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迅的位置/王童
(博讯2006年3月02日)
     对鲁迅持有异议,并非自王朔始,在这十多年前,便有刘晓波的灼言面世。然而,对“鲁迅的批判”却让人感到如坠五里雾中,因鲁迅本身就是一个批判性极强的人物,换句话来说,就是和那些批判他的有识之士并无二致。鲁迅塑造出了阿Q ,近百多年间时时警醒着我们;鲁迅呼吁青年们要“将无声的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难道不是他的批判者所要继承的精神吗?

     至于说鲁迅被放在“教科书”里;鲁迅被毛泽东称为硬骨头,号召文人们顶礼莫拜,那完全是鲁迅所不知的,这就如同曹雪芹今天醒来,看到贾宝玉己被解剖到了五马分尸的地步,一定会大惊失色、瞠目结舌的那样。把鲁迅抬出来人为地贴上一些鲁迅自已也要肯定反对的金字招牌,那纯粹是毛泽东脑子里“阶级斗争的哲学”在作怪。想要整人、想要打跨对立面,就必须拿起一种“思想武器”进行利用——鲁迅也就如此这般地被政治油脂抹在了投枪上。但人们似乎忘了,鲁迅所处的年代并非是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鲁迅所批判的人和事今天仍在我们身边招遥过市,这些人有的还在打着鲁迅的旗帜。

     打鲁迅旗帜的人并非真就有着鲁迅的精神,有人曾预言,鲁迅如若活到今天也肯定被打成“右派”或“封资修”的代言人。把“鲁迅语录”常常引用的人,何曾有让鲁迅精神真正发扬光大过呢?一部早在五、六十年代就已调集“精兵强将”准备投拍的故事片《鲁迅》(赵丹拟在其中扮演鲁迅),被张春桥搅黄了后,至今仍未上马。领袖说要发扬鲁迅精神,可谁要真正像鲁迅那样仗义执言,肯定要被打翻在地,彭德怀是个例子,张志新也是个例子。领袖还说过“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可谁要真正触怒了他的龙颜肯定让你不得好死,这还从何而言“鲁迅的硬骨头”呢? (博讯 boxun.com)

     今天在我们的政治生活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不用说鲁迅了,就是从李大钊、陈独秀到毛泽东高声呐喊过的“民主”与“自由”都仿佛成了异类或是禁忌的名词,你若要提出来、说出来,不仅会让过来人嗤笑一番,而且肯定就有人会问:你要什么样的民主?

     批鲁迅,也许是对文化专制主义另一面的反抗,然而错位的是,鲁迅也在说“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当然,把鲁迅从文化圣坛上请下来,平心静气地交流一下,分析分析、甚至提出反对意见也未倘不可,我想这或许也是鲁迅在天之灵所欢迎的。问题是用毛泽东批《水浒》的精神来批鲁迅,鲁迅本人又在哪里呢?

     不久前看到日本文学研究学者许金龙赴日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的采访,大江健三郎认为20世纪的亚洲最伟大的作家就是鲁迅了,可我们这里却在没完没了的“没事找事”,以别人说“正”我必要说“反”的“勇气”在进行“自我批判”了。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带着起哄般的心态以批判鲁迅为荣,而是真正体现出鲁迅的思想、精神——不只是挂羊头卖狗肉。因鲁迅的位置早已摆在了那里,动摇他又有何用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鲁迅、许广平和高长虹的恋爱纠纷/谢冀亮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烟波渔者:怀念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杨支柱:读鲁迅的书,走胡适的路
  • 马克思偷大丫头有旁证,鲁迅偷窥弟妇洗澡无旁证
  • 鲁迅和姚文远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徐沛:鲁迅天敌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