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辩护律师应当如何为法轮功案件辩护?——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案的两审判决/郭国汀
(博讯2006年3月21日)
    郭国汀更多文章请看郭国汀专栏
    
     一、案件基本事实: (博讯 boxun.com)

    
    吴爱中、张惠和刘兰系上海的法轮功学员。
    青浦区检察院指控:自2003年3月至2005年1月,吴张刘制作《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心灵的故事》、年历、月历、光盘等各类法轮功宣传品,并传播给其他法轮功人员陆,李等人。吴将制作的2005年法轮功年历月历合计1200份,及《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各42册,《心灵故事》298份,法轮功图片124张,光盘1张交给陆、李。
    
    二、一审辩护律师辩护意见:
    
    吴、张、刘本人均对以上事实无异议,但均否认有罪。但判决书称吴的辩护律师辩称:吴的犯罪手段一般,危险程度、社会影响及主观恶性均较小,望法院不认定情节较为严重。张的辩护律师认为:张到案后认识态度较好,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较小,且处于协从地位;请不予认定情节较重,从轻或减轻处罚。刘的指定辩护律师认为,刘是受外界影响,社会危害性较小,请酌情从轻处罚。亦即,三位被告本人均否认有罪,但三位辩护律师竟均作有罪辩护!
    
    三、一审判决情况:
    
    上海青浦区法院(2005)青刑初字第245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由吴、刘从互联网下载,由张负责打印并传播给陆、李。本院认为,被告吴、张、刘共同制作并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依法应予惩处。吴、刘从互联网下载法轮功宣传资料,并积极参与制作或传播,均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张惠责任打印和制作,在共同犯罪中相对作用较小,可认定为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关于吴、张的辩护人要求法庭对各自当事人不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本案制作和传播法轮功宣传品的数量及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具体情况不予采纳。为维护社会管理秩序,保护国家法律的正常实施,依刑法第300条第1款,第25条1款,第26条1及4款,第27条,第56条1款,第64条及最高法院最高检《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X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第二款判决如下:判处吴爱中有期徒刑七年另六个月,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判处张惠有期徒刑四年;判处刘兰有期徒刑七年另六个月,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审判长:费雄雄、陈晓星、张华松。书记员:陈晓云。)
    
    四、上诉审辩律师辩护意见
    
    吴、张、刘均不服,提起上诉,认为自已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吴的辩护律师认为吴的行为社会危害性不大,情节显著轻微,应宣告无罪。张惠的辩护律师认为张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应宣告无罪或适用缓刑。亦即上诉审辩护律师虽然主张被告无罪,但均是从情节社会危害性角度声辩,且未驳斥相关司法解释,也未论证法轮功的性质,明显软弱无力,法院当然不可能采纳此种不能令人信服的抗辩理由。
    
    五、上诉审判决情况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于2005年12月22日作出(2005)沪二中刑终字第450号刑事裁定:事实与判决理由与一审完全一致,仅是加上如下解释:三名上诉人明知国家法律明令取缔法轮功等教组织,仍积极制作传播宣杨法轮功的宣传品,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300条第1款之规定,应予犯罪论处。对三名上诉人否认自已行为构成犯罪的辩解以及辩护人要求宣告上诉人无罪的意见均不予采纳。原判决无不当,且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刑事诉讼法第189条第1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审判长:沈行恺、刘忠伟、郁亮;书记员:李姝)。
    
    也即两审法院认定三被告有罪的判决仅用不到210个字草菅人命般地判七年半徒刑!“由吴、刘从互联网下载,由张负责打印并传播给陆、李。本院认为,被告吴、张、刘共同制作并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依法应予惩处(一审判决)。”“三名上诉人明知国家法律明令取缔法轮功等教组织,仍积极制作传播宣杨法轮功的宣传品,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300条第1款之规定,应予犯罪论处(二审判决)。”判决既未论证三被告如何组织和利用了什么X教组织,也未论证法轮功是X教组织,更未论证三被告如何组织和利用法轮功破坏了什么法律的实施。
    
    六、辩护律师处理法轮功案件应坚守的大原则
    
    阅毕两审判决书,吾心中有股难以言表的悲愤。一为中国法院法官完全受中共操控的现实深感悲愤!二为中国律师受中共政治恐怖高压自宫自阉感到悲哀!三为法轮功信众悲天悯人的伟大壮举反受俗世的误解迫害而悲痛!
    
