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我们不是羊更不是狼,我们是龙的传人!
(博讯2006年3月16日)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十) (博讯 boxun.com)

    从哪里说起呢?就从2005年最流行的一本小说《狼图腾》说起吧,因为这已经不是讨论小说了,而是关系到我们到底是“狼”,还是“羊”的问题,不说清楚是不行的。
    作为一本描写动物的小说,《狼图腾》确实吸引了我,虽然后来我和几个朋友讨论时,他们提出了质疑。因为他们想知道,《狼图腾》里对狼的描写到底是从科学的角度抑或是从文学的角度。
    如果从科学的角度,书中引用的几乎都是民间传说和历史上的文学作品,很不科学;如果是从文学的角度,可以说得过去,因为《狼图腾》里的狼几乎都是具有半人性的畜牲。不过,这就即刻产生了一个问题:把狼这样的畜牲写得和人一样狡猾和残忍,再来号召人去学习狼,把狼作为图腾,怎么说得过去呢?何况,如果《狼图腾》里的狼真那么牛逼,竟然让人去学习的话,狼又怎么会绝种了呢?现在的狼大多在人类的动物园里才能看到,我看,狼倒应该以人为图腾了。
    当然不能就事论事,也不能就狼论狼。作者写的是“狼图腾”,是狼的精神,不是真让我们重新趴下四肢着地,学习豺狼。开个玩笑而已。
    按照作者的意思,中华民族性格里的狼性太少,某些历史阶段少到没有,于是就被周围“狼”视眈眈的游牧民族侵略欺负。中华民族是属“羊”的,大多时候成为“沉默的羔羊”和“待宰的羔羊”。狼和羊一放到一起,孰优孰劣,傻子也看得出来。(不过又忍不住开个玩笑:当今狼是要绝种了,而羊却越来越多,还挺可爱的)
    玩笑归玩笑,我心里就是不舒服,也不服气,于是作了一番研究和思考。最后总算找到了让我释怀的新东西。原来,咱中华民族并不是羊,也不是狼,我们是“龙的传人”,龙是贯穿中华民族上下几千年历史的经久不衰的图腾!
    
    在蛮荒的上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刚刚从猴子脱胎换骨不久,对大自然知道有限——这是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推出的,如果根据神造人的推论又是另外一种版本:神仙造了动物,赋予他们各种防身和进攻用的尖牙利齿、以及冬暖夏凉的皮毛,但到了人的时候,神发现没有什么致命武器留给他们了,于是只好给了他们思考的能力,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面对恶劣的自然和妖魔鬼怪们——不管是哪个版本,我们光着屁股的祖先在原始森林里生活得一定不是太惬意,更不用说“和谐社会”了。且不说豺狼、狮子和老虎时不时把他们当成盘中餐,就是那些小的牛鬼蛇神,例如害虫、黄鼠狼等也经常搅得他们不得安宁。据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显示,最让我们祖先头疼的、让他们防不胜防的还是蛇。
    所以大家可以从史料上看到,全世界各地民族上古时代崇拜最多的图腾是“蛇图腾”。祖先们对蛇恨之入骨,但又没有办法,把它们作为图腾顶礼膜拜。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图腾也是蛇。这点应该是经过考证的。
    与蛇同样流行的图腾包括狼等各种狡猾、勇敢和毒辣的动物。我们必须理解自己的祖先,他们当时没有几种物质武器用来保护自己,经常受到这些心狠手辣、狡猾成性的毒蛇和豺狼的虐杀。把这些动物作为图腾隐含着他们的恐惧和希望。所谓希望,就是希望这些凶残的动物看在人类把它们作为图腾的份上,口中留情。
    不过,畜牲毕竟是畜牲,无论是以狼为图腾还是以蛇为图腾,都没有能够感动这些动物,也没有挽救生命。好在人类有思考的能力,不久,他们就学会了对付这些动物的越来越多的技能。最后,抓蛇杀蛇和吃蛇越来越普遍,豺狼也被赶得躲进东郭先生的布袋里。
    那么,人类的进步又如何影响了他们崇拜的图腾呢?这是很值得研究的。迄今为止,考古学家发现的原始人类的图腾基本上都是以身边最让人惧怕和敬畏的动物为主。例如有些民族看到青蛙很能跳,就把青蛙作为图腾了。中华民族最早的图腾是蛇等动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动物图腾面临尴尬的情形:如何让比这些动物聪明(也就是狡猾)的人类继续对这些图腾顶礼膜拜呢?连小孩子也能把蛇抓来作为盘中餐的时候,谁还愿意翘着屁股对蛇图腾叩顶礼膜拜呢?
    
