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2月14日)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仲维光— (博讯 boxun.com)

    
    中国古语“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这的确是个无可争辩的事实。
    说中国共产党是个像流氓集团一样的黑帮组织,很多中国人似乎难以接受,尤其是那些在共产党羽翼下安居乐业的“体面”的文人、学者和精英们,以及共产党政权拉拉扯扯的人,因为,那岂不是对他们智力和道德的贬低吗?
    其实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典型的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的问题。
    对民众来说,他们谨小慎微地度日,似乎从来没有思索过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比他们有学问的、高踞于他们之上的知识阶层不仅没有说过,反而经常歌颂这个“黑帮”集团,所以共产党怎么会是个黑社会,黑帮组织。然而,人们只要跳出共产党划出的圈子,平心静气地看看事实,就可以看到,这个堂而皇之的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为了权力,从来都是像流氓一样,没有任何伦理道德可以约束他们。眼前这一次低劣地谋杀高智晟律师,卑鄙地打劫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博士,不过是到了图穷匕见。它不仅再次证明了这点,而且也证明了他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这种赤裸裸的“原始”的“流氓手段”外,别的都已经没有用了。
    不是吗,五十年代,这个打家劫舍的流氓集团掌握了政权后,很多民众还真的相信流氓把贪官打走了,他们可能是正义的,为此而积极配合这些流氓们的谎言。那时,无须流氓集团自己出手,民众们就已经互相残杀了。然而到了八十年代,民众们逐渐看到了他们的面目,互相残杀少了,虽然如此,当时他们还是可以利用民众的互相监视。我的一个朋友那时负责留学生工作,他经常的任务是,接到汇报,哪个留学生思想不稳定,要“叛逃”,他们要及时把这位留学生诱骗到使馆,胁迫押回大陆。当时,这个流氓集团控制的整个大陆,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所以他们相信,押解回来就万无一失,可以随意惩罚。这种手段,毫无疑问是流氓手段。
    一九八九年,这个流氓集团突然发现,就在这个大监狱里面,发生了不稳定。这也就是说,在流氓集团的羽翼下发生了不稳定。如何办?小流氓们不明事理,或者说还有些人性的小流氓们有些彷徨,少数流氓头子则想据此抢权,而只有那个黑社会老大,邓小平此时非常明白,这事关整个流氓集团的命运,因此,他说出典型的、千古遗臭的流氓话,杀他个二十万,换二十年安定。
    八九年天安门事件,那是典型的,没有任何人间伦理道德束缚的,流氓式的暴力屠杀。意大利的黑手党虽然能够制造出如此残暴事件,可是比起中国共产党的杀人规模,气势,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八九年的残暴确实换来了某种“安定”,但是,流氓们却深知,在他们脚下已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民众不仅不再互相残杀,也不再互相监视了。在他们的脚下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安定了。于是九十年代对留学生们,对异议人士的流氓手段不再是八十年代的绑架,而是驱赶出去。对此,笔者深有体会,为了阻止笔者回国,他们吊销了笔者的护照,不要说不敢讲出原因,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回答。更荒谬的是当德国的移民局和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居然说,查无此人。
    我常常可怜那些官员,流氓集团的铁律,已经逼得他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偷偷摸摸地耍流氓。如此对比,八十年代的流氓手段,还并不是那么难为这些下属,“小流氓们”能够雄赳赳气昂昂地把你从机场边门押解回去,而九十年代他们已经没了昔日的威力,到了真的面对你的时候,这些奴才们还要颤颤巍巍地说,您的问题,我们也没有办法。
    替主受过,可怜可叹!
    屠杀没有给反抗的民众带来惧怕,反而大大改变这个流氓集团的心理,那个用屠杀换来的安定使他们一方面他们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用经济把每个人锁死,另一方面风吹鹤唳、草木皆兵。十年后,他们镇压了在他们的统治下,却想不按照他们的调子生活的法轮功。但是这一次快刀、暴力斩的不是乱麻,而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五十年过去,人们终于开始彻底看清这个流氓集团的丑恶嘴脸。
    五年的镇压,换来的却是九篇全面对于流氓集团的清楚地描述,七年的迫害,结果是八千万人宣布彻底和共产党集团决裂。
    回想三十年前,这个流氓集团对于有异议的人,可以像猫捉老鼠那样肆意玩弄你;二十年前,则无可奈何地变成白猫、黑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但是,如今却是老鼠变老虎了!
