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专制独裁的共产主义政权总是会产生一批流亡者,他们生性厌恶共产政权,向往自由和民主,共产政权无论给予他们多高的地位和利益,或给予监狱和劳改,但都不能动摇他们自由的理念,追求民主的决心。他们是一批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战士。前苏共政权产生过车尔索尼琴和捷克米兰.昆德拉这样的著名的流亡者,中共这个政权也同样产生了象王若望、刘宾雁这样的流亡者,但是中国的这两位流亡者却没有像苏联和捷克那二位流亡者那样的幸运,在他们有生之年看到共产政权轰然倒塌,回到自己念兹在兹的祖国。王若望走了,今天刘宾雁又走了,他们带着遗憾,带着惆怅走了! (博讯 boxun.com)

    
    刘宾雁从他被打成右派之作《在桥梁工地上》到右派平反后以写出《人妖之间》,为中国开创了一个以报告文学的形式,来承担社会的道义和民众苦难,同时他本人也成为道义和苦难的承担者。他在二十多年的跨度中,从《中国青年报》到劳改农场,再回到《人民日报》,并成为中国作协副主席,无论遭受多大的磨难,无论给予多高的地位,但他那追求自由为民请命的精神却没有变,虽然他的年龄在老去,他的精神却依然年轻丰满,充满了理想主义。八十年代后期他批判专制直指腐败的报告文学,成为家喻户晓的社会读物,让受中共专制之苦久矣的民众心灵得到发泄,正义得到张扬,从而再度触怒了专制政权,在“清污运动”时被打成“自由化”的代表,被开除了党籍。在这以后他离开了祖国到海外讲学,“八九、六四”他在海外愤怒地谴斥中共的暴行,从此,他被迫流亡海外。刘宾雁在海外的这些年,虽然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他自由的信念依然如故,对祖国的热爱更为深切,对那片土地上饱受专制奴役的民众更是牵肠挂肚,他为此写了大量的抨击专制的文章,几乎直到他生命终结的时候。
    
    刘宾雁是一个充满热土情怀的人,他一辈子都没有向中共政权低过头,但是在病重期间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时,他以一个八十岁老人的临终之声,曾写信给胡、温,希望能够回到祖国叶落归根。他的这种情怀,是可令岩石都会流下泪来,令海涛都为之失声的,但是却不能丝毫感动那个声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胡温政权。他们冷酷地不予任何回音,以他们无声的回音,来折磨这位病中的老人,这样的折磨给这位老人带来的痛苦,要远远大于癌症的折磨,他们要让这位老人死于悲戚与绝望。刘宾雁虽然对共产党的批评十分地尖锐,但是他作为一个曾经追求共产主义事业的共产党人,他的批评都是善意的,他对共产主义始终抱着圣徒般的情怀和赤子之心,他希望共产党有一天能够悔过自新,弃恶从善,回到当年创导民主自由精神上来,当胡、温上台后,他还一度对他们抱有期望。刘宾雁担负道义与良心,但基本上还是一个党内的自由派知识份子,但是共产党并不因此就区别于那些要推翻共产政权的民主党人,对他手下留情。胡、温对刘宾雁无情,让世人看清了这个政权的绝情,冷酷、铁血和罪恶。
    
    刘宾雁虽然没能回到自己的祖国,但他的灵魂和良心却回到了他所念念不忘的祖国,他的自由主义精神是不死的,他是一个不死的流亡者,他的流亡是中国良心的流亡。等中共垮台的那一天,流亡的良心将会回到自己的土地,祖国的土地将会竖起他的墓碑,他的墓志铭是他弥留之际所说的:“他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王金波: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 烟波渔者:悼刘宾雁先生
  • 杨天水挽刘宾雁先生
  • 金钟:刘宾雁逝世是中国文学界一大损失
  • 东海一枭:悼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赵达功: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 刘宾雁:金正日的流氓政权
  • 刘宾雁:居安思危还是居危思安?
  • 刘宾雁:面对大灾难,美国有危机,但没有混乱
  • 刘宾雁:谁能喝到肉汤?
  • 刘宾雁:今年的夏天不平常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