    法轮功案件一般均是所谓讲真相的案件,对案件事实均不存在太大争议。因为法轮功奉行真善忍,他们不会否认自已的所做所为。故法轮功案件主要不是事实之争,而是法律之辩,是道德之论,因而只能是罪与非罪之争辩!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本案所有的辩护律师均未在本案罪与非罪关健问题上下功夫,而是在明显无济于事的支节问题上作无关痛痒的所谓辩护。此种情节严重与轻微之辩也好,社会危害性之辩也罢,手段、社会影响及主观恶性之论,皆属毫无意义软弱无力的抗辩,甚至客观上起到了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罪恶政策辩护的作用。因此吾坚决主张:凡是涉及法轮功说明迫害真相或推介法轮功或传《九评共产党》的案件,必须作无罪抗辩才有意义,对此类案件应注重过程。当然在现行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体制下,对此类所谓敏感案件指望法院作出客观公正公道的判决可能性不大,然而通过大量无罪抗辩并公之于众,至少有助于公众了解真相,进而认清中共司法专横的本质,最终终结中共专制暴政。
    
    本律师自2003年2月开始数次在中国律师网上为法轮功的信仰自由权抗辩,公开严厉批评中共荒谬绝伦祸国殃民的镇压法轮功政策;并于2004年7月开始正式受理法轮功案件,先后受理了六起与本案性质情节相类似的案件:即法轮功学员向社会公众说明中共迫害真相,推介法轮功的案件。
    
    我认为此类案件辩护律师应坚守的大原则乃是无罪抗辩:并在下述四方面全面抗辩。首先从立法层面辩;其次应从具体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的有效性方面辩;再次应从法轮功的性质辩;最后应紧扣具体案件事实与相关法律比较分析,驳斥控方的指控。并将案件全部事实及审判情况,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全部公开,争取公共新闻舆论支持。
    
    第一、就立法而言:
    
    《宪法》是高于一切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法规或法律解释及司法解释均不得违反宪法本身的规定。凡违宪规定本身自始无效。宪法第36条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宪法效力高于一切法律、法规、规章;法律效力高于法规、规章(《宪法》第5条《立法法》第78条;高层级法优于低层级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 (79条);新法优于旧法(83条)的法律适用基本原则是法定原则。因此,依上述法律原则,《刑法》第300条,及两高解释本身即明显存在违宪之虞。这应当是涉及法轮功案件辩护律师抗辩的首要重点。信仰自由当然包括信仰正教或其他教及任何学说主张的自由。若划定只能信某种正教而不得信其他宗教,信仰自由也就不复存在。即便信仰货真价实的邪教,也应当是宪法保护的信仰自由范畴。因为只要该信仰者没有实施危害社会的实际行为,本质上仍属思想自由范畴,而人的思想不存在犯罪问题,法律只能调整人的行为,而不能处罚人的思想。唯有专制暴政才干预人的思想言论。
    
    
    第二,就具体适用法律而论:
    
