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判决书
(博讯2006年3月09日)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海民初字第07289号
    
    原告李保华(笔名李放),男,满族,现任民主建设出版社高级编辑兼北京奥博开放大脑训练中心首席培训师。
    
    委托代理人牛宝源,北京市京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国平,男,汉族,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委托代理人浦志强,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滕彪,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保华与被告周国平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保华及其委托代理人牛宝源与被告周国平的委托代理人浦志强、滕彪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保华诉称,我经数十年潜心研究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及思维科学等学科,结合当代社会发展实际,总结和创立了一套创商(CQ),思维诊所和“二”理论等创新理论,并陆续出版发表了一系列相关的著作和学术文章,并申请注册了有关商标,形成了自己的读者群,建立了相关培训体系。创商(CQ),思维诊所和“二”理论等创新理论的提出得到了学术界和广大媒体的积极肯定和支持。2005年2月,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了《纯粹的智慧》一书,该书主要内容经过认定出自我的原创著作《体验》。今年3月以来,我的读者反映,周国平在全国五十多家报社和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以及众多网站上称《纯粹的智慧》一书的内容是垃圾,伪书,劣书、坏书。在我通过媒体披露自己的著作被盗用的事实后,周国平不仅不予澄清事实真相,反而仍旧公开评说《纯粹的智慧》一书“我觉得很糟糕,一文不值……又有个人跳出来说了,那本书是他写的,周国平剽窃他的智慧。”周国平在媒体上发表的这些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后果,使许多不明事实真相的读者和观众受到周国平观点的误导,对《纯粹的智慧》一书的内容产生了不良混淆。周国平在全国性的众多媒体上诋毁了我的著作及理论、侮辱了我作为原创作者的名誉,给我的读者造成了混淆,影响了我与同事的关系,使我的公众评价受到贬损,给我造成了精神痛苦,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和创作,也使我的作品发行受到重大影响。现请求人民法院根据事实和法律,依法判令周国平对其侵犯我名誉权的违法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维护我作为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诉讼请求:1、要求周国平停止侵权,消除不良社会影响,在《人民日报》、《新闻出版报》、《中国图书商报》、《中华读书报》、《北京晚报》、《新京报》、《北京娱乐信报》、《中国广播电视报》和中央电视台、新浪网等十家媒体上以书面形式向我公开赔礼道歉;2、要求周国平赔偿我名誉损失费5万元;3、由周国平承担所有诉讼费用;4、由周国平承担维权费用1万元。
    
     周国平辩称,李保华的起诉没事实根据,依法应予驳回。在李保华对号入座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位“知名学者”的存在,不可能对李保华进行攻击,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我有责任和必要对伪书真相及时澄清,我发表对伪书水准的评价的行为没有违法性。伪书一经出版便属于特定物,李保华并非《纯粹的智慧》的作者,这种身份不可由约定来改变,我对伪书的评价,无论如何都不会使他的名誉受损。李保华提出的证据无一具有关联性,均不能实现其证明目的,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名誉权纠纷案件要审理的事实,是行为人的言行是否造成李保华的社会评价降低,以及行为人是否以书面或口头的方式实施了损害他人人格的行为,然后才是违法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和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过错。李保华的所有证据,均与本案事实毫无关联。有读者对他的作品和理论表示赞赏,有媒体发表通讯和书讯,有人对《纯粹的智慧》大加赞赏,都不能证明他的作品有价值,不能证明伪书不再是伪书,有机构愿意给李保华发放聘书,都不能得出他人无权对其理论予以贬抑的结论,更重要的是不能证明我对《纯粹的智慧》的指责是指向他本人的并且损害了他的名誉。我不同意李保华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中国盲文出版社于2003年出版《体验》一书,载明李放著,李放系李保华的笔名。中国电影出版社于 2005年出版《纯粹的智慧》一书,载明周国平著。2005年3月31日,周国平在中央电视台三套《文化访谈录》节目中接受采访,否认《纯粹的智慧》系其所写,并提出“你看讲那个人应该具有的觉悟啊:觉悟1、钓鱼和享受钓鱼是不同的;觉悟2、吃肉和享受吃肉是不同的;觉悟3、性行为和享受性爱是不同的。这个书我就说完全是一个垃圾书”。周国平在《这两本书不是我写的》一文中指出《纯粹的智慧》《读禅有感悟》不是自己写的,并评述“这两种书的内容和文字风格也与我的作品迥异,十分浅薄和粗糙。《纯粹的智慧》一书的策划者煞费苦心,设计出这个书名和雅致的蓝色封面,很容易让人以为是我写的书。然而,书中的内容却是一派胡言乱语。看一看此书的那些小标题吧,比如谈必须具备的觉悟,小标题是:觉悟1、钓鱼和享受钓鱼是不同的;觉悟2、吃肉和享受吃肉是不同的;觉悟 3、性行为和享受性爱是不同的;觉悟4、嚼口香糖和享受口香糖是不同的…..全是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与纯粹的智慧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文章最后表明“作为个人,既然这种事情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就不能仅限于表示愤慨,而必须起而与之斗争。当然,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能做的是两件事:第一、通过媒体揭露真相,避免有更多读者上当;第二、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当事人的侵权责任”,诸多新闻媒体对此事进行了相关报道,其主要内容大致如上。李保华向媒体表示 “假周国平,照搬我的作品”,提出《纯粹的智慧》作者,抄袭其《体验》一书,侵犯其著作权。周国平在接受采访时对《纯粹的智慧》一书评说“我觉得很糟糕,一文不值。…..这人跳出来说了,那本书是他写的,周国平剽窃他的智慧。”李保华另向本院提供其主要策划及著述。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纯粹的智慧》、《体验》、光盘、公证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法律保护民事主体的名誉权不受他人非法侵害,同时亦保护民事主体言论自由的权利。民事主体对事物或人的评论,在不侵害他人合法权利的情况下,为法律所保护。
    
