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巴黎骚乱的中国影子
(博讯2005年12月18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当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巴黎郊区的熊熊火光时,很少有人想到,这一场大骚乱在电影和社会学家的言论里,早就被预告过了。
     (博讯 boxun.com)

     十一年前,法国社会学家Alain Touraine 就发出警告:“几年之后,我们将要经历和美国同样的遭遇。”他所说的“美国遭遇”,是指发生在40年前美国越战期间的一场民众暴动。1965年,黑人领袖马尔康姆遭枪杀,引发了洛杉矾市郊黑人区(Watts)的黑人暴动。暴动持续了六天,死三十四人,伤数百人,数千人被警察抓走。
    
     这位社会学家的话不幸而言中。长期以来,法国人对逼近他们的灾难浑然不知,即使是法国电影艺术家用他们的镜头,细致而真切地描绘了郊区青年的暴力场面,也没有人把这些当作一个严肃的现实预警。
    
    
     ◎ 电影《怒火青春》写下悲哀预言
    
    
     最近,一些身处骚乱之中的巴黎居民,终于记起了十年前的一部“问题电影”。在那部叫做《怒火青春》(La Haine,又译为《恨》)的影片里,开头的一段台词是:“某人自50层楼跌落,每坠下一层,他都在安慰自己:至今没事,至今没事……。”影片就以这样的开头,为法国社会写下了一个悲哀的预言。
    
     二十世纪末法国出现了一批很有特色的影片,探讨前法属殖民地的移民和他们定居的法国之间的爱恨情仇,《怒火青春》属于其中最具国际知名度的一部,此片不像一般法国现代电影无病呻吟,而是关注现实,深入地切入种族冲突的核心,以艺术手段描绘社会底层爆发出来的不满情绪。导演马修·卡索维茨以这部影片拿下 1995年坎城最佳导演奖。
    
     此片剧情和十年后的巴黎骚乱有惊人相似之处。影片描写巴黎移民社区的集合住宅,那里弥漫着世代种族仇恨的气氛,年轻人忍受着压抑、无聊而无助的生活。面临如此危机,法国就像一个从50层楼跌落的人,在最后坠地之前总觉得一切还好。
    
     这是二十四小时的愤怒实录:无业青年几名,一人被警察殴打成重伤,另外几个盲打误撞地弄来一把手枪,和警察发生冲突。青春的怒火引发仇恨,直接针对的对象就是警察。而象征法律的警察,其素质也不比街头失业青年要好。影片似乎没有正与邪的差别,只有在每个人心中深深扎根的仇恨,最后以主角误杀警察而告终。
    
     导演马修就以这样黑白而缓慢的镜头,杂乱无章的叙事,视觉效果强烈地描绘赤裸裸的街头暴力,借此告诉人们:这个社会生病了。然而,如此真实的电影只被人当作电影,没有引起法国政治家的现实警惕。于是,那股青春之怒火从银幕上烧下来,烧遍法国几百个城市,甚至烧到了德国和比利时等邻国。
    
    
     ◎ 欧洲的恐惧与历史回声
    
    
     整个欧洲都在询问这个令人不安的问题:法国骚乱是否也会发生在我们国家?
    
     几乎在西欧大多数国家的郊区,都有一些贫困的、被歧视被隔离于社会之外的移民,也有一些极端宗教分子和犯罪分子。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些问题已经是跨越国界的。那些驱使法国移民青少年展开街头战争的因素,在各国都同样存在。在英国、德国和荷兰等国,都曾发生过移民族群攻击社会的情况。
    
     然而,法国骚乱有一些法国独有的因素,是瑞典这样的欧洲国家没有的,例如,法国城市郊外那种与外界隔离、令人压抑的公共住房。此外,“法国大革命”和殖民主义的历史,也是其中的特殊因素。
    
     1789 年的法国大革命,喊出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这是全体人民共享的“共和国价值”,但是长期以来,法国政府和上流社会,并没有以平等博爱的精神,认真看待底层移民的无助和绝望。法国大革命的正面价值没有好好继承,但在骚乱中,那冲毁闸门、混乱失控的场面,却与大革命如出一辙。
    
     笔者在追溯瑞典文学院的历史时,曾经谈到十八世纪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这位才华出众的国王在北欧建立一个类似法国文学院的机构,既是因为他本人热爱文学,崇尚法国文化,也是因为政治的需要。当年古斯塔夫三世在巴黎旅行时就敏锐地发现,法国下层人民不满的怒火,将要摧毁法国那令人骄傲的国家建构。为了使瑞典免遭类似的劫难,古斯塔夫三世创设了瑞典文学院,借文化活动控制革命因素。在避免社会矛盾激发这方面,信奉“中庸之道”的瑞典人比法国人成功得多。
    