    本案原审判决引用了《刑法》第三百条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最高法院最高检《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X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第二款。
    第一条: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规定,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处罚:
    (一) 、制作、传播邪教传单、图片、标语、报纸300份以上,书刊100册以上,光盘100张以上,录音、录像带100盒以上的;
    (二) 、制作、传播宣扬邪教的DVD、VCD、CD母盘的;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数量达到前款第(一)项规定的标准五倍以上,或者虽未达到五倍,但造成特别严重社会危害的,属于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原审判吴爱中和刘兰剥夺政权权力一年纯属枉法裁判。即便其行为构成所谓“组织和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也完全不存在实用剥夺政治权利之说。姑且不论这些法律与解释的合法性。仅就原法律规定分析: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其构成要件有四项:一、必须是组织和利用,两者同时并存,光组织或仅利用均不构成本罪;因为“和”是并列关系与“或”的选择关系显然不同;二、必须存在邪教组织;三、必须组织和利用该邪教组织实施了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四、必须实际造成了危害社会的后果。因此,欲追求某人此项罪责,控方相应负有四项法定举证责任:证明被告人组织和利用了某组织;证明该组织是邪教组织;证明被告组织和利用该邪教组织破坏了某项法律,法规的实施;证明被告的行为造成了实际危害社会的某种后果。本案公诉人从未完成任何一项法定举证责任;未证明吴、张、刘三人组织和利用了法轮功组织;也未证明法轮功就是邪教组织,更未证明吴、张、刘组织和利用法轮功组织实施了破坏哪条法律或法规的行为,当然也谈不上证明其行为的社会危害后果。一、二两审法院同样对此只字未提,却蛮横无理地枉法无罪重判三被告。中共法院的司法专横在此案中暴露无遗。
    
    两高此处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置换成“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纯属烂用司法解释权进行的任意枉法曲解法律的极为恶劣的典型。前者必须有组织邪教组织和利用邪X教组织两种情形并存,才可能构成本罪;按两高的解释竟然“组织和利用”的法定要件无需了!“邪教组织”前提不见了!变成了“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这不叫司法解释,应当称作强奸法律!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实质上变成了中共任意打压异已镇压民众的工具与帮凶。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无论如何不可能解释成:“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
    
    上述越权无效解释,完全混淆了刑事犯罪和一般的宗教信仰合法行为的界限。按照两高解释,只要你下载编辑印刷复制有关法轮功的资料,不管是什么内容,不管有没有危害社会的后果,不管对社会是否有好处,甚至复制“真善忍”三字,一律视为犯罪。其荒谬悖理不证自明。此种充分体现中共专制暴政或其无知暴君个人意志的解释纯属恶法、非法之法,是强暴民意的东西,根本不是符合公平正义和公道的法律,更非反映人民意志的法律。而恶法或非法之法,公民决没有遵守的义务。
    
    仅是信仰宗教或信仰某种功法,或是信仰法轮或是为其辩护,讲真相(包括但不限于宣传传播法轮功,说明迫害真相的行为)根本谈不上犯罪。依据该第300条规定只要行为人没有组织和利用该邪教,即便信仰、宣传、传播货真价实的邪教也不违法!
    
    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为了配合中共镇压法轮功专门制定的违宪恶法;参与制定该决定的所谓委员应当为其无耻行径感到耻辱!其本身未认定法轮功即是邪教。因此不能解除公诉人证明法轮功即是邪教的法定举证责任。法轮功连是否是宗教是否存在组织都存在重大争议,更不用说是否邪教组织。事实上法轮功仅是一种有神论信仰,也是一种气功修炼,当然与邪教根本不沾边。
    
    至于两高解释,性质上同属恶法,参与制定该解释的所谓大法官们,没有丝毫法官应有的品德!法官的天职乃是做一个法官该做的事。而法官该做的事是客观公正不偏不依地判案,决非屈服于专制暴政的淫威,讨好权贵。该解释明显违背《宪法》第67条和《立法法》第42条规定的法律解释原则,属越权无效解释。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没有法律解释权,仅有司法解释权。其无权解释什么是邪教或邪教组织,无权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解释成“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无权越权解释印制传单、光盘、编辑真相材料等行为即构成犯罪,也无权解释什么是情节特别严重。亦即对刑法300条的具体解释权归全国人大常委会。我认为法轮功讲真相、为讲真相印制传单、光盘等行为实质上属于自我辩护,而且是在中共独霸一切媒体封杀一切自由信息的情况下,被迫采用的一种自我辩解自我辩护行为,是一种牺牲自我大公无私的高尚行为,当然不是犯罪行为,其不产生任何违害社会的后果,反之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
    
