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博讯2005年12月09日)
     中国的矿难接连不断,矿工的性命朝不保夕,最近二个星期以来,更是前难未平后难又起,黑龙江七里台煤矿、河南寺沟煤矿、唐山刘官屯煤矿,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窒息在黑暗的深处。面对坑道里抬出的死难同伴,矿工们的泪眼中闪着无奈与惶恐,死难同伴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死难者的家属抚尸痛哭,死了当家的他们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无依无靠的苦难矿工群体,更是捂心问苍天,天良在哪里,活路在何方。
     在中国频发矿难的日子里,自称人民父母官的胡、温,自称情为民所系的胡、温,却跑到海外访问作秀去了,他们没有因矿难推迟访问,也没有因矿难提前结束访问,他们在访问的行程中,也没有在东道国那里,提一提中国的矿难,表示一下对矿工的哀悼之情,他们就象中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行我素。也许过于频繁的矿难在他们的心中早已是麻木了,中国矿工的死亡早已不算一回事。不过胡锦涛在无视中国的矿难的同时,对国外的矿工倒是作了亲切的访问。胡在欧洲德国访问期间他饶有有兴趣地到德国的矿区,去访问一位德国的矿工。在面对德国花园般的矿区、面对住着三层独立洋房富豪般的矿工,不知胡有何感想,他有没有想到他所领导的国家,有如人间地狱般的矿区,有如牲畜般生活的矿工,与德国的矿区、矿工相比他是否无以面对、无地自容?然而我们在报导中看到的是,他在整个矿区的访问中,神情轻松大谈民主人权,兴致勃勃地听取介绍,亲切关怀矿工生活,聊家常访矿工之家,热情邀主人到中国家作客。中国的新闻媒体在报导中最后是这样介绍的:“ 夜幕降临,晚风习习,胡主席的车队缓缓驶离。明月高照,万家灯火,车窗内外,人们依依相别”。 在中国矿工受难之时,胡面对与中国有着天地之差的德国矿区和矿工,竟能如此轻松自在,笑意盈盈,依依相别。国家有难死了人,他还有如此的好心情。如果说他不是吃错了药,那一定是一个极其冷血和无耻的人。
     在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出现如此连续重大的死难事件,相信每一个在外访问的领导,都会提早结束访问回到自己的国家,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如出了这样重大的死难事件,相信都一定要提出辞职向国人谢罪。而在中国这个共产党领导下错乱的社会,领导人却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和政治风险,他们不是不闻不问,就是心血来潮,跑到事发地区去看望一下伤员慰问一下家属,不但不谢罪,还要伤者和死难家属强颜欢笑,对他们感恩戴德 ,硬是把丧事当作喜事办,把他们的罪过当作功绩来赞扬。相信这样的事只有丧尽天良的共产党才能做得出来。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矿难不是偶发事故,而是必然事故,既是制度问题也是道德问题,当然也是贫困问题。一个没有任何制约监控的制度,如何能有效地防止矿难的发生?一个道德沦丧、贪得无厌的的管理权贵,如何会去考虑矿工的生死?一个处于生活上贫困得走投无路不得不下矿的阶层,如何能考虑生命的安全?他们的生存已是到了“不下矿等死,下矿送死”。
     中国有胡锦涛这样的领导,中国的矿难便不会停,矿工的死亡便不会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 陈维健: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 陈维健:祭孔的闹剧
  • 陈维健:十月里的一首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陈维健: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 陈维健: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 陈维健:绝望的等死者
  • 陈维健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 陈维健: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 陈维健: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
  • 慈悲为怀——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陈维健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