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是郭飞雄,还是朱成虎的文章?/张鹤慈
(博讯2006年6月06日)
    看到郭飞雄的【中国国家安全领域正面临一场思想风暴。】这次的感觉已经不止是啼笑皆非了。文章看不出郭飞雄到底是想说什么,他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只是觉得象是不同观点的人的文章的大杂烩。
    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就是狂热的民族主义【他不承认,他叫做爱国主义】,使他的文章和战争狂人朱成武几乎很难分别。
     我们看: 如日本和中国发生全面战争,那么,中国可在东北吉林省部署中程地地弹道导弹,或在黄海部署中程潜射弹道导弹,或跨过轻津海峡,在日本海部署中程巡航导弹。这些导弹在卫星精确制导下,都可轻易毁灭日本诸岛。此外,中国还可用海军潜舰布设核水雷,在日本近海的传统地震带核爆,引发地震海啸淹没日本诸岛。这是他引用的文字,但他引用的话的前面【这样做的另一种好处是,可以结束多年来中国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疑惧】 和后面, 【假如无法用强,又捡不到中美直接发生战争使中国国力受到决定性削弱的便宜,日本有可能寻求与中国走和平共进之路。】看,郭飞雄是以肯定的态度引用的。淹没日本诸岛的提法,只能是朱成虎这类战争狂人的叫嚣。 (博讯 boxun.com)

    再看看这里的文字:中国的国家利益,已越出国境,不可能局限于一国之内。
      把中国定义为地区强国,是美国人的需要,它很容易误导一部分人,根据实力现状而非国家利益需求,把中国的视野局限于本地区之内。
      地区大国只是中国的部分定义。中国真实的位置,是一个世界大国,但眼下还不是世界强国。内在的需求,决定了中国必须走向世界强国。
    中美对抗,与制度无关,即使中国实行了民制度,中美之间的战略对峙也依旧存在。
    我是不是又在读人民日报的社论了?中国和美国的矛盾真的和社会制度没有关系?
    
     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但暂时的流血,可以避免美、日,台对中国进行亚太会战产生的大流血。
      几十年的持久和平,让一些人产生了严重误觉,以为实力不需要作出见证,就可以自发赢得和平。他们甚至认为,台海危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使用武力。这是一种没有底线的、盲目的、绝对的和平主义。
    我是不是又在读人民日报的社论了?人民日报现在都不敢这么嚣张的鼓吹战争。
    危机时刻一致对外,真诚地、坚决地、不丧失原则地支持政府谋求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行为,乃是现代人的伦理底线之一。
      在中国,防止王明博古式的亲美和丧失自我,与防止极端民族主义的义和团喧嚣的误导,同样值得关注。
      一个国家经受不了民族分裂,也同样经受不了人民的分裂。在中国,由于长期在政改问题上存在歧见,人民的思想存在著大分裂的严重倾向。
      如果由此导致将来内斗高于外斗,那才是中国最大的战略危险。
      谋求人民的和解和多元兼容共处,实为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的政治力量,应该与海外力量实现历史性的和解。
      这当然不是泯灭原则和道义的和解。利害在流变之中,正义却永恒存在
    谁和谁和解,如何和解?这个大陆的政治力量是指中共,和解的另外一方应该是异议人士,或称不同政见者,我更愿意用中国民主,自由的追求者。郭飞雄号召的和解,是在中共领导的危机时刻一致对外,对抗台湾,对抗美国,防止王明博古式的亲美和丧失自我,是纠正内斗高于外斗,就是说,一致对外。为了外斗,放弃内斗,这个和解,可会要求中共放弃一党专政?
    难道,我们和中共的分歧只是长期在政改问题上存在歧见?
    我们来看看郭飞雄的点睛之笔:真诚地、坚决地、不丧失原则地支持政府谋求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行为,乃是现代人的伦理底线之一。
    郭飞雄,你所说的政府,是不是那个在6,4屠杀时手上沾着鲜血,而今天仍然不肯悔改的政府?是不是站在维权斗争中,弱势群体的对立面的那个政府。今天,郭飞雄号召人们真诚地、坚决地、不丧失原则地支持政府谋求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行为。那你还参加什么维权斗争?
    郭飞雄,你是不是已经走的太远了?
    张鹤慈。06、06、06墨尔本【有关民族的问题,下一篇再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不会忘记──给丁子霖女士并请转给天安门母亲/张鹤慈
  • 第五纵队的苦肉计?/张鹤慈
  • 错中错的X 和周恩来 和 周总理与‘ X ’/张鹤慈
  • 和毛泽东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张鹤慈
  •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张鹤慈
  • 崛起的年轻人,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张鹤慈
  • 中共何不乾脆冊封一個教皇?/张鹤慈
  • 国家高于政党,台湾才能有希望/张鹤慈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统一可以是选项,但一国两制绝对不能是选项/张鹤慈
  • 评张荣发的一国两制都可能是选项/张鹤慈
  • 我看中国第一个 89死难者索赔案/张鹤慈
  • 殉难者的血迹,谁能抹得去?—纪念林昭和我狱中的右派朋友/张鹤慈
  • 评连战的大陆行:过气的政客,统战的工具/张鹤慈
  • 张鹤慈:“八荣八耻”-胡锦涛的法制考试不及格
  • 张鹤慈:一中各表是台海动荡的根源
  • 张鹤慈:胡锦涛的法制考试不及格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张鹤慈:于立群戳穿了曹天予的谎言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