    中国大陆法院这种因讲真相而追究法轮功学员刑事责任的做法,是中国法院完全被中共绑架司法专横践踏法治的必然恶果。从表面上看,法院尊循法律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似乎有依据,其实稍加分析便可看出其完全违背法治精神,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即便中共自已制定的恶法也找不到镇压法轮功合法依据。中共必须完全退出法院,才可能有公正审判,才可能有司法公正,才可能有公理正义。
    
    宗教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基本人权,中共宪法第36条对此亦已确认。因此信仰根本不存在犯罪问题。仅是如果个别信仰者的行为触犯了某些普通的刑事犯罪,比如:盗窃,杀人,放火,贪污受贿,完全可以根据普通的刑事犯罪条款去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而决不能追究信仰的责任。一个人信仰什么完全是他自已有权决定之事,信神也好,信进化论也罢,那怕是信仰邪教纯属宗教信仰自由权范畴。
    
    作为法轮功信仰者,向他人介绍、推荐法轮功天经地义。法轮功受到中共当局疯狂悖理非法迫害,他的同修,受到有关部门极不公正的待遇,被大量关押劳教判刑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甚至被迫害至死,肯定要向外人陈述,为同修及自己辩护,维护自已的基本人权。正因为中共专制暴政全面撑控大陆一切媒体,封锁一切自由信息,法轮功学员才被迫采用下载、复印、传真、电邮及制作传单光盘等方式进行自我辩护;此种自我辩护行为与刑事犯罪完全是两码事。若认为其辩护无理,可以公开在电视报纸杂志及其他一切媒体在公开公平的基础上展开辩论,谁是谁非经过公开公平充分的争辩很容易明辩是非。而中共当局正因为其自知无理非法悖道,故决不敢公开辩论,而是采取灭绝人性无所不用其极的下流手段迫害法轮功信仰者,全面封杀一切法轮功的信息,也从不敢在公平公开的媒体进行辩论,这一事实本身足证中共当局的心虚下流无耻!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为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或是通过印发传单、杂志、书刊、制作光盘或CD的方式讲真相,本质上是自我辩护行为,完全合法。
    
    第三,就法轮功的性质而言
    
    无论起诉书还是一审或二审判决均无片言只语论证证明法轮功是邪教。迄今并无任何已成定论的法律认定法轮功就是邪教。既然证明法轮功是邪教是控方首要的举证责任,既然控方未举证证明法轮功是邪教,也未证明法轮功是一个邪教组织,甚至未举证证明存在一个法轮功组织,那么其适用三百条的前提与基础根本不存在。
    
    姑且不论两高解释的荒唐,也不论该解释到底是司法解释还是法律解释。依《刑法》第300条之规定,在没有举证证明三被告组织和利用某一组织之前,在未举证证明法轮功就是邪教组织以前;即便依两高解释,在未能证明法轮功就是邪教以前,根本没有上述第300条及所谓解释的适用余地。因此以三被告的上述制作法轮功宣传品的行为定罪判刑纯属枉法裁判!
    
    何谓邪教?“邪教组织”定义如何?中国迄今没有任何法律作出明确的立法界定和法律解释。刑法三百条仅提及“邪教组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中也未对“邪教组织”的特征及构成要件作出明确定义。然而,两高解释第一条规定:“刑法第三百条中的“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首先两高没有法律解释权,而该解释肯定属法律解释而非司法解释,因而根据《宪法》第67条和《立法法》第42条之规定属无效解释无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仅能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法律解释要求”(《立法法》第43条)。其次,其未解释何谓邪教?再次其解释邪教组织定义的概念含糊不清,内容范畴根本无法界定。什么叫做冒用?何谓神化?什么是迷信邪说?什么构成蛊惑、蒙骗?是精神还是肉体是暴力还是威胁利诱控制?如何危害?何谓非法组织?在一个没有结社自由的社会,任何被拒绝登记注册的组织皆不合法。由上述可见该解释极其荒谬。
    
