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博讯2006年5月25日)
     自台湾“远流出版公司”老板王荣文声明放弃出版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已经过去一月有余。不时有关心此事的朋友问我:还有人敢出版张戎这本书吗?
    
     这本来不是问题。台湾是自由民主的社会,中国大陆的中央宣传部鞭长莫及。但朋友们的担心又不是没有原因,正如台湾静宜大学法律系教授黄瑞明在最近的《苹果日报》上所写:“言论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王荣文不过遭遇一点压力就弃甲曳兵而遁,这无异昭告天下:台湾的出版界是可以被勒索的。” (博讯 boxun.com)

    
     在这场“勒索”风波中扮演主角的,是已故国民党将军胡宗南的长子胡为真。王荣文对某著名女作家说:胡为真几乎找遍他的所有朋友,想劝阻他出书。今年三月二十七日,王荣文在《中国时报》上宣布:张戎的书“五月正式在台上市”。第二天,曾任台湾国家安全局第一副局长的胡为真走进了王的办公室。
    
     就从这天起,王荣文“弃甲曳兵”了。由于王荣文至今尚未同意公布他给张戎的传真,我不便透露胡为真对他都说了些什么。但,从另一份他给张戎的传真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无奈。王荣文说,因为放弃出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他的损失高达三千万台币。
    
     王荣文是商人。如果不是因为身家性命受到威胁,他能放弃这本将带给他滚滚财源的畅销书吗?
    
     随后,接二连三的出版社受到“警告”。据其中一家的老板说,胡为真打电话给他,问他:王荣文不出了,你们是不是要出?老板不想惹麻烦,只好说:不出。
    
     连发行商也不放过。一位朋友询问台湾最大的书籍发行商“农学社”,该社说,他们早就受到警告,所以不敢发行张戎的书。不难想象,其他发行商也遭到同样威胁。难怪黄瑞明教授会感叹说:“台湾与中国其实是一丘之貉。不同的只是,共产党利用国家机器,我们则是纵容少数人扼杀言论自由。”
    
     胡为真使尽吃奶的力气要封杀这本书,原因是书中披露了张戎的多年研究结果:胡宗南有可能是苏联人安插在国民党军中的“红色代理人”。问题在于,连蒋介石都可以被指控为二二八的元凶,胡宗南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不准评说!
    
     胡为真要是真觉得他父亲的‘名节’受损,张戎是在歪写历史。那么,在台湾这样的社会里,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通常是:
    
     1] 入法院状告出版社和张戎诽谤,申请“禁制令”,以法律方式阻止这本书在台湾出中文版。
     2] 自己或请人出书并写文章逐段反驳张戎。
    
     身为政府官员的胡为真,却采取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加以阻止。如此的反常、失态,让我百思不解:他到底在心虚什么?害怕什么?
    
     一位取名牛乐吼的网友是这样分析的:只有胡为真是“红色代理人”,或父子两人都是,才能解释他的暴跳如雷的乖张行为,因为是接受了任务来千方百计不择手段阻止书的出版。
    
     但愿这只是推测。
    
     胡为真扼杀言论自由之所以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曾有过的身份:台湾国家安全局第一副局长。有朋友为张戎担忧,他对我提到二十年前发生的“江南”命案:居住美国的作者江南因写《蒋经国传》,被当时台湾安全局局长汪希苓指使黑帮竹联帮派人暗杀了。幕后策划者至今是个谜。
    
     张戎也受到过这样的威胁。有一位异常积极为胡为真效力的人士,曾在电话里对张戎说:“我认识胡宗南的儿子、侄子,我都认识。他的侄子还在国家安全局做。”“国家安全局是什么局?那是个什么地方,你应该明白。”
    
     所幸,台湾也有出版社是吓不倒的。眼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的出版,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这是一场捍卫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学术自由的拼搏。有西谚云: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好。
    
    
    附文:胡宗南殺了《毛澤東》
    
    作者: 黃瑞明
    蘋果日報 - 2006-05-05
    
    遠流出版公司在3月底才宣布,大陸作家張戎與英籍夫婿何黎岱費時12年完成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中文版即將在台問世。豈料事隔不過3周,董事長王榮文又決定不出版這本在西方備受好評的暢銷書,原因是張戎不願刪改書中關於前國軍將領胡宗南是共諜的推論。
    
    這樣的演變令人錯愕。在胡宗南之子胡為真(前國安會副秘書長、現任駐新加坡代表)與黃埔舊部的施壓之下,張戎雖然作了讓步,願意在書中加註其推論並非定論,但仍然無法得到胡為真的諒解。
    