    也就是从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处理,世界上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民族。我顺着《狼图腾》的线索作了一些探索,有了惊人的发现(希望不是人家早就研究过的,但绝对希望这方面的人士继续研究下去)。我发现,凡是优秀的民族,后来都成功地转换了自己的图腾,把顶礼膜拜的动物之类的图腾换成了更高形式的精神图腾,也就是想象的虚拟的图腾——这个过程发生在原始社会结束的末期。但并不是每一个民族都成功转换了崇拜的图腾。例如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一直以狼为图腾。当然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民族也继续崇拜蛇、狼之类的图腾,南美以及非洲的一些进步不那么快的民族至今还在森林里崇拜动物图腾。
    那么,那些成功转换了自己一直崇拜的动物图腾的民族又发展出什么样的图腾呢?上面说过,就是我所说的“虚拟的图腾”,也就是精神图腾。希腊的诸神就不用说了,就说中国吧。民间出现了一百多种大鬼小鬼,例如如来佛、观音菩萨、阿密陀佛、土地爷、灶王神、关帝、岳飞、牛王马王、火神、床神、蛇王、文曲星、吕洞宾等等,这些都是中国民间智慧的结晶,是人民想象出来的用来克服困难寄托精神的“图腾”。当然最普遍的还是从“蛇图腾”进化的“龙图腾”。
    世界文明史上的四大宗教就是四大图腾,特别是基督教,大家仔细看看,就能发现,上帝就是他们的“图腾” 。上帝这个图腾也是从古代的动物图腾发展到希腊诸神等,最后形成了上帝。另外还有真主和佛祖,也一样。而中国,则走了不同的路,但却获得了类似的图腾。虽然出现了一百多种神鬼,但最普遍的还是“龙图腾”。蛇是一个真实的动物,龙则是从蛇演变出来,却并不存在的虚拟神物。龙图腾伴随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国民间到处是龙图腾的影子,皇帝是龙子,至今我们还不无自豪地宣称:我们是龙的传人!
    
    龙是什么?龙是虚无的,没有人能证明它的存在,更没有人去费事证明它的不存在。在高山野岭和深潭大海里,没有人看见过龙。但龙贯穿中国历史,存在于绝大多数中华民族儿女的心中。这就是龙!如果你不尊重自然,你挖掘了不该挖的山脉,老年人会痛斥你挖了龙脉,龙王会发怒的;收成不好,是天上的龙发怒了……这个龙有时还会沉睡,有时又被人称为觉醒的暴龙……如果你真能够深入中国民间,你会发现龙处处都存在,它不但伴随穷苦的劳动人民,而且统领了民间的一切全国性或者地方性的鬼神。当然,按照《魔鬼的律师——为迷信辩护》的作者弗雷泽所言,这些图腾也成为统治者稳定自己统治的工具。
    龙是什么?龙就是我们民族本身的化身,龙是中华民族智慧结晶,它产生于中华大地,但又高于中华民族的每一员,很多时候,它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它有缺点,不是常常显灵,有时很懒地沉睡不醒,但他总有一天会觉醒,会再次崛起。龙带给中华儿女希望,而龙是永远不会死亡、不会消失的,所以,我们总有希望……就像中国人把历史人物岳飞、关公等也神化,赋予人民的理想一样,龙几乎被赋予了中国古人所有的理想和能力,而且“龙”的能力也是随着中国人的进步而不停完善。
    和西方等一些先进民族的神仙有所不同,但性质却是一样的。上帝可以说是整个西方文明世界的图腾。上帝也是无法证明存在也无法证明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愚蠢到去证明其是否存在。作为西方人图腾的“上帝”则绝对存在。它不但存在于每个信仰者的心里,而且,它还在西方道德、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各个领域打上它无形的烙印。没有上帝,那个极度崇拜物质和金钱的西方社会即使不马上土崩瓦解,也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至于佛祖就更明显了,对于佛教国家,佛祖同样存在于社会各个领域,以及最重要的,常驻在佛教徒的心中,带给他们安详、善良和平和。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了。不错,当今文明社会,优秀的民族如果还需要图腾的话,那么也绝对是需要那些从人心人性中生出来的又高于人本身的“精神图腾”——上帝、佛祖和龙等。我们绝不需要《狼图腾》小说里所说的那种狼图腾。崇拜龙的中华民族绝对不是软弱可欺的“羊”,更加不会愚蠢到去仿效狼心狗肺和狼子野心的“狼”。龙的智慧是无尽的,随着中华民族的进步而不断完善,而动物狼的“智慧”则连它自己都保不住,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球上,看起来最懂得“森林法则”的狼,却面临着绝种的威胁。
    不妨让我们暂时回到《狼图腾》的情节。书中作者声称属羊的中华民族如果不是受到经常来自崇拜狼图腾的游牧民族的占领和洗礼,早就气息奄奄了。书中对蒙古成吉思汗和满清的“狼性”推崇备至,从而引经据典,说到世界历史上曾经发生的类似现象:崇拜狼图腾的民族风卷残云般地征服属“羊”的民族。这里还有一个现象,作者也指出了,这些崇拜狼图腾的民族大多属于野蛮民族,文明程度远远低于被他们征服的民族。
    这里先澄清“征服”这个词语的褒贬性。在作者的书中,毫无疑问地认为,能征服其他民族就是好的,不管是野蛮民族征服先进民族也好,还是反之亦然。其次,需要澄清作者的“征服”的含义,作者的“征服”几乎毫无例外地是指“武装侵略,占领”,他忘记了另外一种“征服” ,我把它称为“彻底的征服”,也就是把一个民族同化掉、消灭掉 。第三,作者用动物世界的现象和人类历史来说事,都是选用历史上的某一个固定的点,没有全面看问题。
    
