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RFA报道“深青中国”离事实真相多远?/小国寡民
(博讯2006年2月21日)
小国寡民

     继博讯网后,“自由亚洲电台”对“深青中国”的重新开放继续进行了片面报道,采用有选择性的屏蔽,误导人们对“深青中国”重新开放的背景进行与事实不符的猜测,以达成某种宣传效果,以关注“深青中国”之名,行伤害“深青中国”为实,表现了相当的幼稚与偏执。

(博讯编辑按:冰点关闭了,三月份重开,你说编辑方针是否大变?我们有消息证实“深青中国” 被关和重开都和编辑方针有关。我们如实报道了,这和“幼稚”和“偏激”有关吗?让大家从事实来判断吧)

  一、“深青中国”编辑方针是否有大变?

  不禁要问,原先“深青中国”的编辑方针是什么?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深青中国”,只要它申领了中国政府颁发的ICP许可,就一定要承诺遵循中国人大与国务院规定的九条规章,在总的编辑方针上哪里存在着变不变、更何来所谓“大变”?(博讯编辑按,按照你义正词严的道理,中国哪一个媒体不是申请了中国政府的颁发的ICP许可,那么请问,中国政府每年都关闭上百个网站,你如何解释?承诺国务院规定的九条规章,和实际操作中的编辑方针一定是一样的吗?如果是,国内的媒体注册时都承诺过,为什么还被接二连三地关闭?!)承诺还是原先的承诺、方针还是原先的方针,所谓“鲜明的宪政、民主、自由、法制色彩”就在这个重大前提下展开。凡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难想象,中国当局会核发许可证给一个网站,让它致力于颠覆自己的体制、策动权力置换?(博讯编辑按:凡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忽视一个事实:中国政府每天都在审查和关闭早先经过他批准的媒体网站)一个号称自由的媒体,首先必须尊重客观事实、认同普通人的常识(博讯编辑按:这句话违背了新闻工作者准则,什么叫“普通人的常识”,在希特勒的德国,普通人的常识就是杀掉犹太人,你能认同吗?新闻工作者认同的应该是普世价值和真理),对事物才会有正确的判断与结论。

  美国之音有句箴言:“无论消息是好是坏,我们应该直话直说。”我很推崇这条言论准则(博讯编辑按,我们也推崇这句话,但你忘记了,美国之音的网站在深圳是打不开的,我想,你能够看到博讯和美国之音,大概是你使用了海外开发的突破封锁的代理。我们提醒你,使用这种代理是违犯中国政府的法律的!和你们标榜的深青中国遵守法律不太一致。)。但在判断“深青中国”的编辑方针上,“自由亚洲电台”未免离谱得太厉害,将“自由”变成了不顾事实的自说自话。

  二、对“深青中国”重新开放致公告准确判读

  之所以认定“深青中国”编辑方针大变的依据就在于本站为“深青中国”重新开放发布的公告。公告原文如下:

  【“深青中国”几经周折,终于与广大网友重新见面。值此新春之际,特向海内外网友致以新春的良好祝愿。

(博讯编辑按:既然什么都没有变,请问,第一句话里里的“几经周折”是指什么,为什么没有解释?让读者如何“准确判读”?)

  “深青中国”拥护党的领导、拥护改革开放与十六大路线;提倡思想解放、发扬科学民主以及与时俱进的精神,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关注世界潮流、鞭笞社会丑恶现象;提倡理性思考与文明对话。

  我们的口号为: “观察间思考 对话中共赢 ” 。对话而不是对抗,社会各阶层惟有通过对话,才能形成共识,在建设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政治文明过程中实现共同进步,形成共赢局面。

  民主与富裕是建立小康社会的核心价值,贫穷与落后决不是社会主义。中华民族的未来在于我们思想中、在于我们的脚下、在于我们的手中。这就是BBS的精髓所在。

  请与我们携手,共同开拓进取。

  谢谢大家!

  深青中国总编室

  2006年2月6日


(博讯编辑按: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好!套用中共领导人的话,我们要“察其言,观其行”,你们不反对吧?另外,我们注意到,在你们的方针中没有“实事求是几个字?但你们提到了鞭打社会丑恶,我们很高兴)

  无论是博讯新闻网或自由亚洲电台都只进行了断章取义的引用。

(博讯编辑按:如果是这样,我们道歉。但请注意,你的这封信,我们一字未删。也请你把我们编辑按和你的原文一字未删地贴上深青网站。谢谢!)

