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我为什么说章立凡无知
(博讯2006年4月06日)
《是张戎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二)

    
     有人称章立凡先生学富五车,或许并不夸张。问题在他过于自负,偏要涉猎不熟悉的领域。这就是为什么他的文章《历史不是小说家言》,难免出乖露怯,捉襟见肘。 (博讯 boxun.com)

    
     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章立凡连举三例,用以证明张戎的书不过是文学作品。我已着重反驳了他的头一例,现在来看第二例:
    
     蒋介石以放红军一条生路为条件,向斯大林换取儿子蒋经国的回归。
    
     不错,这是张戎的结论,是她研究红军长征时得出的诸多结论之一。由于这个故事的错综复杂,牵涉面广,加上篇幅所限,我只能做概要的叙述和议论,详情请看即将问世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
    
     要判断张戎的结论是不是“虚构”,必须先弄清蒋介石是不是有意放走红军?
    
     章立凡先生否认这个“有意”,把蒋介石的失败归结于军事指挥失当和对地方军阀的指挥失灵。而张戎在书中列举大量事实,在在表明蒋介石是“有意”。我仅以长征初期红军通过四道封锁线为例,就足以说明。
    
     红军撤出中央苏区时,首先面临的是四道封锁线。
    
     第一道封锁线由粤军防守。粤军陈济棠曾跟红军做过买卖,也跟红军谈妥,给红军让路。在第二道封锁线上堵截红军的,是坚决反共的将军何键,就是他下令枪杀了毛的第二位夫人杨开慧。红军队伍连绵几十公里,行动缓慢,很容易挨打。但何键让红军安然通过。第三道封锁线照样了无战事。
    
     莫非真的如章立凡先生所说,是蒋介石“对地方军阀的指挥失灵”?事实上蒋介石早料到粤军会放走红军。当他的侍从室主任晏道刚建议派人去督战时,蒋介石却要他别管。同样,当何键让红军通过时,蒋非但没有因“失职”惩罚他,反而任命何键为追剿总司令,把守第四道封锁线。
    
     这道封锁线设在湖南最大河流湘江的西岸,江上没有桥,红军只能涉水渡河。要消灭红军,这里再合适不过。
    
     红军于当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长达三十公里的江段上开始过江,过了四天,没有受到骚扰。河对岸的堡垒群形同虚设,何键的军队在附近城里袖手旁观。国民党的飞机在头上盘旋,只侦察不投弹。
    
     蒋介石呢,他一直在“函电交驰”的行营里“随时查询部队到达位置,计算红军实力”。等到包括中共中央在内的四万红军主力渡过湘江后,他才派飞机狂轰滥炸,封锁了湘江。红军后续部队被切断在湘江东岸,全部打散,三千多人死亡。
    
     蒋介石为什么要放走红军主力?
    
     个中原因蒋介石一生都秘而不宣。但张戎握住了揭秘的钥匙:蒋介石想一箭三雕。
    
     蒋介石要射的“第一雕”,是借助红军统一西南三省。当时西南三省实际上是独立王国,四川省更由大大小小的军阀分别统治。蒋要统一西南,又不希望跟地方军阀打仗。为了达到目的,他把红军像羊群一样赶进贵州,再赶向四川,使这些地方的军阀由于害怕红军落脚,不得不让中央军进来帮忙。蒋对秘书陈布雷说:“川、黔、滇三省各自为政,共军入黔我们就可以跟进去,比我们专为图黔而用兵还好。川、滇为自救也不能不欢迎我们去,此乃政治上最好的机会。”
    
     蒋的“第二雕”是对苏联作姿态。蒋希望跟这个强大的邻居改善关系,以对付咄咄逼人的日本。中共是靠苏联人用金钱和其他方式扶持起来的。蒋要改善关系,最重要的莫过于宽容中共了。
    
     蒋的“第三雕”,是一个更秘密的纯私人动机,也就是章立凡先生的第二例:蒋要斯大林释放在苏联做人质的儿子蒋经国。
    
     1925年,15岁的蒋经国去北京上学,几个月后就被邵力子带去苏联,名义是读书。邵力子是中共创始人之一,莫斯科埋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有关邵的情况,我会在本文的第三部分里细说)。当时苏联人与国民党的关系正热乎,毛泽东正在国民党里做大官。不像章先生所说的:小蒋自1925年起就成了斯大林手中的人质。
    