    中国迄今没有任何合法有效有普遍约束力的经正当司法程序判决认定法轮功即是邪教的判例,也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认定法轮功是邪教。1999年10月初,江泽民在法国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创先河,信口说法轮功是邪教。次日,《人民日报》社论即跟风,香港的董特首也紧跟,然后是一大班无德无行文人抬桥子,说来说去,都是这些行政长官,媒体和党用文人自说自话,根本不是法律规定也非司法审判结论。
    
    第四,就本案具体事实分析:
    
    从本案法院认定的所谓犯罪事实看,吴爱中,刘兰和张惠制作了法轮功年历、月历、《心灵的故事》、及《明慧周刊》、《正见周刊》电脑光盘若干。并传播给法轮功人员。即便上述事实完全属实,纯属自我辩护澄清事实与自由表达行为,与犯罪行为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法轮功年历月历仅是向公众推介法轮功,其内容不外乎涉及法轮功是什么?修炼有何益处?如何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发展的历史事实及受非法迫害真相等内容。作为法轮功信徒,深信法轮大法好,因此自愿自觉向社会公众介绍推介使自已身心受益的法轮修炼功法,天经地义何罪之有?!《心灵的故事》纯属部分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后的内心体验及感受,作为信仰者将自已的心得体会用言语方式公开表达,当然无罪!至于《明慧》及《正见》周刊皆系法轮功学员学习交流经验,揭示真相,捍卫信仰自由权的信息交流平台;其一不鼓吹暴力,二不煸动仇恨,三不诲盗诲淫,四不强制任何人信仰法轮功,专讲真善忍,因此肯定属受宪法保护的公民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权利范畴。此外,将上述年历月历故事周刊光盘传播给他人,只要前述三种情况与犯罪无关,其传播行为自然与犯罪无涉。判决书没有片言只语论证法轮功即是邪教组织,也未论证被告组织和利用了任何组织,更未证明其组织和利用了任何组织实施了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其前提不存在,那么所谓构成犯罪的结论也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绝大多数被判刑或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讲真相。有的参与下载编辑印刷复印资料,有的仅是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标语,很多都被判刑被劳教。他们甚至被剥夺了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利。本人受理的六起法轮功案件,连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权利也被全部剥夺,尤以瞿延来案最为典型。长达三个月,先后四次正式书面申请会见竟被中国国际化大都市上海市监狱当局非法拒绝!当局处理法轮功案件完全属法外治罪,一个国家公民基本人权受侵害到了这个地步,完全不顾法治和法律的原则,这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综上所述:辩护律师为法轮功案件的辩护原则乃是:无罪抗辩!
    转载于《人与人权》杂志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责令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兰州大学学生刘西峰!郭国汀
  • 老路:一个英雄贬值时代的“胡言乱语”—兼答郭国汀兄
  • 郭国汀:今天我绝食—英雄多多益善!
  • 郭国汀12评陈泱潮文章: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
  • 郭国汀: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评袁红冰《自由——中国文化复兴之魂》
  •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郭国汀: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 郭国汀:愿王洪民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 郭国汀: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 吴孟谦:新世纪的“警察抓小偷” —追记参加郭国汀律师听证会
  •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 郭国汀: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郭国汀
  • 十六年官司最高法院拖延九年拒不下判!/郭国汀
  •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郭国汀
  •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 郭国汀律师安全离开中国
  • 郭国汀律师抵达加拿大
  • 郭国汀律师的情况错综复杂
  • 传郭国汀遭刑事拘留
  • 郭国汀遭行政拘留 妻儿生活困难
  • 郭国汀被软禁家中 蒋美丽探访遭虐待
  • 郭国汀律师疑失踪 朋友呼吁国际关注
  • 郭国汀律师听证会后“神秘失踪”
  • 郭国汀律师疑失踪,李剑虹今天再次被警方控制
  • 听证会完毕 郭国汀律师被封口(图)
  • 赵达功: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 是小说还是电影?郭国汀听证会网友被捕记实
  •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 刘路:有关郭国汀律师的最新消息
  • 卫子游:郭国汀失律师证,师涛失辩护律师
  •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