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从圣: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
(博讯2006年5月04日)
    
    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实际上专制独裁是人类的公敌
     (博讯 boxun.com)

    1.利用民主制度上台的暴力政党打击反对党,走向独裁。
    
    希特勒担任总理之初,德国的政治体制离他的独裁目标相距甚远。当时,国会拥有立法权,纳粹党虽是国会第一大党,但仅占1/3的席位,未达到过半数的优势,尚受到其他政党的制约。司法机构拥有独立司法权,不受纳粹党控制,就是在内阁中纳粹党仅占3席。然而,崇尚暴力的纳粹党根本不用顾及民主宪政制度的约束,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2月27日,纳粹分子策划了耸人听闻的“国会纵火案”并嫁祸共产党。希特勒政府下令逮捕共产党员和反法西斯人士,查封德共和社会民主党报刊,封闭德共办事处。德共主席台尔曼和德共议会党团主席托格勒亦先后被捕。3月9日纳粹又以“纵火犯同伙”逮捕了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执委、保共领导人季米特洛夫等人。3月9日,希特勒违反宪法,宣布取消共产党的81个国会议席,并逮捕了一些共产党议员。3月14日,希特勒政府正式取缔共产党。
    
    共产党被取缔后,希特勒把矛头对准以维护民主共和国为首要任务的社会民主党。6月22日,内政部长弗里克便发布命令,以“反对国家及其合法政府的叛国罪”为名取缔社民党。7月7日,社民党在国会、邦议会、市政厅和各种代表机构中的代表资格全部被废除。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近3000 名社民党干部被逮捕。
    
    在取缔了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后,希特勒紧接着把矛头指向资产阶级政党。5月3日,德意志民族人民党改称“德意志民族阵线”,6月21日,它在全国各地的办事处被警察和冲锋队占领,6月27日,胡根贝格被迫退出政府,该阵线也随之解散,其议员进入纳粹党国会党团。6月 28日,从1930年起已更名为“德意志国家党”的人民党宣布解散。7月4日,德意志人民党和巴伐利亚人民党自行解散。7月5日,布吕宁被迫解散天主教中央党,该党议员被允许列席纳粹党国会党团会议。
    
    2.与反民主政党合作的政党最终被压服是其必然命运。
    
    在消灭了所有敌对政党以后该怎么办?希特勒联合政府中的盟友德国民族党怎样呢?没有民族党的支持,这个前奥地利下士是决不可能合法地掌握政权的。民族党尽管接近兴登堡、陆军、容克地主和大企业,尽管对希特勒上台有功,它还是同样乖乖地走上了所有其他政党所走过的道路。6月21日,警察和冲锋队占领了它在全国各地的办事处, 6月29日,该党在6个月以前还曾经帮助希特勒进入总理府的态度强硬的领袖休根堡退出政府,他的手下人员“自动地”解散了民族党。剩下来的只有纳粹党了。 7月14日,一项法律规定: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党)是德国的唯一政党。凡维持另外一个政党的组织机构或组织一个新政党者,如其罪行不触犯其他规定而须受到更大的惩罚,则处以3年以下的徒刑,或6个月到3年的拘禁。
    
    
    3.专制统治的鹰犬被屠杀是其必然的结局。
    
    一党专制已经建立,专制独裁的步伐会停止吗?绝不是!所有对专制统治抱有幻想的党派和政治家都要看清楚了:专制统治的最后形态就是个人专制,而不可能是一个党派的专制。当所有敌对党派都被消灭以后,接下来的就是清洗本党内潜在的或假想的敌人。实际上专制统治是所有人的敌人,但很少有人能够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在与其他党派进行斗争的时候,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殊不知,当所有敌对党派都被消灭的时候,专制的罗网也已疏而不漏了。这个时候谁也休想逃脱!两种命运:要么跪下磕头;要么死路一条。
    
    希特勒在1934年元旦写了一封友好热情的信给冲锋队头子罗姆,该信刊登在1934年1月2日纳粹党的主要日报《人民观察家报》上。这封信最后说:“因此,在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头一年结束的时候,我觉得必须向您,我亲爱的恩斯特•罗姆,对您为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和德国人民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表示感谢,并且向您保证,能够有您这样的人做我的朋友和战友,我对命运是多么感激。” 仅仅半年过后,6月30日,在国防军、戈林和希姆莱的支持下,希特勒以罗姆准备在柏林和慕尼黑发动政变为借口,亲自赶到罗姆等人度假的维西小城,逮捕并处决了罗姆。同时,党卫队奉命清洗冲锋队,屠杀了1070人,逮捕1120人。希特勒还趁机排除政敌,杀害了施莱歇尔及其助手布雷多,格雷戈尔& #8226;施特拉瑟,以及巴本的两名助手。这一屠杀事件被称为“长刀之夜”。
    