     与瑞典相比,法国还有自己不太光彩的殖民主义历史,这使法国人和北非移民结成了一种爱恨交织的关系。巴黎郊区的抗议者和纵火者,大都来自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和撒哈拉南部的原法国殖民地,不少人是“哈金斯”的子孙。所谓“哈金斯”(Harkins),即那些在殖民地摆脱法国殖民统治时期,支持法国宗主国的阿尔及利亚人,即可以称之为“卖国贼”的一种人。
    
     那些在祖国冒着杀头的危险跟随法国宗主国的移民和他们的后代,却在他们向往的法国陷入贫民窟之中,没有工作就无法过有尊严的生活。他们从母国带来特有的文化,但那些文化失去了价值。在法国政坛上,外裔移民找不到自己的发言人。正是无路可走的深刻绝望,引发了普遍的骚乱。
    
    
     ◎ 法国火光中闪现中国影子
    
    
     民主制度促使欧洲人对此做出全面深入的检讨。法国和西欧国家所宣称的“多元文化及移民社会”,在这场骚乱中被广泛地质疑。人们一致认为,法国的公共政策和移民整合政策已经失败。目前,法国政府已提出社会改革的措施,试图帮助外来移民融入法国社会,扶持社会弱势群体,以解决危机。
    
     在比较悲观的笔者看来,不管法国及欧洲各国的政府如何努力,有一个问题是他们无可奈何的:欧洲无法解决大量劳工失业的问题。最近在瑞典《每日新闻》报上,有一篇署名文章谈到法国骚乱的原因:
    
     “大多数西欧移民是殖民主义时代遗留的产物,也是西欧经济起飞时劳动力市场极需移民的后果。对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来说,工作机会大都转移到中国去了,给他们留下的只有歧视。”
    
     在欧洲,光是阿拉伯裔的年轻移民就有几千万失业,他们的工作机会,不少是被中国那些更廉价的劳动力占去了。中国因此被西方人称之为“世界工厂”,又由于对工人的残酷压榨被称为“血汗工厂”。
    
     德国《明镜》周刊如此评论: “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你不能不进入的市场,那就是中国;充当未来世界经济火车头的,是中国;像一只巨大的猩猩,吸尽西方国家工作位置的,也是中国!”从经济角度上看,欧洲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是一个铜币的两面。这是法国骚乱的火光中闪烁的中国影子。
    
     欧洲人还有智慧和能力解决就业问题吗?欧洲要怎样做,才能为自己的人民(包括移民)赢得生活的尊严?这些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
    原载《开放》 2005年11月20日
    
    
    补记:
    
    就在此文写后不久,一家瑞典公司聘请我做翻译,接待来自中国的厂家。在去飞机场接机的时候,瑞典老板告诉我,由于地域和模型等原因,他们对和这个中国厂家合作没有兴趣。他们需要的这个机器零件,主要和法国厂家合作。但中国人主动前来,他们只好尽地主之谊,接待几天客人。
    
    于是,我们商量到哪家餐馆去吃饭,商量请中国人去本市的国家赌场看看,瑞典人考虑给客人每人买几百克郎的筹码,让他们去赌一下好玩。
    
    然而几天参观和谈判之后,形势峰回路转。本来完全没有合作愿望的瑞典公司,改变态度了,因为中国厂家提供产品的价格,低得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在商言商,能够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瑞典人很高兴。中国厂家不虚此行。
    
    作为翻译,我只是被雇用的工具。看到自己的中国同胞高兴,我也为他们的产品找到了出路而高兴。但前不久的巴黎火光在眼前摇晃起来,这一次,又有一些法国工人要失业了。
    
    由此思考起我过去很少思考的全球化问题:谁是最大的赢家,谁是输家?
    
    05121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 影星嘉宝的瑞典气质/茉莉
  • 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戏剧性的意外”/茉莉
  • 茉莉:面对苦难沉静地抒情
  • 茉莉:瑞挪两国“离婚”百年之后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茉莉:“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茉莉: 和平奖“干涉内政”第一例
  • 茉莉:刘青的生活不奢侈,但是赌博
  • 茉莉:献给昔日友人的哀歌
  • 郭罗基、王渝和茉莉谈“中国人权”
  • 茉莉:评谭竞嫦的“帮助共产党”论
  • 茉莉:评《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
  • 茉莉:化“中国人权组织”的危机为转机
  • 茉莉台北中央广播电台谈师涛其人其案
  • 茉莉:“但希望始终不渝,在远方高歌”
  • 茉莉: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不再去中国?
  • 茉莉:欧盟徘徊在原则和利益之间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