     1926年3月,国民党中的苏联顾问索诺维约夫给同僚写信,商讨除掉蒋介石。1927年3月,曾操纵国民党“一大”的鲍罗廷秘密下令逮捕蒋介石蒋介石先下了手,4月在上海宣布与共产党决裂,开始“清党”。苏联人强迫蒋经国公开谴责蒋介石,还声明他不愿回国。从这时起蒋经国才算被扣做人质,尽管苏联人从来没有承认过。
    
     蒋介石直到1931年底才意识到他的儿子成了人质。当时宋庆龄(也是红色代理人,我会在第三部分里细说)代表莫斯科向蒋介石提议,用蒋经国交换两名在押的重要苏联间谍牛兰夫妇。蒋介石拒绝了。在众目睽睽下,他即使想做也不敢。随后几个月,蒋多次在日记里写下他“念儿亦甚”的心情,他担心蒋经国会被“苏俄残杀”。他甚至写道:如果要到他死后蒋经国才能回国,他愿意早死!
    
     随着张戎的深入研究,一条蒋介石要以中共的生存换回儿子的脉络,逐渐清晰。只是这桩同苏联人的交易,不能点破,只能用微妙的方式处理。蒋要削弱红军,又不消灭他们,同时也不让红军待在中国的腹心地带。他要把他们赶到陕北一带,那里地广人稀,中共可以生存,但不会有什么兵源。后来蒋在会见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使者时,专门谈到这一点。
    
     1934年9月,红军长征前夕,蒋介石第一次通过外交途径,正式向苏联提出要求释放蒋经国。由于早在6月就破获了中共与莫斯科的联络电台,蒋介石对红军从中央苏区撤退的计划,一清二楚。蒋以让中共轻易突围的行动,来表示他会为莫斯科做些什么。
    
     12月初,中共穿过最后一道封锁线,蒋马上又向莫斯科提出释放儿子的要求。1935年6月25日,毛泽东与张国焘会师。7月4日,蒋的连襟孔祥熙会见苏联大使时说:蒋很想与他儿子团聚。长征结束时,蒋再一次通过他的亲密助手陈立夫向苏联要人。苏联人每次都以蒋经国自己不愿回国为理由,加以拒绝。不过蒋介石明白,他儿子是安全的,只是他还得为中共做更多的事。
    
     蒋介石每次向苏联人要儿子的时间,正好是长征的红军经历了某个重要时刻。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
    
     章立凡先生认为张戎只提及事实,却没展示“档案证据”,因此她的结论不可靠。这是一种无知。档案固然重要,但古往今来,多少见不得人的、心照不宣的暗中交易,会落到白纸黑字上?历史研究靠的不仅是抄档案,更要靠研究者的功力,从乱丝中捋头,在浑水里识鱼。比如你找不到毛泽东刘少奇死的任何文字记录,是不是就等于说刘少奇不是毛整死的?
    
     章先生还断定这样的交易“不符合蒋的性格”。那么,什么是蒋的性格?章先生没作任何解释,却空泛地谈什么政治超人的逻辑,叫作“为天下者不顾家”。
    
     这是另一种无知。政治人物从来是千姿百态,性格无不大相径庭。张戎参阅了大量书籍、资料,还采访了蒋身边的人,使她能把握住这个政治人物。蒋介石是个非常传统的人,对他来说,传宗接代是极要紧的事。蒋经国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是他的继承人。“无后”是对祖先的罪过,对父母的不孝。孝道是中华文化最重要的品德,蒋视此为人格的中心。蒋介石的失败也败在他的性格上。
    
     在本文的第三部分,我将着重谈为什么说邵力子、张治中、卫立煌、胡宗南、宋庆龄等人,是“红色代理人”。章立凡先生称之为“最离奇的”,也正好表明他“最无知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张朴:当布什在德国女总理面前称赞张戎的新书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