    1943年,希特勒下令成立“七月二十日事件特别委员会”惩罚参与者,先后处决了包括贝克、格尔德勒、施陶芬贝格、隆美尔等在内的4980人,其中的核心人物都被用钢琴琴弦加肉钩子绞死。 其中的隆美尔就是在北非战场上赫赫有名的“沙漠之狐”。
    
    
    4.新型专制独裁制度比传统君主专制制度危害更大。
    
    比较而言,君主专制统治由于其历史的久远和传统成规的限制,其专制的危害通常是有限的。而近现代的专制统治由于缺乏可靠的民意支持,以及缺少任何成规的限制,其专制的手段更加捉摸不定,其危害程度也更为猛烈。事实上,近现代的专制统治已经成了人类的公敌。
    
    奥斯威辛是纳粹独裁政权危害人类罪行的最好写照。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修建的1000多座集中营中最大的一座。由于有上百万人在这里被德国法西斯杀害,它又被称为“死亡工厂”。该集中营距波兰首都华沙300多公里,是波兰南部奥斯威辛市附近40多座集中营的总称。该集中营是纳粹德国陆军司令希姆莱1940年4月下令建造的,由3个主要部分组成:1号集中营,1940年6月收容了首批728名波兰和德国政治犯。这里通常关押着1.3万至1.6万人,最多时达2万人,其中包括政治犯、战俘以及犹太和吉卜赛平民。德国1941年6月入侵苏联后,苏联战俘被陆续送往那里关押。2号集中营建于1941年10月,官方称为比克瑙。比克瑙是德国法西斯利用毒气室大规模屠杀被关押人员的场所。3号集中营,亦称布纳,是纳粹德国负责建筑和生产人造橡胶、汽油的大型企业,同时还负责在几座较小的集中营从事挖煤和生产水泥。德国法西斯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1944年,这里每天要焚烧约6000具尸体。残暴的法西斯分子甚至在焚尸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并剪下女人的长发编织成地毯。
    
    根据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国家博物馆历史学家的最新研究结果,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存在的4年多期间,共有130多万人被关押,其中110多万人在集中营丧生。
    
    纳粹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更使人类蒙受空前灾难。战火燃及欧、亚、非和大洋洲四大洲及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北冰洋四大洋,扩展到40个国家的国土,有五六十个国家参战,作战区域面积2200万平方千米。在抗击德意日法西斯的战争中,中国坚持了8年,英国6年,苏联4年2个月,美国3年9个月。双方动员军事力量约9000万,其中苏联2200万,美国1500万,英国1200万,轴心国德意日3000万。中国共有4.5亿人卷入战争。按不完全统计,战争中军民共伤亡9000余万,其中美国伤亡100余万,英国伤亡120余万,苏联伤亡约3000万,中国伤亡3500万。死亡者达5500万,是历次战争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其中苏联死亡2700万,法国死亡58万,英国死亡36万,美国死亡30万,波兰死亡600万,德国也约有600万死亡(其中400万军人)。死亡者中有一半是无辜的平民,其中包括600万犹太人和50万吉普赛人。直接军费开支11170亿美元(中日军费开支自1937年算起),参战国物资总损失价值40000亿美元。数不清的人类历史文化遗产毁于一旦。
    
    人们在谈起黑社会犯罪的时候总是心有余悸。实际上,无论什么犯罪也比不上专制政府对人们的危害更大。当人们被犯罪分子剥夺自由的时候,人们总还有一丝希望:警察也许会解救他们;而当一个人被专制政府迫害的时候,他就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因为警察、政府,乃至国家都被一伙歹徒控制了!
    
    对于德国纳粹的兴起,人们可以总结的教训很多。在德国,实际上即便纳粹党最兴旺的时候也不过得到了37%左右的选民支持。如果其他得到了63%选民支持的政党能够团结起来也完全可以遏制纳粹的发展;在国际上,英法等国家的绥靖政策更是纵容了纳粹的发展,丧失了在其早期加以遏制的最好机会。归根到底:我们必须认清:独裁专制乃是整个人类的公敌,对此,不能有任何幻想。彻底消灭专制统治是人类最终实现和平的必由之路,也是每一个国家的国际义务。
    
    
    作者文集:wangcongsheng.bokee.com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从圣的四篇文章
  • 王从圣: 非暴力运动有何等功力?
  • 王从圣:能宽宥,谁不能宽宥?
  • 王从圣:没有强大军队非但不可怕,反而造就了繁荣
  • 王从圣 :非暴力手段是不够的,有限暴力是必要的
  • 王从圣:甘地有多伟大?
  • 王从圣:苏哈托32年的独裁统治为何三天之内倒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