人保障法》,里面有一条规定政府应当减免残疾人的税费,他回家告诉父亲,不用再交他自己的那份税费了,父亲拿着法律条文找到村委会和乡里,但没有用。
    
    1996年,陈光诚为此第一次到北京上访,上级有了批示,当地废除了部分残疾人的税费。1998年,村里实行两田制,陈光诚从《半月谈》上得知上级不允许搞两田制,他再次到北京上访,终止了村里的两田制。
    
    两次运用法律的经历点燃了陈光诚对法律的信念。从此,他特别留意学习相关法律知识,每天坚持收听电视电台的法律知识讲座,积累了丰富的法律知识。由于双目失明,陈光诚不能考取律师资格,但凭着他的坚韧和努力,开始了他的依法维权之路。
    
    他曾经手里拿着法律条文和镇干部交涉,说服政府免除了自己的智力残疾邻居的税费。他代理邻近乡镇一个严重残疾的六口之家把镇政府告上法庭为他们讨回了公道,当地很多残疾人把判决书复印下来到处转发。他所在的村庄村民到处上访控告村委会账目不公开等问题,陈光诚告诉有关法律规定,鼓励他们启动依法罢免村委会。
    
    陈光诚定期请人进行公民权利意识和法律知识讲座,他说,不仅是残疾人需要法律帮助 ,普通的百姓都很需要。他在自己村子里筹建了一个乡村图书馆,他打算把它做成一个法律性比较强的图书馆。供乡亲们免费查询法律知识,让他们懂得法律,避免被不法侵害,而不是被侵了权后再讨还公道。他还打算在北京成立一个独立的残疾人维权组织,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注册。
    
    陈光诚刻苦自学,他懂很多法律,能说英语,会使用互联网。2002年3月美国《新闻周刊》封面故事讲述了陈光诚维护残疾人权益的故事和他成立乡村法律图书馆的梦想。2003年陈光诚被评为临沂市“十大新闻人物”之一。
    
    2005年春季,作为当地乡亲们眼中著名的“陈律师”,陈光诚面对临沂市计划生育运动中的违法行为和乡亲们的遭遇,他再一次挺身而出。这一次,他成为受难者。
    
    2005年春季,沂南所属的临沂市发动了一场“计划生育运动”,一些违法者采取了“连坐”、办学习班等方式抓捕关押殴打了很多无辜的村民,他们用棍棒迫使妇女做俯卧撑,迫使60多岁的亲兄妹互相殴打对方的脸,有的村民被他们殴打致死。
    
    为了乡亲们的人身权利,陈光诚来到北京寻求帮助,滕彪等一批有良知的学者到了临沂,通过互联网公布了调查结果,国家计生委也确认了临沂计生过程中存在违法现象,“查处了一些违法官员”。
    
    之后,陈光诚就被当地政府跟踪监视。2005年9月6日,陈光诚在北京一个朋友居住的小区里被一群人抓住推上一辆汽车,倔强的他拼命挣扎,被当地镇政府官员掐着脖子强行按在汽车后排座位底下,朋友们听到了光诚“呜呜”的哭声。这群人把他带回临沂关在一个宾馆里,陈光诚绝食绝水,一天以后他们把陈光诚放回家,但从此以后,光诚就失去了人身自由。
    
    数十个政府雇来的身份不明的人日夜围堵在陈光诚家四周以及通往东狮古村的各个路口,他们切断了光诚家的电话和网络,在他家安装了手机屏蔽仪器。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他们出生几个月的女儿也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威胁陈光诚的家人不准对外讲光诚的事,他们恐吓光诚的哥哥读高三的女儿说陈光诚是反革命,如果不配合工作组的工作就不能参加高考。他们威胁村民不能和陈光诚来往,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
    
    2005年10月4日,我们作为朋友去看望陈光诚,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光诚一度冲出了他家门口的包围,但他遭到了看守的殴打,牙齿流着血。那天,我们也遭到了地方政府雇用看守的殴打。
    
    2006年2月5日,陈光诚的邻居陈华看不惯看守们春节期间也围堵在光诚家门前,骂了他们,陈华因此被殴打,他七十多岁的奶奶找干部们说理,气得晕了过去,但村里看守光诚的车辆拒绝救人,愤怒的村民把一辆车推到了沟里。混乱中,陈光诚逃到邻居陈光雨的家里,但随即又被看守起来,看守们给邻居家也安装了手机屏蔽仪。3月11日,陈光雨被殴打,光诚在村民的帮助下冲出院子来到公路边要去县城找领导说理,地方官员们威胁过往车辆不准搭载陈光诚,他们拦住了公路阻止双向的车辆通行。
    