    这个流氓集团终于发现,迫害如此残暴,规模如此巨大,居然面前这个法轮功,不仅很少有人畏惧,而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关起门来,打不尽,赶出门外,蓬勃生。
    流氓手段招招用尽,如何办,难思量。但总不能听之任之,不为之。拿了流氓集团薪俸的打手机关,捉襟见肘、黔驴技穷,只有采用黑手党,乃至小流氓集团使用的,原始的流氓手段,制造车祸,暗杀高智晟律师,蒙面打杀李渊博士,砸他几个电脑。但是,小流氓们实在是应该明白帮派中的规矩,时下,做的不好,流氓主子会毫不留情地把你们抛出来,一切后果都是你们自己负。以后清理历史问题,是你手上有血。
    替主分忧,可耻可恶!害人害己!
    而江泽民这些大流氓们则更应该明白,砸几个电脑,除掉一两个人,现在已经无济于事,很可能会引爆更大的危机。
    黑社会老大邓小平说,杀它个二十万,换取二十年的安定,现在二十年期限已经逐渐接近,牺牲者们坟上树木都再次成材,飒飒风寒,尔等谁还敢再说,杀它个二十万,换取二十年安定,谁还敢再来个天安门事件?!这就是历史的进步,民众二十年奋斗的结果!
    捧着“辉煌”的经济“改革”结果,流氓集团们却没有了五十、六十年代的底气,战战兢兢,只有采取一些鸡鸣狗盗、鼠窃狗偷的行为。二十年“安定”即过,天象已尽,正是,
    请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大流氓、小流氓,早作打算,好自为之!
    
    2006-2-13于德国埃森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在新:中共用行动来表明他就是流氓
  • 伍凡:图穷匕手见,中共镇压法轮功扩大到美国
  • 中共黑道,扬威美国/林保华
  • 何清涟:中共政权为什么改变银行业引资战略?
  • 阿衍:中共的关门捉民和我们的《关门捉贼》
  • 清华教授刘书林:流氓国家学习中共—焚烧外国大使馆
  •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郭起真
  • 就中宣部存在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司马函
  • 陈维健: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 彭康成:中共的真正对手并非陈水扁而是马英九 (图)
  • 维权人士凭什么帮助中共转型?—— 读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之疑问/唐子
  • 中共的真正对手并非陈水扁而是马英九
  • 评中共高层官员在博讯发布部分高层机密信息现象
  • 中共1700万美元援助的巴勒斯坦武装哈马斯赢得大选
  • 阿衍:从《反间计》看中共打开了的潘拉盒子
  • “同一首歌”與中共文藝路線/凌鋒
  • 移民美国的中共贪官们何时退党?
  • 马英九向中共献媚/金恒炜
  • 无耻的“国策”──评中共的“宪法”和“计划生育”
  • 中共一年内开除两万余名违纪党员 占总数1.7‰
  • 中共對新疆九千個村書記進行政治培訓
  • 中共中央将办高官班研讨新农村建设
  • 中共设维族保留区 未满18岁不得进清真寺
  • 中共高干群体耗费巨大的医疗资源
  • 党(中共)史上的向忠发及其集团
  • 中共严控网络 中国泛蓝联盟成员多数被约谈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推荐: 中國跨入第三時代—對中共十六屆五中全會的時代解讀與思考
  • 严正学: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 中共中央国务院: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若干意见
  • 到底谁是民族败类?中共喉舌为出卖北方领土辩解
  • 中共嚴防新疆清真寺在庫爾邦節搞分裂活動
  • 王丹:灭绝人性的中共株连制度
  • 姚文元病故 中共处理低调
  • 传中共政治局常委明年减为七人
  • 人民公仆的待遇,中共高干是如何享受的?
  • 中共四省市书记调动
  • 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