    王榮文為此決定放棄出版之後,歷史學界紛紛額手稱慶。一位說張著是「假史」,中研院院士許倬雲甚至以「垃圾」名之,謂不出版並不可惜。
    
    學者剝奪閱讀權利
    敗軍之將,豈敢言勇?胡宗南當年以10倍兵力卻無法在內戰之中剿滅共產黨,他當然應該接受質疑。張戎未必正確,但是黃埔將領投共者眾也是事實。連蔣介石都可以被指控為二二八的元兇了,胡宗南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無人可以批評?退一步說,即使張戎的推論的確輕率,但是,關於胡宗南的部分不過8頁而已,厚達800頁的《毛澤東》何以竟然必須陪同殉葬?
    
    張著對於這個混世魔王作出了翻天覆地的新評價,西方人認為它是一本「將會改變歷史的書」,在台灣卻因為幾個連國人也未必知其名姓的歷史學者而被人間蒸發了。歷史是社會的公共資產,胡宗南的過去不是胡家的私事,更不是歷史學家的禁臠。這些學究的傲慢剝奪了台灣讀者的閱讀權利。
    
    既然這些人如此酷愛歷史真相,那麼,他們滿意大陸中央電視台的《八路軍》對於胡宗南與黃埔將領的編劇嗎?看到在廣州重建的黃埔軍校展示館內寫著,孫中山是因為得到中共的協助才得以成立該校的說明時,他們作何感想?《人民日報》在抗戰勝利60週年當天宣稱「共產黨是抗戰的中流砥柱」,除了郝柏村之外,那些熱中於出席中共官方慶祝活動的黃埔校友又為甚麼悶不吭聲?
    
    柿子挑軟的吃,原因恐怕出在這裡。張戎不比共產黨難纏,她與台灣文化界沒有淵源,所以欺負她也不會激起反彈。我們想像一下:如果今天當事人是本土「名家」,風波還會發生嗎?伏爾泰說:「我雖然不支持你的言論,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群將軍、大師們似乎都不曾聽聞。如果張戎的東西真的那麼糟糕,等它出版之後再批判也不遲。真理愈辯愈明,不是嗎?
    
    17年前,魯西迪(Salman Rushdie)因為寫了《魔鬼的詩篇》而被伊朗宗教領袖柯梅尼下令追殺。即使大禍當前,西方媒體與文化界還是團結一致,聲援這本書的出版。不久以前,當丹麥報紙由於刊出穆罕默德的漫畫而成為回教徒的眾矢之的時,他們又再次堅定地表達了言論自由超乎一切的信念。
    
    言論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王榮文不過遭遇一點壓力就棄甲曳兵而遁,這無異昭告天下:台灣的出版界是可以被勒索的。自茲而後,胡宗南就是禁區,因為他的兒子不好惹。不僅此也,任何涉及歷史的書可能都要經過那些「太上審查大員」的檢定合格。不錯,王榮文是商人,但他也是文化人,捍衛言論自由是他的社會責任。
    
    縱容扼殺言論自由
    
    感謝胡為真以及這些學究、軍人,《毛澤東》終於無法出版,如今共產黨可以鬆一口氣了,「偉大的毛主席」也將含笑九泉之下。這次的風波證明了:台灣與中國其實是一丘之貉,不同的只是,共產黨利用國家機器,我們則是縱容少數人扼殺言論自由。
    
    整整30年前,台灣發生過1件轟動社會的「誹韓案」。郭壽華在當時寫了1篇文章,指稱韓愈因染上風流病而死。韓愈的第39代孫韓思道為此一怒告上法院,地院以郭誹謗死人而科處罰金300元,高院也維持原判。即使仍在戒嚴時代,薩孟武等學者紛紛挺身指控這種判決如同文字獄。撫今感昔,解嚴早已多年,但是,我們的言論自由又進步了多少?
    
    作者為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德國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声明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历史不是小说家言—关于张戎评毛新作引发的书评之争
  • 金小丁:评张戎《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 张朴:当布什在德国女总理面前称赞张戎的新书时
  • 作家张戎女士谈毛传写作经历
  • 张戎的书是西方白人“精英”对中国人的宣战书/黎阳
  • RFA:访张戎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 BBC对《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的专访(图)
  • 蔡咏梅:张戎笔下的战争狂人—毛泽东
  • 江岩声:飞夺泸定桥的神话与张戎女士的逻辑
  • 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马建
  • 张戎的《鸿》与野天鹅与“野鸡”
  • 谈谈张戎:为什么共产党培养的人反对共产党?/秦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