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明冲突的心理根源——自卑感/姚笠
(博讯2006年2月10日)
    姚笠
    
     穆斯林世界的怒火冲天和暴力抗议,起因仅是几幅漫画,因果反差之巨大引人深思。尽管可以肯定,这种暴力是有组织有煽动的,但那并不妨碍人们对事情做应有的反思。 (博讯 boxun.com)

    
    冲突表现在宗教上,然而本质并不是宗教,而是文明。
    
    那些怒吼震天、无比愤恨的示威者,那些参与纵火破坏的人们,都是普通百姓。想必,他们的生存境况远在漫画作者之下,他们的权利尊严也远没有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
    
    完全可以相信,他们肯定希望能够生活的像丹麦人那样,像西方发达国家的人们那样,有充足的营养,高等的文化,舒适的生活。
    
     或许,在西方文明看来,他们应该研究寻找西方富庶发达的原因,学习长处,发展和改善自己。然而他们所作的,却是仇视他们所向往的那种发达的文明。
    
    他们真的都仇视西方文明吗?少数人是,大多数人肯定不是,尤其是那些在社会底层的人民,没看见大量的穆斯林不惜代价偷渡移民吗?而阿拉伯的那些石油大亨们不都居住在最发达的西方国家的最豪华的地方吗?
    
    中国不是穆斯林,但是在文明冲突上的表现是一样的。中国历来把美国当头号敌人,然而在曾经的长时期内,能出国、尤其是能去美国简直是天大的优越,而这几年呢,恰恰是执政党的高官们率先把子女和巨款源源不断地送往他们口头上最仇恨的美国。这和50年代大跃进赶英超美一样,都是中国崇尚和羡慕西方文明的最佳明证。
    
    所以,当仇视一种分明是向往却达不到的事物时,除了妒嫉,恐怕没有别的更合适的解释。当然,不可忽略的是,这仇视里包含了历史上双方交恶的宿怨,使得处于劣势的一方除了自卑心理,还要把自己落后的原因归咎于对方的侵略、占领和殖民。
    
    在经济宽裕、制度宽松的社会环境里,人们心情舒畅的程度较高,教养较好,心理承受能力也相应高。公共场所为区区小事面红耳赤的很少,避免回答挑衅性的语言或行为并不被认为是懦弱,几句不中听的话完全可以不当回事。所以,丑化总统首相部长的漫画可以出现在媒体或者大庭广众之下。当执政党和反对党激烈争论的时候,没有哪一方为自己某个回合的失败而恼羞成怒。
    
    然而在专制国家里——肯定也是穷国,情况就完全相反。由于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自尊得不到满足,心理承受力很低,一旦愤怒就是暴怒。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一触即跳。即是说,由于极卑而表现出极亢。
    
    并非基督教没有受过其它教的过激行为,而是基督教较穆斯林宽容的多。这其中的差别就在于人是否享受充分的权利和自由——归根到底,造就人的是自然,而训育人的是社会,或者说:人的先天是自然,人的后天是社会。
    
    即便是个人的自卑情结,也是需要时间治疗的,何况一个民族。在西方,人们习惯了人权至上、公民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尤其是表达自由受到神圣保护的社会环境,于是即便是自然状态的流露,有时也会对劣势方造成压力,被视为炫耀优势,其结果是对本来就自卑的一方造成心理上的伤害。
    
    西方国家应该反思,用自己的价值观要求全世界,为时尚早。伊斯兰的反应如此激烈,也并非正常。当长期遭压抑一旦有了透口气的机会,最恰当的注释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也好,西方国家应该吸取教训,懂得耐心和谨慎,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也是一种尊重。而伊斯兰的借机发泄也是早晚的事,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导致同样的结果。假如他们曾经做过有辱他民族的行为,那么现在他们也该悟出,他民族也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然我们不赞成报复。何况,他们拒绝西方的文明,却从不拒绝西方的钱。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西方的财富是西方文明的组成部分,是西方文明的物质结果。因为承认了这点,就是承认了本族文明的劣势,认识到这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要走出自卑情结,首先必须有认输的大度和勇气,承认劣势自不必说,事情明摆着,最困难的是承认人家比自己强,是正视自身的不足,假如拉不出屎来赖茅坑,那挨的上吗?控制不了别人总能掌握自己吧。中国以往对西方世界那么恨那么仇视,而今不是拼命发展想挤进去吗?同样是民族自卑感在作怪。
    
    比较是对的,想发展和前进也是当然的,但是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落后和不足就达不到目的,用超限度的“亢”来为自卑寻求平衡——打肿脸充胖子,那就仍然是幼稚的,不稳重的。于人如此,与国家民族也是如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顾城的悲剧在于缺少家庭责任感/姚笠
  • 自由的信仰才有意义/姚笠
  • 人要忠实于自我/姚笠
  • 从潘岳失势联想/姚笠
  • 江青的悲剧性/姚笠
  • 种族歧视的迷宫/姚笠
  • 中国的“悲惨世界”/姚笠
  • 我们的社会有病,是因为制度有病/姚笠
  • 纵火精英和政治危机/姚笠
  • 莫做入室之狼——法国移民骚乱的启示/姚笠
  • “和胡耀邦没什么接触,没什么意见”的联想/姚笠
  • 从巴黎骚乱看移民融合/姚笠
  • 稳定是不稳定的平衡/姚笠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批评社会弊病不等于反对发展经济/姚笠
  • 他们在自我否定执政合法性/姚笠
  • 死刑是暴力行为/姚笠
  • 王斌余案:同情不是伪善——答长风/姚笠
  • 没有社会正义就没有公正的裁决/姚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