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杨恒均:《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博讯2006年3月12日)
    我想,不用我下结论,从这些年轻一代所玩的游戏和所看的奇幻小说中,我们能够感觉到他们那听话的外表下面隐含着可能比我们更加澎湃的激情和幻想,只是,我还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进行更深一层的研究。好在,我已经从这粗浅的接触中感觉到一些东西,是关于我自己的。
    当时我写完“致命”系列三部曲,对自己一再否定,对社会现实和政治现状也一再批判加否定,到后来真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了。这种无助绝望的境况从国内读者对我小说结尾的批评可以看出来。
     从国内网站上看,几乎很少有读者喜欢我小说的结尾。我想这也没有办法。我小说无论写得多么惊险,可是到结尾时,我都无法摆脱现实的阴影,毫无例外灰溜溜地回到了现实。我无法像写政治幻想小说那样把结尾搞得轰轰烈烈,例如中国统一了,中国粉碎了美国的阴谋,或者中国一夜之间被民主英雄们带进民主了,中国和平崛起了…… (博讯 boxun.com)
    不可能,我看不到这样的前途,如何能够写出来?我的结尾只能是“男盗女娼”的社会,一如既往的一党专政和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除了暴动别无选择……
    《致命追杀》里以某种形式提出我这个小脑袋能够幻想的最高政治理想后,我发现我能够做的除了几下子声情并茂的呐喊之外,很是有限的。我好像清楚中国该往何处去,可是放眼望去,一片沼泽和泥泞,无路可走的样子。我不是摩西,分不出一条道来,我也不相信其他人是摩西。我知道,我如果要再接着写下去的话,那就是只有两条路,一是跳到未来——写幻想类的小说,二是回到现实——写破案和色情之类的流行小说,接近《致命弱点》。
    至于政治,我想最好是保持一些距离。不用讳言,我对政治越来越失望,对中国的前途也越来越担忧。我但愿这和自己的经历、知识结构和水平有限有关,希望不是现实。
    
    我也曾经有幻想,而且充满希望。我曾经寄托最大希望的是中国共产党。想当初他们为了中华民族而抛头颅洒鲜血确实可歌可泣,以至于连我这种骨子里“反动”的人也早早加入了共产党。我想按照我当初理解的那个共产党,如果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共产党也许会再一次“杀身成仁”——我指的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和政治民主化,他们能够勇敢地把无论在国际和国内都代表独裁和暴政的“共产党”消灭掉,也就是把自己消灭掉。可是,睁眼一看,这个一度高举主义和理想的党早就沦落为一个利益集团,非要鞠躬尽瘁把中华民族从物质和精神上都掏空,把“公有”财产全部据为私有,把人民都变成愚民才“死而后已” 。
    我也曾经对中国知识分子寄予厚望,虽然我知道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几乎没有起到多大的进步作用,他们只有在被统治者玩弄、折磨和虐杀时才能憋出几句千古流传的好句子,一旦生活好点了,他们中的大部分就马上摇身一变成为御用文人或者打扮成人模狗样的精英,每天能够挤出来的除了大便,就是和大便差不多的各种“代表”、思想和理论。
    我也把自己的希望一度押在三千万海外华人的身上,他们应该更看得清世界潮流,只要心怀祖国和民族,他们的力量和作用是无穷的……唉,就不多说了,小说里再慢慢描述吧。当然,还有海外的各种“进步力量”包括民运——也是不说为好,唉!
    最不应该寄托希望的是中国的农民和弱势群体,就算是历史知识再贫乏,我也知道,到他们动起来的时候,绝对不是中华民族之福。可是如果中国这样发展下去,如果再度成为少数人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取财产,残酷剥削广大民众,并对他们实行极权统治的话,民众揭竿而起不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吗?
    想起来头就大。这个政权和国家的稳定是寄托在那些受苦最深和最没有权的大众的“顺从”上的。至于民众是否听话,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方法:使用笔杆子和枪杆子。
    好在我们现在的政府牢牢掌握着媒体舆论和宣传工具,使得七八亿农民并不知道他们生活在二等公民的社会里,而且并不清楚每年贪官污吏据为己有的公有财产能够解决他们所有失学孩子的学费问题;好在党和政府还能控制大局,禁止人民聚会和游行,也就把也许会引起大乱子的群众活动扼杀于摇篮之中,好在……谢天谢地,我们还有共产党政权呀!否则中国不乱才怪!
    现在很多学者在讨论中共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我发现大多知识分子们并不承认是历史选择了共产党,当然就更不认同是人民选择了他们。但,这些知识分子却大多默认这样一个观点,中共共产党不能垮,否则中国就大乱了!
    说实话,经过这些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耳闻目睹,我也有些相信这说辞了。当然相信的原因可能稍有不同。有时觉得无法表达出来,还怕人家误会,所以一直憋在心里。前几天,和韦石兄聊天,没想到这位名牌大学的MBA 竟然用简洁的几句话概括出我想说又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这位老兄忧心忡忡地告诉我,共产党上台前和上台后都是以公平、公正和正义,特别是反对剥削和腐败,无私奉献和以天下为公作为号召,把人民聚居在自己周围。至今他们并没有抛弃这些“假大空”,可是,他们却制造了目前地球上最不公平、贫富悬殊最大、党和官员们最腐败的国家之一。他们用自己虚伪的政治口号培养了一批随时可以反对他们的人民,怎么办?
