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茉莉女士推介的“瑞挪离婚”模式,再谈霸道台独/王希哲
(博讯2006年3月24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作家茉莉女士继去年8月在香港《开放》杂志撰文,向中国台海两岸人民推介挪威和平独立的“瑞典挪威离婚”模式后,最近,又兴致勃勃地在因特网各处继续推介和高度推崇这一模式。正好,我对这个题目有兴趣,也来谈谈台海两岸“离婚”。虽然其实这种提法并不精当,但既然很多人喜欢“离婚”,我愿从俗,就题论题。

     (1)我在《文明台独与霸道台独》一文中,已经强调指出了,当前台海问题的焦点不是台湾能不能独立的问题,也就是说,还不是陆台两岸能不能“离婚”的问题,而是台湾方面承不承认一个起码的文明规则,离婚,要与对方当事人先行协商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2)查茉莉女士去年8月文章《瑞挪两国“离婚”百年之后》,也记录的很清楚。她说,当年,挪威方面想“离婚”但很理性:“还应该看到,挪威方面在当时的紧张局势中,也是比较克制的,他们不直接提出‘独立’的口号,以避免刺激瑞典”。而且,承认了离婚要与瑞典协商,也就是你“独立”前,还是要先承认宗主国主权,去找它谈。请看史料介绍:

    (3)瑞典议会(Riksdag )认为瑞典可以接受解除与挪威联邦关系,但要求就解除联邦的条件进行谈判,并要求挪威举行全民公决,以澄清全国是否整体同意这项动议。挪威的全民公决于1905年8月举行,共有368,392 名挪威人投票赞成结束联邦,而投否决票的仅有184人。8-9月份,挪威在瑞典的卡尔斯塔与瑞典举行了脱离联邦的谈判。谈判最终达成了如今被称之为《卡尔斯塔协定》的方案。虽然这个协定在挪威颇受争议,但最终仍被挪威议会通过。10月16日瑞典议会投票承认挪威独立,并最终于10月27日签署了《卡尔斯塔协定》。瑞典国王与此同时在挪威退位,完成了挪威独立。(google资料《纪念挪威从瑞典和平独立100 周年》)

    茉莉文章最后感叹:“一百年过去了,斯堪地纳维亚半岛“闹离婚”的两个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相处最好的邻居”。”不错,这就是我王希哲所说“文明离婚”的结果,而不是“霸道离婚”(茉莉称作“武力离婚”)的结果。假使当初挪威坚持霸道离婚,无视国际规范,无视原主权国瑞典方面的权利和想法,以为自己可以片面为所欲为,能够有最后茉莉所说的“和平离婚吗?或希哲所说的“文明离婚”吗?

    (4)现在台海的症结恰恰是台湾方面,特别绿党,死不承认母国的权利(这是国际承认的),顽固而霸道认定了台独就只是台湾单方面自己的事,与大陆完全无关,完全没有与大陆协商的必要。在今天的世界,什么叫霸道?挑衅国际社会的承认,无视国际社会的规范,片面剥夺母国人民的权利,这不是霸道又是什么?甚至,一心捍卫日本侵台利益的台湾皇民们,连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张俊宏比较文明的“离婚论”也否认,更不说否认另一位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谢长廷的“宪法一中”,根本就闭住眼睛不承认台湾与大陆“结过婚”,只咬定二战胜利后,中国“侵略霸占”了日本的领土台湾。大陆方面能不生气吗?能不激怒大陆人民吗?为什么没人劝劝他们学学当年的挪威人?文明不学挪威人,能够得到挪威人独立的和平模式吗?茉莉女士能在近代世界史上找出一个这样霸道蛮横,侮辱母国人民,坚持片面独立,而最后能够达到和平独立的例子吗?如果这样片面的霸道独立可以成功,此例一开,遍地仿效,这个世界还能有安宁的吗?你要的是和平,结果,能有和平吗?

    (5)假使你说,台湾要协商,大陆政府能同意么?你先试一试呀?你试过没有?你没试过怎么就先说人家一定不同意呢?你试过了,你去北京,对中共政府说:“中共政府,你们多么专制,多么黑暗,所以我们台湾要独立”,全世界听见了,无论中共同不同意,也是对母国人民的一种尊重啊!也是对国际社会的一种尊重和交待呀!同情就在你们一边,文明就在你们一边,理亏就在中共一边,责任就在中共一边了呀!多好!说不定中共害怕了,就让你们独立去了呢!或者,中共害怕了,就赶紧民主改革了呢!但是,没试之前,你能不能先学一下茉莉介绍的挪威人“比较克制,不直接提出‘独立’的口号”,特别是不要提那些侮辱母国为日本翻案的谬论,以“避免刺激”呢?而茉莉女士们这类热心的国际和平主义者,能不能抓住焦点,奔走一下,先请台湾绿党学习文明,懂得要独立先要尊重国际的规范,有与大陆协商的必要,提出协商,然后再来劝大陆方面同意“和平离婚”呢?

    2006年3月21日美西海湾[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茉莉
  • 茉莉:“和谐社会”的两副面孔—从喻东岳出狱谈起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茉莉
  • 茉莉:巴黎骚乱的中国影子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 影星嘉宝的瑞典气质/茉莉
  • 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戏剧性的意外”/茉莉
  • 茉莉:面对苦难沉静地抒情
  • 茉莉:瑞挪两国“离婚”百年之后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茉莉:“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茉莉: 和平奖“干涉内政”第一例
  • 茉莉:刘青的生活不奢侈,但是赌博
  • 茉莉:献给昔日友人的哀歌
  • 郭罗基、王渝和茉莉谈“中国人权”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