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仲(维光)文章的几大荒谬/牛乐吼
(博讯2006年2月28日)
    

    阿仲(维光)最近写了篇文章,题目叫 “ 东西德统一”及曹长青现象辨析, 其中荒谬甚多。

     首先是前后颠倒,自相矛盾,出尔反尔。 (博讯 boxun.com)

    阿仲自己开头便说:“如何看待德国的统一,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对于数据,由于看问题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当然也不同。”

    然而他毫无对曹的不同观点的任何尊重,就是因为曹对两德统一的看法与他不同而大张讨伐,把曹打成“为了党派利益冲锋陷阵”的“二杆子”和“打手”。

    又,阿仲因为曹引用了韩国教授的文章,就感叹“一些中国作者,习惯于拿著西方的只言片语当令箭,捕风捉影,望文生义”。

    然而他自己通篇引用了不少洋人的“只言片语”,就连他反对民族自决,都不能以自己的思想和语言把道理讲清楚,借用的全是波普的“只言片语”。

    阿仲又说:“这种唯有自己的主张正确,不能失败,要把别人一棍子打死的做法,是违背民主社会的原则的”。

    然而恰恰是他,仅凭几篇文章就彻底否定曹的独立知识分子和自由记者的身份,一口咬定曹“从来没有从事过独立的新闻,文学,或者知识研究工作”,把曹一棍子打成““台联”,台独团体的党派干部”。

    这样的荒谬之处比比皆是,层出不穷,目不暇接,举不胜举。

    其次是棍棒飞舞,帽子乱送,语言庸俗。

    阿仲痛恨曹那样“用办深圳青年报的方式攻击共产党”,“用那种共产党式的打棍子、你死我活的方式攻击国民党”。

    自己笔下却充诉着文革时常用语言:“迅速跳出来”,“肆无忌惮”,“让人感到很丢人,说有点小丑跳梁,也是毫不过分”,“非常令人厌恶”,

    阿仲否定曹对两德统一的观点也颇为搞笑,他的理由是“问题在于今天在德国几乎没有人如此提问题,因此,曹长青先生,和这位韩国先生提出如此问题,做出如此结论,就令人感到,他们显然是别有一番用心了。 ”

    我实在看不懂了,按照阿仲的思路,只要你提出了别人没有提出的问题,得出了别人没有得出的结论,你就是别有用心,你就是“有自己的经历和政治动机”,“是一位极左派,有共产党思想背景,或者曾经在X国社会非常失意”。

    这是什么文风,什么思想方法?这个可比曹常青的“非黑即白的二分法认识论”要恐怖的多,这是姚文元年轻时候的手法,人家老姚晚年从牢里出来后也改了,不再搞那一套了,阿仲还乐此不疲。

    再者是惟我独尊,武断专横,简单粗暴。

    阿仲在文中一口咬定“德国经济问题绝不是统一造成的”,以拥有绝对真理自居,我对德国问题没有研究,连德国在哪个州都不知道,愿意相信阿仲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无法信服他说的绝对正确。一个国家的经济问题错综复杂,与这个国家的历史,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国民习性,周边国家的关系和世界大局面密切相关,尤其是欧盟在过去十几年经历了那么多变化动荡,这样一篇文章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把德国的经济问题清楚了吗?

    阿仲的文章既没有引用别人的研究,也没有给出任何数据,只是罗列了自己的判断和看法,作为抛砖引玉以期引起讨论,旨在从讨论中汲取智慧,完善自己的看法是可以的,想因此而把天下对两德统一的不同看法全部驳倒,还要把有不同看法的人都贬成别有用心的,显然是武断专横,不自量力。

    曹在三一九枪击后声称是中共所为,而被阿钟取笑,其实并没有什么可笑的,很多人怀疑是中共所为,究竟是不是中共所为?现在还不能根除,你阿仲敢断定不是中共所为吗?十几年几十年后台湾的熊向辉,钱壮飞自然会告诉我们真相的。美国奥克拉荷马爆炸后新 闻报道是中东恐怖分子,尽管现在已经证明不是中东恐怖分子,也没有人像阿仲一样嘲笑当年作此报道的记者“染有典型的共产党宣传部的特色”。

    曹是个记者和时事评论作家,报道新闻,对时事要作及时的反应和分析,难免有疏陋,阿仲号称是个学者,应该对自己要求更高,学者龟缩在象牙塔里,十年磨一剑,看问题想问题应该更加从容,写文章批判人应该更加宽容。

    阿仲的文章读来,感觉到他在党文化里浸淫甚久,对阿共的语言暴力,粗暴简单的思维方式,及惟我独尊武断专横的文风又崇敬又想摆脱的矛盾和苦苦挣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西德统一”及曹长青现象辨析/仲维光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兼谈当前中国知识界的一些问题/仲维光
  • 仲维光:写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辰
  • 赵紫阳祭/仲维光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仲维光:《穿越生死》读书札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