  第一层意思无庸赘言,就是网站获取运营许可必办的手续之条款。为了避免再次被关闭(博讯编辑按:你们网站被关是因为没有遵守办手续时承诺的条款吗?那就是说你们违背了原来的办报方针,所以被关闭。现在重开,也是回到最早的办报方针,请问,这不正是说明,你们关闭之前和重开后的编辑方针不同吗??我们的报道有何之误?),有必要重申这条,这是在中国这个特定环境下,一个网站的生存依据。不知道博讯或自由亚洲电台希望“深青中国”死亡还是存活,如果是后者,再说三道四就显得口是心非、特别不厚道(博讯编辑按,我们心里特别难受,一个说了上面一大通道里的伟大的网站,就因为博讯的一条报道,就能置你们于死地吗?你们那个特殊的环境到底指什么?为什么那么可怜!!)。难怪有的网友去博讯责问他们时问道:“你们有种也去中国大陆办个网站试试”就导致了他们集体失语。(博讯编辑按:我们没有种去中国大陆办网站,是因为不被批准,申请不到。但这和我们两个报纸的报道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因为“有种”在中国大陆办网站,我们就没有权利报道你们的不是?中国大陆有什么问题吗?你们怎么把那里描写得有点像地狱似的?你们不是要和中国共产党双赢吗??)

  第二层集中讲了“对话”与“共赢”的概念,同时,本站在回答网友提问时有如下解释:“也知道有些人想指认站方的意思是“中共赢”,可以告诉你,确实包含着这个意思,但前提条件是人民也得“赢”,如果人民没得赢,“中共”有可能赢么?如果“中共”要输了,它能让人民赢么?(博讯编辑按:这话太反动,难道中共要输,就一定会让人民和他们一起死吗?你这话太有问题,中共不等于人民,有什么理由要求人民和他们一起共存亡?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这样邪恶的政党,你们还要双赢?)如果一个网站说,他希望“中共”输,这个网站还能活么?”(博讯编辑按:你终于说到点子上了!那就是说,你们网站不说让中共输,是因为你们想“活”,或者说,中国大陆很多网站都是因为想活,所以才——对不起,这和你前面指责我们不顾事实是不是有点违背?!为了自己想“活”,就可以隐藏事实吗?我们宁肯不在大陆办网站而“活着”,也决不昧良心而苟活!这就是你我的不同!!)

  “ 当然,在权力高度垄断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对话’对垄断权力都可能造成危险,因为对话模式本身就是对权力垄断的挑战。这是问题的一面。

  另外一面,未经充分授权的权力无论如何垄断,毕竟对有效治理形成严峻的瓶颈制约,容易积压乃至激化各种社会矛盾,这就不仅仅对垄断,而且对权力本身构成了生存挑战。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悖论:根据后者,建立对话平台确有必要;而前者又是阻挠对话的绊脚石。

  这种情形之下唯一有可能的折冲就是间接对话。BBS是一个比较有效的形式或平台。人民如果不去充分利用或当局没能充分关注,甚至在最小程度上都放弃了各自的历史责任。

  如果认为,建立对话机制会影响BBS的“生存”,则BBS根本没有建立的必要。有了它,就要充分运用而不是因为个人认识的局限而限制使用。这是个历史机缘,不为人们的意志所转移。”

(博讯编辑按,这些话都有道理,但是问题是,我们理解你们遮遮掩掩,为了活着而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们。我们活在自由世界里,我们有我们的报道标准,我们不会因为你们想“活着”而像你们一样遮遮掩掩,我们报道了。如果正像你们所说,你们在根据实际情况,利用有限的资源达到对话的目的,那么我们的报道又有什么错!我们的报道让你们暴露了对付中共的手段,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倒真是糊涂了。)

  请问,这些话有哪里说错了?“深青中国”的编辑方针怎么就变了、变到何处去了?(博讯编辑按:你还是不明白,你上面都说了,深青“周折”了,为了“不再次被关闭”而不得不重申条例,那不是说明你们被关闭的原因是忘记了条例,也就是搞错了编辑方针?)博讯新闻网或自由亚洲电台如果对中国的国情还有些许了解、对“深青中国”乃至大陆人民有那么些善意的话,扪心自问,进行这种无端的指责难道就没有丝毫愧疚?(博讯编辑按:正因为爱国爱人民,而且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博讯才成为最及时报道国内维权等新闻的网站。但请记住,博讯了解中国,也知道中国大陆媒体的处境,可是这绝对不能成为让博讯也闭嘴,也照顾“中国当局和实际情况”的借口。)

  更何况,公告的最后明确了“深青中国”的奋斗目标:中国的民主与富裕,这与现代国际潮流有半点相悖之处吗?(博讯编辑按:我们很高兴你们也有这样的目标,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三、“深青中国”与博讯新闻网、自由亚洲电台的不同做法

  “深青中国”网站实行的是总编负责制。确定本网站的理念价值、编辑方针及相应产生的后果均由网站总编辑负最后责任。今天,不是“深青中国”在主动评价博讯网与自由亚洲电台,而是后者在评价“深青中国”,按常理,二者至少应该通过“深青中国”在职总编了解“深青中国”的发展规划及其沿革,然后再写报道不迟。如果二者本着了解真相的诚意,“深青中国”断无不热忱配合的理由,这将有助于二者写出全面真实的新闻稿,不至于产生现在这种误报误导。这次,新闻报道逻辑四要素:what、where、who、why,究竟哪一环节被认真踏勘了?象这种靠远离当事人而揣摩当事人编写新闻故事的做法,不仅相当不专业,而且有悖于新闻从业人员起码的职业道德。