    从这一天起,陈光诚被警察带走了。一开始他们给光诚家里一个“传唤通知”,后来却不承认他们抓了陈光诚。2006年5月8日,律师们去看望陈光诚,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说,他们没有抓陈光诚,不知道他在哪里。
    
    6月11日,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接到沂南县公安局通知,陈光诚于6月10日被刑事拘留,羁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刑事拘留的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
    
    从去年9月6日到今年6月,陈光诚已经失去自由9个多月,而接下来,他可能面临批准逮捕和判刑。我们担心,看守所和监狱对于一个盲人来说太可怕了,我们担心,他收到的不是法律审判而是打击报复,我们担心,倔强的光诚无法承受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伤害。
    
    我们决心帮助光诚,因为他的梦想和事业值得我们尊敬,因为面对一个盲人正在遭遇的苦难我们无法沉默。当然,我们会以最大地耐心坚守法治的底线,捍卫一个残疾人的合法权益,捍卫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自由和尊严。我们希望中央政府过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希望临沂政府停止这场针对一个良心盲人的战争,停止这让人类觉得不可思议的行为。
    
    这一群热血青年拍案而起了,但是,我们必须让自己内心平静。我们不是为了寻求对抗,我们是为了帮助光诚,为了他的自由,也是为了我们国家法治的梦想。也许我们会面临各种压力,面临无知的野蛮,面临暴力殴打,但是,我们必须站出来,平静而坚定。我们承诺,在通往正义的道路上,如果我们面对阴谋,我们将报之以真诚;如果我们面对野蛮,我们将报之以文明;如果我们面对暴力,我们将报之以彻底的悲悯。
    
    同胞们,请支持我们,请关注陈光诚,关注一个盲人正在承受的苦难。
    
    援助陈光诚公民志愿者:
    

许志永(博士) 滕彪(博士、律师) 万延海(爱知行负责人) 李和平(律师) 李方平(律师) 郭玉闪(经济学者) 江天勇(律师) 李劲松(律师) 李苏滨(律师) 杨子云 张立辉
    
    2006年6月1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走,到山东去,营救陈光诚!/汪红雨
  • 陈光诚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白丁
  • 郭永丰:盲人陈光诚为我们争取着光明
  • 楚一杵: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导盲犬的荣耀与陈光诚的悲哀/丁柯(图)
  • 马文都:“陈光诚事件”-明眼人的盲区
  • 秦耕:陈光诚与温家宝的荒诞关系
  • 南方在野:关注陈光诚,三问执政党
  • 盲人牵引走过黑暗 向陈光诚致敬/王德邦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请全世界的华人一起关心营救陈光诚!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张耀杰
  • 林辉:向陈光诚致敬,向黑暗中的光明致敬!
  • 羽森:呼吁胡温释放陈光诚
  • 以民运人士为荣-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徐沛
  • 羽森:呼吁胡锦涛主席释放陈光诚先生
  • 王德邦:陈光诚擦亮我们的双眼
  •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部分官员名单(其中部分官员为陈光诚案的责任人)(更新)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闻社每日一图(4)(图)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闻社每日一图(3)(图)
  • 民间人士就陈光诚被羁押诉诸联合国人权机构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博讯每日一图(2)(图)
  • 关注光明之子陈光诚每日一图(图)
  • 滕彪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6-30)
  • 陈光诚事件追踪:关注国内法治环境健康发展专题讨论会被迫取消
  • RFA:陈光诚的律师准备就被围殴及抢掠事件提出控诉
  • 萧瀚: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营救陈光诚 行为艺术亮相北京街头(图)
  • 曾金燕:去山东的律师失去联系—陈光诚案件继续追踪
  • 李劲松承办陈光诚案被数十流氓围殴、抢劫的紧急报告
  • 陈光诚被警察死亡威胁
  • 残疾人王立新: 呼吁释放陈光诚
  • 就盲人陈光诚受迫害致中国残联暨邓朴方先生的信
  • 艾滋病病人组织对陈光诚案发表看法
  • 袁伟静收到沂南县公安局逮捕陈光诚通知书(图)
  • 陈光诚的北京友人走访山东省驻京办,律师被国保找去“谈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