    先解释第一个,作者从中华民族的利益出发,恨铁不成钢,认为我们民族太软弱,太“羊”了,经常受欺负,这一点我深表同情,甚至也有同感。但就此把历史上的“征服”都自觉不自觉地看成了褒义词,实在不该。按照这个道理,二战中的希特勒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如果能够占领欧洲和中国,也是进步的吗?又或者,如果二战时候不是日本侵略中国,而是“狼性高涨”的中国去侵略日本,就成了正义的吗?当然不是。搞清楚基本的一点,野蛮民族征服文明民族,是历史的倒退,不是前进,责任不是“文明的民族缺乏狼性”,而是野蛮的民族“狼性太强”。不弄清楚这一点,就乱套了。例如,我们现在倒是很强大了,要不要把附近的几个亚洲小国“征服”掉?
    第二点和第三点一起解释。什么叫“征服”,以及从什么起点看这个问题。我先举个例子,《狼图腾》的书中对满清几个野蛮人骑在马上就把整个汉族征服了唉声叹气,大表佩服。从当时历史看,我也不好受。可是,把眼光拉远一点,就拉到去年国内某份权威报纸的报道上吧。
    那个报道写道:“拯救满文!据统计,全世界懂得说写满族文字的只剩下二十多人,他们大多是老弱病残,如果我们不加以重视,伸出援手,满文将消失,满族文明也将逐渐从历史上消退……”我当时差一点流出了眼泪,因为国内大小电视剧都在播送清朝的片子,有时不小心,一打开电视,还真以为回到了大清帝国。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靠马背上射箭的技术征服中华民族大地达二百多年的崇拜狼图腾的民族就这样悄悄退出了历史,连自己的语言都保不住了……
    现在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崇拜狼图腾的满清“征服”了汉族,还是崇拜“龙图腾”性格像“羊”一样的汉族“彻底征服”了满清大帝国?!
    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得更加宽广一点,就会发现,几千年前,中华民族只不过是黄河流域一个会制造几个陶瓷的小部落。他们不但经常受到自然界的狼的侵害,而且也常常受到四面八方的崇拜“狼图腾”的民族的骚扰。然而,几千年并不算太长的历史过去了,中华民族现在的版图仅仅陆地上就达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生活着13亿儿女,而且还有三千万龙的传人散布在世界各个角落……
    
    禁不住问一声:我们那些崇拜狼性、以狼为图腾的英勇善战的民族哪里去了?他们不是被一些先进民族同化得无影无踪,就是像他们崇拜的自然界的狼一样生活在远离地球文明中心的边缘,濒临绝种。
    这一事实显示的道理还不够简单的吗?从一次战役,从一个民族狭隘的观点出发,崇拜狼的民族确实“占便宜”,让人扼腕羡慕。然而,从人类历史,从人类文明的历史来看,崇拜“狼图腾”是愚昧和落后的表现,一定会被淘汰!
    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明这个道理(因为可能有年轻人看这篇文章,为了他们能够懂得这个道理以及更多的做人的道理):一个孩子生得人高马大,孔武有力,在学校别人不敢欺负他,他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可以随便欺负人家。有些家长也羡慕这个有力的孩子,认为这样多好,在学校不受欺负。于是,这个孩子继续以“狼性” 为主,动不动就在我们这个文明社会动拳头。结果怎么样呢?大家不难想象,学校把他开除了;或者他父母有关系,没有开除成功,于是他毕业了,他继续狼性大发,结果他打伤了人,被送进了公安局;也许还能够出来,但作为文明人,大家不难想象,如果他一直狼性不改,要就是被处决,要就是被另外的狼吃掉。这就是文明社会的准则,文明社会离原始森林和森林里崇拜的“弱肉强食”准则越来越远,也就是越来越进步。
    《狼图腾》里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其实只要用文明社会的标准来稍微一分析就完全站不住脚。而且,单单从历史事实和历史结果来看,也绝对的看不出崇拜“狼图腾”的游牧民族有多少值得推崇的。这里就不一一举例,希望一些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去多下点功夫。别让崇拜了几千年的龙图腾的中华儿女在一本《狼图腾》面前迷糊了自己。
    