(博讯编辑按:这个提议不错,博讯也是社长和总编辑负责制,但由于基于我们以往和中国大陆媒体打交道的经历,我们想要得到他们证实的任何消息和评论都得不到他们的回应,我们感到很悲哀。所以才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报道了。在过去我们确实没有碰上你们这样的媒体,那么我们愿意合作。第一件事,我们想请你们证实一下,我们刚刚收到一个消息,说东莞又发生了警察枪杀游行农民工的案件,你们相距很近,是否可以落实一下,或者在贵网站上面发个帖子,证实一下?我想,这和深青网站的大的编辑方针不相抵触。至于其他的问题,我们愿意以事实为准绳,随时改正。)

  当博讯在头版头条挂出这条耸人听闻的报道后,“深青中国”首先将该报道全文在社区主打论坛贴出,而且给以套色标题加以突出,时间是:2006-2-17 3:23:31;(原文连接)

  然后再贴出了自己澄清事实的说明,时间是:2006-2-17 6:56:14

  最后,在2006-2-17 七点以后,才将“深青中国”的澄清文字发到了博讯网。

  可笑的是,大约半小时后博讯网在发布“深青中国”澄清文字的后面又画蛇添足,提醒我们也要将它们的报道在网站发表,也就是说,“深青中国”在四小时前已经做了的事情还要博讯网“提醒”去做,其实它是料定在“专制中国”以及“编辑方针大变”后的“深青中国”没有胆量发表境外网站攻击性的文字。这显然是在度君子之腹了。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让他们在根本上误导了自己。他们不了解,中国再“专制”,毕竟中国人的良心良知还没有坏透死绝。不禁要反问一句博讯的同仁,你们当自己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了吗?

(博讯编辑按:怎么从发了一篇文章,就开始质疑我们是否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中华民族的一份子难道一定要像你们那样“活着”吗?我们知道,只有中国政府当局才随意把自己公民权利剥夺,甚至赶到海外不能回家。我倒想质问你,你又有什么权利来质问我们的中华民族身份?请你们注意一个区别:为了生存的万不得已的委曲求全,以及为了生存的而去做“帮凶”。)

  更为可笑的是,直到今天本人发表这篇文章为止,博讯网的这篇报道还在“深青中国”高高挂着,而博讯网却在当日三四个小时内,将“深青中国”的澄清文章悄悄撤并到它那篇违背基本事实的报道后面做附件,以【《深青中国社区重开 编辑方针大变》[有人异议]】的形式,竟连《深青中国》这四个字都故意抹去了。而次日开播的自由亚洲电台却全然漠视这一系列事实,再次提出“同时也希望,《深青中国》也能吧(原文如此,应为“把”)《博讯》关于《深青中国》的报道刊登出来。”这不禁让人哑然失笑,两家新闻同仁的敬业精神都去哪里了?已经是昨日黄花了,还值得你们如此孜孜不倦地加以探索吗?


(博讯编辑按:博讯是一个大新闻网,和你们BBS有一定区别,这点请你谅解。这不,我们把你这篇本来不应该上头条的信件放在博讯焦点里面。我们在这里呼吁,也把有博讯编辑按的这封信放到你们的深青网站,我们会随时注意,并表示感谢)

  对待同一件事情,纵观“深青中国”与博讯新闻网、自由亚洲电台的不同做法,究竟谁抱慎重负责态度,谁取轻率投机立场;谁更值得信赖、谁不光明正大,读者不难判断。(博讯编辑按:我们相信读者会判断的。)

  四、结语

  中国的问题很多很大,没人认为不需要促使它有很大变化;国内民众在承受着这个国家,在进行着长期坚苦卓绝的努力,这种努力便是造就中国社会变革的基本因素;海外华人也希望自己母国民主、进步、富裕,应该说是殊途同归,大方向一致,毕竟彼此骨肉相连、唇亡齿寒。但是,有一部分华人籍着自己所处言论环境相对优越,就喜欢信口开河、对国内同仁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动辄以专业评判对方自居,试图将自己的武断强加给国内同仁,这是一种变相的扣帽子、打棍子,是对人格的极端不尊重,尤其是针对自己的同胞,就显得特别不厚道。

  所以,借此机会,特提请博讯新闻网与自由亚洲电台,纠正自己的错误报道;强烈吁请博讯新闻网、自由亚洲电台——尤其是前者,对“深青中国”给以正式道歉。

  “深青中国”在期待中。

(博讯总编室按:欢迎深青中国的来信,但我们不会道歉,因为我们是按照博讯的原则处理这条新闻的。我们的报道是否属实,事实摆在那里,读者会做出自己的判断。我们强烈要求,把这封附上我们编辑按语解释的来信放在你们深青中国的导读上,让读者判断,也算是对我们两个媒体的监督。至于我们报道中提到你们方针编辑大变,你上面已经自己回答了:为了避免再次被关闭,你们重申注册时的承诺,也就是你们的编辑方针。我们还能说什么?)

2006-0221
(Modified on 2006/2/2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青中国”关于博讯相关报导的说明
  • 《深青中国社区》重开 编辑方针大变
  • 深青中国社区重开,编辑方针大变
  • 深青中国社区27日突然关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