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6年3月28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今年2月15日至23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特使第五次访问了中国。和以往几次会谈的结局差不多,特使归来后表示:双方仍然存在着“基本分歧”。这即是说,新一轮汉藏对话又失败了。
     (博讯 boxun.com)

    早在2002年西藏特使第一次访华时,笔者就曾在《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一文中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是一场“假戏”。年复一年,这种“假戏”不但没有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真做”起来,反而越唱越假了。
    
    为什么毫无谈判诚意的中共,会有和西藏流亡政府不断玩弄谈判游戏的兴趣?谁在这种谈判游戏中受益?
    
    ◎ 从“城下之盟”到无疾而终
    
    要深入认识今天汉藏谈判的游戏性质,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历史。1951年5月23日,在解放军大举进入西藏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西藏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这个在刺刀威胁下被迫签订的协议,被西藏流亡政府视为“不平等条约”。
    
    由于中国当局肆意践踏协议内容,在1959年血腥的“平叛”之后,达赖喇嘛逃亡印度,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此后,汉藏中断接触近二十年。在毛泽东执政时期,中国政府一直实施镇压西藏文化与民族特性的政策,汉藏谈判完全没有可能。
    
    七十年代末毛泽东去世后,继任的中共领导人着手拨乱反正,对西藏政策有所检讨,与达赖喇嘛中断恢复接触。一九七八年十二月,新华社驻香港社长李菊生与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先生进行联系。1979年,嘉乐顿珠访问北京,此后,除了达赖喇嘛本人以外,达赖喇嘛在国外的亲属都曾以代表团观光的身份,回到西藏参观探亲。
    
    1980年4月,胡耀邦领导下的中共中央书记处起草了“西藏工作总结报告”。1981年7月, 胡耀邦接见了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提出了关于达赖喇嘛回国的“五条方针”。尽管胡耀邦的“五条方针”也有一定的局限,其中关于不准达赖喇嘛回西藏居住一条令藏人难以接受,但当时双方都还有相当的诚意和信心。
    
    遗憾的是,胡耀邦个人对西藏问题的开明看法,无法在当时保守势力强大的中国实行。不久,胡耀邦就被迫辞去总书记职务,他下台时最大的罪名就是在西藏实行贵族主义政策,没能采取强硬政策。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以赵紫阳为首的中共开明派执政。当时整个社会都在探讨新路子新思维,中国政府宣布愿意与西藏人谈判,西藏问题看来有一线解决的希望。但是,中共保守派设置了种种障碍,要求:不准任何外国人参加谈判;连西藏流亡政府的成员都不许参加,因为中国不承认这个政府;任何曾经支持西藏独立的外国人都不得参加晤谈。这就是说,他们只肯和达赖喇嘛一个人谈判。这些是西藏方面无法接受的,因此导致谈判夭折。
    
    ◎ 近年来立足于一个“玩” 字
    
    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赵紫阳等中共开明派失败,保守派掌权。苏联的解体令中共吸取了不少教训,他们因此要严防国家分裂。在经济发展、军事强大的形势下,大中国民族主义更为嚣张,因此,中共时刻警惕,不给有可能带来国家分裂的西藏流亡人士开任何口子。从1993年开始,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政府之间完全终止了接触。
    
    直到2002年时,嘉乐顿珠又一次以个人名义访问中国,再次打破了中藏关系关闭了多年的大门。尽管中国方面没有诚意,但“汉藏对话”的好戏却连续上演,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尽管会谈一次接一次举行,但就公布出来的材料看,中共对“汉藏对话”毫无诚意。
    
    第一,他们一直不承认罗地嘉日等代表是达赖喇嘛的正式特使,而是把他们矮化成回国观光的“西藏同胞”,只是“一些同达赖喇嘛关系密切的人”而已。特使只能以私人旅游签证入境中国。
    
    第二,他们完全无意和达赖喇嘛特使谈实质性的问题--即全世界关注的西藏自治、人权和文化保护等问题,而是转移话题,说要帮助西藏特使“了解祖国的发展”。于是,两个民族之间有关历史冲突的对话,被变相搞成一次次观光旅游活动。
    
    例如,2004年中国当局曾让特使观光北京承德避暑山庄满清皇帝的宫殿,2005年这一次,让西藏代表见识了桂林山水。当局招待特使吃吃喝喝,却根本不提汉藏两族的实质问题。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和西藏政府的谈判游戏,立足于一个“玩”字。
    
    就这样,中国和西藏之间的谈判,从五十年代初期刀光剑影的“城下之盟”,到八十年代出现一线光明的转机,至九十年代后,中国军力强大,民族主义情绪抬头,所谓的中藏谈判,就成了被中共玩弄于股掌的“谈判游戏”。
    
    ◎ 谁是“谈判游戏”的受益者?
    
    不管中国政府多么无诚意,能够把他们拉到谈判桌前来,仍然可视为西藏流亡政府的一个成功。这是一个势力相差悬殊的谈判,弱小的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寄人篱下,没有自己的土地、军队和经济势力,本来毫无与强大中国谈判的本钱,但是,由于西藏人长期在海外活动游说,获得了西方朝野的广泛支持和同情,加上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桂冠,这就使西藏问题进一步国际化,使汉藏谈判成为人心所向。
    
    在全球化的时代,中国不能再像毛泽东时期一样闭关锁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逐步走向世界的中国,不能不顾忌国际形象。于是,为了给包括前美国总统在内的西方要人以面子,也为了降低统治西藏的成本,已经变得相当实用主义的中共,就采取了一种狡猾而灵活的手段,在国际社会众目睽睽之下,煞有介事地做出这种积极的汉藏会谈“秀”。
    
    这样演戏的效果非常明显。这几年来,为了营造良好的谈判气氛,西藏流亡政府改变过去揭露批评的态度,放弃一切示威游行活动,并呼吁西藏的支持者停止一切抗议中共的行动。
    
    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的谴责也因此减少,因为汉藏对话是世界各国多年来一致希望看到的情景,如今中国政府成功地给表演了。尽管多次对话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看不出任何实质意义,但国际社会把希望寄托在未来,因此不再对中国政府施压。
    
    中国政府因此树立了自己的“开明”形象,减少了国际压力,成功地拖延了时间。在一次又一次的“谈判游戏”中,众人瞩目的达赖喇嘛一年年衰老,西藏文化一天天消失,……。
    
    毫无疑问,这种谈判游戏的得益者,只能是中国政府,绝不是西藏人。由于利益所在,中国政府对这种游戏还会乐此不疲,继续下去,而归乡心切的西藏流亡政府。也只能寄希望于双方更多的接触和会谈。
    
    对此,笔者仍然坚持自己一贯的看法:“西藏人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他们只有和中国人民一起争取民主和人权。整个中国的民主制度建立起来之际,才是西藏真正自治之时。”
    ------------
    原载《动向》 2006年3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茉莉:谈穆斯林国家针对丹麦的议案
  •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 就茉莉女士推介的“瑞挪离婚”模式,再谈霸道台独/王希哲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茉莉
  • 茉莉:“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茉莉
  • 茉莉:巴黎骚乱的中国影子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 影星嘉宝的瑞典气质/茉莉
  • 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戏剧性的意外”/茉莉
  • 茉莉:面对苦难沉静地抒情
  • 茉莉:瑞挪两国“离婚”百年之后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茉莉:“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茉莉: 和平奖“干涉内政”第一例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