    用科学的眼光看这确实是一个怪圈,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一个没有答案的公式。不过,现实政治不是科学,现实政治往往被统治者揉成肮脏的玩意。按说,中共这次真是麻烦了,它一直不肯放弃马克思发明的共产党一党专政,实行党天下的所谓“公有制” ,可是搞出了个“中国特色”。
    什么是中国特色呢?简单的下个定义就是凡是那些背离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人权和道德道义标准,不被世界先进民族接受的,可是符合共产党一党之利的玩意,就是“中国特色”。这“中国特色”目前来看包括贪污腐败无所不为,包括用一个党代表全国和全民族最美好的玩意,把“国家的”财产一步步转移到自己的腰包,用共产党的坦克大炮保护共产党的亲戚子女实行人类历史上最无耻也最残酷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同时,他们要做婊子还想立牌坊,用手中掌握的宣传工具,继续愚弄广大中国人民——声称只有共产党,中国人民才能有饭吃,才过得安稳。
    韦石兄的担心是有根据的,一旦被共产党教育和愚弄的群众发现共产党正是他们自己所宣扬必须反对和消灭的人类的敌人的话,群众肯定会对敌人如“严冬般”地残酷。中国有得乱了!
    中国另外一个乱源就是信仰问题。你能想象一下,历史上什么时候出现过一个13亿人的群体,他们除了假装相信那个任何人都不再相信的共产主义理论之外被剥夺了选择信仰的权利吗?
    关于群体信仰,我认为有两种极端的情况容易出现。一是当一个群体狂热信仰一个主义或者宗教(纳粹和圣战)时,这个群体往往会侵略邻国,给世界带来灾难。而当一个巨大的群体失去了凝聚他们的“主义”或者信仰的时候,就是一盘散沙,最终产生内乱,给自己带来灾难。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担心中国未来成为侵略大国的人是杞人忧天了,这一点中国共产党内部很清楚,他们不是不想当超级大国,而是知道这不可能。甚至他们和李登辉一样清楚,中国共产党绝对付不起一场侵略战争。发动战争是要靠一种信仰来支持的。中国一些愤青可以在民族主义鼓励下砸两部日本车,但如果真要去“侵略” 邻国,失去了信仰只相信金钱的中国人能走多远是可想而知的。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能够不彻底分裂已经是万幸了,更不用说去扩大版图。
    大家不妨设想一下,目前有什么办法避免人民造反,阻止国家陷入动乱,避免中华民族彻底分裂呢?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可以肯定无法互相说服。共产党倒是意见一致。他们认为只有他们继续掌权才能避免他们以前掌权造成的必然灾难的发生。说真话,不管是否歪理邪说,这说辞总算还是“有道理”。很多“有识之士”就被这个说辞镇住了。这些年我和党内外各层都有广泛和深入的联系,几乎毫无例外地,当大家谈到后来时,他们都抛出了“杀手锏” :杨子,我同意你的说法,可是,中国如今没有共产党会乱的。不管这乱源是如何产生的,没有共产党的舆论控制和铁腕统治,中国一定会乱!
    是的,一群渐渐接近真相的人难以对付,而一群失去了信仰的人则更是难以统治的。中国已经越来越接近天下大乱的边缘:普通民众逐渐发现这些年统治者一直是用谎言在统治他们,日益躁动不安,中国历史上反复重演的忍无可忍的人民揭竿而起的一幕迟早会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现;同时,失去了信仰的人们也失去了道德底线,为了金钱而无所不用其极,中国正呈现世界末日到来前的景象。
    而这一切,都是垄断了中国一切真理和道理的共产党造成的。他们不但不思悔改,而且决定继续愚弄广大受剥削受压迫的穷苦中国人民,让人民继续认为这是一个他们当家作主,实行公有制,贪污腐败在不断减少的乌托邦国家,只有共产党中国才能够稳定!人民信不信共产主义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中共的舆论让中国人民相信共产党还在信仰共产主义就可以了,否则中国会大乱的。
    你说,现实中我们还能够做什么呢?我看,要想看到一个新中国,只有在我小说中寻找了。这就是《虚拟大中华》。
杨恒均之[百日谈]
    
    (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6/3/12) (Modified on 2006/3/12) (Modified on 2006/3/12) (Modified on 2006/3/1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是真正的三个代表?——读杨恒均先生最新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有感/黄长义
  • 杨恒均:母亲珍藏的报纸
  • 黄长义:荒唐杨恒均(致命系列书评)
  • 杨恒均: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 杨恒均:我最忠实的读者
  •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什么?
  • 杨恒均:《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 杨恒均:建设一个新中国
  • 杨恒均作品系列之《致命追杀》第八章
  • 杨恒均政治间谍小说《致命追杀》第十四章(下)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2:叛逃(引子,1)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一至四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五至八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1至24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5-28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9-32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33-36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37-40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41-44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45-48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49-52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53-55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