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保华:将“冰点”变为“融点”
(博讯2006年1月28日)
    鸡年之尾,中共当局不忘杀鸡,以达“杀鸡儆狗”之效,以便中共可以在狗年做一个“太平犬”。因为去年全国“扰乱公共秩序犯罪”的抗争事件持续上升,多达8.7万宗,也就是每天发生240宗左右,较前年增加6.6%。原来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后,中国反而越来越不和谐。因为胡锦涛所需要的和谐,只是中共特权集团搜刮民众血汗的和谐,绝对不是中共统治集团放松控制和压榨而与被压迫民众的和谐。
    我不了解主持“冰点”的李大同为什么把这个深受欢迎的栏目叫做“冰点”而不是“热点”,是反其意而用之,还是暗示目前中国老百姓的处境?也许后者更是原因。从表面理由来看,这次事件直接导火线是1月11日发表的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但是李大同也指出,他们所厌恶的是冰点所反映出来“追求民主、法治、思考、自由和权利”的理念。从表面上看,文章指中国学生是“吃狼奶长大”惹怒中共;但是既然毛泽东声称自己“比秦始皇还秦始皇”,“我们正是这样”的独裁,那么如果把欠下中国老百姓七、八千万人命的中国共产党比喻为“狼”,还是太慈悲了,怎么会惹怒中共?
     (博讯 boxun.com)

    如果我们看了李大同的公开信,就可以看出中共开始最不满的是冰点的两篇文章,一篇是2005年6月1日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前夕刊发的《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一文,客观真实地报导了抗战的实际情况,特别是国民党将士在这场战斗中牺牲数万人的战斗历程。在连、宋访问大陆结束之际,又发表了台湾作家龙应台长篇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介绍了台湾几十年来的变化和发展。尽管这些文章还有不全面之处,但已经违背了中共的“主旋律”。这是怎样的“主旋律”,也就是借中日关系与台湾统独问题来煽动狭隘民族主义。袁伟时的文章,不也是揭穿中共教科书上的假民族主义吗?民族主义是中共为自己贴金和维护“凝聚力”的最后法宝,因此敢于挑战这个法宝的,都得“杀无赦”。
    
    也正是要维持中共这个“爱国”的假面具,为它的屠杀、压榨盖上一个“合理”的遮羞布,所以它就必须严密封锁资讯,不容许民众了解真相,包括历史真相。黑手不但伸进国内的“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等,还渗透雅虎、微软,乃至古狗等网络跨国公司。
    
    中共封杀“冰点”已经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黑手乱伸也引发国际谴责。但是这些只是道德上的压力,因此还期望美国能够出手。因为中共煽动狭隘民族主义,矛头针对美国,将来直接受害者必然是美国。
    
    苏联的民主发展与专制政权的解体,赫鲁晓夫时代的“解冻”功不可没;中国八○年代有点迹象时就被“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及六四屠杀所活生生扼杀了。中国要走上民主,必须将“冰点”变为“融点”,融化非一日之寒的三尺冰冻。今年春暖花开的四月,胡锦涛将访问美国,美国应该在资讯传播上向中共施压,让中国广大老百姓可以分享到美国的春天而不是只给胡锦涛这个独裁者本人。
    
    (大纪元处)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冰点读者的话
  • BLOG《冰点》建立
  • 《冰点》之死
  • 浦志强:没有冰点的残冬,离春天不会太远了
  • 刘晓波: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 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中青报《冰点》暗批党中央停刊
  • 公正又一次成为弱者:中青报冰点又遭撤版/贺延光
  • 《冰点》停刊:中山大学袁伟时教授驳斥中宣部
  • 《冰点故事》:用新闻影响今天
  • Rfa:专访《冰点》主编李大同
  • 就《冰点》周刊被非法停刊的公开抗议(两天签名已175人)
  • 《冰点》遭停刊引起海内外强烈反响(图)
  • 冰点周刊遭整肃海内外反应强烈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就《冰点》周刊被非法停刊的公开抗议(征集签名)
  • 导致《冰点》停刊的袁伟时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 李大同:就《冰点》周刊被非法停刊的公开抗议
  • 中国青年报冰点版被迫停刊
  • 中青报冰点专版被勒令停刊(图)
  • 浦志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停刊整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