    有人认为,中国发展了几千年,现在慢慢强大起来(是否真强大了值得商榷),有必要注入多一点狼性,才能更进一步发展,来个崛起什么的。我对这个提法也持怀疑的态度。世界最早的历史上有四大文明古国。这些发源地里最“羊”的民族就是我们汉民族了,其他的民族多少有点“狼性”,有的后来被狼性同化了。但大家不会忘记,这四大文明至今可能只有我们的文明还在。埃及、两河流域以及印度的文明基本上都名存实亡。中华民族今后是否能够生存下去,不是要多一点狼性的问题,而是要更少狼性,更多地靠近和吸取世界先进文明。
    让我们试一试来假设历史。当初中华民族如果是崇拜狼图腾的,好像成吉思汗,那么中华民族的文化也许早就消失在欧洲的文明中,中华民族也许早就不存在了。那样的情况出现,就不是成吉思汗是否“征服”了欧洲,而是欧洲的文明彻底征服了中华文化。
    历史当然不能假设,但未来却可以预测。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未来里,如果中国改信狼图腾,那么迟早会被世界文明灭掉;而如果中华民族继续发挥龙的精神,吸取外国优秀文化,结合中华文明,让龙和人一起进步,那么可以想象,龙还将有大显龙威的机会。
    人类是动物界最高级的动物,我们脑袋里有灰色的细胞,会思考会分析会说话。到今天,我们不但征服了其他动物,而且也让那些崇拜动物的民族退出了历史的主舞台。发展到今天,人类无论如何是不应该以任何动物或者人类本身为崇拜的图腾的。中华民族虽然走了很多弯路,但从整个历史来看,我们始终是一个有信仰的民族,其中崇拜龙图腾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然这里的弯路我也不想说太多,只举一个崇拜“人图腾”的例子。那就是文化大革命中,全国人民把毛主席和毛主席的语录作为顶礼膜拜的“图腾”。大家不会忘记,那种围绕毛主席像的男男女女们手举一本红宝书,扭来扭去跳忠字舞的情景吧?很眼熟吧?不错,这和蛮荒时代,我们那些光着屁股的无知的祖先们对着豺狼和毒蛇的图腾跳舞何其相似乃尔!!
    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不是不需要图腾,而是必须有一个图腾(这里所说的图腾和信仰联系起来了)。否则,人类很容易陷入以自我为中心(以自己为图腾)、崇拜金钱的境地。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人类就别想进步了。人类从来都没有缺少图腾,也不会没有图腾。但我们现在需要的图腾不能是动物(包括人本身),我们需要的是精神图腾,是产生于人类又高于人类的精神航标,是约束我们人类自身无法克服的致命弱点的最高道德标准,也是把我们人类和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的一个重要标志。
    文明人的图腾是上帝、真主、佛祖和各种精神信仰——
    以及最主要的——龙!这个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也许是中国人想象出来的,然而,最终却无处不在,陪伴中华民族走过艰难险阻的几千年,继续带领中华民族走向未来的精神图腾。
    
    我们是龙的传人!我有这样的信念,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念,我是无法动笔写《虚拟大中华》的。在我的《虚拟大中华》里,中国人都是龙的传人,都是龙!
    什么是龙?龙的精神是什么?龙就是你,就是他,就是我。龙的身上浓缩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苦难,龙的身上不但残留着我们民族的所有缺点,而且更主要的是还凝聚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智慧。龙的精神就是经历了无数磨难的中华民族至今延续在世界的东方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精神!
    
    作者:杨恒均 [email protected] (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和海外华人华侨对《虚拟大中华》的创作提出宝贵意见)
    
    (待续)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建设一个新中国
  • 杨恒均:《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什么?
  • 杨恒均:我最忠实的读者
  • 杨恒均: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 黄长义:荒唐杨恒均(致命系列书评)
  • 杨恒均:母亲珍藏的报纸
  •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是真正的三个代表?——读杨恒均先生最新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有感/黄长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