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博讯2005年12月21日)
     中国要变革可以说已经成为一个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话题。中国的任何一个阶层,无论是一贫如洗的民众,还是腰缠万贯的富豪,就是中共自己,从他的基层到高层都在酝酿着变革。但如何变革,变革的目的和方式却不相同。底层民众要变革是为了要活命,富家变革是为了要保住已经掠夺到的财产,共产党变革是为了保住自己摇摇欲堕的政权。目的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所有的社会阶层都感到不能照旧生活下去了。
     人们在谈论变革时往往担心,变革所带来的社会成本所付出的代价。许多学者都认为中国之变革最好是通过改良的方式,在现有的体制内进行。中国目前没有一个可以替代共产党的力量。因此,变革只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而只有共产党才能使改革成为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社会没有动乱,分寸拿捏得稳当,一步一步地达到变革的目的,中国民主不要急慢慢来,总有达到的一天。共产党则是以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就会出现大乱,社会失序、经济崩溃、政治混乱,社会将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更有可能,中国将为此分裂,出现地方割据,西方各国的势力乘机渗入。中国付不起这样的代价,中国要变革,稳定是第一位的。学者们和中共的这一套社会改革成本的理论似是而非,在很大的程度上唬住了一批人,使他们对中国的变革望而怯步。中国需要变革,每一个热爱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人,也都希望能以最小的代价来实现中国变革,实现社会的民主转型。但是,要实现以上这一点,我们认为最小的成本和代价,首先就是推倒中共政权,因为中共政权的存在,不但不能使中国的变革朝民主化方向发展,而且使中国的变革的代价变得越来越高。
     我们从中国的现状中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由于中共的现行体制,首当其冲的中国的煤矿工人,生命的风险越来越大,中国的煤矿每天都在增加死人的数量。中国的医疗改革,使中国民众基本上看不起病,有了病只能在家中等死,中国的教育改革,使中国普通民众的教育成为不堪承受的负担,中国民众的文盲化迅速地扩大。中国的金融体系,使中国民众存在银行的钱和所购买的股票,正在成为废纸。中国城市的土地征用和土地的污染,使中国的农民正在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中国的农民工则沦为当代城市的贱民, 成为任人欺凌的一个群体。中国的国企改革,使国企领导成为私营的老板,工人却成为一无所有的下岗工人。中国民间的贫困使越来越多的妇女被逼良为娼,中国成为世界上色情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中国贫富差距带来社会矛盾的尖锐化,每年民间发生几万起的群体抗争事件,而中共为了对付群体抗争,要养几百万的公安武警。中国每年还要为中共的贪官支付他们吃喝嫖赌,公费旅行的庞大费用,同时贪官们还要把成千上亿的钱转移到海外,供他们子子孙孙挥霍。不仅如此,中共干部好大喜功,每年要建无数与民生无关和毁坏山河的政绩工程。中共政权为了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把中国的利益出卖给海外资本,甚至不惜割让中国的领土。而这一切,均是因中共政权制度和他的集团利益,而让国家民众所付出的代价,是一个正常社会所不必要的开支。如果说这样的成本还不算高的话,那么由于中共的教唆,中国的社会道德已经全面沦丧、人们在金钱和物欲中心灵已经腐烂,为了金钱为了满足物欲,人们不惜绝情断义,不惜欺骗敲诈,不惜杀人越货,中华民族固有的文化价值忠义、诚信、仁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等等,已将荡然无存,这是文化和道德的代价。这个代价从历史的传承来看,那是比人命和金钱的代价更为难以计数的代价。如果说这样的成本和代价还不大的话,那么中国的变革无论如何都不会超过维持中共政权的成本,任何代价都不可能和中共政权下生灵涂炭,挥霍民脂民膏,摧毁中华文化,毁坏祖国山河,出卖国家领土的成本可以同日而语。 (博讯 boxun.com)

     苏联曾是共产政权的帝国,当他轰然倒台后,除出苏联解体,苏联本来就是独立的各加盟共和国,又各自和平回归独立以外,苏联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动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整个倒台的过程只死了三个人。苏共倒台成为独联体,一切维持这个共产帝国的庞大开支都没有了。苏联从此轻装上阵,实施他们的社会变革,成绩斐然。苏共的倒台向我们证明,共产政权的倒台是共产国家社会变革成本代价最小的,最良性的变革。早期的中共经常教导我们:“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可以这么说,中共所有的话都是骗人的鬼话,但是我们相信唯独这一句是真的。而苏联的今天离我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
     中国早一天结束中共政权,中国民众的生命安全保障就多一点,中国民众为他们腐败买的单也就少一点。反之这个政权多存在一天,中华民族就将多付出一天的代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 陈维健: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 陈维健:祭孔的闹剧
  • 陈维健:十月里的一首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陈维健: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 陈维健: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 陈维健:绝望的等死者
  • 陈维健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 陈维健: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