     首先,从李保华主张要求认定周国平侵权的内容分析,系其认为周国平对《纯粹的智慧》一书的言论评价侵犯其名誉权。对此,本案认为民事主体有对相关事物发表评论的权利,周国平在发现《纯粹的智慧》一书虽载明“周国平”著,但并非自己所著后,向大众澄清该作品并非自己所著,是正当维护自身权利的行为,同时,周国平对于该作品发表自己的观点,评价其内容的优劣,属于正常行使言论自己的权利。从周国平发表评论的内容分析,其系针对《纯粹的智慧》一书发表评论,其言论自始至终未提到李保华姓名,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周国平系指向特定民事主体李保华。
    
     其次,现李保华表示其非《纯粹的智慧》一书的作者,《纯粹的智慧》一书系抄袭其《体验》一书,对上述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李保华可向《纯粹的智慧》一书的作者、出版发行单位主张相关权利,而非向周国平主张权利。李保华称因《纯粹的智慧》一书系抄袭其《体验》一书,故而周国平评价《纯粹的智慧》一书内容,会诋毁其著作及理论、侮辱其作为原创作者的名誉,给其读者造成了混淆,使其公众评价受到贬损。对此,本院认为,名誉权是指民事主体就自身属性和价值所获得的与之相符的社会评价,名誉权保护的主体是自然人或法人、其他组织,而非某种著作及理论。李保华公开其著作及理论,必然为社会大众所知悉,其著作和理论也会因此而受到他人正面或负面的评价,法律并不保护某种著作和理论只能获得他人的正面评价。社会大众对于某种著作、理论以及他人评价,亦有自己的认识与判断,各人因自己性情爱好、价值观念、知识阅历而对文学作品、理论作出的评价,并不为法律所禁止。
    
     在本案中,李保华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社会评价降低,名誉权受到侵害,虽然其著作、理论可能得到他人正面或负面的评价,但只要评价反映问题基本事实,没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周国平对《纯粹的智慧》一书进行的评价,未直接指向李保华,也无证据证明李保华所获得的个人名誉方面的社会评价与周国平上述评价行为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从评价内容分析周国平并未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特定人名誉,其使用“浅薄和粗糙”“垃圾书”“乱七八糟”“糟糕”“一文不值”等用词,完全系其阅读《纯粹的智慧》后的真实感受和评价,其评价对象系针对《纯粹的智慧》一书及其内容,而非李保华,故而周国平的评论并没有侵犯李保华的名誉权。现李保华要求认定周国平侵犯其名誉权,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李保华要求周国平停止侵权、消除不良社会影响、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名誉损失费五万元、维权费用一万元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二千三百一十元,由李保华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二千三百一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马 军
     人民陪审员 关铁良
     人民陪审员 韩玉魁
    
     二OO六年三月九日
    
    
     书 记 员 李 正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我看高智晟事件/浦志强
  • 浦志强:没有冰点的残冬,离春天不会太远了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浦志强:为冯彦伟绝食而作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浦志强:“有困难找民警”,我就死定了
  • 浦志强:读《人民日报》“七一”社论有感
  • 浦志强:为自由表达而抗争──郭国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案的复议申请书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浦志强:我为什么主张要对反日热情进行冷思考?
  • 浦志强:对一次美国游行的观感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 烹小鲜”还是“崩爆米花”
  • 浦志强:眼看着“中国人权”随风而去
  • 浦志强:高层对赵紫阳评论未达一致意见
  • 专替记者出头的中国律师浦志强
  • 浦志强:中国改革胜诉案判决简析
  • 浦志强:干啥把赵岩抓了?
  • 浦志强:致深圳市药监局的律师函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浦志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停刊整顿!
  • 浦志强:惩贪治吏,“丢卒”“舍车”难乎哉
  • 浦志强:海南凯立、卫凯征诉财经杂志社等被告诽谤案原告撤诉!
  • 浦志强:五大连池法院“尿检阳性”—孙英杰荒唐胜诉评析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执照重新注册!
  • 浦志强:我们一直在等待判决—就陈桂棣等被诉诽谤案再致阜阳中院函
  • 浦志强:为郑恩宠名誉被损害事所发出的律师函
  • 浦志强 :朱久虎律师取保候审回家!
  • 浦志强:我要去机场欢迎朱久虎回到北京!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不再恐惧
  • 浦志强:《中国农民调查》作者一纸声明引出的回响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专访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图)
  • 浦志强:为《中国农民调查》致阜阳中院的函
  • 浦志强:向师涛和朱久虎道歉
  • 浦志强:就宪法与人权新闻评选的公开信
  • 《华邮》长篇报道浦志强律师为陈桂棣夫妇辩护(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