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博讯2006年3月15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博讯 boxun.com)

    2003年初,我在看守所里借用他人手机,与进行了一次直接通话。随后便卷起了一场风波,尽管那风波在我面前无声无息,但知情人随即向我透露了内情:原来青岛市公安局一处得获我与家人直接通话的情况,立即展开了暗中侦查,并逐级汇报。他们吃惊的是,不知什么人,什么关系胆敢不避政治风险,在狱中为我提供沟通渠道,便在看守所暗中清查,最终他们通过窃听记录的那个手机号码,查到为看守所送加工活的生产厂家。于是,他们便找了看守所领导,从此不再允许那厂家进看守二所。此消息在看守所内不胫而走,所有的管教都表面上客客气气,但没人再敢单独接近我。这之后,所领导根据上面的要求,由直接分管我的薛管教,暗派“小劳”专门监视我与什么人单独接触。小劳私下告诉了我。这在看守所内已成为人所共知的“秘密”,政府本可以正面制止我,大可不必搞得那么阴暗。我真不知“共和国”那台专门加工敌人的“政治机器”,何时能停止运行。
    这年春季,正值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大会照例为中共按排的各项人选,举手通过。电视上犹如排练节目一样,灌输给老百姓看。也就在两会即将闭幕的当口,伊拉克战争突然爆发了。我厌恶萨达姆,但也反对战争。用暴力消灭暴力的过程,是要以人民的灾难与流血为代价的。用现代价值观判断,即使为多数人利益,都不能以牺牲少数人的生命为代价。我只能在难狱之中,祈祷这场“没有悬念的战争”尽快结束。我整天看电视上的滚动新闻报道,关注伊拉克人的命运。萨达姆不是个东西,但愿布什是个好东西!那些日子,我的心情极为沉重,整日郁闷。但由于精神集中于伊拉克战争,时间倒是过的挺快,转眼便进入四月份。
    记得那是四月初的一天,我久盼了七个月之久的终审裁定下来了。果不所然“维持原判”,一切的悬念都成为过去。其实二审法院不开庭审理,只是迳行裁定,完全没必要拖延多半年,我想他们目的,无非是拖延我与家属会见,怕里外情况沟通。二审法院所为,再次验证了21世纪的中国,根本没有法制可言,一切都是权力意志操作,为政治目的服务。我接过二审裁定时,眼前那头戴“共和国”国徽的法官,面孔是重影的。
    本案似乎已盖棺定论了。
    可能吗?
    我可能停止维护和运用自己的权利吗?可能放弃自由之路的追求吗?跌倒了,我会第一百零一次爬起来再战!不就想封杀我的笔吗?好!我就用笔向非法剥夺我的权力要权利。于是终审裁定后,我为证明笔是封杀不住的,思想也是封杀不住的,又专此写了不同政见申诉文章,《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一文,越过大墙,诉诸公论。该文结尾这样写道:
     中共决策者们不仅不能客观、公正地从不同政见中汲取合理、有益的养分,反而在21世纪的今天,用欧洲中世纪异端审判式的残酷手段,迫害一个毕生求真,探索不息的布衣学子,何以面对历史?何以面对未来?又何以面对天下公论?尽管我们的人民今天还没有政治信息知情权,尽管我的此次申诉仍将石沉大海,但我坚信:我们的国家不可能与世界文明的发展长期脱节,中华民族总有一天会进步到足以能回眸审视这段不幸的历史,看看我们的执法决策者们都曾做了些什么?
    真先于理,理胜于权。历史没有人能够篡改;冤案永远是冤案!
    本申诉的意义正在于,它将烙印在岁月的档案里,用以验证我有足够的勇气与耐性,等待时间的再审和历史的重判!
    
     两度冤狱志未已,三载囚刑任由之。
     千磨万砺生真识,奋笔依然守良知。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 牟传珩:权力的由来与变革——走向“三元金三角”的法权时代
  •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 牟传珩:半个多世纪的假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比较——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
  • 牟传珩:铁窗遇知音
  •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
  •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 牟传珩:我被劫持在命运的磨盘上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